章节目录 二十世纪新史第三章 波澜壮阔:第五十一节 归来

文 / 秦时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看见被俘虏的清军一个个举着双手走过,夏海强和蓝天蔚相视而笑。

    “我还以为这老贼不上钩了呢。”夏海强说的是姜桂题派王家乐做先锋的惊险。

    “是啊,当时我也紧张得不行,还好终于没让他逃脱。”蓝天蔚深表同意。

    “报告两位师长,战况已经出来了!”施从云兴冲冲地赶来,“据初步统计,打死敌人785人,打伤903人,俘虏1698人,包括敌将王家乐以下19人,毅军首领姜桂题自杀,缴获各类枪支3400余杆、火炮12门,马703匹,弹药、辎重、粮草各一批。”

    “很好!”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我军伤亡多少?让敌人逃出狭谷多少?”

    “我军伤亡甚微,总共大概有70多位战士阵亡,80多人受伤,至于敌人逃出多少,倒没有确切的数字。不过,我已经审问过王家乐了,姜桂题一共带出来3500余人,按照这样推算,侥幸逃脱的敌人顶多只有100余个。”

    “你辛苦了。”蓝天蔚神色凝重地说,“尽管我们取得了胜利,但还是有这么多弟兄们伤亡了,对于阵亡的将士,要好好安葬,并树立阵亡将士纪念碑,这事由你负责做好。”

    “是!”

    “等等。”蓝天蔚又叫住了他,“清军阵亡士兵也给他们妥善安葬,毕竟都是爹妈生的,谁都不容易。至于姜桂题,去找付好棺木,也将他葬了吧!”

    “蓝师长不要太难过了,打仗嘛,总是要有牺牲的。”夏海强宽慰他,“只要我们取得革命胜利,他们在九泉之下就会心安了。”

    天色已晚,山海关前线收到了北路军告捷的通报。

    “师长,好消息,好消息!”杜金德挥舞着电报纸冲进指挥部。

    “怎么?北路军打胜仗了?”

    “是,据蓝天蔚来电,毙伤俘敌人约3400人,敌将姜桂题自杀,我军损失微乎其微,稍事休整后立即向赤峰进发。”

    “好!”两人齐声大喝彩。

    “看来北路军的战果比我们还要大啊!”

    “听说是蓝天蔚在山谷上埋伏了部队,包了毅军的饺子,所以这么顺利。”杜金德兴奋地说,“北路形势大好,我们面前的敌人该去增援了吧?”

    “不然,胜则胜矣,敌人未必得知。”蓝天蔚说,“今日飞艇侦察,说敌军各部队都在调动,似乎要发动大规模进攻。”

    “进攻?管叫他们有来无回。”杜金德轻蔑地说,“我就怕他们不来进攻!”

    “不可轻敌,北路虽胜,我们这的压力并没有减少,清军必然会加倍反扑。”陆尚荣冷静地一想,“百里兄,你猜敌人何时会进攻?”

    “由于我军飞艇已经归队,白天敌人不可能出动,起码要借助黑夜的掩护方能行动,我的推断是如果不是今夜午夜,便是明日拂晓。”

    陆尚荣一看怀表,距离天黑不到1个小时了,他果断地命令:“命令钟移动轰炸敌人阵地,扰乱敌人部署,同时,等天黑后,借助夜幕,将我军在前沿阵地上的守军全部撤离至原先的第一道防线。”

    “撤退?为什么要撤退?”杜金德想不通,“明明是我军占据上风嘛,干嘛不战而退?”

    蒋方震乐呵呵地看着他,比划着自己的拳头问:“你说,拳头是这么打出去,还是缩回来再打出去比较有力?”

    “哦!我明白了,我马上通知各部队按秩序撤出阵地!”

    “阵地可以让给敌人,但苦头还是要让他们吃一点的。”陆尚荣笑眯眯地说,“在壕沟那里多设陷阱,多埋地雷,然后把炮兵的方位全部调整好,给敌人一个下马威。”

    从狭谷伏击逃脱的清军显然还没有逃回赤峰,清廷自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为了保密,秦时竹在收到告捷电报后,并没有指示《人民日报》在第一时间刊登消息,因为,胜利已经是板上钉钉,何时宣布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24日夜,山海关前线。整个阵地沉寂在一片漆黑中,时针刚刚划过12点,清军就对革命军的阵地开始了猛烈的炮轰,第二次进攻开始了。这次进攻,集中了第一、第二十镇和第二混成协共约1万人马。曹锟本人督战、何、潘、卢三将担任指挥,分别从左、中、右三路发动攻势。本来按照曹锟的意思,进攻还要提前,不料却在天黑前被革命军的飞艇好好问候了一通,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兵力被迫再度分散,再收拢起来花了不少力气。

    400米、200米、100米,近了,更近了,战壕就在眼前,革命军却丝毫没有动静。“杀!”清军在长官的带领下,纷纷朝阵地扑来,敢死队仍旧手持大刀,冲在队伍的中间。怪了,革命军还是没有反应。黑夜里,敌人的动静自然是看不清楚,但曹锟在望远镜里连一点革命军的还击都没有目睹到,不禁也感觉十分奇怪。此时,为了避免误伤,清军自己的炮击也停止了。

    50米,突然,在阵地前沿,不时有爆炸发生,在地雷的轰鸣中,许多冲在最前面的清军被炸死、炸伤,掀起来的泥土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又落在更多清军的头上。何、潘、卢三将的疑惑一点也不比曹锟小,现在看见革命军有反应,反而更踏实一点。

    陆尚荣看见清军已经踩响了地雷,当即命令革命军开始炮火还击,郭宝早就将各种火炮调节到位,一听下令,瞬时间一百多门火炮同时开火,特别是那八门105MM的榴弹炮,落在哪里,哪里就死伤一片。

    正在冲锋的清军,看见革命军开始了大规模还击,本能地往后退,却被军官逼迫着继续前进。地雷还在不断地炸响,炮弹继续在人群中肆虐,但清军的前头部队终于冲到了距离战壕只有10米的距离。短短40米路程,不少清军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

    眼看革命军如此还击,曹锟不禁大呼:“革命军自己不要命了?”如此近距离的炮击,误伤自己是很难免的,毕竟,炮弹无眼,砸着谁都是伤亡。更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过了一会儿,传令官急匆匆地跑来:“统制,统制,阵地已经拿下了!”

    “拿下了!好,立即让何宗莲进军,扩大占领。”

    “不用了,整个阵地里空荡荡的,一个革命军也没有发现!”

    “啊?!”曹锟大惊,不一会又恢复了平静,“难道革命军迫于我军进攻压力撤退,打死多少敌军?可曾抓到俘虏?”

    “没有,一个也没有!”传令官告诉他,“革命军跑得无影无踪了。”

    “跑了就跑了,有什么了不起。”曹锟颇有些阿Q精神,“最要紧的是拿下了阵地,传令各将,细心防守,巩固阵地,防止敌人反扑。”

    在曹锟说话的时候,清军所占领的地方还在不时地发出爆炸声,曹锟更是迷惑,革命军这么快就发动反攻了?待传令官再次来汇报的时候,他才明白,那不是革命军在反攻,而是革命军在战壕里埋设了大量的地雷,还有就是火炮的威力。

    短短的1个小时,清军虽然占领了阵地,但也付出了近3000人伤亡的代价。更可笑的是,明明是革命军主动放弃阵地的,曹锟在电报里还要吹嘘一通,胡说什么“……所部浴血奋战,夺回前沿阵地,所经之处敌人望风披靡,纷纷退却,在阵地上遗尸千余具……”

    袁世凯真要是追究起来,这所谓的“遗尸千余具”恐怕只能用清军自己的尸体掩蔽了,好在曹锟还有一点清醒。在电报中继续乞援,“……敌在山海关前构筑了数道防线,阵地坚固,轻易不可夺取,请求再发救兵,以图一鼓作气……”

    北方打得不可开交,南方却迎来了世人注目的伟人。25日清晨,上海外滩十六铺金利源码头上挤满了欢迎孙中山归来的群众,各国领事和外国记者也都赶来参加。孙中山当时乘坐香港船,在沪军都督府所派建威号兵舰的护卫下,缓缓驶入吴淞口。当轮船接近码头尚未靠岸的时候,随着一轮红日从海面上跃出,身穿黑色西服的孙中山出现在轮船的上层,他脱帽高举右臂,面含微笑,向欢迎群众频频致意。

    “中山先生!”

    “热烈欢迎中山先生回国!”

    人群响起如潮的欢呼声。

    船靠岸了,中山先生健步走向岸边,记者们围拢上去,争先恐后地拍照,争先恐后地发问。

    一位记者问:“先生这次回国带回多少钱?”

    孙中山斩钉截铁地回答:“予不名一钱也,所带回者革命之精神耳!革命之目的不达到,无和议之可言!”

    又有记者问:“先生对未来的形势有何看法?”

    中山先生道:“来日大难尤甚于今,革命同志应该持一种真精神、真力量去战胜困难。”

    有记者问:“如今南北和谈,先生看法如何?”

    中山先生道:“我认为,革命正如火如茶,革命应扫荡一切封建之残余。和谈应建立在推翻满清政府的基础之上,建立在扫除犁庭、彻底打败封建统治的前提之下,建立在构筑共和政体大厦的精神基础之上。”

    就在孙中山回国的那一天,清政府针对南北和谈南方提出来的先决条件召集御前会议,讨论结果,不得不同意唐绍仪电报上的意见。但大家所不知道的是,召集国民议会解决国体问题,其实是出自袁世凯的授意,表面由唐提出,老袁正是要假手于革命军来结束清政府的统治,并达到取而代之的目的。

    唐绍仪自然不会出现在欢迎的人群中,他正紧急会见伍廷芳,对他宣布清廷的答复。对于这个答复,伍廷芳是不满意的。唐再三解释:“这仅仅是形式和步骤的问题,这样做可以减少前途的阻力。”终究妥协气氛在南方代表团中占了上风,认为绕一点弯路也无所谓,乃进一步与北方代表团讨论召开“国民会议”的具体方法。

    孙中山归来的消息,秦时竹当然在第一时间就能知道,不过,眼下他最关心的还是北路军的进军情况。

    “蓝天蔚来报,已朝赤峰继续进发,预计,明日下午能到赤峰,据清军俘虏交待,赤峰尚有千余人马,为毅军老弱病残,不足为虑……”

    “李春福所部人马已包围平泉,平泉守军不足,但据闻承德已分兵救援,我拟围城打援,故夏海强部分兵直扑平泉,预计兵马可于2日内完全到位……”

    “蓝天蔚果然厉害啊,这狭谷伏击、围点打援,都是经典的战术,能让他运用的活灵活现,就是不知道海强这小子有没有学到招数?”秦时竹心情很好,对葛洪义说,“山海关前线也实现了预定的目标,而且战况比我们想像的还要好。”

    “这和我们的强大实力是分不开的,曹锟虽然占领了前沿阵地,但钟移动的飞艇队已经到位,他的日子绝不好过。”葛洪义说,“不过我对北路的情况没有你想像的那么乐观。”

    “哦?为什么?”

    “为了巩固承德的防守,清廷已经任命锡良为热河都统。昨天,袁世凯又让在南方的王士珍赶回,到承德上任,全权指挥承德守军,他可是北洋龙、虎、狗中的龙,不免有一场恶战。”

    “这倒是个问题,希望蓝天蔚能克制住他吧。”秦时竹皱着眉头说,“承德守军有近万,要解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们要有长期作战的准备。”

    “难道清廷只要承德,其他城市都不要了?”葛洪义告诉他,承德守军正在集结兵力,热河境内所有能集中的兵力都集中起来了。

    “这样没关系,我们先扫清外围,承德这颗钉子先放一放也无所谓。”秦时竹的思路跳转到了孙中山回国上面,“中山先生已经回国了,你有什么主张?”

    “没关系,他干他的,我们打我们的。”葛洪义拿出新闻稿,“为了显示我们的存在,我打算明天将我们在狭谷作战的胜利通过《人民日报》传播出去,再鼓一鼓人心,至于南方,我们拍个贺电就可以了,表示一下诚意,当然胜利战报也是要渲染一下的,不然不能突出我们的实力。”

    “你说的有道理。”秦时竹沉吟半天,“在东北,我们还是要努力冲淡孙中山回国的影响,树立以我为主的地位,他对我们不熟悉,再加上初来乍到,肯定会更多听取黄兴、宋教仁等人的话语,别的不说,亲疏有别的观念一时总难以摆脱吧?”

    当天,《民立报》以《欢迎!欢迎!》为题发表了专题评论,独立各省的欢迎电报如雪片似的飞往上海,其中自然也包括秦时竹控制下的东北三省。

    26日晚,黄兴、陈其美、宋教仁、马君武等人在哈同公园宴请孙中山。席间,密商举孙中山为大总统,并决定分途向各省代表示意。

    黄兴首先致意:“先生回国,举国沸腾,革命成功在望,弟实感欣慰,我党牺牲之同志地下有知,也足当含笑九泉。”

    孙中山道:“弟在国外奔走,国内之事,全赖黄兄。革命党人前仆后继,至有今日之形势。黄兄筹划之功,不可没也。弟此次回国,实为推波助澜,为革命潮流中之一浪花耳。只是弟以为,‘革命成功在望’之说,或有疑惑,须知满清鞑虏已有几百年根基,而封建思想几千年来铜桂人心,中国民众之觉悟尚待提高,所以共和国体一时恐难建立,共和之思想也未必已真正深人人心。”

    “逸仙兄思虑太过。先生回国前,伍廷芳与唐绍仪之南北和谈已取得成效,达成五点共识。召开议会,确定共和政体更是为双方所确认。以袁氏之力量推翻清廷当不在话下,而其赞成共和政体之心迹,也一再表露。我以为,共和国家已呼之欲出。”

    “袁氏为人如何?就我所知,当年他曾反对立宪而向西太后告密,今日共和思想何来之迅之速之突然?恐为一时之思亦或遮人耳目而达个人之目的。”

    “袁氏之韬略,我们确是难以窥见,但其推清廷之志,无可怀疑。其赞成共和的举动,若果真另有所图,也不足虑,因为国家宪法、共和政体可以约束之。”黄兴站起身,踱步接着说道。“若其真敢欺世枉法,天下必共讨之。其政治生命亦必终结,这一点恐怕袁世凯自己也深知。逸仙兄曾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袁氏不是不明白共和乃世界之潮流这一道理,以现在之形势,他也应有足够之教训。”

    孙中山道:“既然如此,当继续与北方和谈,务必使其表示明确态度。同时,为防止其另有图谋,中华民国成立之日,当宣布约法,以法律约束之,以国会约束之。另外,国都宜建于南京,以此控制他。”

    “目前,各省革命代表已集南京和上海,成立中央政府已为大家共愿。先生众望所归,共和国政府之首脑必为先生担任。只是伍廷芳和北方代表已拟定推翻清廷者为民国大总统,各省代表及都督也都支持这一看法,先生以为如何?”

    “既然民国成立已刻不容缓,就不可延待。至于大总统职.是为临时,若袁氏果真推翻帝制,实现共和,临时总统即辞去职务。”

    黄兴道:“如此甚好。”

    马君武插嘴道:“我等先宜在《民立报》上发表文章,制造建立民主共和国的舆论,唤起人民的民主意识。”

    对于马君武的意见,众人纷纷赞同。

    接着是讨论组织临时政府的问题。在讨论中发生了分歧:孙中山主张采取总统制,不设总理;宋教仁等则主张采取内阁制,设总理。

    孙中山的民主作风很强,耐心地说服大家:“内阁制乃平时不使元首首当政治之冲,故以总理对国会负责,断非此非常时代所宜。”

    黄兴当即表示同意,眼看宋教仁等人还有不同意见。孙中山诚恳地说:“非是我要做此大总统,实乃民心未定,民主尚未实践,如遽然实行总理制,超越民众理解,恐引起社会振荡,等将来时机成熟,我们可以再行修宪,再改成内阁制也可以。”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汪精卫从北方乘火车赶来,孙中山亲到门口迎接。二人相见,紧紧拥抱,清精卫流泪道:“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先生了。”

    二人交谈越发投机,孙中山问及袁世凯之事,汪精卫一力称赞。孙中山踌躇满志,长出了一口气,以为袁世凯真的倾向革命,共和国真的如躁动于母腹中的十月婴儿,就要诞生了。

    孙中山道:“天下为公。天下非一人一姓之天下,若袁世凯推翻清廷,赞成共和,即推举其为大总统。”

    孙中山当时就拟就了电文,准备第二天给袁世凯去电:“革命代表已集会议,临时中央政府之成立已刻不容缓。若代表举吾为总统,吾不可拒诸君之意,但文虽暂时承之,而虚位以待之心,终可大白于将来。望早定大计,以慰四万万人之渴望。”

    26日,更多团体致电南京各省代表:“请举孙中山先生为总统,以救国民。兆成一志,全体欢迎。”就连在美洲的全体同盟会会员也致电《民立报》转各省代表说:“孙先生才、德、望,中外相孚,请举为总统,内慰舆望,外镇强邻。”

    更为惊人的消息由《人民日报》带来,公开发表了对孙中山的贺电,并向各界通报了狭谷大捷、擒杀敌酋的消息,各界又纷纷电贺东北。

    当天,《民立报》以《战乎?和乎?》为题发表社论,反对以“口舌之力结此大革命潮流”。北方革命协会各团体在天津集会,一致议决吁请孙中山制止各省代表与袁世凯中途议和,以贯彻全国彻底革命的初衷。

    孙中山本人接到大捷电报后,极为兴奋,本来他还对秦时竹等人有所保留,但此刻完全相信了东北的革命姿态。在他言语中,还隐隐约约透露出希望全国一致,共同推翻清廷的意愿,无奈妥协气氛实在过于浓重,在和黄兴商量后,只能采取贺电致以道义上的支持,而不能采取实质性行动。

    当天,汪精卫去电袁世凯:“若袁公迫请帝退位,实行共和,则临时大总统退职,已成定局,不必怀疑。”

    接到汪精卫的电报,袁世凯大喜,这一切冲淡了他对北方局势的担忧。毅军覆灭的消息他刚刚得知,山海关方面虽然曹锟夺回了前沿阵地,但他深切感受到,用武力解决问题是越来越办不到了,再拖延下去,不仅南方成了气候,北方也将不保。

    袁世凯确认自己在推翻清廷后能坐上大总统的宝座,便迅即采取了迫清廷退位的措施。他认为此事越快越好,如果南方国民大会成立,将终为其要挟而难以摆脱。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专对清室动手,同时又要避承担从孤儿寡母手中夺取大权的恶名……

    </p> ( 二十世纪新史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7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