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梦的开始

文 / 抽烟的咖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离开了这里。想忘记这里的一切,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够忘记,但是我决定了先离开。</p>

    我曾经扪心自问是否会后悔,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p>

    ——摘自《天翔日记》</p>

    看到这里,窗外的一阵微风吹过,风轻轻的把日记本合上,沙沙的翻书声,时间也在试图掩盖这曾经的历史和不可磨灭的回忆,历史的尘埃讲遮挡曾经的一切,让一切都这么简简单单的淡化,让离开的人安静的休息,让活着的人走出阴影。</p>

    “呼……呼……”初冬的寒风带动着远处的树枝发出一阵阵的声音,树枝上仅有的几片树叶在和寒风坐着最后的斗争,但是无奈抵不过已经苍老的年龄,每次风吹过,总有一两片叶子从空中慢慢的落下。几只孤零零的飞鸟,从蔚蓝的空中飞过。</p>

    叶子从空中旋转着,落在了树下坐着的人肩头。那个人轻轻的拿下肩头的树叶,仰头看看已经几乎光秃秃的树枝,静静地发呆着。一身橄榄绿色,腿脚散落着一些花生皮,四处歪倒的啤酒瓶,手中还拿着最后一瓶啤酒,脸上显露出一脸的忧愁。</p>

    远处沙沙地脚步声,打乱了这本该有的宁静。一个身穿迷彩服的老兵来到树下人的面前,看着树下人了好一会,半蹲下有些不舍道:“你,真的决定了?”</p>

    树下那个人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了不舍的神情。心中微微一通,鼻子略微有些酸楚,放下手中的树叶,脸上装出轻松的笑脸,道:“怎么了?你不舍得?”</p>

    “那你打算干什么?”迷彩服那个人一把抢过坐着人的啤酒,扬起脖子猛喝了几口,然后用手摸了一下嘴,看看远处嘹亮的口令声,眼神中有些迷茫道:“天翔,我们能干什么?”</p>

    “我不知道!家里已经安排好了,我是单位子弟,工作没什么压力!晓义你呢?”坐在地上的天翔把一颗花生米随手扔到自己嘴里,已经在部队服役九年的他,实在与地方与世隔绝的太久,除了杀人玩枪,根本不知道要干些什么,只是家里人一再的劝说,再加上部队和自己的理想有太大的区别,这才有些想复员的感觉。</p>

    站在一旁赵晓义微微的摇了摇头,不理解的看着天翔,道:“那你还要复员,我是家里逼的,真实舍不得离开这里。家里本来想让我来锻炼,没想到我竟然爱上了这里。”是啊!在这里住了也有八年的时间了,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了如指掌,部队简单的生活,反而让自己变的充实起来。如果不是家里让自己回去接管家里的企业,自己绝对不会这样一走了之。</p>

    “一、二、三、四!”一队士兵从他们面前的道路上跑过,嘹亮的口令声,整齐的步伐,让两个人看的有些痴呆。</p>

    远远的看着那些士兵离开,天翔回过头看着赵晓义,微微一笑道:“我怎么知道,不管怎么说,我的复员申请已经递了上去。”</p>

    “你真不后悔吗?”赵晓义看着天翔洒脱的样子,迟疑了一下,确定的问了一下。</p>

    “后悔?”天翔一边说一边转过头看着赵晓义,脸上依然挂着那种永远不变的微笑道:“不知道,我只知道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路是自己走的,我不管干什么,从来没有后悔过!”声音虽轻,但是充满了坚决。</p>

    赵晓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看自己身上的军服,极度不甘心道:“离开它,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p>

    “至少我们可以天天见到美女吗!要想的开一点!”天翔装出轻松的样子笑道,在安慰自己,也在安慰赵晓义。“花花的世界,等着我们去享受!”说完,长长的伸了一下懒腰,靠在树枝上,看着光秃的树枝,心中充满了别样的滋味。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赵晓义明显从天翔的眼睛中看出了少许的失落和悲伤!一屁股坐在天翔的旁边,也靠在树上,伸手拿起一片落叶,放在自己的脸上。</p>

    “真的要走?,不再考虑一下吗?”这已经是指导员第N次问天翔了,向天翔这样的人部队说什么也不舍的放,指导员也不止一次的劝告天翔,国家花了那么多钱才把他培养出来,就这么走了,那就是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把问题上纲上线,希望能够得到天翔的悔改。自认为思想工作过硬的指导员,没有想到被天翔一句话就顶了回来,道:“我能干几年?”</p>

    指导员也沉默了,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以前那些老战友现在都在干什么呢?但是没办法,国家的政策是好,但是毕竟他们这些人除了杀人,其他什么都不懂,这是最大的失败。天翔看到了指导员的难处,道:“指导员,你也知道我们队里的规矩,我的思想已经出现波动,不适合留在这个地方了,让我走吧。虽然不我知道外边的世界能让我过的怎么样,但是我还是明白,我还年轻,还有学习的时间。”</p>

    指导员沉默了,教导员沉默了,政委无语了。当政委颤抖着签下名字的时候,所有的人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只有大队长静静地抽着烟,语气充满了沉重道:“这个问题一定要反映上去,养老不是解决的办法,我们的队员根本不会去接受那样的施舍,对于他们来说,那不是荣誉,而是侮辱!”</p>

    带着九年的所有,天翔和赵晓义出现在火车站,一个皮箱加上一套崭新的军服和复员费,这就是天翔和赵晓义现在所有的家当。而当走到这里,他们两个这对曾经的班长新兵;曾经的竞争对手;曾经的好搭档,也要无奈的分开。赵晓义看着天翔头也不回的走上火车,心中突然激动大喊道:“你真的不后悔?”</p>

    已经一只脚踏上火车的天翔,听到赵晓义的喊声,那早已经忍不住的泪水,顺着天翔的脸颊慢慢的流了下来。而天翔努力的稳定住自己的心态,但是声音也没有了往日的坚强道:“世界没有回头路,我走了,保重!有空来找我!”</p>

    赵晓义看着天翔离开的样子,知道他有多么的舍不得,但是这个军营已经不是两个人追求理想的地方,所以天翔才这样痛苦的离开。赵晓义回过头,看看这个第二故乡,心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无奈的一笑,静静地小声道:“对不起!请原谅我们的冲动!”</p>

    一个月后</p>

    天翔已经逐渐习惯了家里的生活,因为工作暂时没有安排下来,要在家先休息一年。放下的自己心爱的枪支,一只手无奈的摸着雪白的墙壁,近似简单的生活和父母无微不至的关心,更让自己感觉到自己的可悲,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干,什么都不懂得。</p>

    可是在家休息了三个月后,已经无法忍受这样生活的天翔,压着自己内心的想回部队想法,偷偷地离开了家,只留下一份书信,单身来到了南方,希望能够找到一份可以让自己喜欢的工作,而当天翔再次无奈穿上制服成为一名普通的保安的时候,心中那种寂寞略微的减少了不少,再看看自己空荡的腰间和手,没有枪和炮火硝烟的日子,依然让天翔感觉到空气中不是那么的舒服,或许自己已经一辈子离不开那个地方了。</p>

    “天翔!出勤了!”李宝根拉起躺在沙发上的天翔,对于这个懒散的手下,自己真是一肚子的火气,但是刚刚来的时候,自己想联合兄弟收拾他,却被他轻易的全部击倒,这让天翔立刻成为了这个队的老大。而李宝根也失去了老大的位子,自然心中有很多的不满,毕竟自己才是上面任命的队长。但是实力放在那里,李宝根也算个小人物,阴险的背后,脸上却挂满了笑容。</p>

    半躺在椅子上的天翔,微微的坐起了一点身体,右手拧灭了手中的香烟,左手拉起自己的衣服站起身。这身灰色的制服已经让自己失去了新鲜的感觉,无聊的生活让自己充满了无奈。就在这个时候,天翔的手机响了起来,天翔无奈的拿起电话,用极其懒散的声音道:“你好,谁?”</p>

    “我……赵晓义啊!”当赵晓义的声音从电话那里传来,让天翔略微有些惊讶,听着他那激动的声音,有些感叹道:“这一段时间还过的好吗?”</p>

    “好个P……你后悔了吧?”听着赵晓义那得意的声音,让天翔略微有些嫉妒,人家杂调整的这么快呢?</p>

    “是啊!怎么了?”天翔压着自己不满的声音,不服气和赌气的说道。</p>

    “哈哈!哈哈!”赵晓义在电话那边发出一阵狂笑,道:“我就知道你会后悔的,来吧,来上海!”</p>

    “去上海?到底干什么去?”天翔略微有些疑惑,上海? “跟着你吗?”</p>

    “对!来吧,我在这里等你,会让你满意的!会让你找回以前的激情!会让我们两个人重新在一起!让新兵也来照顾一次老兵,哈哈!”赵晓义说完这话,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然后挂掉了电话。但是在天翔看来,怎么都感觉有些毛骨悚然的味道,感觉自己要是去了,肯定要上贼船。赵晓义的得意更让天翔有些窝火,这个新兵蛋子竟然今天这么对自己说话,去了以后肯定要收拾他,让他知道“千年老二”的称号在他头上,不是白来的!</p>

    天翔放下电话,心中充满了疑惑,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的?更重要的是,他怎么一直这样关注着自己。上海?这个曾经上演过无数大佬的地方,让自己去到底有什么事情呢?太多的问题,天翔不想再去想,而是转身向门外走去。</p>

    李宝根看着天翔衣服不整的走了出去,急忙喊道:“你干什么去?你去那里?我们要执勤了!”</p>

    “上海!”天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地方,挑战才是最大的激情,上海、赵晓义我来了!</p> ( 我们是雇佣兵*突击日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7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