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刀尖上的最后一滴血与FBI一起的合作:第五十五章五角大楼(下:真相)

文 / 华盛顿孙戴高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终于,我翻到了第127上,找到了“肯尼迪遇刺案”,也就揭开了谜案的真正解释——

    羊皮卷上用黑色的墨水写着:肯尼迪遇刺案

    1963年11月22日星期五下午12:30,美国第三十五任总统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在夫人杰奎琳·肯尼迪和德克萨斯州州长约翰·康纳利陪同下,乘坐敞蓬轿车驶过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迪利广场时,遭到枪击身亡。总统于下午一点被宣布去世,事后副总统林登·约翰逊于当日下午两点左右继任美国第36任总统,并命令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沃伦组建“沃伦委员会”调查肯尼迪总统的死因。

    负责总统遇刺案调查工作的沃伦委员会在经过了长达10个月的调查之后,于1964年9月发表了一份官方报告,在此份报告中指出,刺杀肯尼迪的凶手是德克萨斯州教科书仓库大楼的雇员李·哈维·奥斯瓦尔德,正是他从教科书大楼六层上的窗口向乘坐敞篷车正从楼下经过的总统开枪将其刺杀的。

    总统遇刺后,李·哈维·奥斯瓦尔德受到审判,但他本人却公开宣称他是个“容易受骗的人”,而奥斯瓦德再没有重新被审讯,因为在2天后也就是1963年11月24日,他被警方拘留的时候,被杰克·卢比枪杀并当场死亡。在他死前说道:“我只是一只替罪羊。”,事后又有人提供照片,宣称李·哈维·奥斯瓦尔德在总统遇刺前几秒的时候,是站在路边的人群中的,这似乎可以说明奥斯瓦尔德在当时并不是位于教科书大楼的6层上,但这张照片真伪难辨。

    1963年11月29日,沃伦委员会成立。在长达10个月的调查后,沃伦委员会汇总出上百万字的材料,近二十万字的报告。1964年9月27日,该委员会宣布“在争议和理智的名义下”宣布暗杀总统的“客观真相”:“奥斯瓦尔德纯属个人行为”。

    这分报告的结论要点如下:

    1. 奥斯瓦尔德是使总统死亡和州长受伤的凶手。2. 子弹从教科书大楼的6层窗口射出。发射的3颗子弹中,一颗也使康纳利州长受伤。3. 没有发现其他人或集团参与了谋杀总统的阴谋。4. 没有发现奥斯瓦尔德为外国政府服务、受资助、做间谍的证据。5. 没有发现奥斯瓦尔德与美国共产党、古巴正义政策实施委员会、外国工人党合谋谋杀总统的证据。6. 奥斯瓦尔德并非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或其他任何政府部门的探员或职员。7. 没有奥斯瓦尔德与杰克·卢比相识的证据。8. 任何官员都没有参与对美国政府的密谋或颠覆活动。

    奥斯瓦尔德的犯罪动机被归结为:“对一切权威根深蒂固的憎恨以及对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仰”。

    结论排除了苏联、古巴插手的可能,也排除了美国政府及其机构参与的说法。暗杀只是偶然的“意外”,引用联邦调查局的话说:“这从头到尾是美国的一个悲剧—— 一亿九千万美国人中的两个精神状态不稳定的人的个人行为”。

    但是显然,这些证词和报告都存在着许多漏洞,首先开枪次数,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开枪次数,有人说是2次,有人说是3次或者4次,FBI的报告里说是7次,据调查FBI的比较属实,因为总统和当时的德克萨斯州州长身中数枪,不排除跳弹的可能性,但如果说仅是几发子弹就能射杀总统这也太过夸张。

    其次,伏击总统的人真的只有一个吗?以当时的环境来看,伏击总统的至少有三个人,也许奥斯瓦尔德确实是替罪羊。

    编辑日期:1992年3月22日,编辑人:国家安全局情报员千叶·伊藤。

    “哦,上帝啊,是我老爸?他……他居然是NSA!”克里斯在一边感叹着,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3月22日,我老爸是7月份坠机的。”

    “7月份?科索沃战争不是1999年才打起来的吗?“

    “不不,肯定是我妹妹给你解释错了,我老爸不是1999年坠机的,是1992年,科索沃当时还没有大规模战争,我老爸他们是秘密进入南联盟的。”

    “算了,往后看吧。”我指着羊皮卷后面对克里斯说。

    在后面,还有一段文字——

    在白宫的电话录音里找到了一段对话:“柯尔特,准备的怎么样了?”“没问题,雷明顿,一切就绪,只等着11月22日了,你和史密斯怎么样了?”“完全准备好了,只要你没问题,我们就肯定没问题。”“那好吧,我先放了,你们小心啊。”“好,再见。”“再见。”

    这段简短的录音被封存在白宫地下5层的绝密档案室,相信没有任何一任美国总统听到过。经过几次声音处理分析后,完全可以肯定白宫电话边的人是总统秘书——伊芙琳·林肯,电话另一边是副总统林登·约翰逊,所以可以肯定,肯尼迪遇刺案是一场政治阴谋。

    编辑日期:2010年11月22日,编辑人:中央情报局情报分析师卡里克斯·巴罗

    “哦上帝啊,是卡里!”

    “我老爸的同事?”

    “对,就是他,怪不得他让我来看肯尼迪遇刺案呢,原来是这样。”

    “也就是说,伊芙琳·林肯和林登·约翰逊都是蜘蛛精的人可是这两个人都已经死了不知道多久了,这算是什么线索?”

    “你先等一下,柯尔特、史密斯、雷明顿?这都是军火公司的名字,不会有这么巧吧?”

    “不,这不是巧。这个我知道,蜘蛛精成员代号都是用枪械来命名的,底层是具体的枪名,上一层是公司名,不过在上面一层我就不知道了。”

    就在这时,克里斯的手提箱里“嘟嘟嘟”的响个不停。

    “我们得快点走了。”

    “为什么,怎么了?”

    “无人机已经全部被击落了,我们马上就会被发现。”

    “可是总统还拜托我们开一眼第78页到第81页的内容,我们还没有看呢。”

    “没时间了!”

    说完,他就把羊皮书卷上,塞回到玻璃筒内,放回进盒子里,拔掉磁卡,把保险柜关上了。

    我们走出了房间,把房门关上,带着小爱她们又坐回到电梯上,因为这里只有一条路。

    在电梯上,我们把手里的武器都上了膛,虽然不想开枪,但也免不了一个‘万一’,尤其无人机被击落了。

    到达地面上——

    电梯门打开了,我们正巧撞上来抓我们的安保员,两边的人都举起了武器对着对方,谁也不敢开枪。

    直到这时,我还能听到战斗机从天空中划过的轰鸣声。外面挤满了人群,不少的军方高层都躲在外面,身边几个手持自动步枪的安保员包围着保护他们。就在这时,人群里走出了一个身穿美国空军制服的军官,军衔是中将。

    “吉莉安?”中将一边向我们走来一边问我们。

    “太好了。”克里斯自言自语着。

    “将军!别过来,情况我们已经控制了!”围在我们面前的安保员大喊着,可是这个中将依然向我们走来。

    “他是谁?”我轻声问小爱。

    “他就是多瓦纳将军。”

    “吉莉安的老爸?”

    “对,就是他。”

    “给我让开!”多瓦纳扒开了那几个安保员,直接站到了我们面前。

    “吉莉安,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多瓦纳质问着吉莉安。

    “当然了……我……我当然知道。”吉莉安显然回答的没有底气。

    可是突然,克里斯抓住了多瓦纳,将手上上膛了的P99手枪顶在了多瓦纳的脑袋上。气氛马上就变了,这些安保员变得更加紧张了。

    “不!克里斯,你放开他,他是我爸爸!”吉莉安的口气立马就变了。

    “是吗?这个我管不了了,你老爸现在是我们的出路了。”克里斯的语气也变了。

    “你想要什么?克里斯?”多瓦纳开口了。

    “我想要出去。”

    “你已经错了,别再错下去了。”

    “那可由不得我了。”说着,克里斯对我使了个眼色,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马上又抓住了吉莉安,用手枪对着她的太阳穴,外面的安保员更加紧张了。

    “乔治!你在干什么!”吉莉安对我大吼着。

    “将军,这样如何?”我反问多瓦纳。

    “你们放开她,有要求对我提!”

    “叫外面的人放下武器,准备一架直升机,你来做飞行员,怎么样?空军中将。”克里斯威胁的说道。

    多瓦纳沉思了一会,同意了我们的要求。他命令几个围着我们的安保员放下武器,我们押着多瓦纳和吉莉安走出了五角大楼。几位高层军官还被安保员包围在外,多瓦纳把我们的意思传达给了这些高层。

    “乔治,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吉莉安质问我。

    “吉莉安!阿君和我哥哥是在帮你。”小爱解释说。

    “帮我?这是在帮我?”

    “对,乔治和克里斯挟持你了,但这是为了让你脱嫌,我们肯定会被通缉,但是你如果被我们挟持了,那你就不会有危险了。”艾米丽补充说道。

    过了几分钟,一架‘休伊’直升机降落在了我们的眼前。

    

( 刀尖上的最后一滴血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