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特战雄鹰正文:血染异国

文 / 荒凉孤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老周你看!”任友指着他前方远处。远处许多忽明忽暗的车灯,这是车队在起伏不平的公路上行走,引擎声也依希可闻。

    “这么晚的车队可能是部队” 周杰想着,他大声喊道:

    “都撤回军营,构筑工事!”

    “把仓库所有轻重武器都抬来!”

    “装甲车撤回!武装直升机发动!”

    “公路布雷!”

    时间紧迫,队员们快速行动着,不久他们相继向周杰报告:

    “雷已布好!”

    “重武器布置完毕!”

    “、、、、、、布置完毕”

    “轰!”敌人坦克炮将岗楼塔顶炸得碎物乱飞!探照灯灭了。

    “兔崽子!来得真快!”

    幸好塔顶无人,塔顶灯光是开关先开着,只需把塔下电线一连灯即亮。

    “一号!已接近你上空,请打指示信号弹!”机群向周杰呼叫着。

    “去!打三发绿的、一发红的信号弹!”周杰命令道。

    “是!一发红的、三发绿的信号弹!”一队员应着。四发信号弹射向夜空,划着灿烂的弧光。

    机群里勇敢的飞行员驾着运输直升机冒着炮火下降在军营内。

    “敌人冲上来了!

    “ 武装直升机攻击!”

    “瞄准狠狠打!”

    “哒哒哒、哒哒哒” ,“ 轰轰轰、轰轰”,“ 叭、叭” 队员们向敌人倾卸着各种枪弹、炮弹,阵前不远处敌尸狼籍、腥风血雨。一队员架武装直升机扑向敌阵!

    “怎么会是他?!”

    “谁?!”

    “王磊!直升机架驶科目最差的王磊,这时却这样勇敢!”

    敌火箭弹手瞄准王磊发射火箭弹却次次扑空。

    “这家伙会算?!瞄不准也打不着?!”敌人哪里知道:王磊操控飞机水平差,忽东忽西,上下漂动难以稳定航向。

    “日” 一发炮弹拖着刺耳的尖叫声,落在阵中‘轰’的炸开,一名操重机枪射击的队员负伤倒下,敌人试射后炮也打的准了,情况危机!

    “快撤呀!快撤呀!”等候的运输直升机架驶员焦急的呼唤!他恨不得自己冲向前将队员拉进机仓脱险。

    “叶建雄!带陆战队登机!”周杰说道。

    “老周!你先走,我掩护!”

    “服从命令!快登机!”周杰吼道。

    “是!陆战队登机!快!”

    陆战队员登机后,运输直升机立即起飞,在两架武直护航下离去。

    “欧阳英!带你的队员和伤员撤离!”

    “是!”欧阳英和他的二十名队员也撤离上了飞机,伤员被抬上涂有十字的医疗机

    “快!任友、赵剑涛带二、三小队撤!这是命令!不从者军法从事!”周杰不想与队友扯皮,语气强硬!他不会在这把特战队拚光。任友拉着娄晓婷与赵剑涛一起无奈的带人向飞机跑去,队员临走时把武器弹药留了下来。

    “你俩也走!”周杰推开连发榴弹发射器操控的队员,自己朝敌人开炮。

    “队长!你不走我们也不走!”

    “不服从命令?!我毙了你!”周杰伸手详摸手枪。

    “队长!队长!保重!”两队员呜咽着、含泪唤着他们的队长离去,最后一架运输直升机起飞了。同样两架武直也护送飞离。三架直升运输机、六架武直和一架医疗机在安全区上空编队后超低空飞离危国境内。

    “还有一架缴获的敌机呢?!”周杰问猎豹一小队长李剑。

    “岛鼓半天没发动,就没管了!”

    “你指挥!我去看下那架飞机!”

    “好!”

    “轰轰”敌阵响起剧烈的爆炸声,原来王磊在空中被敌攻击中终于找到灵感,直升机也听使唤了,他向敌坦克和自行火炮进行攻击!敌坦克和自行火炮被王磊发射的反坦克导弹和蜂巢中飞出的火箭弹击中引起弹药绚爆,

    “嗵嗵嗵” 王磊的航炮响起:

    “奶奶的!去死吧!杀我船民!老子要杀光你这帮狗崽子!”

    王磊的叫骂声传进每个队员耳里,迫击炮。榴弹和装甲高机弹飞向敌群。敌阵一片混乱,肢离破碎的敌尸到处都是。

    “慌什么!立即组织向敌人攻击和对空射击!便携式防空导弹呢?快找来!”敌军官命令着部属。

    “对方到底是些什么人?!”敌指挥官用无线电对特遣队巡逻队再次问道。

    “距离远看不清!好象他们脸上都涂了油彩。”

    “特种部队?!怕死鬼!抵近查清!”

    “是!”

    巡逻队接命令后接近军营趴在一洼地观测,这一切被从撤离飞机上跳下不久的赵剑涛看得真切,他和队员一起一顿迫击炮轰击后,特遣队最后人马消失了。

    慌乱的敌军渐渐镇定了,坦克被毁后三辆装甲车领头组成品字攻击队形并伴有大量步兵向我军阵地冲来,吉普上的高机也开始对空射击!黑里麻区的夜色中敌兵总算在被歼的防空兵尸体上找到一架可用的肩扛式对空导弹。

    周杰冲向武装直升机前一愣:

    “你没走?!”

    “飞机起飞时跳下的!不只我没走,小娄也没走,你看、、、、、!”

    “你!、、、、、”见娄晓婷未走周杰狠狠瞪了眼任友。

    “我跳下飞机后没注意她也跟来了!”

    “我来看看!” 见任友还没起动飞机周杰拉开任友自己坐在驾驶位置上。

    摸了一会终于找到飞机起动不成的原因,一个保险烧坏了。他接通保险后发动机起动成功,巨大的旋翼开始转动。

    “你下去,去指挥一小队!”

    周杰加大油门旋翼越转越快并带着机身腾地而起上升高度后冲向敌阵。

    王磊继续用航炮和机枪对敌来回打击:

    “王八蛋!兔崽子往哪跑!”

    弹、炮所掠之处无不让敌人死伤累累,就象悬敌上空的一柄利剑!嗵嗵嗵、哒哒哒的奏响着敌人的挽歌,敌尸狼籍遍地!但是这样敌军也不慌乱,他们的对空火力依丈着地形对王磊射击,王磊的驾机多处中弹,好在机腹防护力强没有造成大的损伤!

    敌装甲车一面向我军阵地冲去,一面利用高机对空射击、破坏王磊的袭击。敌导弹兵利用王磊对装甲车攻击的瞬间将肩扛导弹瞄准王磊发射!周杰此时驾机赶来:

    “注意后面敌导弹!”他通过话筒对王磊喊着并按下机枪发射钮。

    敌导弹兵被大囗径子机枪打得希烂,同时导弹也被发射,这是发射后不‘管’的导弹。发射者虽然死了它依旧拖着长长的尾焰飞向王磊、、、、!

    “明白!”王磊收到周杰的报警后快速做出规避动作,导弹象毒蛇锁定猎物死追不放,笨拙且受伤的直升机被导弹从后击中,

    “轰”

    一声巨响!夜空中爆出绚丽的火球,瞬间变成四溅的火花。

    “王磊!”

    “王磊!” 目睹的战友都悲切的呼唤。

    “王磊!王、、、、、磊!”周杰变调的声音怪叫着,他平身第一次见战友牺牲,场面是这样的惨烈!

    “轰、轰、轰” 进攻的敌装甲车相继触雷,被炸成堆堆废铁,冒着滚滚的烟火,燃烧的废铁和高温难以近人。且随时有二次爆炸的危险!己近的敌兵顿时失去屏障,李剑和战友们用重机、高机、连发榴弹向敌人射去串串枪弹!任友和赵剑涛则不停向敌发射迫击炮弹!

    “狗日的!兔崽子!去死吧!”周杰奋怒的发狂了,航炮、火箭弹、大囗径机枪弹向敌泼去,他灵巧的驾机左右上下翻滚几乎无死角的攻击敌进攻部队,敌人在周杰和李剑等攻击下土崩瓦解,狼奔豕突!

    “一号回来,趁乱撤离!”

    “一号快过来!撤离!”

    任友和赵剑涛见敌军大乱正是撤离的好时机都对周杰喊着。周杰对他俩呼唤充耳不闻。

    “哪里逃!死吧!死吧!去死吧!”

    愤怒让周杰失去理智,换谁第一次见战友牺牲都难镇定,他咬牙驾机追逐着敌人,拚命打!

    “老周!你疯了!我们就你手上这架飞机能快速撤离回家!”

    耳机里传来周杰的叫骂声,任友不得不提醒他!

    “一号!情况怎样?!完毕!”参谋长也在关切的询问

    周杰听后一惊:

    “差点坏大事,把队员都丢这里了!”他清醒后迅速驾机停在我方阵上。

    “我方武直为啥不协助攻击!”

    “我方直升机未伪装不便近距离出现敌前,战事也不宜扩大呀!”。赵剑涛回答提问队员。

    “那它来干啥?!”

    “掩护!以防万一!”

    队员明白:‘万一’可顾不得那么多了。

    “快撤!”见娄晓婷还在拍摄,任友指向她并挥手。

    “带上轻武器,快登机!”任友和赵剑涛加队员共十人鱼贯登上直升机,刚好满坐,

    “王磊!”队员们悲痛的、含泪惜别王磊!娄晓婷捂着脸‘呜呜’抽泣着!周杰驾机借着月食黑暗的掩护向祖国飞去、、、、。

    “老板!老板!我是一号!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一号、一号!我是老板请讲!”

    周杰简要向参谋长汇报了情况。参谋长指示:

    “未经检役,你‘鸡’ 有它国标签但无本国卫生许可标签,不得在闹市上市!请处理后用车拉回!”

    “一号明白!”

    周杰明白他的驾机涂有危国空军标志,在本国城镇降落会引起风波,况且机身布有弹痕,队员蓬头垢面、军装破碎却实需在边远山区,人烟稀少处降落利于保密,于是在云南入境后向西飞去!经过一段时间飞行,直升机带着队员飞临西双版腊热带雨林时,直升机油表显示燃油将尽,因地势复杂又是黑天周杰最后在一小块略平坦的菜土降落。

    “老板!一号己在林区安身!”

    “一号!一切妥后速归!”

    安全降落后周杰汇报给了参谋长。队员下机后将机微铲去,在小溪旁洗净脸上油彩、尘土,清理机仓后找到一农舍倚墙睡去。

    “吱啊” 农舍门打开了,一位中年农妇走出来,她看见倚墙的队员吃了一惊!

    “大婶别怕!我们是解放军!”

    “是解放军、、、!啊!快进房坐!都十二月了外面冷,我被隆隆的声音惊醒、、、、!”

    “真不好意思!大婶把您老吵醒了!我们训练时飞机坏了,可能飞机停的菜土是您家的、、、、!”

    “也不怪解放军吵醒我,我也没睡安,老头子这下半夜还没回,不知为什么!”

    “大伯还未回?!”

    “他给别人放养山羊,早上出去这时还不见人回!别站在门外,进房喝杯茶!”

    “他去串门了吧!嘿嘿!” 说话的队员自觉囗误。

    “这方圆十几里就我这独茅草房,再说这半夜的串什么门呀!”

    “还没吃吧?!哎呀!是一位闺女?!”大婶见娄晓婷。

    “大婶,您好!”

    “这、、、、、!”此时己近黎明,队员的确很饿。

    “别客气!军民一家亲!我儿子也在部队。你们扛得住,人家闺女不能亏待!”大婶满脸笑容,张罗着倒茶、做饭。

    “您儿在哪服役?!大婶!”队员亲切问道。

    “某军区,还是上尉营长!”大婶挺自豪。

    “某军区正是大家所在军区呀!”队员忙问:

    “您儿叫什么名?!”

    “王涛!”

    “王涛”正是队员新兵营营长!大家都觉得巧。

    “你们认识他?”大娘说着拿出一相册:

    “这是我儿!”

    照片上是一位英武的上尉军官彩照。

    “真是他!”出于保密队员摇头:

    “不认识!大婶您有一位好儿子!”

    “这俩位是、、、、、、?!”任友指着相册另张照片说,照片上是两位身着我军八十年代初军服的军人:

    “喝茶!大家喝茶!你说的是、、、、!”大婶走向任友:

    “左边的是我那老头子,右边是他排长!他是我、、、、、”大婶欲言又止。

    “能说说吗!大娘!”

    “大娘!说给我们听听吗!”大婶犹豫了会:

    “好吧,也不怕各位笑话!这些也是我那老头子讲的、、、、。”大婶边说边回忆:

    “那是对越自卫反击、突破敌奇穷河防线的战斗中、、、、!”

    “这样排长为掩护我牺牲了,我向部队首长申请经批准后带着排长遗物找到了你,嫂子!我生命是排长用性命换来的,今生我要照顾嫂子和排长的遗孤,让他长大成人!”                        大婶一边说一边擦泪:

    “退役后他在本地落户,这样我和他结婚了,他也不让我再生一个,说是响应号召,计划生育,一个家庭一个娃!”

    “饭熟了,我去搞点菜,也没有什么好菜,就吃点笋干炒野腊兔和腊野鸡,山里就这些!”

    队员们被大婶生动的故事和想到王磊的牺牲所打动,都噤然泪落,娄晓婷都哭出声了。

    “大婶!您生活苦吗?!”

    “一路苦来的,老头子因战至伤政府还给点钱,他也勤劳在外打工多年挣点钱寄给我和娃,我俩辛辛苦苦把娃拉扯大,供他读书,娃有志气,高中毕业考入军校,娃常说‘爸爸是军人,我也要成为军人!’”大婶边抄菜边说。

    “ 噢!”

    “现在他老了,在外干不了了,回来后也常老伤疼痛,做不了什么强体力活,打点猎,挖草药,给老板放羊,老板说这山羊是纯自然环境生长,什么、、、绿色食品,贵得很,要老头子小心看管,报酬也合算。为这事我老俩囗从村里搬在山里搭建这茅草房,没带什么东西,这相册因常想娃才带来的!”

    “您儿寄钱回来吗?”

    “寄!怎么不寄呢!他孝顺得很啦!”

    “嗯!”

    “只是我俩舍不得花他钱,替他存着呢,以后给他结婚用,哈哈!”

    “他找对象啦?!”

    “找了!听他说是市里的呢,还在念大学!来!菜抄好了,大家吃饭,这菜也不知合不合你们口味!就这几个碗,大家轮着吃!呵呵!”

    队员狼咽吞,的确饿了!饭后赵剑涛拿出一佰美元给大婶:

    “您辛苦了,这点钱还有您那菜地、、、、”

    “这位兄弟这是干什么!看扁我了!我还是军属呢,年青时当过军嫂支过前,拥军是应该的!”大婶看都不看钱就推开赵剑涛的手。大家好说歹说大婶拒不收钱。她还给娄小婷两个熟鸡蛋,这是她刚煮好的还烫手。

    “谢谢大婶!”娄晓婷接着鸡蛋至谢。

    “大婶不收就算了,我们领大娘情谊!”任友把赵剑涛推开:

    “谢谢大婶!往城里怎么走?”大婶出门给队员指路。赵剑涛借机将钱扣在碗下。

    “谢谢大婶!再见!”队员边走边向大婶告别,大婶也向大家挥手!

    “如遇我老头子叫他快回来!”

    “好!”

    “再见!”

    崎岖的山路不好走,队员高一脚、低一脚走着,天渐渐放亮,队员加快了步伐没多久就走了五、六公里。

    “队长!你看!”

    走在前面的队员停住脚步指着前方。顺着队员指的方向周杰看见一个人象是在上吊,树上套着绳,人上吊后还在悠悠荡着。

    “愣什么!快救人!”队员们跑过去把人解下:这是一位近五十多的老伯,在队员们捶背、掐人中七手八脚抢救下终于出了囗气,在队员怀里缓过神来。

    “大伯!大伯!您醒了!?”

    大伯慢慢睁开双眼:

    “你们救的我、、、、唉!”

    “有什么不顺心事,大伯!?”

    “你们是、、、、、!”大伯看着身旁的队员,穿着脏兮兮的服装和背着各式枪械心疑道。

    “我们是解放军!野外训练回城!”周杰见大伯心疑回答他。大伯欲起身,队员们忙把他扶在路上石板坐下。

    “唉!是这样、、、、、、”大伯叹口气,接过队员递过来的水壶喝了一大囗,慢慢的说,原来:

    这是一大洼地,洼地花草从生,绿绿一片,洼地对面是高山,山边是风化的层层高低垒起的岩石,高层岩石长满青苔,一小溪流着摔落下来形成一小瀑布。洼地两边生长着茂密的热带雨林,雨林有着植物绞杀现象和许多动物栖息,兽叫鸟鸣此落彼起,说明这是典型的原始次森林。这寸土必争的原始森林有着这样一片花草地实属罕见,谁也说不清这属什么地貌。

    由于他牧有几十头山羊,房附近的嫩草不多了,他牧羊走的远了,这天来到这洼地,他见这大片的草地很高兴,这洼地草质好,能让羊吃上多日,他悠闲的抽着烟,摘下背着的单管猎枪仔细擦着不时还哼着小调。

    他突然听到羊群发出“咩咩、、、咩”的惊叫,顺声望去,一只体形硕大的动物扑向羊群!

    “是只金钱豹!”他吃惊地失囗叫着,虽是热带雨林这金钱豹也不常见,道底是当过兵的!他迅速把猎枪装上子弹冲向豹子端枪瞄准并诂着提前量:

    “这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念头一闪他稍迟疑豹已扑住一只羊,他将枪囗抬高急忙开枪。

    “轰” 的一声枪响后他立刻又装上一发枪弹以防豹子反扑。被枪声惊着的豹子丢下猎物往树林窜去立马无踪影了。

    天突然被桔黄色胧罩,一道蓝色光亮后,瞬间他眼前出现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被豹子惊吓的羊群拚命向草原奔去!呆呆的他看着发生的一切不知如何是好,片刻后一切恢复原貌,而他牧的羊群一只也不见了。

    “这还了得!”这可是与老板签约后才给他牧的羊群,眼下?!一只羊近仟元,几十只赔得起吗?!他发疯的找着,没有,再找,还是没有!

    他颓然坐在地上又气又急:

    “该死的豹子!还有这鬼魅的现象!”

    “这现象不是开枪后才出现的?!”他灵机一动举枪开了一枪:

    “轰”

    一切照旧,再来一枪,还是原样,他绝望了!

    “怎么办?哪来那么多钱赔?!儿子参军后倒是有点积蓄,加上儿子寄来些也还差得远,何况那是留给儿子结婚用的,如果这钱都赔了、、、、!对不起老婆和儿子,又如何面对为他死去的排长!”他徘徊很久,左思右想、万般无奈,终于狠下心来:

    “老婆呀!儿子呀我对不起你们,排长呀!我没照顾好他们!”他抽泣着:

    “一人做事一人担!不连累他们!”想到这他找棵树上吊了。

    “大伯,您真是情义中人!”

    “大伯,您用一生来尝还战友恩情!”

    大伯的举动和队员们在大婶那听的故事让大家对大伯肃然起敬!

    “大伯是战友是烈士遗孤!”

    “对!该帮帮大伯!”

    队员分分将自己的钱掏出:都是美元!加起也才千把元,人民币执行任务时都不能带,美元是临行前队里发的以备不时之用。

    “赵政委”周杰叫道!

    赵剑涛明白,周杰要他把在异国行动中准备的外币公款拿出来。

    “这、、、、!”毕仅是公款赵剑涛犹豫着。

    “这什么!就拿点,我来还!”周杰吼道。

    “我们大家一起还!”

    “对!一起还!”队员们朗朗着。

    “大伯,这是一万美金,可折几万元,拿着吧!”周杰把钱噻给大伯。见大伯不收。

    “这是大家心意,无论怎样都得收下!”

    “大伯!大婶等你回家呢!您可别再出意外呀!”

    大伯拿着钱热泪盈眶:

    “恩人呀!”他向大家下跪被扶起。

    “大伯您以前见过类似现象吗?”

    “没有!”

    </p> ( 特战雄鹰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1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