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特战雄鹰正文:首战告捷

文 / 荒凉孤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帮畜牲!中国船员咋啦!被杀十三人!前几天还报道死九人的!”参谋长就湄母河惨案事件气愤的说。

    “是呀!都这些天还没结果!”一军官应着

    “ 叫我知谁干的!王八蛋!”参谋长一握拳。

    叮、、、电话响了!军官快步上前拿起话筒。

    “谁的?!”

    “是特战队周杰的!”

    “我也想找他!他倒真沉不住气了!呵呵!”参谋长接过话筒。

    “哦哦、嗯嗯!”参谋长点着头:

    “可以理解大家心情,小周呀!做好相应准备、静观调查结果!”

    叮、、、军官拿起另一话筒,“喂!”

    “首长!是海军打来的!”

    “哦!”参谋长应着:

    “嗯嗯、、、!老伙计呀!你那几个岛还没消停,跑我这来练兵?!哦!是海军陆战队那帮小子?!呵呵!你跟他们说,离海远着呢,还轮不着他们!哈哈哈!”

    十几天后参谋长又有气了:

    “帕芒特遣少校和士兵九人杀我同胞的军事行动是‘个人行为?!’鬼才信!这是危国军方的谎言!他们首先说是佤帮干的,后说是危国警察干的、混淆视听!”

    这几天特战队员们吃完晚饭后都爱在食堂大屏幕看新闻

    “凶手自首了!”

    “又被警察放了

    “危国军方把凶手带走了!”

    事态发展让队员们心理越来越不平:

    “中国船员就这样白杀了?!”

    “凶手逍遥法外?!”

    听见队员们的议论,周杰心里也十分怄火:

    “ 我央央大国却常被它国欺辱,撞机事件、轰炸我大使馆、银河号事件、印尼屠杀我侨民、俄炮击我货轮、菲律宾枪杀香港游客等近些年发生的类似事件太多,就眼前钓鱼岛问题、东海问题,南海诸岛问题也很棘手!它国如此嚣张,关健是我们没有亮剑,没有伸出拳头!”

    “把危国的相关资料都找来!明天开始针对性演练!”周杰对一队员说道“我就不信帕芒特遣队有多狠!”

    连日来队员在训练之余都十分关心湄母河事态的进展。

    “湄母河流域国组建四国水上联防巡逻部队,被禁航道全面通航。”

    “王八蛋!凶手没伏法!”

    “网络上很多网民议论惨案无后续了,不了了之!”

    愤慨之声此伏彼起。队员议论着,凶手没伏法是让大家难接受的事实!

    一辆吉普敞蓬车来到特战队营地,一位少尉军官在三名持枪战士陪同跳下车向周杰敬礼:

    “报告周队长:军区急件!”他把一封牛皮纸信封交给周杰,周杰还礼后少尉等驱车离去。周杰来到队部打开信封阅后便招呼任友和赵剑涛到队部:

    “军区刚送来的!”他把信交给他俩看,任友打开便戈上书: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孩子不听话就该打屁股!”

    信的前两张就两句话。“看笔迹就知谁写的”任友说道。这封信送到这里三人都明白:“要打仗了!铲除帕芒特遣队!”

    周杰的办公桌放了十几张危国各式地图和卫星、航拍照片,任友和赵剑涛在计算着所需数字。“老周,数字结果出来了!”任友对周杰说。

    帕芒特遣队隶属第四装甲团,。驻在危国浊莱以北碧差文府,距老挝仅二十来公里。军营面积较大,东西是雨林灌木从,南北是农田,南北各有一出囗,北边出囗有一条公路通往浊莱至浊盛,附近还有湄母河支流经过,水陆交通方便。军营内驻有士兵200来人,武装直升机两架,装甲车四辆,和十几辆摩托车。

    “好!老任你看!”周杰拿着日历对任友说:“后天晚上有个时间全月食,我看就后天行动!”任友接过日历看:2011年12月10日月全食的初亏为北京时间12月10日20时45分,食既为10日22时06分,生光时刻为10日22时57分,复圆则发生在11日0时17分。任友对周杰说:“就这么定了!”

    赵剑涛插话道:“行动计划就叫《黑色闪电!》”

    “《黑色闪电》?!好!”

    周杰和任友都称赞。“先派人侦察,摸摸情况!”

    周杰把《黑色闪电》亲自报告给了参谋部,参谋长对他说:

    “计划很周详,报军区批准后立刻实施!另外此事行动为‘个人行为’ 自愿者方可参加,不能有我军任何痕迹!我会派欧阳英的特种兵大队和某军陆航团胁助!”

    周杰回到营地后不久就接到命令:实施《黑色闪电》计划,他对任友说:

    “集合部队!”

    队员们在队部的草坪上列队整齐等候着周杰。

    “立正!稍息!接上级命令!打击制造湄母河惨案的恐怖份子行动明天开始!凡自愿参加者请举手,表态!”

    “我愿意参加!”

    “我早就想揍它了!”

    “盼望以久了!”

    “为死难同胞报仇!消灭帕芒特遣队!”

    队员们都举手,参战决心都十分强烈!周杰对这情景早预知,他接着:

    “按以前各小队成员分工领取武器和相关器材,每小队增带弩弓一把和消声冲锋枪两枝、不得携带国产武器和任何可证明身份物品,食品、药品除掉字迹!”

    队员们在仓库领取武器和器材,赵剑涛在记录着,周杰、任友对队员武器逐一检查并提醒大家:

    “检查武器并注意武器、弹药的匹配!” 。

    都是精良货,不过是万国造,武器市场都能买到的。武器领取完毕后周杰带队员们乘车到靶场对各武器和通迅器材进行测试。靶场响起阵阵枪炮声,侧试结果令人满意!

    测式完毕后:周杰发出囗令!

    “集合!”

    “回营后大家写封书信留下来,交队部保管!”

    队员们的书信陆续交到队部,队员有的写了三封的也有两封的,都注明了收信人且未封囗。“这是队员对领导的信任啊!”周杰自语着,他打开一封队员注明父母收的信:

    亲爱的爸爸、妈妈

    儿此时心情激动!儿将、、、、、!请为儿高兴、自豪!因为您俩老、、、。

    另一封信:

    芊芊:

    队伍要出发了,去为我<湄母河惨案>被杀同胞报仇雪恨!我真诚的爱着你,但是我也爱祖国和人民!如今我同胞、、、、!我毅然、、、!请理解军人、、、!如果、、、请你、、、!吻!

    “多可敬、可爱的战友和同志!”周杰感到眼睛湿润,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叠便笺抽出钢笔、、、、。

    “全体集合!”

    “检查装备!”

    “报数!”

    “1、2、3、、、!”

    队员们集合在草坪上,各项准备工作就绪。看着生龙活虎、精神抖数的队员周杰暗自发誓:

    “一个不拉全带回!”

    他走近一队员,该队员头戴着凯夫拉材料头盔,身穿防弹背心,除了配备一支N/SEAS单眼夜视瞄准具的狙击步枪,还背着南非Milkor MGL榴弹发射器,腰上还有美国M1911A1式11.43mm自动手枪和对讲机。

    “嗯!好!”周杰拍拍他肩:

    “全体上车!”他自已提着一支德国HK公司G-36C型5.56毫米卡宾枪。

    两辆卡车和小车载着特战队员向云南勐腊县关累镇驶去。与此同时某军特种兵大队长欧阳英带着他特种兵一分队战士也出发了并在途中与周杰车队会合同向勐腊县关累镇奔去。

    深夜周杰和欧阳英代着各自队员在关累一个村住下。关累镇住宿地不象其它地方称酒店、宾馆,而是称其为‘村’ 。周杰和欧阳英同住一房,洗浴完后并没睡而是就一些问题在讨论,这时听见门铃声,周杰打开门见来人,他脸上露出一丝惊诧:

    “参谋长!”

    “没想到吧!哈哈!”参谋长低声笑着:

    “我给你带来两人!”

    “快进来说!”周杰招呼两人进房,随手关上房门。

    “海军陆战队队长、叶建雄!”叶建雄自我介绍并伸出手和周杰、欧阳英握手。

    “这位?!”周杰见一位俊俏的军官问道。

    “报告周队长!宣传干事娄晓婷!”原来是位女军官。

    “女的!”

    “别小看她,去年从海军陆战队调来的!”

    “哦!”

    “这次她是战地记者身份来的,多年未打仗了,我们缺第一手影像资料。要保护好她!”

    “是!参谋长!”周杰应着。

    “你是聪明人,一看就知道,我想一人干不如大家干,这样都能得到实战煅炼!”

    周杰接着参谋长话说:

    “首长深谋远虑,人多了更有把握!”

    “嗯!因此我把这次行动通报给了海军某部,他们很快回应,这不!叶建雄带二十人约我先你们两小时到这!”

    “哦!这样!”

    “不影响大家休息,他们睡后才来找你们!”

    “好!好!坐!坐!”欧阳英应着,给参谋长和叶建雄沏茶。“周队长,你们都带的外国武器,我们可都是国产货!”叶剑雄说道。

    “中国轻武器在国际市场声誉也好,外军也有装备” 周杰回道!

    “这次行动指挥由周杰负责!各位听他命令!”参谋长说道。几位都是少校军官,参谋长明确了战时指挥官。

    载着这群中国军人特战精英的货轮已驶入危国境内,河水流速渐缓,两岸异国风光尽收眼底,茂盛的雨林空气新鲜,林间鸟儿翩翩飞翔,含高负氧离子空气让人呼吸畅快。可周杰和任友不敢掉以轻心,警惕注视着各方,一阵马达声从远处传来,在一河道拐弯处一艘快艇迎面驶来,由于高速艇舷两边溅起高高的浪花,任友向船仓里队员说道:

    “危国 巡逻艇来了!”

    “准备战斗!”周杰向船仓队员发出命令。

    巡逻艇兜一圈后靠上货轮,站在艇艏的危国水警高声吆叫:

    “停船!船上装的什么货?”

    “日用品!警官先生!这有贵国海关手续!”

    “嗯!”水警对货轮看了看:

    “为啥吃水这么浅?”

    “在老挝班相果码头卸了货,这些货是去浊莱的,这是货物清单!

    水警把手中AK47突击枪管摇了下:

    “递过来!”水警接过货物清单看了看,上面盖有危国海关印章,他递回清单:

    “那艘装的货呢?!”

    “和这船一样的货,都是去浊莱的!”

    “哦!”

    周杰掏出一包云烟扔给水警。

    “中国云南烟、好烟!”  水警接着烟说了一句,挥挥手,巡逻艇调头向危国老挝边境方向驶去。

    “老周呀!你危语真行!”陆战队长叶健雄由衷称赞:

    “对方都听不出,也不怀疑!”

    “不是他们听不出,而是他们知道我们是中国船员,囗音差点也无妨!”

    “我手心都出汗!怕水警看出破绽!”

    “没什么!万一不行就灭了他!”

    下午货轮在距碧差文府附近悄悄靠岸后队员们迅速上岸消失在雨林中。货轮船老大和船员们继续将货船驶向浊莱港去了。

    “这边!”先期侦察队员带领大队人马向帕芒特遣队潜行而去。

    周杰带着队员们潜伏在特遣队东面的树林和灌木林中,因不是战争时刻,林中没设任何诡雷、陷井让周杰等轻易靠近特遣队营区边,周杰、任友、欧阳英和叶建雄都在用望远镜观察着:

    营区东面是木质结构的宿舍、仓库,西面是训练场,东、南、西、北各有一高高岗楼,岗楼上有机枪和探照灯,警戒范围广。南面大门边还有酒吧,士兵出出进进的。

    “一号!四个方位岗楼每两小时交替换岗!完毕!”

    “一号!两队人,可能是巡逻队!分别从南北两方向大门出去!完毕!”他们边观察边轻声用对讲机传递着情况。

    “武装直升机两架!”

    “装甲车四辆!”

    “、、、、、、!”

    危国营地情况正常,大门囗两边用砂袋构成掩体,架着机枪,时不时有人车进出,训练场只有少数人在活动,若大兵营还是挺宁静。整个兵营绿化有序、整洁,各营房前花草布置得当。天渐渐黑了,月亮也慢慢升起。周杰和大家商议后下达命令:

    “任友带猎豹一、二小队在北面潜伏!记者娄晓婷跟着任友。”

    “欧阳英带特种兵二十人在东面潜伏!”

    “叶建雄带陆战队二十人在西面潜伏!

    “我带猎豹三小队在南边,保持通迅畅通,晚上10,30分开始行动!之前如有好机会亦可先行渗入营区!”

    “是!”他们各自带人隐蔽向各自位置摸去。

    10时30分所有参战队员耳机里传来周杰命令:

    “开始行动!”“通知老板接应!”

    任友接到命令后:

    “弩弓!”

    弩弓手准确将岗楼上哨兵和门哨无声无息的射杀。

    “上!快!” 任友一挥手

    队员冲进大门两旁机枪掩体,微声冲锋枪响起轻微的“哒哒哒、、、”枪声,敌机枪手猝不及防的中弹死去。两队员跃入掩体将敌尸掀开控制机枪警戒。任友带队员迅速向敌宿舍摸去。敌宿舍里敌兵睡的正香,一队员头戴防毒面具,将高麻醉气体雾喷宿舍里之后几名戴面具的队员手持匕首进去后一会就出来了,这屋敌兵显然已‘安乐死!’

    娄晓婷在隐蔽很好的位置开机摄着这一切。一位队员警惕的保护着她。

    “这边!”娄晓婷换了一个地方,队员端枪查看四周后跟着也换了位置。

    与此同时周杰也下令将南门哨兵和岗楼哨兵用弩弓射杀,两队员扑入敌机枪掩体匕首寒光一闪,鲜血直喷,敌机枪易手。周杰和几名队员冲进酒吧,正在饮酒作乐的特遣队士兵瞪着惊恐的眼睛在微声冲锋枪和套着消声器手枪的射击中,胸前绽出鲜红死去。店主和服务生企图拿枪底抗亦被击毙!检查无一活的后周杰手一指:

    “指挥所!”

    周杰和队员向敌宿舍与指挥所摸去。

    欧阳英让队员将敌岗楼哨兵用微声狙击枪击毙后迅速排雷,剪断铁丝网不到十分钟也接近敌宿舍和仓库。

    叶建雄的海军陆战队员也冲入训练场:

    “控制敌武装直升机、装甲车!”

    几个陆战队员爬入敌装甲车和直升机,其余队员在叶建雄指挥下利用地形地物悄悄向前靠近。

    月食把月亮光辉渐胧罩,大地慢慢比前黑许多,队员们利用黑暗快速向各自目标靠近。周杰靠在敌指挥所的暗处墙边,里面传来敌上校和几位下级军官对话:

    “团里调防的兵怎么还没到?!”

    “快了!最慢今晚到,上校!浊莱不久来过电话!”

    “噢!杀了中国船员后我总觉得不踏实!怕中国人报复,多次请求调防后,师部这才应允!”

    “长官!别耽心,中国人在境外常被人杀,也没见什么嘛!”

    “嗯!”

    “长官!这事您还发了不小的财吧?!”

    “嗯!有点,层层下来到我这也不多了!”

    “不多?!也不少吧!哈哈!以后发财的事记着兄弟们!”

    “哈哈哈!那一定,”他在钞票面前忘记了刚才的耽忧。

    “大不了又杀几个中国船员!噢!外面怎么这样黑了?”

    “今晚月食!”

    “探照灯也不开!去叫探照灯打开!小心点好!”

    “是!这就去!”

    房里人虽说危语但周杰听的明白:

    “原来你小子是凶手之一!”周杰等听得真切。

    “一号!敌巡逻队返回北门!完毕!”北门警戒队员向周杰报告情况。

    “放进来打!完毕!”周杰命令。

    敌巡逻队进入北门后就遭两挺机枪的疯狂扫射!“哒哒哒、哒哒” 的机枪声打破夜的宁静。十几人的巡逻队士兵倾刻变成尸体。枪声就是命令:不等周杰发令所有队员既刻向敌发起攻击。

    周杰和两名队员刚要一脚揣开敌指挥部门,门却突然打开,周杰和里面出来的人碰了个满头,头盔碰头,里面人只觉眼冒金花,被碰退向屋里。“哒哒哒” G-36C型5.56毫米卡宾在周杰手中轻微抖动,一阵扫射,敌上校下属立马被打得血肉模糊,瘫软下来,一队员一箭步冲向敌上校:

    “伸出舌头!狗娘养的!”队员用危语命令

    敌上校似乎明白什么,拒不伸舌。队员见状左手掐住他的脖子一用力,敌上校舌头无奈伸出,队员右手飞快抽出腰间匕首只一挥敌上校舌头被割大半冒着血挂在嘴边,敌上校因疼痛脸都变形了,队员再往他脖上匕首一划敌上校完蛋了。周杰见状会心一笑,他知队员为啥这样干,因我船员被这畜牲杀害前也有被割舌的残忍遭遇。

    “走!”他们冲向另一敌楼。

    “报告上少校!帕芒军营方向传来枪声!”一下级军官向坐在吉普车里的带队少校军官报告。这是早己向军营开来的调防部队,其实不用报告,激烈的枪声、爆炸声附近都能听见。

    “快!快!加速增援特遣队!”少校军官命令,他们相距军营才十来公里。

    “打!”隐蔽在敌宿舍暗处的任友向队员一挥手,队员冲进敌舍,面对惊呆、来不及反应的敌兵,队员们手中MG4 5.56mm轻机枪、UZI 9mm微型冲锋枪响起了阵阵“哒哒”声,复仇的弹头射向敌兵!其它宿舍里几十个敌兵冲向训练场企图接近装甲车和直升机不料被叶建雄陆战队逮个正着:

    “哒哒哒” 叶建雄手中95冲锋枪一梭子弹迎面打去,陆战队员紧接着一齐开火,缴获的装甲车也向敌射出大口径高机子弹顷刻将这群敌兵消灭!

    “无识别会伤已方人吗?”有人会问!不会误伤的,穿戴整齐,装备多样的就是自己人!队员清楚这点。

    “轰、轰、轰” ,“哒哒哒” 欧阳英二十人小队向敌东面发起攻击!榴弹发射器和机枪、冲锋枪将其对面敌舍打成火海,紧接是十几枚手榴弹甩过去,十几个奔向仓库的,有的还穿着裤衩的敌兵顿时肢离破碎、血肉横飞!在几个方向突然、密集的打击下,毫无准备的特遣队几分钟后被彻底消灭干净。

    “迅速清理敌营!完毕!”!

    “各部清点人数及伤亡情况!完毕!”

    “一号,任友部无伤亡!完毕!”

    “一号,欧阳英部伤一人,无阵亡!完毕”

    “一号,叶建雄部无伤亡!完毕!”

    “任友,叶建雄带人准备阻击敌援兵!完毕!

    “叶建雄将敌仓库重武器抬出到南门!完毕!”

    在敌指挥部边周杰偷听敌军官对话,早知调防援兵既将到来!

    队员们收到周杰命令后各自快速执行。南门囗架起十几挺轻、重机枪和敌仓库缴获的连发榴弹发射器,五门迫击炮和两门重迫击炮也高抬炮囗,陆战队员也把装甲车停在公路两边,上面的高射机枪黑洞洞枪囗直指敌调防部队进兵方向。任友命队员还把仓库里存放的汽油拎来几大桶放在距阵前一百多米的公路边。北门只有十几人担负警戒,东西是铁丝网和雷区不用把守,注意观察就行,任友和欧阳英各带十人埋伏在距公路几十米的洼地和灌木中,周杰分咐他俩时机未到不得暴露!大部份队员都在正面准备就绪,对敌援兵严阵以待。

    “老板!老板!收货顺利,又有订单前来!”

    “恭喜!车早己开出!准备接车!可能的话订单照收,不可免强!”

    周杰与参谋长通话后即命人在训练场上挖了十几个桶状坑,倒入仓库里提来的汽油点起十几堆各相距几十米的火。桶状坑里火光只向上照,不会把己方暴露在火光中。这是为已方直升机群降落准备的。

    “老伙计,娃们留洋考的顺利,呵呵!”参谋长掏出手机给海军某部打电话。电话另一头:

    “好哇!我也有留洋考试过的人了!哈哈哈!”

    “巾帼也不错!都让她‘看到了’!”

    “好呀!回来有电影看喽!战地纪实纪录片!哈哈哈!”

    敌兵少校军官见枪声己停,知道情况不妙:

    “散兵队形慢慢接近!”

    “探照灯准备!装甲车灯准备!完毕!”周杰向队员队员布置。

    敌兵小心亦亦弓身向前蠕动,后面的没见异样步伐快些,这样渐渐集成团,逐渐进入我方的‘品’形阵前,近了!更近了!敌机枪手己架起机枪准备射击掩护士兵冲锋!

    “叭” 周杰手中带夜间瞄准镜的狙击步枪响了,敌机枪手垂下了头!探照灯和装甲车灯突然亮起,雪白的光照让敌兵睁不开眼,黑暗中的敌群立马暴露在灯光下,紧接着队员手中各式武器喷着火舌:

    “哒哒哒、哒哒” 的枪声中子弹头象暴雨倾向敌人!

    “轰、轰、轰、、、”的迫击炮弹也飞向敌人,连续在后部敌群中爆炸,连发榴弹发射器把炸弹不停砸向敌人,敌人身体被高高抛起又重重落下,在这样强大的火力打击下敌人即刻死伤大半,想退无门,对方迫击炮的延伸射击把退路已封死!部分残余敌兵只得就地在公路边、草地上趴下。

    “哒哒、哒哒哒” 两辆装甲车射出的高机枪弹打得敌人抬不起头,不时有人中弹死去。一股浓烈汽油味让这些敌兵情知不妙,晚了!被枪弹点着的汽油火焰流向四周的敌兵,趴着也不行,十几个沾着油焰的敌兵窜着、跳着、滚着、叫着最后不动了,烧焦的肉味弥漫四周。有个敌兵双脚沾着燃烧的汽油疯狂跑着,想找一安全处灭火。

    “踏‘风火轮’也跑不了!”狙击手一枪掼穿他头部,脑浆和头盔一起飞溅!最后剩下几十个敌人慌忙向公路两边的灌木林、小山丘四下跑去,装甲车引擎吼着,在陆战队员驾驶下沿公路不停扫射,夺命的子弹追着敌逃兵。

    “打” !任友、欧阳英与队员从埋伏处向敌开火,奔向公路边灌木林和山丘的残余敌兵被任友、欧阳英与装甲车纵横火力绞杀中一个不剩。在探照灯与装甲车灯照射下,队员清理战场,己不见活着的敌人,敌调防援兵整整300多人被歼灭了。

    </p> ( 特战雄鹰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41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