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四卷 垂直入侵:第三十五章 过河卒(3)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是一次短暂的坠落,但也是一次遥遥无期的坠落。李南柯的理智告诉他,从开始倒下到压碎那个该死的小玩意所需的时间不会超过一秒,但他混乱的时间感却让他觉得自己仿佛整整下落了一分钟、一小时、一天甚至一整年。无数混乱的思维碎片被恐惧的浪潮席卷着冲过他的脑海,然后什么都没留下。

    接着,他终于听到了自己身下传来的一声类似硬塑料棒折断时发出的脆响,接着是动力装甲与山坡表面碰撞时的钝响,尽管减震装置吸收了大部分从装甲表面传来的冲击,但他还是感到胸口传来的隐约痛觉。结束了。随着各种混乱的杂念如同退潮般消失,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个想法。该死的,至少暂时是结束了。

    又过了不知多久,李南柯发现自己仰面朝天,像一个刚刚跑完马拉松的长跑选手般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在他那套动力装甲已经受损的伺服系统的协助下勉强从山坡上爬了起来。透明面甲上的平面显示仪像流水般不断冒出一排排各种各样的数据,其中大多数都是关于他身体状况的警告——他的呼吸、心率、血液中肾上腺素浓度都明显过高,而且脑部活动异常。李南柯打开右臂上的微型控制面板,让生命维持系统为自己皮下注射了一剂葡萄糖溶液和镇定剂的混合物,然后就翻身坐了起来。现在,他感到自己的思维已经恢复了正常,他的理智也再度接管了身体——尽管这只是暂时的,那个让他吃尽苦头的拒止信号发射仪已经变成了一堆银色的碎片,像某种植物标本般零碎地摊在地面上。

    “噢,该死的,你还好吧?”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李南柯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看到了两名与他一样包裹在厚实的动力装甲内的突击队员,“我觉得你现在差不多可以直接拖到废品收购站去卖了。”

    “你也差不多,离忧。”随着微量镇定剂迅速生效,李南柯的呼吸平缓了许多,心脏也不再像是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我把……”

    “多谢了。”苏离忧俯下身来,掀开了一名倒在李南柯身边不远处的突击队员头盔的面甲,开始查看他的伤势,“只过了十分钟,我们还有时间。”

    只过了十分钟?李南柯打开面甲,用力啐掉了口腔里充满血腥味的唾液。至少就他的感觉来看,要是说刚才过了十天倒还比较能让人接受些。不过,他们倒确实还有时间——零星的枪榴弹爆炸声和小口径机关炮短促的速射声仍然不时从几百米外的龙门岭山顶上传来,这至少说明了两件事:第一,那两个班自愿留在山脊线上的突击队员还在抵抗,除非“天国”远征军派来更多战斗机器人增援,否则至少现在他们还没有被敌人合围之虞;第二,这个“至少”的上限不会太大,因为抵抗显然不可能持续多久了——假如他们不能在下一个十分钟之前离开龙门岭西坡,那么他们很可能永远都没有离开的机会了。

    ——当然,至少在李南柯看来,这个“假如”和“肯定”之间的差距不会超过一毫米。

    “噢,见鬼。”苏离忧嘟囔了一句,随手将那名倒霉的突击队员的面甲推了回去,“好吧,现在我们还剩下十二个走得动的。”

    “这可是我今天听到的最他妈的好的消息了,”李南柯想要耸耸肩以表示无奈,但他的右肩刚一朝上动弹,动力装甲那该死的内置式计算机就忙不迭地在面甲的平面显示仪上投射出了一连串警告,用那些对李南柯而言无异于天书的专业术语不厌其烦地向他阐明它的伺服系统已经出现了多少毛病,“好吧,那你倒是说说,现在我们这一打‘过河卒子’该怎么办?继续朝着黑棋的底线进攻,做好变成王后的准备?”

    苏离忧用不满的语气说了句什么,但一阵令人恼火的白噪声很不巧地,而是被她那套动力装甲困住了。当然,出现这种情况倒也还在意料之中,毕竟这些一个多世纪没有保养的古董装备能动起来本身就是不小的奇迹。但在这种时刻碰上这样的事,却不是一个倒霉能概括得了的了。

    李南柯下意识地想要冲过去将苏离忧拉到安全地带,但他刚一抬腿,猜出了他的意图的计算机就立即否定了这个方案的可行性——它明确指出:即使李南柯能以动力装甲最高理论奔跑速度朝苏离忧跑过去,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也仅仅是为那架即将坠毁的“信使”增加一个撞击战果而已。而如果他就地卧倒,则百分之百地不会伤着一根毫毛。

    在李南柯过去看到的各种故事中,那些英勇无畏的男主角永远都会在这种情况下奋不顾身地冲将过去、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女主角从危险中拯救出来。不过,李南柯很清楚,尽管故事在理论上都来源于现实,但那和现实毕竟还是两码事,在考虑了不到半秒钟之后,他果断地重新双手捂头,趴回了那块砂岩下,一边无可奈何地看着面甲内侧平面显示仪上时间的流逝,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百感交集地盯着仍然动弹不得的苏离忧。

    还剩三秒……

    两秒……

    一秒……

    就在“信使”淡银色的机翼几乎快擦到土黄色的山坡表面的一刹那,苏离忧的动力装甲突然又恢复了正常。她在即将被刀刃般的机翼迎面劈中前的最后一瞬间突然抽身闪避,像一只躲避车轮的流浪猫般敏捷地闪过了致命的一击。接着,苏离忧以反手抓住了“信使”一侧机翼末端的菱形进气道边缘,以一个体操式的漂亮动作翻到了机翼上方。

    无论是李南柯,还是其他目睹了这一幕的突击队员们,在这一瞬间无不被他们的指挥官的这个出人意料的举动弄得惊讶莫名,谁也不知道苏离忧为何会铤而走险,做出如此莫名其妙的举动。由于左侧机翼上突然多了两三百磅负重,本来像一条受伤的翻车鱼般倾斜着撞向山坡的“信使”突然又恢复了与地面的相对水平状态,扁平的机腹稳稳地落在了龙门岭西坡一处不算太陡的地方,在充满盐末的淡白色地面上犁出了一道浅浅的沟壑,最后卡在了板结的硬土壳中停了下来。

    “上来!趁现在!”从耳机中传来的苏离忧的声音将呆若木鸡的李南柯拉回了现实中,“这玩意还能……”

    “上来?”李南柯下意识地重复道,“什么上来?”

    “这里!该死的!你忘了你在密歇根是怎么做的了吗?”苏离忧仍然紧贴在“信使”的机翼上方,双手死死地抠在进气道的边缘。在她身下,银白色的外星飞行器正像一只在蜘蛛网里挣扎的昆虫般颤动着,两侧机翼中央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口——李南柯知道,这是“信使”在紧急状况下用于垂直起飞脱困的应急升力发动机,“快!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走!”李南柯胡乱朝着身后用力一挥手,也顾不得其他队员到底有没有弄懂他的意思,就立即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暂时迫降的“信使”狂奔过去。不过,这架“信使”之前受到的损伤显然算不上严重,而“天国”机械产品那令人难以置信的自我修复能力更是让它迅速恢复了行动能力。在短短一两分钟的挣扎后,这架造型优美神秘的飞行器居然已经摇晃着离开了地面,升力发动机喷出的气流将地面的盐末和沙土一起吹到了空中,看上去活像是发生了一场小型雪暴。

    在李南柯的印象中,这大概是他一生中最竭尽全力的一次奔跑。动力装甲的厚重鞋底一下又一下地敲打在干涸龟裂的土层上,发出一声声低沉的闷响,仿佛是遥远天际传来的鼓点。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ATP和脂肪正在迅速氧化分解,转变成越来越多的热量,这些热量随着血管传递到皮肤表面,最后被动力装甲有自动温度调控功能的内衬迅速吸收,但前一波热量还没被内衬中注满导热液的毛细管吸收干净,更多的热量又散发了出来。在剧烈的奔跑中,动力装甲本已严重受损的伺服系统更是不堪重负,智能电脑不断在平面显示仪上投映出越来越多的警告,但他却置若罔闻——在李南柯的眼里,世界上只剩下了一样东西,他唯一的目标就是跳上去、抓牢、乘着它离开这个绝望的困境。

    不远处的交火声这时已经彻底停歇了。必须快!李南柯的意识中只剩下了这句话。快!再快点!那架“信使”已经离开了地面,悬浮在了离地四五英尺高的地方。没时间了!他跳上了一个高出山坡表面一截的土丘,“信使”已经稳定了下来,平稳地升到了十英尺的高度。它尾部的矢量喷口像一朵绽开的荷花一样重新打开,李南柯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他拼尽全力跳了出去。

    </p>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