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四卷 垂直入侵:第三十四章 大盐湖(2)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诸位!今天就是我们争取伟大的最终救赎的时刻,主的荣光将降临在每一个子民身上,”在盐湖城废墟以西十公里的一片灌木丛中,前耶和华见证会牧师、“基路伯”志愿民兵团上尉拉里.麦克奈特从散发着烂稻草味的掩体中站了起来,对他的连队开始了他一生中最后一次简短演讲,“主的胜利是毋庸置疑的,他将借我们的手将撒旦的爪牙驱回地狱。前进!为了天启的荣耀!为了人类文明的荣耀!为了人类文明!”

    “以天启与人类文明的名义!”在这片灌木丛中隐蔽了一整夜的一百四十名志愿民兵举起手中的枪械,异口同声地喊道。虽然这么几乎肯定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不过这也正是他们此次行动的目的之一。“基路伯”志愿民兵团的成员们来自于全美各地,其中大多是犹他州的摩门教信徒,其余的人则来自于遍布北美的各种天启宗教教团,甚至包括了一些犹太人和穆斯林。当然,这些人并不真的清楚他们在这次行动中扮演的角色——根据上级的说法,他们的任务是“对盐湖城进行佯攻、掩护突击部队对真正目标的突袭。”

    当然,这个说法也和事实八九不离十了。而拉里.麦克奈特的这个连的任务则是作为这次佯攻行动的前锋,在掩护性炮击后率先突破“天国”远征军的防御带。为了“达成攻击的突然性”,这个基本由耶和华见证会志愿者组成的连队在昨天夜里翻山越岭前进了二十公里,来到了他们目前的位置。不过,这么做的真正原因其实还是做戏——美军指挥官们很清楚,夜幕不能在“天国”远征军的可怕战场感知能力面前为自己提供任何掩护,但这样却可以让对方确信他们确实在试图隐蔽行踪,使这次佯攻看上去更加逼真。

    ——但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法预料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当一枚125毫米高爆弹落在可怜的拉里.麦克奈特身后几尺的地方时,他只来得及将脸转过去了一半。从听到炮弹撕裂空气的尖啸到听到震耳欲聋的巨大爆炸声,总共只过了短暂的区区两秒钟——好吧,其实这两秒钟也够长的,尽管还不够这位前耶和华见证会牧师为自己做一次临终弥撒,但至少也跨越了他的整个后半生。

    炽热的爆炸冲击波携带着数以百计匕首般锋利的弹片,在转瞬之间就包围了他。他觉得自己像是从高处直接落在了一块插满玻璃渣、被酒精喷灯烤得滚烫的的橡胶板上,接着,一切都结束了。

    在接下来的几十秒里,更多的大口径榴弹纷纷落在这片平时渺无人迹的荒芜丘陵之间,掀起了一个又一个黑褐色的烟球,活像是一团团从发霉的橡木表面冒出来的真菌。直到整个连队已经伤亡过半时,那些趴在地上躲避弹片和爆炸冲击波的人才意识到,这些炮弹来自于西南方的联盟共和国卫队阵地方向。

    而即使是脑筋最不灵活的人也猜得出来,这绝不会是一次误击。当爆炸声暂时稀疏下来时,幸存者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四散而逃,很快就消失在了遍布灌木的丘陵中。

    同一时刻,在西方地平线以外的大盐湖湖床上,浑身包裹在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动力装甲中的李南柯一点也没有觉得远方传来的炮声有什么不对。相反,他甚至还感到了些许庆幸——对盐湖城废墟的佯攻越猛烈,他们这群人安全接近目的地的几率就越大。

    “天堂过河卒”们的目的地与他们目前的位置只隔着一道不算高的土梁。在大战前,这道寸草不生的土梁曾经是嵌入大盐湖南端盐沼中的一个小岬角,在湖水完全干涸之后则行成了一道矮小的丘陵,从远方望去,活像是倒卧在莽莽雪原中的一头巨兽。

    如果仅仅从其本身来看,这道南北走向的低矮丘陵根本算不上什么值得一提的障碍物:它的最高处与湖床的相对海拔还不到一百英尺,宽度也不过半英里,但却是这段短暂旅途中最危险的一段路程——这座丘陵表面满是灰褐色的泥土和砾石,与他们身上涂着雪地迷彩的动力装甲很不协调。而且根据半个月前进行的几次侦察来看,“天国”远征军似乎在这个方圆数英里内仅有的制高点上部署了一定的警戒甚至防御措施,以保证一英里外的穿梭机起降场的安全。一般而言,没有谁愿意试着挑战那些外星人的防御措施,但李南柯却别无选择,因为直接丘陵是所有可能的路径中最短且相对最安全的一条。

    是的,当你四周都挤满了饥饿的老虎时,狼窝确实是相对最他妈的安全的地方。

    “所有人就地隐蔽,斯佩林,达尔,你们跟我去侦察龙门岭的西坡。”在“天堂过河卒”们接近那道将他们和他们的目的地隔开的土梁时,苏离忧打开了盔甲面罩,一边比划着“隐蔽”的手势,一边用耳语般的声音对跟在身后的两名队员说道。“龙门岭”是几名来自“田横”营的队员在研究行动方案时为这道其貌不扬的土梁起的名字。不得不说,这个罕见的颇具中国特色的名字起得倒是相当贴切——但对于一些人而言,它的某些引申含义也够令人不舒服的。“保持无线电静默,”苏离忧继续低声吩咐,“现在那些家伙应该已经开始监听一切频段的无线通讯了。”

    也许就在这里被逮住反而是件好事。当看着三人分头向前方的土梁前进时,李南柯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见鬼,或许那些外星人在地球上会表现得非常人道且仁慈,那个声音这么告诉他,但这不代表你跑进他们的老巢之后,他们还会保持彬彬有礼。每个有点常识的人都清楚,在野外撞上一只吃饱了乱逛的灰熊和主动撞进它的窝里可不是一回事,更别说那些混蛋还是一帮宗教狂!好吧,李南柯,你他妈的好好想想,要是你荷枪实弹地闯进麦加大清真寺的天房里挥舞十字架,那些穆斯林会怎么对待你?恐怕不会是鲜花加红地毯吧。而要是在地球表面就成为俘虏,至少生命安全还有起码保障……

    当李南柯突然发觉自己的指尖上传来了冰凉细腻的塑料质感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的右手手指已经下意识地搭在了单兵无线电的开关按钮上。在离“天国”起降场这么近的地方,任何微弱的无线电讯号都会像黑夜中的火炬般耀眼,也会像火炬吸引飞虫一样引来比飞虫更可恶的战斗机器人或是别的鬼东西。

    “该死的,你不能这么干。”他仿佛怕冷般在藏身的岩石后进一步蜷紧了身子,同时用只有自己才能勉强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道,“你他妈的在干什么?李南柯?你为什么要这么干?”

    我想救我自己的命。刚才那个念头坚定地提醒他自己,救自己的,还有所有参加这次目标不明、希望渺茫的白痴行动的家伙的命!清醒一点!李南柯!你他妈的就不该掺和到这种彻头彻尾的无谋暴举中来找死。想想看!你的这条命能够留到现在可不是件容易事,难道你当年和斯坦格洛夫博士签约是为了让自己能在一百年后成为首批登上太阳系外行星、然后被暴怒的当地神棍们剁成肉酱煎炒烹炸的幸运儿?哦,好吧,也许“天国”的那些家伙没有阿兹特克人那样特殊的生活情趣,但即使从风险分析的角度来说,呆在地球表面也是风险较小的选项。

    “喂,喂,看那边!”李南柯身旁一名队员的推搡将他暂时从乱得像是一团被猫扯散的毛线般的思绪中拖了出来。他正想问一句什么,那人却又放下了面罩,朝他比划了一个“保持安静”的手势,接着指了指西南方向的天空。

    被发现了?这个念头一点也没让李南柯感到有什么不快,事实上,他反而对被发现可能性怀有一种隐约的期待——毕竟,如果能让“天国”远征军替他解决掉这个难题,那倒也不错。

    不过,事实又一次和他开了个不小的玩笑。在西南方灰暗的天空中,确实有两架飞行器正在迅速朝着这里接近,但令他惊讶莫名的是,那并不是“天国”远征军常用的菱形无人喷气战斗机或是那些箭头状的小型三角翼飞行器,更不是那些外形酷似蜻蜓、曾经让他吃足了苦头的小型扑翼机,而是两架有着粗长机身和明显的大角度后掠翼的喷气式飞机。由于天还没亮,即使通过高倍率战术望远镜,李南柯仍然没法看清它们机翼上的徽标或是涂装,但他能确定的是,这应该是两架联盟空军残存的战斗轰炸机。除此之外,他还发现这两架飞机的机翼下似乎挂着不少东西,而且看样子大概不是副油箱或是电子侦察吊舱之类。

    见鬼,这些玩意怎么会在大盐湖上冒出来?李南柯注视着擦着低垂的云层底端渐渐接近这里的双机编队,心里非常纳闷。在他的印象中,自从东亚-印度支那战役结束、神圣联盟共和国与世界人民抵抗军签署停火协议之后,北美上空就基本成了“天国”远征军的各式飞行器的天下。无论是联盟空军的“鹔鹴”攻击机、“羲和”反游击战飞机、“杜宇”战斗轰炸机,还是北美邦联的各式飞行器,不是在最初的交战中被对方打靶般地干掉或是轻松摧毁在地面上,就是因为不敢出击而像四十大盗的财宝一样被严密隐藏了起来,就连零星出动的单架战机都像哈雷彗星一样难得一见,更遑论双机编队了。更何况,这次行动的首要要求是达成突然性和隐蔽性,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有两架战斗轰炸机在此时此地不合时宜地冒出来啊?因为机械故障而迷航?接受了地面指挥系统错误命令?都不大可能。

    “瞧,它们丢掉副油箱了!”队员约翰.亨利下士掀开面罩,急促地说道。李南柯闻言不由得砸了咂嘴——这位老兄的外貌与他的这个名字倒是非常相配,即使不穿这套装甲,他的体格看上去也是那种足以徒手与风钻一较高下的人。可惜的是,他的观察能力向来不比一只近视的灰熊好到哪里去,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不明身份战斗轰炸机丢下的第一枚照明弹在离地不足三百米时倏然亮起,在转瞬间就驱走了凌晨时分残留的黑暗,将其下方的一大片湖床照得如同白昼。雪白的盐层像一面反光镜般反射着刺眼的白光,尽管面罩在接触到强光的一刹那就立即开始变暗,让李南柯的眼睛免于受到刺激,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触目惊心。

    “操!这些狗娘养的混蛋疯了吗?他们是从哪个鬼地方爬出来的?”不知是谁掀开面罩吼了一句,“他们知不知道……”

    李南柯没有听清楚他的下一句话,因为那两架飞机很快就丢下了更多的东西——当然,肯定不是副油箱。十来个火球像是节日上的烟花表演般以极为精准的节奏逐个在龙门岭的西坡上腾起,让被照明弹炫目白光照亮的山脊沾上了一层诡异的殷红。

    “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当两架战斗轰炸机突然加速折回、消失在西南方阴翳的云层中时,李南柯终于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且不说那一连串航空炸弹搞出来的动静,光那两枚照明弹就足以引起哪怕最迟钝的敌人的注意了。用不了几分钟,他们的行动就会完全暴露,到时候哪怕想摸到起降场的边缘都没什么希望。

    更糟的是,他一点也不相信这两架飞机的出现只是个巧合——对这一点他倒是相当有把握。而假如这个猜测成立的话,一切很可能就才刚刚开始。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