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四卷 垂直入侵:第三十三章 新布法罗(1)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大多数情况下,平静只是一层表象,就像是一碗牛奶上凝固的奶皮一样。也许它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甚至还足以阻止那些不够细心或足够愚蠢的探索者触碰到它后面掩藏着的事实,但当事实认为它应该将自己公之于众时,这层窗户纸总是一捅就破的。

    当然,某些情况另外——特别是当绝大多数人都认为眼下的平静只是表象时,它往往却是真的。

    ——罗翔的作战日记,2173年11月22日

    公元2173年11月26日下午15时整,美洲东北部,新布法罗基地东北五十公里处。

    李南柯百无聊赖地躺在不算宽敞的战壕里,在午后不算温暖的阳光下昏昏欲睡。最近这一带下了好几场冻雨,虽然都不算太大,但却让泥土变得潮湿阴冷,即使他在背后和屁股下面垫上了一张足够厚实的棉布毯子和一件棉大衣,仍然不能完全阻止那些该死的湿气从地面上朝他身上缓慢渗透。

    尽管这里是北美东部战场前线,但四周却没有任何枪炮声、车辆引擎声、急促的呼喊声、脚步声或是任何一种随便你能想得到的应该在前线听到的声音。相反,这里安静极了——不是战斗间隙的那种死一般的寂静,而是真正的宁静。在温和的北风下,李南柯可以清晰地听到丛林中不知名鸟类的低鸣、甚至是更远方郊狼群拉长了的嚎叫。如果不去看那支就放在他随时可以伸手够到的地方的AG-50突击步枪和不远处插着的那面旗帜,这里一点都不像是人类与地外文明战场的最前沿。

    ——而更像是他记忆中一百年前的那个美洲。那个温暖宜人,有着跑车、电脑、空调、星巴克和各种现在他想都不愿去想的好东西的、天上不会掉炮弹的美洲。

    记忆,见鬼的记忆!李南柯用力晃晃脑袋,努力让自己不去回想那些玩意——每次当一个世纪前的幸福记忆出现在脑海中时,都像是在揭开一块无比痛苦的疮疤,这就像一个瞎子想起自己还能见到光明的情形一样。别去想!他懒懒地打了个呵欠,将发凉的背部挪了挪。要是克伦威尔先生有幸见到有谁这样“执勤”,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愤怒地抽出手枪。但他现在就是可以这么做——在最近的半个月里,这一带简直比一个世纪前还要安全,安全得让李南柯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做一个源自自己记忆的梦。是的,自从在纽约的那座地下实验室中醒来后,“新文明纪元”给他的全部印象就是持续不断的枪声、死亡、流血和永无休止的备战,他甚至都忘了宁静到底是什么样的了。

    但在这半个月中,他又重新将这种感觉记了起来——自从那个灾难性的黎明,强大的“天国”登陆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天而降、像踩扁一个蚁丘般占领了神圣联盟共和国的首都长安基地后,这场见鬼的战争就一直呈现出令人绝望的一边倒态势。据他所知,神圣联盟共和国曾经在中原地区组织过一次代号“高加米拉”的全面反击,但整整十一个正规陆军师、两个巡道军师和四个共和国卫队师——这几乎是他们的全部精锐部队——在短短的12个小时内就变成了十几万炸窝蚂蚁般的溃兵,然后逃回了家或是主动走进了战俘营里,翩然落在了一门被安置在一处半地下掩体中的75毫米战防炮的炮管上。它挪动着三对金属小细腿,迅速朝着炮口爬去。

    “该死的。”李南柯嘟囔道。这些“臭虫”令人深恶痛绝的主要原因就是它们对各种重武器的破坏活动——这些巴掌大的仿生机器人携带着一套小型加热装置,可以在瞬间制造出堪比焊枪的高温。在这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有炮兵发现,炮闩要么被整个焊在了炮膛上,要么就索性被烧融成了一整块面目模糊的废铁。当然,这些还算好的。那些过分粗心大意的机关炮手甚至在扣下扳机的一刹那才知道自己的机关炮被搞了破坏,而某些特别不走运的家伙则永远不会知道机关炮身管内已经多出了一块融化的废金属。

    李南柯胸口贴着交通壕慢慢蹲下,突击步枪准星瞄准了炮口的位置。在之前的几十次与这种烦人的小玩意的周旋中,他已经总结出了一些规律:首先,收拾它们和徒手抓蝴蝶的方式颇有些类似,你必须尽量安静隐蔽而非大张旗鼓地接近它们,否则“臭虫”灵敏的传感器马上就会捕捉到你的动向并迅速逃走,其次,尽量别在它们飞行时试图逮住或干掉它们,与飞机不同,这些仿生机器人可以像蜂鸟般随意悬停、急转弯或者做出各种足以让人抓狂到把空气动力学教科书撕碎吞下去的机动动作,“提前量”这个词对它们是不适用的。

    幸运的是,这一次“臭虫”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枪口瞄上了。它似乎只是一门心思地打算尽快完成破坏大业。很快,三对细腿支撑着的瘦长身躯就接近了炮口,小东西叠起翅膀,准备抠着炮管里的螺线往里钻。

    李南柯的食指搭上了扳机。

    但枪却已经响了。

    “该死!”他从不远处另一条交通壕里腾起的青烟判断出,排里的另一个人显然也有着和他一样的打算。不过这个家伙的枪法实在烂得可以,一个三发短点射中的两发都击中了战防炮的炮管,溅起些许火星,第三发弹头则擦着李南柯的耳鬓飞过,切断了头盔上伪装网的好几根绳子。

    李南柯来不及多做考虑,立即扣下了扳机,将半个弹鼓的子弹泼洒了出去——概略扫射是唯一可能击中已经飞起来的“臭虫”的方法。但幸运女神今天显然不怎么照顾他,那个以每秒上百次频率扑扇翅膀的家伙不但没有被击中,而且还绕着“8”字轨迹迅速飞了起来,接着,它开始骤然加速,像一枚炮弹般直冲进了那门火炮的身管里。

    接着,那门炮像一颗大号爆竹般炸膛了。

    这是哪个活见鬼的白痴,居然把未击发的炮弹留在炮膛里?李南柯的脑海中闪过了这个恼火的念头。夹杂着烧焦泥土味的炽热气浪迎面而来,在他的身体来得及做出条件反射动作前就像一只大手般抓住了他。李南柯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尖叫——鬼知道是看到爆炸后的惊呼还是被爆炸冲击波或是碎片波及时的惨叫,抑或就是他自己的声音。他像一袋铆钉般砸在了交通壕一侧铺着的木板上,一层垮塌的伪装网和伪装用的泥土与木板一道落在了他的头上,接着是一大块结结实实的家伙。

    噢,见鬼,被战防炮的防盾迎面砸中,这可不是每天都能享受到的好事。

    世界变成了一片黑暗。

    </p>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