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三卷 北美之火:第二十六章 抉择(1)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尽管从理论上讲,任何扰动对于复杂数学模型而言都会造成不可逆转的结果,但在某些情况下,也可能不会对结果造成任何变化——例如在结果已经事先决定的情况下。

    可惜的是,在那个春天的早晨,没有任何人想到这一点,而这让他们白白浪费了自己的生命。要知道,当薛定谔将一只完全健康的猫放进箱子里时,我认为你最好还是赌这只猫下一秒钟还活着。

    ——姬紫宸的日记,公元2172年12月30日,写于天国远征舰队“万物裁判者”号

    苏离忧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尽管在阿留申群岛的那次登陆突袭之后,她已经见到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但现在他所看到的……在某种意义上讲,即使是在“亚历山德拉”号上遇到克拉肯袭击的那次,也无法让她感到如此惊讶。

    地面打开了。尽管“打开”这个词明显不应该被用来修饰“地面”,但苏离忧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词来形容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了。当然,她曾经见过许多带有植物伪装的掩体,甚至有一些防空掩体的出入口能被掩盖得和地面完全融为一体,而死亡谷地下基地的巨大入口更是与四周地貌融合得天衣无缝。但现在,那片面积达数十亩的林间空地正在整个地朝两面无声无息地打开,仿佛是两块被拖走的地毯,一大片黑色正从“地毯”下露出来,仿佛能直接通往地球的核心。

    “这是……真不可思议……”苏离忧咽下了一口口水,现在就算是最简单的吞咽动作对她而言都颇为费力。她隐约听到身边有人在小声咕哝着“赞美安拉”,还有几个人在胸口胡乱画着十字,低声念叨着什么。“这简直是撒旦的杰作,”那名报信的共和国卫队士官喃喃道,“我没法相信……”

    “我们最好相信这一点,诸位,”凯恩.沃尔什中尉低沉有力的声音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不过他脸上的表情中仍然不可避免地流露出了惊讶,“苏上校,我认为我们应该离开森林,毕竟他们现在并没有表现敌意,我们也应该尽量表现出善意。”

    苏离忧咬着自己的嘴唇,没有说什么。在空地的另一侧,一队穿着共和国卫队FAD-56战斗服的人已经从林木线后走了出来,罗翔就走在这支队伍的最前面,手里还拿着一面用白色绷带系在步枪通条上做成的白旗。苏离忧不屑地摇了摇头——她可不认为举白旗是一种有效的“表现善意”的方式,毕竟那些天外来客们很可能搞不清白旗的含义。

    “A连1排留下,其他人和我一起出去,”在片刻的考虑之后,苏离忧朝身边一干目瞪口呆的士兵们挥了挥手。幸运的是,这些人至少还记得要服从命令,“所有枪械关上保险、退掉枪膛里的子弹,弹夹统一交给士官。既然他们说要‘和平会面’,那么我不希望出现任何擦枪走火的事件。”

    “万一那些家伙先动手呢?”沃尔什中尉问了一句。

    “那我们就向安拉或是耶和华祈祷,希望别发生这种情况。”

    罗翔走在数百名“黎明之子”特遣队员们的最前面,他的GE-43大口径手枪现在呆在腰间的枪套里,枪膛里没有子弹。他身后的特遣队员们也都将取下弹鼓的突击步枪背在背后,像一群春游的小学生般排成了一个松散的、勉强能称为队列的形状,不过他们的表情看上去却像是正要向敌人的工事群冲锋一样。按照罗翔的想法,如果他手中的简易白旗无法清楚地传达他们的和平意图的话,那么这副非战斗姿态至少也能让那些外星人相信,他们并不是来投入战斗的。当然,出于谨慎起见,他让温暖带着她的山地突击步兵营在这块林间空地附近部署了阻击阵地,但他不大相信那几百人在出现“紧急状况”时能起什么作用——当他看到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之后。

    现在,这片林间空地中的一大半地面已经由蒿草与灌木的褐绿色变成了耀眼的银白色,或者说,正在逐渐变成银白色。罗翔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很像是他以前在海军的光明节庆祝活动上看到过的航空巡洋舰机库起降机升起时的情形,只不过这台巨型升降机完全可以并排容纳好几艘长达120多米的“青要”级航空巡洋舰。

    不过,那些外星人明显并没有很充分地使用这台巨型升降机的运载能力,站在这座银色的升降平台上来到地面的乘客甚至不比一台普通电梯所能装载的人更多:四个穿着淡银色制服、看上去活像是准备冲进火场的消防员的地球人站在最前面,后面是两个浑身包裹在那种材质奇特的防护服内的矮个子家伙,前面的四个地球人身边还站着一个披着淡白色带兜帽宽松长袍,活像是修道院里的僧侣的人,尽管他没有用兜帽遮住脸,但由于距离太远,罗翔也看不清那人的面容。

    “该死的,上来这么几个人,犯得着弄这么大动静吗?”跟在罗翔身后的“豺狼”咕哝道。

    “我想他们的基地肯定在这附近还有较小的隐蔽出入口,否则如果他们每个人上到地面都要花两分钟挪开整个林地上的草皮、再这样大张旗鼓地将升降平台升上来的话,我们在圣苏玛丽基地的侦察机早该发现这地方了,”罗翔头也不回地继续向空地中央前进着,在空地的南端,苏离忧带着的另一队人也已经陆续从树林中钻了出来。他们也带着随身武器,不过幸运的是,没有一个人的步枪准星是朝向那块升降平台的,“不过,如果他们从隐蔽出口里出来,很可能会被神经过度紧张的士兵误认为遭到伏击,这样大张旗鼓可以避免误会,而且也能让这次会面显得比较正式——假如他们有这个概念的话。”

    当两支相向而行的队伍到达银色升降平台的边缘时,双方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尽管那几个打算与他们“和平会面”的人就站在升降平台表面,但无论是“田横”营还是共和国卫队的士兵都对这种可怕的银色心有余悸,特别是那些目睹过那种带着这样的银色的诡异物质吞噬其他东西的可怕场景的人。“你们要求和平会面,我们现在已经到了,”罗翔将那根绑着白布的步枪通条举过了头顶。将军在上,我他妈的可是在创造历史啊!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希望能从脑袋里搜出一句足以与这个“历史性时刻”相称的话,但他的大脑却偏偏很不争气地在这时变成了一片空白,只剩下了一大堆漫无头绪的的思维残片,“我……呃……我们对你们没有敌意。”他只好这样说道。

    “我们对你们也没有敌意,”苏离忧的声音从升降平台的另一端传来。为了让对方相信这一点,她将自己的突击步枪从背上取了下来,像丢掉一团废纸一样随手丢进了一旁的草丛里,“既然你们要求和平会面,那我希望你们能通过某些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诚意。如果你们……”

    “送还你部下的那两位军官,没错吧?”令苏离忧略感诧异的是,回答她的居然是一个只有四英尺高的外星人,而且这家伙的新英语说得非常地道,甚至与电台播音员的水平相差无几,“很抱歉,那个女性现在还在观察期,我们只能把这位不请自来的先生送还给你们。”他用一只短小的上肢指了指那个披着长袍的“修道士”,那人朝苏离忧挥了挥手:“指挥官同志,我们总算见面了,不过这些混蛋怎么也在这里?”他指了指聚集在林间空地另一侧的共和国卫队士兵。

    “我们和共和国卫队达成了暂时停火协议,”苏离忧朝前走了几步。很显然,这个男人是李南柯,谢天谢地,这个贸然跳上喷气式飞机的家伙竟然没有摔死或是窒息,而是活着落到了这些神秘的外星人手里,这本身就是个奇迹了,“姬紫宸呢?她现在在哪里?”

    “她现在还躺在医疗室的治疗舱里,就像一条塞在罐子里的腌鲱鱼一样,不过至少目前她还死不了,”李南柯朝那群共和国卫队士兵的方向不安地看了一眼,接着就朝“田横”营士兵们快步走去。从他走路的姿态来看,他应该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当然,也有可能是那些外星人已经将他受的伤治好了——就像萨拉托加战役的最后一个夜晚发生的那样,“根据我的‘天国’朋友们的说法,她的体质似乎……对那些失控的纳米医疗机器人相当过敏,幸运的是,她……嗯……我该怎么说呢?”

    当李南柯离开闪烁着银色光泽的升降平台时,一些站在最前面的“田横”营士兵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不过苏离忧却迎了上去,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将军在上!你到底是怎么从撒旦的家门口逃回来的?还有,你刚才说姬紫宸怎么了?医疗机器人是什么玩意?怎么会让人过敏?”

    “我没有踏上征途主要是靠运气,至少我想是这样。那架喷气机飞得不是很快,我一直抓着它的进气口边缘,被它带进了地下基地的升降机井里。然后我设法溜进了基地的中央通讯室,在他们逮住我之前利用里面的大功率无线电广播了基地的坐标,”李南柯耸了耸肩,语气平常得仿佛在谈论今天的晚餐,“至于姬紫宸现在到底怎样了,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们没有对我解释清楚这些,我想……”

    “她在乔-瑟姆镇受到了失控的医疗机器人的感染,如果不是卡霍鲁兹教友及时把她带回来接受抑制治疗,那些医疗机器人很可能已经把她的脊髓掏空了,”这一次,回答她的是刚才那个与苏离忧对话的外星人。他现在站在其他几人的前面,看起来似乎是这个微型代表团的头领,“感谢善神,她现在情况很好,最多再过50个小时就能痊愈了。”

    苏离忧不可置信地摩擦着自己的手掌,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盯着这个外星人:“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我无法相信这些——假如那些银灰色的鬼东西确实是你们所谓的‘医疗机器人’的话。我们有五十多人进入过乔-瑟姆镇,亲眼见到那玩意的也有好几个人,如果它真的有那么危险,那我们中的许多人现在早该死了。”

    “以吾神的名义,请您冷静点,我必须……花点时间来解释这件事,”这个回答虽然不能让苏离忧满意,但至少还算是可以接受的,“我很清楚你们这次来到这里的目的——调查突然爆发的乔-瑟姆出血热和美洲东部地区出现的大量野生动物反常举动的原因。以吾神之名发誓,其实这只是一起不幸的事故,对,医疗事故。”

    “医疗事故?让两千多人丧命只能算是一次‘医疗事故’?”苏离忧摇了摇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正因为你们接触到的是程序故障的医疗机器人而非细菌或是病毒,所以大多数人才没有被感染。这些微型医疗机器人应该是在我们对密歇根地区的部落民提供医疗救助时不慎遗失的的,它们的程序在这之后出了问题,会将大多数无机物认定为‘异物’而拆解转化成同类的机器人,并随着空气与饮水四处扩散,”噢,是了!苏离忧突然想起了犹太教堂阁楼上的那摊银色粉尘,这玩意迅速吞噬了一大块橡胶靴底,但却几乎没对木质楼板造成什么危害,那正是因为木板是纤维素构成的有机物质,“它们在侵入动物体内后,会自行进行‘诊断’和‘治疗’,带有某些特定基因的人会被视为‘受感染’而遭到可能是致命的伤害,这种症状就是你们说的‘乔-瑟姆出血热’。”

    “发现情况恶化后,‘天国’方面命令我们清除这些失控的医疗机器人,以免它们进一步失控而造成更大危害,”另一个地球人接着说道,“但它们的扩散范围比我们预料中的大得多,我们不得不放弃了一部分保密措施,这也是……”

    “这也是你们罪恶行踪暴露的原因!”一支GE-34大口径手枪突然抵在了那人的后脑勺上,温暖缺乏色素的苍白面容上露出了介于厌恶与仇视之间的表情,“我不会允许你们继续危害人类文明的伟大复兴!”

    “温暖!你干什么?”这是罗翔的声音。不过,还没等他做出进一步制止的行动,背后就传来了突击步枪子弹上膛的“哗啦”声,“这是一次和平的会面,我不允许你这么干!”

    在他的身边,数十名隶属于上地突击营的共和国卫队士兵纷纷将突击步枪重新装上了弹鼓,将枪口对准了周围那些目瞪口呆的战友们。其中几个人跟在温暖身后冲上了升降平台,迅速制服了那几名“谈判代表”。“很抱歉,指挥官同志,”温暖用相当遗憾的口气说道,“我认为,现在应该由我接管特遣队的指挥权。”

    </p>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