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三卷 北美之火:第二十五章 临时同盟(6)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公元2172年4月3日,美洲东海岸时间凌晨5时15分,密歇根北半岛,乔-瑟姆镇西北58千米处。

    尽管太阳还没有从东方林海的尽头升起来,但在透过层层树荫的缝隙所露出的天空中,那层淡淡的白色正在不断变浓。在森林上空肆虐了一整夜的西北风似乎也已经感到了疲倦,在这将明未明的当儿渐渐停歇了下来,凌晨时分特有的寂静充斥着这片亚寒带针叶林的每个角落。

    一只北美花栗鼠从它藏身的树洞中小心翼翼地探出了脑袋,黑珍珠般的大眼睛和带着巧克力色条纹的尖耳朵谨慎地捕捉着林间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现在四周没有任何动静,在这个时候,那些夜行掠食动物早已填饱了肚子、回到了自己的巢穴中,而在昼间活动的杀手们还没有醒来,由于太阳还没有出来,蛇和蜥蜴等冷血动物也处于无法行动的状态——这是森林中最安全的时刻。

    花栗鼠用它黑豆似的鼻子嗅了嗅前方吹来的微风,旋即警觉地用双腿在松树树枝上站立了起来——在这阵晨风中,它闻到了一股可怕的、属于一种最危险的动物的气味。尽管它从出生到现在只活了六个月,但它的经验告诉它:伴随着这种动物的气味而来的往往是可怕的巨响、炽热的火焰、漫天横飞的金属弹丸,有些时候则是致命的机关和无法摆脱的陷阱。它那松果大小的颅骨内的几十毫升脑容量无法让它判断出这一次可能发生些什么,但却足以让它做出判断:现在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一阵脚步落在森林地面的腐殖质上所发出的低沉“沙沙”声从不远处传来,并朝着这里渐渐逼近,花栗鼠立即转身逃回了它的树洞内,战战兢兢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片刻之后,几个用两腿行走的影子出现在了影影幢幢的林木之间,这些人排成一列拉得很开的纵队,人与人之间隔着一段适宜的距离,可以保证每个人都在他身后的人的视野之内。花栗鼠惊恐地注意到,这些两足动物们都携带着那种可怕的,能够制造出可怕的巨响、火焰和死亡的金属管子,而这三样东西都是它不喜欢的。

    不过,这些人手中握着和背上背着的那些金属管子并没有发出巨响、也没有喷出炽热的火焰,这些人只是静静地朝前走着,像一群寻觅食物的鹿一样静悄悄地穿过了花栗鼠的视野,消失在了凌晨时分林间的雾霭中。没过多久,一支人数更多的队伍沿着刚才那队人走过的路径穿过了森林,他们同样也一言不发,只是警惕地盯着周围,这一点让他们看上去更像是一群迁徙的鹿群,而不是一帮危险的武装分子。

    当最后一个人消失在森林的另一端后,花栗鼠挠了挠自己的胡须,重又从它的小窝里钻了出来。它当然不知道这些在凌晨穿过森林的人是什么身份,它也没兴趣知道他们打算干什么。它只知道,这些人去的方向是北方,而那里只有一大片林间空地,那片森林大火造成的空地上并没有它感兴趣的坚果和种子。花栗鼠抽动着鼻子,确定附近仍是安全的,接着就从树枝上跳走了,凌晨的安全时间非常短暂,它必须抓紧这段宝贵的时间。

    ——正如那些正匆匆赶往林间空地的人一样。

    “苏离忧上校,如果你们的这份地图可靠的话,目标区域应该在正北方一公里外,”凯恩.沃尔什中尉折起了手中的地图,将它放回了FAD-56战斗服的腰间携行袋里,“北纬45度11分09,西经88度2分09,”他像巫师念诵咒语般低声念出了这个经纬度坐标,“将军在上,也许那里真的有些东西。”

    “沃尔什同志,您刚才不是还说那里很可能什么都没有吗?”走在他身后的苏离忧用半是嘲弄半是疑问的语气道。尽管凯恩.沃尔什有个“美国化”的名字,但这个满头褐发的左撇子军官却是一名标准的共和国卫队指挥官,在自愿参加“黎明之子”特遣队并前往托拉博拉受训之前,他甚至从没想到过要来美洲,为了“方便交流”,暂时结盟的双方都派出了一名军官到对方的队伍中,这并没有让苏离忧太过头疼——她正好借机丢掉了安娜.马卡洛娃这个军衔足够高却一点忙都帮不上的累赘,“为什么现在您确定那里有些东西?”

    沃尔什舔了舔他有些干裂的嘴唇:“感觉,你们进入乔-瑟姆镇或是其它可能有外星人出没的地区时,肯定也有这样的感觉,”他跨过了一根倒在地上、已经朽烂了一半的红松树干,“我想您现在应该能感觉得到,上校。”

    感觉?是的,确实有某些感觉正在滋生。或者说,这些感觉正在像从古代下水道缝隙中渗出的辐射污水一样渗入每个人的潜意识中。苏离忧下意识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她能感到那种恐惧感和不适感,似乎有个声音正在她的潜意识中不断试图告诉她:继续向北前进是不对的,她应该带着她手下的这两百名“田横”营士兵掉头离开,否则……否则什么?苏离忧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她越往北走,这种该死的感觉就越强烈,就像一个清晨刚醒来的人所感到的残余睡意一样挥之不去。

    很明显,其他人也都感受到了这一点,不过暂时还没人停下脚步——当然,这只是因为他们的指挥官还在队伍中前行而已。没有人能抗拒这种如同毒菌般在潜意识中滋生的恐惧感,一些人戴上了防毒面具,似乎这样就能将恐惧阻隔在外,另一些人开始拼命咀嚼起古柯叶或是风引草,他们脸上表情的变化说明这种措施起了一点作用,但恐惧明显还存留在他们的脑海中。

    “这里……是了,就是这个玩意!”就在所有人都在与这莫名其妙的恐惧与疑惑感抗争是,凯恩.沃尔什中尉突然离开了队列,用刺刀戳进了一堆枯黄的松针中。这些松针应该是近几个月内掉落下来的,它们甚至还没有完全褪去残存的墨绿色。沃尔什用挖掘土壤下的诡雷的方法用刀背一层层拨开了松针,最后撬出了一根大头针状的棍子。

    这根棍子不足半尺长,在凌晨森林中昏暗的光线下,苏离忧没法看清它是什么制成的。不过她认为那也许是塑料制品——至少这玩意表面没有金属特有的光泽。棍子的一端是一个圆球形的淡红色东西,看上去就像是镶在权杖顶端的宝石,不过它的色泽相当黯淡,看起来更像是用油漆涂上去的。

    “将军在上,这他妈的的什么鬼东西?”苏离忧好奇地看着这根怪异的“权杖”,不知怎么回事,她就是不想去碰这玩意,仿佛上面涂满了炭疽芽孢杆菌一样,“你怎么会知道它在……”

    “这是我们不久前的一个偶然发现,苏上校,”沃尔什中尉从地上捡来了一块大石头,然后将这根“权杖”放在上面,像铁匠打铁似的用AG-50突击步枪的橡木枪托狠狠地砸了下去。“权杖”圆球形的一端就像一只坚果般应声粉碎,淡红色的碎片散落了一地,“我们管这个叫‘撒旦信标’。在刚到达这该死的地方时,特遣队曾经派出了许多侦察分队,但他们无一例外地都在随机侦察中一无所获——直到罗翔将军仔细研究了他们的侦查区域后,才发现他们几乎从来不会进入某些地方,而这无法被解释为巧合。”他用力将被砸掉一端的“权杖”在石头上猛敲了几下,然后远远抛了出去。苏离忧突然发现,围绕着他们的怪异恐惧感似乎也同时烟消云散了,“在对那些区域的侦查中,我们的人普遍感受到了恐惧、厌恶或是其他的负面情绪,直到我们发现了这种玩意——”

    “那些外星人的某种制品。”苏离忧拈起了一块碎片,拿到眼前端详了片刻,“非常实用的小玩意。”

    沃尔什点了点头:“是的,这是唯一的解释。即使是革命前的21世纪中叶,人类的科技水平也无法制造出这样的玩意。这东西似乎能在很远的距离上直接对人或是动物的大脑造成影响,通过心理压力和暗示朝他们下逐客令,以免他们靠近某些区域。不过,既然这里有这种鬼东西,那我们的朋友们也不会太远了。”

    是啊,不会太远,没人会在空地上放一扇防盗门。苏离忧将那块碎片随手丢到了一旁:“加速前进!我们得在8点之前赶到目的地,但愿我们的……同志们也能及时赶到。”

    没有了这种诡异的“权杖”产生的莫名心理压力,“田横”营的士兵们又恢复了他们精神饱满的正常状态,前进的速度也变得快了许多。尽管这一带的森林里满是由于冻土层南下而倾颓的树木残骸,但这支队伍仍然只用了在平原地区穿过这么长距离所需的时间,就赶到了那个在神秘无线电信号中被反复提到的地方——这是一处很常见的林间空地,应该是由某次林火所造成的,方圆几十亩的地面上没有一棵高度超过一支步枪的树木,覆盖地面的蒿草中隐没着一段段死尸般扭曲的焦黑树干。在美洲北纬35度以北的地方,人们可以毫不费力地找到数以万计的类似地方,这里毫不起眼——不过话说回来,毫不起眼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正如最好的间谍应该是最其貌不扬的人一样。

    “苏上校,罗翔将军已经亲自带队到达这里了。”当“田横”营的士兵们走到足以看见那片林间空地的地方时,一名共和国卫队士官突然从他藏身的灌木丛里冒了出来。这个家伙藏得很不赖,以至于几名反应过度的“田横”营士兵险些将一梭子7.75口径步枪弹打进他的脑袋,不过也因为他足够聪明,在出现的同时就将自己带着“RG”字样的袖章的手臂举了起来,因此逃过了变成筛子的下场。

    “共和国卫队已经按计划包围了这片空地吗?所有林间小径都找出来了吗?我希望他没有忘记布置反步兵雷和阻击阵地,”苏离忧脸上没有一点惊愕的表情,“他在附近的森林里安插了多少潜伏哨?我可不希望……”

    “我们的指挥官同志不认为这是一个用来诱捕我们的陷阱,”那名士官指着不远处的空地说道,“我们刚收到了第二条讯息——这次是用共和国卫队的通用频段发来的。那些……该死的,我不清楚该怎么说,反正‘他们’要求我们不要使用暴力,因为‘他们’希望进行一次和平的会面。”

    “我们没有收到这条消息,不过我想这大概是无线电出了问题吧,”苏离忧自言自语般地低声道,“和平会面?我想你们不至于完全相信这……”

    士官摇了摇头:“当然不,我们的指挥官同志出于谨慎,已经命令温暖少校带着她的突击步兵营的三个连在附近布置了防御阵地以防万一。我相信,如果发生任何……可能的冲突的话,通用机枪、75毫米无后座力炮和RT-80火箭筒的火力应该足够解决掉三五个从地下钻出来的外星人。”

    “万一他们不止三五个呢?”苏离忧喃喃道,“也许我们还对付不了三五个。”不知怎的,她又想起了自己在死亡谷中的经历——她比共和国卫队中的每个人都清楚、当然也比那个有遗传白化病的少校更清楚,数量优势在某些情况下是具有致命的欺骗性的。每次回忆起那区区十几架无人攻击机横扫了共和国卫队整整一个团的地面部队、然后又全歼了仓促赶来截击的整个战斗轰炸机中队,她都会不由自主地打起哆嗦——该死的,那还只是21世纪中叶的人类科技产物,谁知道……

    “指挥官同志,快看!空地上!”士兵们的喊声很“及时”地让她脱离了那段不怎么愉快的回忆,“出来了!他们出来了!”

    </p>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