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三卷 北美之火:第二十五章 临时同盟(5)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李南柯像一只落水的蚂蚁一样拼命在空气中扭动着四肢,穿过迎面而来的强风疾速向下滑去。他的手掌紧紧地贴在紧急通风管的侧壁上,绝望地试图抓住任何可能抓住的东西。但是,这条通道中压根就没有任何可供抓握的位置,甚至连能够塞进指甲盖的缝隙都没有,不出片刻功夫,他的手掌就已经在摩擦力作用下感到了难忍的炽热,就像两根在红磷擦皮上被划燃的火柴一样。

    我真是他妈的蠢!蠢透了!当手掌传来的炽热变成滚烫的刺痛后,李南柯不得不将已经被严重擦伤的手掌从侧壁上放了开来。同样的炽热感也从他与通道底部接触的腹部传来,不过由于那层宽松的长袍的阻隔,它显得还算可以忍受。天哪,我今天一定是脑子烧坏了,才做出这么多操蛋的蠢事来——先是跳上那该死的飞行器、然后又打算在这个超级蚁穴里搞小动作而不被发现!李南柯,你以为你是谁?蝙蝠侠还是服部半藏?噢,不,就算是那两个家伙恐怕也不敢这么干!

    在重力加速度的影响下,李南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滑行速度正变得越来越快,肚子在与通风管的摩擦中越来越热,活像是刚刚吞下了半磅烧红的火炭。也许那些天杀的根本就是在耍我!在他乱麻般混乱的思绪中,一个令人沮丧的念头开始变得清晰起来,那些混球很可能一直在耍我!他们故意用姬紫宸当诱饵,就像用红虫诱骗鲫鱼上钩一样把我骗到这鬼地方,然后故意给我机会,让我像一只钻进迷宫的小白鼠一样四处碰壁,撞得头破血流,他们则坐在监视器屏幕前像看滑稽剧一样捧腹大笑!该死的,也许这就是那些狗娘养的的娱乐活动,也许……

    “砰!”一声从下巴上传来的闷响将他的胡思乱想干净利落地从大脑中扫地出门了,紧随其后的则是一阵被铁锤击中般的钝痛。他终于滑到了这条紧急通风管的底端,并且结结实实地撞上了……该死的,撞上了什么?

    李南柯忐忑不安地用舌头顶了顶疼痛不堪的下巴,还好,他那引以为豪的满嘴白牙并没有被刚才的这一下给全部报销,只有一颗臼齿和一颗门牙给撞得有些松动,但其它牙齿都还在牙床上坚守岗位。他撑着地面爬起身来,用力动了动自己的下巴和脖子——令他惊讶的是,尽管挨了重重的一下,但这两个关键部位居然没有折断或脱臼。

    四周是一片墨汁般的漆黑,他的应急照明灯早就不知滚到哪里去了。李南柯用力踩了踩脚下,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块类似格栅钢板的东西上面。很显然,这里应该就是通往人员住宿区的与中央通讯室的紧急通风管道的交汇处了。强风从他的背后吹来,风力之强,就像是一群壮汉正在他的背后用力推搡着他,不过至少这里是安全的——无论他们用的是风扇还是别的什么东西进行空气循环,那玩意都应该位于主通风管内,他不必担心像一块被塞进绞肉机的猪肉一样被绞成碎末。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找出通往中央通讯室的紧急通风管,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滑下去。

    但是,在一阵毫无头绪、宛如大海捞针般的盲目摸索之后,李南柯沮丧地发现,找到离开这里的道路可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容易——不,严格来说,“找到”这条路并不难,因为根据他对看到的那三维幅结构图的回忆,通向中央通讯室的道路就在他脚下的隔栅板下方。但问题是,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打开这层隔栅板。在摸索中,他幸运地找到了落下来的应急灯,并且成功地找到了被震出来的电池、打开了这支奇迹般幸存的小型电筒,但他很快发现,即使能够看清楚四周,也对他逃离这里的企图没有丝毫帮助。

    没有开关、也没有触摸屏或是任何类似的可以用来打开脚下的隔栅板的东西。在这个逼狭的空间里,只有强劲的气流在不断流动。当然,这并不太出人意料,毕竟这扇隔栅板的作用仅仅是阻拦可能落入管道内的杂物,设计者根本想不到会有人掉到这下面来。

    绝望情绪迅速从他心底的角落中涌出,如同爆发的山洪般卷走了他剩下的逻辑思维能力。李南柯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多功能刺刀,将刀尖插进格栅板的格子中使劲地左右摇晃,试图撬开这层碍事的格栅板。当然,这些就连他自己都不抱希望的努力是完全徒劳的,随着“咯嘣”一声脆响,刺刀从刀刃前四分之一处断了开来,整个刀尖像21世纪的北约太空军从太空轨道上发射的“审判之杖”般径直落进了格栅板下方的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该死的,要是我也他妈的苗条到能从这缝隙里钻下去就好了,”李南柯无奈地将断开的刺刀收回刀鞘里,下意识似地喃喃自语道,“这该死的格栅,就算是那些该死的蛇都他妈的没法钻进去。”

    蛇?对了!蛇!李南柯突然恍然大悟地朝自己的脑门拍了一掌:这扇栅栏很可能并不是固定式的,或许它也可以像住宿区环形走廊中的大门一样打开,只不过由于并非设计为人员开启,所以没有供人员操作的终端机或触摸屏,但这些维护机器人……这些蛇形维护机器人也许能让它开启。

    该死的,那玩意现在在哪里呢?李南柯将应急照明灯转向了通往住宿区走廊的通风管道,淡黄色的光柱在充满细小尘埃的空气中摇晃了一阵,最后定格在了一个长如手臂般的白色影子上——那条蛇形机器人正沿着他刚才一路滑下来的轨迹向下爬行,大得不协调的“眼睛”下不断像蛇吐信子般伸出一根探针状的银色物体,似乎是在尝试着他留下的味道。

    李南柯背对着主通风管,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暂时压下了心中升腾起的喜悦。他将应急灯平放在地上,让光线从另一侧墙壁上反射回来,接着就像一只接近猎物的猫一样尽量安静地爬到了一个既能看到通风管最后一段中的情况、又可以避开那条维护机器人的视野——至少他认为能够避开——的角落里,耐心地等待着这个猎物的接近。

    维护机器人缓慢地转动着它的脑袋,就像一条真的蛇一样抬起半截身躯,静静地打量着四周。有那么一刻,李南柯以为它不会下来了,但仅仅几秒种后,它就开始呈“S”型向下游动,最后爬到了离李南柯的头顶不到一米的地方。

    在确信自己只要伸手就可以抓住这个狡猾的小家伙后,李南柯以最快的速度跳了起来,在维护机器人发现他之前一把抓住了它银色的细长躯体。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家伙不知用了什么装置,居然像一块强力电磁铁一样牢牢地吸附在通风管壁上,任他怎么用劲,就是扯不下来。更糟的是,蛇形机器人开始在李南柯手中拼命扭动起来,而它的力量可比绝大多数真正的蛇要大得多了——这就像徒手和一条森蚺较劲,或许对付森蚺都比对付这家伙要轻松些。

    “呀——哈!”李南柯双手死死掐住机器人鳗鱼般滑溜的外壳,摆出了过去在学校中做引体向上的动作奋力朝上一跃,将全身的重量都吊在了这玩意上。随着一声活像是吸盘被扯离物体表面的“啪嗒——”声,蛇形维护机器人终于不堪重负,从通风管壁上栽了下来,与李南柯一起落向了下面的格栅板。

    在蛇形机器人接触到格栅板的一瞬间,黑色的格栅板就像被阿里巴巴喊了“芝麻开门”的山洞大门般悄无声息地打开了。李南柯和这条倒霉的维护机器人一道滑进了下面的通风管——这一次,他不需要再小心翼翼地摆出那种别扭的姿势朝下挪动了。因为他很清楚这条通风管将把他带到哪里,先前脑海中那些混乱的疑虑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态,以保证待会能够双脚着地,接着就将那条仍在他手中不断扭动挣扎的蛇形维护机器人用力朝通风管下方抛了出去。

    通往中央通讯室的应急通风管口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一张写满了惊愕与茫然的脸出现在了通风口的那一边。在滑出通风口的一瞬间,李南柯注意到那人的瞳孔突然放大了,这个中年男人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似乎想要高声呼喊,但这也是他来得及做出的最后一个动作了。

    在一声肉体撞击时特有的钝响之后,那个男人像一个被砍倒的稻草人一样翻倒在了地上。他手中拿着的一件粗短的柱状物其中一个现在正躺在他面前五尺外口吐白沫、像一头口蹄疫发作的猪般哼哼,另外两位则呆在离通风口足有十多米远的一台大型仪器前,其中一个是穿着白袍的白人男性,另一个家伙则个头矮小、有着类似树懒与兔子杂交产物般的毛茸茸的脑袋,看上去活像个得了白化症的丛林妖精。不消说,这应该就是那些工作人员所说的“天国教友”了。见到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个人,这两人都大吃了一惊,那个白人的嘴张大到了极限,似乎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而另一个家伙则从座椅上蹦了起来,用他短小的上肢从墙上的一个橱窗里拿出了什么东西。

    尽管只隔着十来米的距离,但李南柯还是没法看清那个长着四条腿的矮个子手里拿着的玩意到底是什么。但是,当他看到对方朝他举起手中的东西时,一切就立即变得明了起来:李南柯几乎是凭着直觉迅速侧身滚到了一台机器后面,与此同时,两枚几乎透明的菱形飞镖在清脆的“叮当”声中从那台被他当作掩体的机器上弹到了雪白的地板上。

    个头矮小的外星人收起了压缩空气飞镖发射器,开始往里面装填另两发飞镖,准备再次射击这个不速之客。

    但李南柯不会给他下一次机会了。

    当靴尖踢中骨骼发出的碎裂脆响从脚底传来时,李南柯意识到,这些自称来自“天国”的矮子们的身体要远比他想象的更为脆弱,以至于他甚至用不着再补上一脚。李南柯随手拿起了掉在地上的飞镖发射器,扣动扳机,将两发刚装填好的麻醉飞镖打到了正在地上试图重新站起来的外星人的肚子上,结束了他的挣扎。

    “这位老兄,我是北美人民军的李南柯中士。如果我没弄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基地的中央通讯室吧?”现在,偌大的房间内只剩下了李南柯和那名目瞪口呆的工作人员仍然站着,而李南柯那只没了刀尖的刺刀已经抵在了对方的颈动脉上,“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借这里的器材做个广播,为了我们俩的安全着想,我希望您最好能配合。”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