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三卷 北美之火:第二十章 新奥尔巴尼(7)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地图上被标为D19的地区曾经是一大片位于奥尔巴尼市郊的巨大的厂房。这些与李南柯同龄的灰色水泥建筑质量相当不错,在上百年的风雨侵蚀后竟然还基本维持了原状,就像是一座座李南柯曾经在自由岛上看到的立方体纪念碑的放大版,矗立在一片狼藉的废墟之间,无言地诉说着不堪回首的过往。不过,厂房周边和里面的东西早已被新奥尔巴尼基地的居民们拆卸一空,只留下了一圈倾圮殆尽的水泥墙,活像是个被啃掉大半的甜甜圈。倒是椋鸟和山雀在屋檐下筑满了巢穴。

    “怪了,我们是不是……是不是走错了?”趴在一堵断壁后的李南柯慢慢放下了手中的双筒望远镜,“我认为这里似乎没有人。”

    “为什么?班长同志?因为你看不到吗?”不知是谁用嘲讽的口气问道。由于目睹了他们这位班长在之前几天中接二连三的出丑,班里的其他人对他的尊重和信任已经基本上荡然无存了。大多数人甚至认为,这个自称头一次离开阿巴拉契亚山区的亚裔小子完全是在拖其他人的后腿。

    “因为那些鸟,你们仔细看看,”他把望远镜递给了身边的哲学家,“这一带是废墟的郊区地带,很少有人来,按理说这里的鸟应该不太可能会不怕人。但你们看看那些在厂房外面搭窝的鸟,”他指着前方纪念碑似的混凝土结构厂房,在那些巨大建筑附近,数以百计的灰色和暗棕色小鸟正在悠闲地飞来飞去,或是四处啄食水泥地面裂缝中的草籽或是暴露的泥地里的蛴螬与蚯蚓,“看,这些鸟没有连一点异常都没有。如果不是这里压根就没来过人,那就是在这里的人已经一动不动潜伏了至少半天了。”

    哲学家点了点头,把望远镜递给了其他人。“我赌前一种可能性更大些,”在思索片刻之后,他低声说道,“我相信,C连的人不会从今天早上趴到现在还一动不动。我很了解他们,那些家伙简直比黄石的灰熊还没有耐性,除非有子弹擦着他们的头盔飞过去,否则他们中要是有一半的人能让屁股在一个地方坐上两小时不挪窝,我就服了他们了。”

    “但地图上标的没错,这一带就是D19区域,”老鼠重新展开了他们的地图,“我敢用我下面的那东西打赌,我刚才也绝对没有听错,卡德上尉就是让我们来这里偷袭C连的仓库。班长同志,要是那些家伙他妈的没有躲在这一带的话,我就让你把它割下来。”

    “你还是把你的那玩意留着自己用吧,我可用不着。除非你是一头公驯鹿的话,我也许会考虑考虑你的建议,”令李南柯有些欣慰的是,他不经意间说出的这个笑话居然引起了一阵低低的笑声,“这一带没人,至少他们不在地面上。”

    “是的,班长同志,你说对了,他们刚才确实不在地面上。”卡巴刀被刻意压低的浑重嗓音伴着一阵小型鸟类“扑通扑通”的扑翼声传来,“看那儿。”

    李南柯伸手接过了望远镜,对准了卡巴刀所指的方向——位于废旧厂房前方的一堆坍塌的围墙墙体。他几乎是立即发现了那个惊飞鸟群的家伙:一个戴着国民警卫军制式宽檐暗绿色头盔的脑袋正鬼鬼祟祟地从一个掀开的管道口里钻出来,像一只钻出洞穴的美洲土拨鼠一样谨慎地四下张望着。虽然在这个距离上,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冒失的家伙:这人确实是从一个窨井口里钻出来的,而且到目前为止,他仍然呆在原地,像一只呆头兔子般一动不动。令李南柯感兴趣的是,这家伙手里似乎正拿着一件方方正正的玩意,看上去像是矿石收音机——但他也很清楚,寻找和组装收音机、从制定波段收听任务广播是扮演“袭击者”角色的小分队的任务,负责守卫仓库的人是不会分发收音机的。更奇怪的是,他注意到这人手里的“收音机”似乎没有地线,而伸出的天线也委实太长了点。

    “这些该死的家伙果然在作弊,”兔崽小声咕哝道,“班长同志,看来是你多虑了。”

    “慢着,”李南柯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向其他人发出预定的取消行动的信号,“嗯,我的第六感似乎在提醒我,这看上去有些……不太对劲,”他低声说道,“我们应该等其他人到位之后再行动。还有,把你们的步枪换上实弹,懂吗?”

    “什么?换上实弹?”卡巴刀和兔崽一同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他们的班长。现在他们每人身上都只有两件武器:K89栓动步枪和刺刀,而步枪弹仓里只装填了五发没有弹头的步枪弹。为了安全起见,所有人自带的武器与弹药都在演习开始前被统一收走保管了,甚至连携带的手榴弹都换成了木质训练弹。当然,每人的子弹盒里倒是还有60发有弹头的实弹,以防万一,“为什么?在演习里无故装填实弹可是……”

    “违规行为,而且还是‘严重’级别的。”李南柯替他把下半截话说了出来,“我可没有忘掉这些,但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的话,我们中的某个人或几个人恐怕没法看到明天的太阳了。”但愿这感觉是对的。李南柯深吸了一口气,在心中默默念道。

    兔崽不满地哼了一声:“第六感?又是这种……”随着一束光线突然落在他的脸上,他的后半句话没有说出来,“是老鼠和哲学家,他们到了,快给他们信号。”

    李南柯点了点头,从腰间的子弹盒外的帆布腰包里掏出了一块碎玻璃,在迎着苍白的阳光试探性地摇晃了起来。用废墟中的玻璃碎片作为简易反光镜互相联络是一项简单实用的技术,几乎每个人都能轻松掌握,不过对于李南柯这样的从小在各种屏幕前长大的、缺乏手眼协调能力的21世纪“信息化一代”而言却有些困难。他很快就找了那束光线的来源——一座只剩下一面墙的房屋的窗口,离这里只有一百来米远,但他却始终没法准确地将阳光反射到那儿。投射在对面墙上的光斑就像是一片落进激流的树叶,随着他的每个动作飘忽不定地四处游移,但就是不按他的想法移动。

    耐心,再耐心一点,我不缺时间。李南柯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好让自己能够进一步集中精力。有那么一刻,那个小小的光斑就像是被打到洞口外的高尔夫球,眼看着就要落进对面的窗户了,但他酸疼的手臂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轻微抽搐了一下,光斑立即偏离了目标区域,落在了那个正在四处张望的家伙的头上。

    更糟糕的是,那人正好把脸转向了他这一侧。

    “噢,我操!”看到那人在短暂的一愣神之后迅速缩回了窨井口里,李南柯气得朝着地上唾了一口,“这家伙发现我们了!”

    “那就趁这家伙从别的出口离开下水道之前赶紧逮住他!”卡巴刀端着上了膛的步枪,“腾”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兔崽跟在他的后面。“嘿,那个作弊的混蛋,别溜!”他一边跑一边喊道,“有胆子作弊、没脸见人吗?给我滚出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大概连他自己都没能料到。他最后喊出的那句话居然真的起了作用,那个家伙果真又从窨井口里探出了身子。但还没等他作出下一个反应,一阵突如其来的刺痛就贯穿了他的喉咙。他能听到一声尖锐的哨音从他的颈椎骨上传来,随之产生的震动让他眼前的景物变得一团模糊。在颈动脉的鲜血呛进气管之前,他看到了那件致他于死地的东西——一支带有消音器的灰黑色手枪。

    “他不——咕——”卡巴刀这辈子最后的一句话被他自己动脉的血液生生噎住了。富含氧气的鲜红色血液灌入了他的喉管、填满了他的每一个肺泡,他的生命也随之而去,他像一大块被推倒的水泥块般,仰面重重地倒在了在这片了无生气的灰色土地上,溅起了一大片水泥与尘土的碎末。

    “该死!”李南柯下意识地端起步枪,还没瞄准就扣下了扳机。炽热的钢质锥形弹头打在了那人面前的灰色塑料窨井盖上,虽然没有命中对方,但也有效地起到了威吓的作用。这个装扮成国民警卫军人员的渗透者胡乱朝着前面开了两枪,接着就像一只受惊的鼹鼠一样缩回了下水道里。

    “将军在上!这是怎么了?”哲学家大喊着从他隐蔽的地方跳了出来,“这……”

    李南柯用力推开了塑料窨井盖。这种21世纪的灰色窨井盖虽然是塑料制品,但却有着相当高的密度,搬起来颇为费劲。“那个家伙不是C连的人!那是个进行渗透破坏活动的别动队员!就是他杀了卡巴刀,我朝他开枪,但没有打中他。”

    “哦,不!”哲学家端着枪凑到了窨井旁,“我们怎么办?下去逮住这家伙?”

    “用不着,看住这里就行!”李南柯喘着粗气,大声说道,“这家伙也许有自动武器,我们在下水道里和他交火是不明智的,也许他还有同伙!守住井口,奥尔巴尼的下水道在大战中几乎全部坍塌了,这家伙八成没法找到别的出口!”

    话音刚落,一阵混乱的惊叫声和步枪射击声就在他身后响了起来。“他在那里!”有人高声喊道。李南柯和其他几个人连忙回过头去,看到了那个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不足十米处的黑色洞口——很显然,这里也是下水道入口之一,但新奥尔巴尼的居民们在回收这一带的建筑废墟时将水泥碎块和其它建筑物残骸铺在了上面,因而一直没有被他们发现,但那个渗透者却注意到了。

    李南柯看到了其他人正在不断朝着被掀开的窨井口开火,直到将弹仓里的子弹打完为止,但他很清楚,这样做的意义不过是让那家伙不敢露头而已——他们的步枪里装的还都是没有弹头的训练弹,而不是实弹。

    该死的,要是我有颗真的手雷就好了。李南柯一边小心翼翼地接近那个窨井口,一边在心里抱怨着卡德上尉用木质训练手雷替换掉他们的木柄手榴弹的决定。安全,安全!这下好了,我们把一只老鼠堵在了洞里,却逮不住他!伸手摸了摸腰间挂着的那两枚由木柄和配重铅块组成的训练手雷,寻思着能不能用这个来把那个该死的家伙从下水道里吓出来。

    “砰——”一声重物落地发出的响动从他脚下传来,接着他听到了一阵混乱的脚步声和尖叫声。“小心脚下!”有人边跑边喊道,“手雷!”

    手雷?李南柯楞了片刻,接着就看到了落在他脚下的那个布满了预刻破片槽的金属椭球体。手雷!他一把抓起了这个玩意,冲过那些正匆忙卧倒的人,朝着几米外的窨井口冲去。

    在他的记忆中,之后的几秒钟、也许是十几秒钟,变成了一大堆令人惊恐不安、光怪陆离的记忆片段。他只能记得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肾上腺素导致的极度紧张与兴奋的混合感觉。他依稀记得手雷被自己丢进了那个黑洞洞的井口,并且落了下去。但它几乎是刚脱手就爆炸了,爆炸的热浪和冲击波击中了他。

    接下来,世界变成了一片充满“嗡嗡”的蜂鸣声的白色。

    </p>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