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三卷 北美之火:第十九章 黎明之子(2)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半小时后,未央宫,朝露殿。

    罗翔不动声色地揉了揉自己快要闭上的眼皮,用力将更多的充满风引草燃烧产生的清香的空气吸进自己的肺部,借以驱赶不断涌上的睡意。在朝露殿打瞌睡可不是什么礼貌得体的行为,更不用说现在这里坐着党的大多数军事领袖——包括最高统帅阿布.安德烈.雅鲁泽尔斯基大将和几乎所有的军兵种司令、各战区指挥官,以及半打共和国卫队的师长们,实际上,罗翔是这座大殿中军衔最低的人,没有之一。

    但是,现在罗翔一点也感受不到这种高层次会议应该有的庄严感——是的,朝露殿里现在充满了令人昏昏欲睡的压抑感,大多数与会者都在拼命用烟草、风引草和浓茶抗拒脑丘大量分泌的睡眠荷尔蒙。在刚进入这里时,罗翔曾经以为,自己被特别通知参加这次会议,不是被公开授勋就是要接受重要任务,孰料,在整整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他都只能耐着性子听着最高统帅的副官罗伯特.博特大校喋喋不休地向众人讲解北美地区目前的局势——当然,这倒不是他不关心北美的战况,而是因为这家伙讲的东西都是与会者早就听说过、甚至已经与其他人讨论过上百遍的,令人委实提不起精神来。

    将军在上!难道大将认为我们全都对北美的事情漠不关心,所以让我们到这儿来熟悉美洲的情况吗?或者他的副官把发言稿带错了?罗翔瞟了一眼正在用白开水般的刻板语调继续发言的博特大校——这个家伙的声音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足以将最为激动人心的檄文变成让人沉沉入梦的安眠曲。幸运的是,他似乎已经将发言稿念到了最后几页,“……总而言之,自从白令陆桥因为不明原因的核爆炸而被摧毁导致亚欧大陆与美洲大陆陆地交通断绝之后,我方的海运、空运能力已经无法维持在美洲地区驻军的战斗消耗,如果不能采取果断措施,美洲地区的易手指日可待……”

    “美洲大多数地方根本就没有‘易手’——我们他妈的从来就没有真正占领过那里,”坐在罗翔身边的社会革命军总参谋部后勤运输处长、罗翔在军事学院时的学长谭姆.乌杜邦夫少将忍不住小声嘀咕道,“即使白令陆桥还在,我们也只能控制那些重兵把守的主要基地,德克萨斯的沙漠和落基山的森林从来就不是我们的。”

    “……以上就是我的全部报告内容。下面由共和国最高统帅、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社会革命军总司令雅鲁泽尔斯基大将发言。”在五十米外的讲台上,博特大校终于说出了他每次报告中最中听的那句话,接着就退到了一边,抬手朝着走上讲台的那人敬礼:“人类文明复兴万岁!”

    “文明必将复兴。”老人回答的声音还算响亮,但其中的底气早就被无情的岁月带走了,听起来难免让人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空洞与无力感。就在衰老的最高统帅在副官搀扶下如同攀登高峰般吃力地登上十尺高的讲台时,巧妙地布置在讲台四周的灯光在同一时刻亮了起来,淡金色的光芒从四面八方将整座讲台、以及讲台后的巨幅壁画都照亮了,仿佛这些光芒是由它们自身发散出来的。罗翔知道,朝露殿墙壁上的这幅壁画平时都被隐藏在厚重的帷幕后面,只有在重要时刻,一般是领袖人物在这里发布重要讲话时才会被允许“露面”。在壁画的画面上,一轮血红色的残阳正在沉入了无生气的暗褐色地面,画面的顶端写着五个汉字“残阳落神州”——据说,这幅画是伟大的将军生前的遗物之一,在大战结束后,它就被移入未央宫,整个镶嵌在了朝露殿的墙壁上。

    “诸位同志,我相信刚才博特大校已经将美洲目前的情况讲解得很清楚了——叛乱分子已经占领了北美大部分地区,我们在北美的驻军被分割成了两个无法相互支援的集团,并被压缩到了新英格兰和育空地区,”雅鲁泽尔斯基大将的声音早已不像过去一样有力,罗翔觉得,他现在正极力让自己的语音不发生颤抖——当然,这都“得益”于这个时代的人的衰老速度,今年刚满六十岁的最高统帅看上去比战前那些耄耋之年的老人还要衰老,他的面容就像是被曝晒了几天的水果的表面,皱纹多得几乎把五官都淹没了。不过,外表的衰老并不能带着这位军事领袖特有的气质,特别是当他站在这里时,“为了应对我们在北美遭遇的威胁,我认为,社会革命军有必要进行一次果断的行动!”

    欢呼声顿时充满了每一立方厘米的室内空间——当然,这多半是那些军、师级指挥官们发出的。罗翔敏锐地注意到,那些参谋部的人员几乎都是一脸的惊愕,而少数几个穿着共和国卫队军装的人,他们根本无法想象,有什么威胁会大到让叛乱分子都显得“不值一提”,只有罗翔和少数几个曾经与“奋进社”有牵连的人隐隐猜测到了一些端倪。

    “我清楚诸位的疑虑,”罗翔注意到,大将如同被风干的皮革般的面容上似乎露出了一丝笑意——至少他认为,那应该是混合着满意和自信的笑意。他用力清了清嗓子,不过这一举动丝毫不能让他那破布擦水泥板似的粗糙干涩的声音有些许改观,“确实,那些与人类文明复兴大业为敌的穷凶极恶的叛乱分子们确实相当危险,但我们并不惧怕他们——这并不只是因为我们对他们拥有兵力上的优势,也不只是因为我们拥有航空巡洋舰、主战坦克和弹道导弹——而是因为我们了解他们,正如他们了解我们一样。正是基于了解,所以我们能够预测他们的行为方式——但是,这次的敌人不一样,我们对他们极度缺乏了解,因而也无法预测他们的任何行为,这使得他们的危险性变得无可估量。”

    “‘他们’到底是什么?大将?”终于有人忍不住发问道。

    “这正是我们想要知道的问题,同志,”回答他的是一个身材矮小、满脸杂草般络腮胡子的黄种男人,这人穿着一套共和国卫队的将军服,肩章上的两颗将星表明他至少是共和国卫队师长一级的人物,不过罗翔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见鬼,这家伙肯定不是某个师长,我认识每一个共和国卫队师长的相貌,“事实上,我们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们和我们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他从座位上起来,朝着雅鲁泽尔斯基大将抬手敬了个礼,“大将,如果您允许的话,现在我要向在座各位作一次报告——关于我们所遇到的新威胁的报告。”

    在漆黑的夜幕下,哈德孙河就像是一条由墨玉铺筑的大道,从西北方向的天际一直延伸到不远处的海湾。轻巧而紧凑的划艇排成一字纵队,如同水下轻灵的游鱼般静悄悄地滑过“墨玉”的表面,只有船桨入水时的声音非常有节奏地不断响起。

    “噢,看在将军的份上,别那么用力行不行?”在位于纵队末尾的划艇上,安娜一边用力划水,一边低声抱怨道,“看看,我们又要偏离航向了,照这样划下去,我们就算到明早日出的时侯也没法划到对岸。”

    李岚珂摇了摇头,给了她一个无奈的笑容——直到现在,他才知道了划船可不仅仅是力气活,而在哈德孙河这样的大河上划船更是如此,当划艇两侧用力不均时,这艘小艇就会转向一边,而流动迅速的河水又使得他们必须沿着一条巧妙的抛物线前进,才能不至于在渡河时被带到下游位置。大多数游骑兵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工作,他们能通过有条不紊的配合让划艇的航线保持正确,仿佛他们是在一池静水中划船,而这艘划艇上却有李岚珂和安娜这两个不谙此道的生手,两人糟糕的配合让划艇在水中不断划着“S”字型,活像是一艘正在沙地上爬行的响尾蛇,而他们在纵队中的位置也顺理成章地从第一掉到了最后。

    “两位同志,你们要是真的不懂怎么划船,那最好还是乖乖坐好别动,不要再帮倒忙了。就算只有我们两个人划,也要比这样兜圈子来得快些,”一名正在划桨的游骑兵用有些恼怒的口气说道,“我可不想让你们而把船给划到曼哈顿去。”

    “好吧,专家先生,我听你的就是。”安娜酸溜溜地说了一句,接着就自顾自地放下船桨,从衣兜里掏出了海松木烟斗。接着,她把一纸包的风引草丝塞进了烟斗里,在船舷上划着了一根火柴,打算让自己好好放松一下。

    火柴立即被人吹灭了。

    “你是白痴吗?在曼哈顿沿岸的废墟里,那些该死的观察哨比他妈的耗子还要多!”那名游骑兵一把夺过了安娜的火柴盒,在她来得及做出行动之前用力将整盒火柴远远地丢进了漆黑的河面,“在这里严禁使用明火和照明工具,否则……”

    “等等!那是什么?”那个端着一支AG-45突击步枪在船头负责警戒的伤号突然惊呼了一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游骑兵被硝烟熏得黢黑的面庞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就在河面上他刚才将火柴盒扔下水的位置,一团淡金色的荧光突然一闪而过,这团荧光的大小与火柴盒相差无几,像是划过黑暗天际的彗星般在黑色的河面上迅速划出一道淡淡的光痕,接着又突然消失了。

    “你的火柴盒里装了什么?”游骑兵转身问道,“荧光染料吗?”

    “我的火柴盒里除了火柴还会装什么?你以为我会吃饱了撑的,往里面装荧光颜料玩?”安娜的脸上也满是困惑的表情,“难道是……”

    惊慌的呼喊声突然在划艇纵队的前方传来,没一会儿,这些划艇上的游骑兵们就惊讶地看到,他们的艇身周围的水面突然泛起了柔和的金色光芒,就像是水下有人打开了电灯。一些人高喊着“敌袭!”慌乱地端起栓动步枪、半自动步枪和左轮手枪,发疯般地朝着水下开火,但他们发射出的子弹除了激起一片片银白色的水柱之外,没能击中除了河水之外的任何东西,另一些人则紧张地朝四周瞭望,试图找出光亮的来源,但却一无所获——这些照亮他们的划艇的轮廓的光源似乎就是从他们下方直接发出来的。

    “糟了!这是萤光原虫群!”在片刻的回忆之后,安娜脱口喊道,“是萤光原虫群而已!大家不要怕,它们没有危险性!”不过,她的这些话似乎连一点作用都没有产生,大部分游骑兵们仍然手忙脚乱地“应对”着眼前的威胁——虽然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都听说过海洋中奇异的的“光之海”现象以及造成这一现象的萤光原虫群,但“听说过”与“见过”的差异还是很大的,更何况喜欢高盐度环境的萤光原虫大多数时间都生活在深海区域,极少进入淡水水体,若不是安娜曾经在与姬紫宸、苏离忧一起搭乘“亚历山德拉”号前往美洲时在阿留申遭遇过类似的现象,她也不太可能辨认这到种现象。

    “快!往回划!”安娜用命令的口气说道,“不想变成鱼饵的话,就赶紧回到秋分半岛上去。”

    两名划桨的游骑兵立即执行了她的“命令”,开始拼命地往回划动船桨——萤光原虫本身并没有任何危险性,这种微小的浮游动物原先是一种小型轮虫,在大战前被基因工程改造后拥有了发光能力和极强生命力的,只要有阳光、水和少量矿物质,它们就能生存得很好。萤光原虫原本是被作为生物灯光而培育的,但却在大战中流散到了自然界内,它们会大量群聚,并一有风吹草动就开始发光。不过,这一特性往往会产生间接的危险——当初安娜与姬紫宸等人一道随“亚历山德拉”号袭击阿留申群岛的西塔-3气象站时,就曾经险些由于萤光原虫群引来“克拉肯”巨鱿而丧命,虽然在哈德孙河里没有“克拉肯”那样的巨兽,但却有比它更可怕的东西——共和国卫队部署的榴弹炮,没有什么比水面上的大片萤光更能为这些火炮的观察哨指明目标方位了。

    快点,再快点!安娜浑身颤抖地趴在船尾,紧张地盯着河道中央正在不断扩大的正在发光的水面。现在,她开始庆幸自己和李岚珂都不会划船,要不是这样,头一个冲进这片危险区域的也许就是他们了。其它几艘划艇也在试图脱离这片“大放光明”的鬼地方,但萤光原虫似乎对他们很有“好感”,无论这些划艇驶向哪里,四周的水面都迅速被照得透亮,看上去就像是这些划艇自己在发光似的。

    “来了!快看!”还没等他们往回划出多远,李岚珂就指着不远处的水面惊叫了起来。沿着他所指的方向,安娜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就在他们的划艇后方不远处,金色的光芒竟像是有意识般连成了一条直线,并沿着他们刚才经过的航线延伸开来,如同一枚射向目标的鱼雷般迅速接近了划艇!

    </p>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