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二卷 扬帆东渡:第十六章 杰弗逊基地(1)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大战之前,我们的先辈们为我们留下了不计其数的遗产,但他们在死亡谷的荒漠和白令陆桥的冰原下留下的东西的价值,远超过了其他一切。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成为了人类文明进程中的“上帝之手”,将一切提前了至少一个世纪。

    这份遗产,为我们创造历史的转机提供了机会——虽然它迟到了一百年,但我得承认,来得准时远不如来得及时。

    ——姬紫宸的日记,2171年11月1日,死亡谷事件结束后一个月

    “他们?在哪里?”塞里姆中尉疑惑地朝着四周张望了一圈,但触目所及,只有荒芜的群山和更加荒芜的谷底平地,连一个人影也没发现,“该死的老混球,别想耍什么花样!”他抽出手枪,抵在了霍维尔布满皱纹的棕色额头上厉声威胁道,吓得后者浑身像疟疾发作似的不断发抖。

    苏离忧拍了拍塞里姆中尉的肩膀:“塞里姆,把枪放下。这次老混蛋说得没错,确实有人要来了——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直升机,有直升机朝这里来了!”不知是谁首先喊了一声,接着,更多的人也做出了相同的判断。几秒种后,即使是姬紫宸这样感官迟钝的人也清楚地听到了一阵低沉的轰鸣声从东南方的天空中传来,那种巨大旋翼高速旋转的声音与星形活塞发动机噪音混合而成的“交响乐”是绝不会被认错的——只有成群低飞的直升机才能发出这种声音。

    直升机群来得非常快,正当站在雷区中的众人还在惊愕地望着天空时,一群黑色的影子就在朝阳金色的光辉中迅速跃出了黑黢黢的荒山,像一群准备掠食的蜻蜓般悬停在了他们的头顶,将地面上的人们站立的区域全都覆盖在了它们巨大的黑影下,机身上红色的“RG”字样表明了他们隶属于共和国卫队陆军航空兵——这是大多数抵抗军成员最不想遇到的敌人。“全体戒备!准备进行……”塞里姆中尉的话只喊出了一半,就被他咽回了喉咙里——他们手里没有任何足以对直升机造成威胁的家伙。虽然士兵们全都朝着天空举起了手里的步枪与冲锋枪,勇敢地与这些巨大的空中杀手对峙着,但在面对“飞蛇”武装直升机威力强大的23毫米机炮和16联装航空火箭弹发射巢时,这一举动只能让人感到一种“螳臂当车”的无力感。

    ——至少塞里姆自己是这么想的。

    “指挥官同志,今天我们发了!这次撞进网里的可不止是一只麻雀,而是一大群山鸡!”在机群中央那架涂着白色的“S430”编号的“飞蛇”武装直升机前部座舱里,“地狱引路人”中队指挥官鲁恩.哈珀少校兴奋地对着麦克风说道,“我们在例行巡逻中在地下基地3号入口外的雷区一带发现了渗透进死亡谷的叛乱分子,人数有30到40人,没有重武器,也许和今天凌晨被歼灭的那些叛乱分子是一伙的。”

    “很好,我就知道这些革命的敌人终归还是不可能逃脱正义的制裁!”死亡谷地区科技考古行动最高指挥官巴纳德上校的声音在他的耳机里响起。虽然他的话音中夹杂着不少“嗞嗞”的杂音,但哈珀少校仍然能清楚地感受到他言语中的兴奋,“不要急于消灭他们。如果能迫使这些混蛋们投诚的话,上头会更高兴的——四十个俘虏可比四十堆烤焦的碎肉更有价值,哈珀同志。”

    哈珀少校下意识地搓了搓因为一直握着直升机操纵杆而有些麻木的手掌。“是,指挥官同志,我马上就播放A1号劝降录音。但如果他们试图逃走或武装抵抗,我要求保留开火的权力。”

    “同意你的所有请求,”在无线电的那边,巴纳德上校满意地打了个呵欠——其实,他并不在意是活捉还是击毙叛乱分子。只要“地狱引路人”中队能把这些胆大妄为、胆敢进入死亡谷干扰他的挖掘工作的家伙被解决掉,他就心满意足了,“两个小时之后,我希望能亲自见到这些家伙——无论是会喘气的还是不会喘气的、是完整的还是炭化的,完毕。”

    “‘地狱引路人’2号,立即用最大音量播放A1号录音一遍,其他飞机环绕目标所在区域飞行,未遭到攻击不要开火,完毕。”哈珀少校将无线电调到了中队内交流用的频道。作为一款以“万用飞行器”为标准设计的直升机,“飞蛇”并不是纯粹用于作战的武装直升机——它一般被用于攻击地面目标,但也可以吊运货物或两吨以下的轻型车辆,或是运载一个步兵班。“飞蛇”的机腹下也装有大功率高音喇叭,因此往往在低烈度战斗或是追捕行动中被当做心理战飞机使用。

    “所有叛乱分子听清楚!现在你们已经无路可逃,共和国卫队随时可以将你们就地击毙,一切抵抗都是毫无意义的!如果你们放下武器、停止愚蠢而无谓的叛乱活动,向革命政府坦白你们的罪行,共和国卫队以复兴社会党的名义向你们保证:你们将享受战俘待遇,并将得到公正的审判。我们希望你们能够认真考虑自己的处境——是选择下一秒钟就下地狱,还是选择改过自新的机会!”高亢而又义正词严的录音从“地狱引路人”2号机机腹下的高音喇叭中传出,在空旷的荒野和险峻的悬崖间回荡着。哈珀少校恼火地发现,那些聚在地下基地入口外的叛乱分子们几乎没有对录音做出任何反应,甚至没有人将指向空中的枪口放低一寸。只有几个人凑在了一起,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开始讨论是否要投降了吗?鲁恩.哈珀看着那几个正在交头接耳的人,猜测着他们谈话的内容。“‘地狱引路人’2号,再播放一遍录音。”他决定再给这些家伙一次机会。

    高亢的声音再度从“飞蛇”机腹的高音喇叭里响起。这一次,地面上的叛乱分子们总算对他们的广播做出了进一步的反应——在队伍中的一个看上去似乎是头领的男人将他的K-10半自动步枪的枪口对准了“地狱引路人”2号,接着连开两枪,打碎了位于机首下方的红外探照灯。

    “噢,不!”

    当第一发6.5毫米口径的子弹在火药燃气的推动下冲出半自动步枪的枪口、飞向悬停在天空中的武装直升机时,苏离忧下意识地脱口惊呼了出来。噢,塞里姆你这个混蛋!你这是在为自己的一时冲动把所有人往死路上推!她猛地往地上跺了一脚:刚才,她已经想出了行之有效的脱身之策,只要再有一分钟时间,他们至少就有逃脱直升机炮口的机会了,但塞里姆在此刻贸然开火,只会招致她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在天空中的4架“飞蛇”武装直升机停止了它们的悬停状态,开始急速掠过众人的头顶,密集的23毫米机关炮弹就在航炮充满了金属质感的“锵锵”射击声中如同雨点般朝着他们砸了下来,曳光弹的尾迹在空中织就了一张淡金色的大网,仿佛要将下面那些渺小的人群全部绞碎。

    接下来发生的战斗已经完全称不上“战斗”了——或者说,这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群白蚁在与攻击蚁巢的食蚁兽进行战斗。由于他们将仅有的反装甲火箭和通用机枪都留给了卡明斯基的掩护部队,所以2排的士兵们只能用半自动步枪和小口径冲锋枪对抗武装直升机上的23毫米机关炮。面对“飞蛇”武装直升机最厚处达到20毫米的钛合金装甲和钢化防弹玻璃座舱盖,无论是6.5毫米步枪弹还是9毫米手枪弹,打在上面的效果都如同白蚁的蛰咬对食蚁兽厚皮的效果一样。而横飞的机关炮弹对毫无掩护的步兵却能起到食蚁兽的舌头横扫白蚁般的毁灭性杀伤效果,不到一分钟的工夫,塞里姆就发现,自己身边还活着的人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寥寥几个。

    “进来!快到矿井里面来!”就在一阵短暂的交火间隙中,苏离忧的声音突然从山崖的方向传来,“不想死的就快过来!当心脚下!”

    “快点进来!这里比外面安全!”另一个女子的声音也跟在苏离忧的喊声后面传来。塞里姆辨认出来,这似乎是苏离忧从大湾基地找到的那个据说曾经与她一起在阿留申群岛发现那批最终让他们来到这里的古代武器的“顾问”的声音,不过他一时记不起这人的名字了。“全体撤退,到矿井里去集合!”塞里姆用力咬了咬下嘴唇,让自己将注意力放在眼前遇到的麻烦上,“快点,当心脚下,别踩到跳雷!”

    在喊出“跳雷”这个词组的时候,塞里姆突然想起了被MI-21跳雷困住的霍维尔老头。他在朝矿井入口跑动中往霍维尔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当即倒吸了一口凉气。也许是撒旦还不急着收容这个狡猾的老混蛋,这家伙在刚才的弹雨中居然毫发无损,连弹片都没挨上一块,不过,霍维尔可没空为此感到高兴——他现在一脸的惶恐和焦急,脑袋不断转来转去,充满恐惧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在空中盘旋的武装直升机,但却碍于脚下踩着的跳雷而不敢有任何动作,只能强迫自己在原地一动不动,以免触发MI-21的高灵敏度引信,看起来活像是一只看到老鹰在头顶盘旋的瘸腿兔子。但真正让塞里姆中尉感到恐惧的则是他身后的滑撬——那上面堆着他偷来的两百多磅高性能炸药,一旦被引爆,后果难以设想。更糟糕的是,他发现一架“飞蛇”武装直升机正降低高度朝着霍维尔飞去——也许驾驶员将这个老头在枪林弹雨中“我自岿然不动”当成了对他们的公然蔑视,也有可能是他认为那只滑撬上装有可能威胁到直升机的防空武器。但塞里姆很清楚,无论原因如何,其后果都是一样的。

    “别走,别走啊!救救我!”霍维尔老头的眼神比秃鹫还要尖,自然不会没发现这个正气势汹汹地朝他俯冲而来的死神。他下意识地想要找个掩蔽物卧倒,却又立即想起自己身边只有一打的跳雷,而且右脚下面还踩着一颗。“别——别走!老兄,别——”

    塞里姆爱莫能助地瞟了他一眼,然后就像一只冲向地洞躲避老鹰的土拨鼠一样一头冲进了那座被用来掩蔽基地入口的“废弃矿井”。就在他的皮肤感受不到朝阳的热度的一刻,一声火山爆发般的巨响在他身后响起了。

    数十发装填着高爆弹头的23毫米机关炮弹、满地的跳雷;还有一次,他们当众拿这些不幸的人测试新研制的FR-102火焰喷射器,玩了一把货真价实的“人肉烧烤”。至于姬紫宸在社会部的人事档案上看到的那些处决记录,就更是千奇百怪、无所不有了,充分体现了仇恨部众人丰富而富于发散性的想象力。

    “噢,天哪!那我们该怎么办?”塞里姆猛地朝着石壁下的一堆乱石踢了一脚,结果一块碎石“啪”地从他头顶上落了下来,下得他连忙倒退了几步,“这下我们真是走运了!被憋死或是被拖到长安基地玩行为艺术,这两个选项似乎都不如被机关炮打死来得强,全能的天父啊……”

    “你还是待会再向耶和华老先生求助吧,至少现在我们还犯不上麻烦他来帮忙——除了你列出的那两个选项之外,我们还有第三个选项,”苏离忧将应急蓄电池灯举了起来,照亮了她面前不远处的一扇灰色气密门。这扇突兀地嵌在岩石中的灰色金属门并不比普通住宅的房门大多少,只能容两人共同走过,大概是让基地内的工作人员出入某些平时很少进入的区域时用的,“别忘了,这里可是古代基地的入口。”

    塞里姆抬起头打量了那扇门片刻,接着又失望地低下了头:“是啊,那又怎么样?我敢保证,这扇门绝不是用刺刀或是步枪子弹就能打开的,而且它也不会有锁给你撬,如果我们还有那些炸药的话,也许……”

    “也许我的手上正握着开门的钥匙呢?”苏离忧调皮地笑了笑,从迷彩服的上衣衣兜里掏出了一个笔记本,接着,她在这扇气密门上摸索了一阵,也不知按下了什么东西,门框上的一块盖板“啪嗒”一声弹了开来,露出了一个微微发光的显示凭。

    “好极了,这还能用!诸位,看来这地方大概还不会成为我们的坟墓,”苏离忧兴奋地捏紧了拳头挥了挥,翻开笔记本开始查找起什么,“现在,就祈祷我们的面前真的是一条生路吧。”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