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二卷 扬帆东渡:第十四章 荒漠残阳(2)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伯塞斯库上尉努力压低了身体,让自己的躯干完全贴近了地面,在干燥的砂岩上静悄悄地行走着,脚下的岩石早已没有了白昼那烙铁般的炙热,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冰冷,寒意甚至透过了他的厚实橡胶靴底刺进了脚掌。在他身后不远处,整整一个排的共和国卫队机械化步兵正散开成一条稀疏的散兵线,如同一群夜色中的暗影般沿着这条也许已经干涸了上百年的溪谷静悄悄地前进。

    尽管每一个士兵都已经尽量放轻了脚步,相互之间的交流也已经被几个简单手势所代替,但走在队形前面的伯塞斯库上尉仍然觉得自己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还是太大了,听上去简直就像是一队敲着行军鼓迈着正步向前的18世纪步兵——当然,他也知道这多半是汉志荒漠地区的夜晚非同寻常的寂静带来的心理作用:在这里,你不但听不到喧嚣声、交谈声或是其他任何人类社会的声音,甚至也听不到任何鸟叫、虫鸣之类由生物发出的声音,只有断断续续的风声在荒凉的山谷间回响,仿佛这里并不是地球表面。再加上四周极端昏暗的环境到一处位于山谷出口、按照相对高度被临时命名为233高地的山丘顶部布置阵地,剩下的人则跟着伯塞斯库一起掩护战斗工兵前进,同时随时准备应付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假如他们被发现的话。

    霍特中尉点了点头,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支信号手枪,塞到了伯塞斯库的左手上。伯塞斯库将这支造型相当不美观的信号枪在手里掂量了一小,旋即将它插进了自己的腰带。过不了多久,战斗工兵们就可以成功地在山谷中清出一条可以供装甲车辆安全接近这座地下维修厂的通道了,十多枚土制反坦克雷已经被拆掉了压力盘和引信,几处威力强大的路边炸弹的引爆导线也已经被剪断。只要前面的工兵传回“通道清理完毕”的信号,他就会朝着漆黑的夜空扣下信号枪的扳机,让面前的地下维修厂、连同里面的叛乱分子变成风箱里的老鼠。如果一切顺利,这些家伙甚至不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伯塞斯库心想。

    干掉那两个家伙?霍特中尉指了指前面逡巡的两个黑影,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同时从腰际的刀鞘里抽出了KF-8多功能刺刀。不过伯塞斯库伸手遮住了刺刀的刀刃,同时朝他连连摇头。

    为什么?霍特中尉耸耸肩,继续比划道。他又朝着前方右侧不远处的一堆乱石指了指,那是刚才在发现叛乱分子的巡逻队出现之后,走在最前面排雷的战斗工兵们临时隐蔽的地点,现在那两个巡逻的叛乱分子离那里只有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如果让这两个家伙继续前进,他们说不定会发现我们的工兵!霍特中尉用最快的速度表达着他的意思,动作快得让伯塞斯库都有些来不及辨认他的手势了。我们从背后摸上去,一人一个,只要不出声就行!

    不!伯塞斯库立即用手势制止了他。“两个失踪的哨兵是最好的全体动员警报,特别是在外面到处都是地雷的地方。”为了让霍特打消上去干掉那两个看起来唾手可得的目标的念头,伯塞斯库不得不冒险压低声音说道。

    可是那两个家伙还在向工兵们隐蔽的地方接近,我们必须冒险!霍特中尉看上去并不打算同意伯塞斯库上尉的意见。他急促地打着手势,同时死死地盯着前面的两个巡逻兵。

    其中的一个哨兵似乎发现了附近有些不对劲,他转过身来,用手中的半自动步枪指向各个方向。

    接着,前方传来了一声枪响。

    那个倒霉的哨兵小腹上挨了一发步枪弹,子弹的冲击力让他仰面朝天摔倒在了冰冷的岩石地面上,发出了一阵硬物击中肉体的钝响。这人头上戴着的钢质宽檐头盔从他头上掉落,像一枚硬币般一直滚到了大惊失色的伯塞斯库上尉面前。虽然在战场上机警是个好东西,但这人程度不足的机警却成了他的催命符——显然,精神过度紧张的战斗工兵们在看到他举起枪时认为自己已经被发现了,而他们对此的反应就是抢先开火。

    “砰——”那个倒霉的哨兵的同伴反应远没有他迅速,在刚才的几秒钟内一直呆呆地站在那儿,张着嘴朝着四周的黑暗中盲目张望。伯塞斯库没费什么劲就一枪打中了他的脑门,让他混着鲜血的脑浆在暗黄色的砂岩上洒出了一个诡异的扇形图案。“我们暴露了!取消突袭计划,现在开始强攻!开火!开火!”第二个牺牲者的身体还没有倒在山谷的地面上,伯塞斯库上尉已经打开了单兵无线电,开始向各个排长下达进攻命令,信号手枪也变戏法般地出现在了他的左手上,片刻之后,一道金红色像一支箭般窜上了黑暗的夜空。

    随着信号弹的升起,密集的枪声几乎同时在山谷的东北方和西北方响起。成千上万道金色的火蛇从布置在山谷两侧的机枪阵地窜出,然后又争先恐后地飞向了山谷中央那片低矮的建筑群。围墙四角岗楼上的机枪手在第一时间就被纷纷击中,带着满脸迷惑的表情倒了下去,这些可怜的人甚至到死还没来得及搞清楚射杀他们的火力是从哪儿来的,睡眼朦胧的替补射手和装弹手刚刚爬起身来,就跟着他们的同伴一起踏上了征途,架设在岗楼上的水冷机枪还没有发射一发机枪弹就退出了这场战斗。接着遭殃的是在维修厂四周巡逻的哨兵分队,这些人直到听见弹头撕裂自己肌肉组织的钝响时,才醒悟过来刚才在黑暗中有多少枪口一直在指向他们。仅仅过了不到半分钟,伯塞斯库的目力所及之处已经看不到一个站着的人影了。

    不过,“看不到”并不等于“没有”是战场上的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当四周的枪声渐渐稀疏、共和国卫队士兵们开始忙着给自己的枪支换装弹夹或弹链时,守卫者们的还击也开始了。几处尚未排除的电发火炸弹被漫无目的地引爆了,维修厂围墙的射击孔里也喷出了火舌,幸好这些共和国卫队士兵有着还算丰富的战斗经验,没有一个人在看到“形式一片大好”后脱离掩体盲目冲锋,因此守卫的还击并没有伤到任何一个人。唯一取得了战果的是那些电发火路边炸弹,虽然其中大部分都压根没能引爆,或是仅仅成为了一个个大号烟火,但还是有一枚炸弹成功地炸死了两个隶属于1连的不走运的战斗工兵,他们当时正试图剪断一那枚炸弹的引线,结果压下钳子握把的速度比对方按下起爆器的速度慢了半拍。

    “2排继续火力压制,全连所有车辆沿已经清理的路线前进,以车载火力摧毁叛乱分子盘踞的工事!”伯塞斯库继续用喉麦下着命令。他话音刚落,一声巨响就出人意料地从他面前不远处传来,接踵而至的炽热气浪将他包裹了起来,然后猛地向后推去。他觉得仿佛有一块烙铁命中了他的面部,让他身不由己地撞上了一块砂岩。他的耳朵被爆炸的声波震得只剩下了一片“嗡嗡”声,仿佛飞进了一打蜜蜂似的,亏得有头盔内的嵌入式耳机保护,耳膜才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不过,伯塞斯库可以清晰地感到四肢和腹部伴随着阵阵烧炙感传来的尖锐刺痛,就像是有人把烧得滚烫的针尖扎进了他的皮肤似的——很明显,有一些弹片已经穿透了他的防护服,并至少会在他身上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记,让他永远不会忘记在这个晚上发生的一切。

    还好,至少脊椎没断。伯塞斯库双手用力撑着地面,活动了一下自己被撞得不轻的背部,他脱下了右手上厚厚的防护手套,摸了摸自己被弹片击中的地方。臂骨没断,肠子也没流出来。将军在上!看来这套防护服下的缀钢防弹衣至少为我挡掉了弹片大半的冲力,不然这些弹片恐怕要把我给开膛破肚了,他一边将那些大半卡在厚重的防护服上、仍然残留着烫手的余温的弹片拔下来,一边想象着这些小刀般锋利的金属片划开他的肌肉组织和皮下脂肪、切开他的内脏的情形,这些可怕的想象让他打了个寒颤。在确认自己暂时没有丧命之虞后,他将手套又戴回右手,开始四下查看自己身边的人的情况。

    霍特中尉已经死了。他并没有伯塞斯库那样的好运,一块体积不小的弹片直接沿着他额头的位置像切西瓜一样削掉了他的半个头盖骨,让他的眼球从眼眶内爆出,与暗白色的脑浆混在了一起。在爆炸点附近,至少还有三四名士兵以不同姿态卧倒在地,多半也是凶多吉少。不过,跟在后面的士兵立即跟了上来,补上了他们的位置。

    “上尉同志,能听到我说话吗?”当嗡嗡的耳鸣声渐渐消散后,伯塞斯库从四周持续不断的枪声中分辨出了一个声音。片刻之后,连里的医疗兵就提着急救箱赶了上来,开始检查他的伤势,“刚才那是叛乱分子用迫击炮从围墙内袭击我们,您还能走路吗?要不要撤到后面去?”医疗兵一边麻利地将止血绷带扎在伯塞斯库伤得最严重的左手小臂上,一边大声对他说道。

    “不用,我还死不了,至少现在还死不了。”伯塞斯库试图将自己的突击步枪捡起来,但他的右臂还没伸直,一阵尖锐的刺痛就从手肘处传来,让他脸上的表情扭曲成了纯粹的痛苦。“您身上大部分上都是小伤,右眼充血也不算严重,但您的右臂肘关节里残留有一块较小的弹片,只能返回基地后动手术取出来。”医疗兵制止了他打算继续去捡枪的举动,“,为了防止伤势继续恶化,我建议您现在最好不要大幅度移动右臂。”

    这群该死的混蛋,你们得为我的手臂付出代价!在无奈地接受了暂时不能继续使用右手的事实后,伯塞斯库上尉转而在心中用尽一切他所能想到的词语后修辞手法来咒骂那些炸伤他的叛乱分子们,以发泄心中的怒气。“我们的装甲车和步兵战车呢?怎么到现在还没到?都他妈的死到哪里去了?”他愤怒地喊道,“要是他们在五分钟内不能解决掉那些混球的迫击炮,我就把他们的脑袋拧下来,去塞住那些迫击炮的炮管!”

    “砰——”一声短促低沉的炮响成为了对他的咆哮的最好答复。伯塞斯库费力地转过头去,接着就欣慰地发现一辆涂着白色的“0320编号”的DN-60装甲车已经沿着他们事先清理出的通道来到了他身后不远处——那正是他的座车!现在,这辆装甲车浑圆的铸造炮塔上,那门75毫米线膛炮高高抬起,每隔三秒就亮起一团暗黄色的火光。见此情形,伯塞斯库上尉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弧度:他很清楚,每一团炮口的火光都代表着一枚致命的人员杀伤榴弹正沿着抛物线砸向那些该死的叛乱分子,定时引信会让它们在触碰到地面之前爆炸,那些可恶的家伙绝对找不到可以让他们躲避从天而降的、由炽热的弹片组成的死亡之雨洗礼的地方。是的,他们无处可逃。

    “嘿,混蛋们,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的这些回礼怎么样啊?”在医疗兵的帮助下,伯塞斯库从地上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爬上了他的装甲车,在这辆装甲车后方,连里的另外两辆DN-60和六辆装着封闭式机枪塔的履带式步兵战车正朝着这里缓缓前进。每辆车都没有打开车灯,而是用车顶部的红外探照灯辨认路径,以免成为潜伏的反坦克火箭弹或是无后坐力炮的目标。“别急,我马上就来亲自上门致谢!”他又大喊了一声,然后从顶部舱盖钻进了自己的座车。

    装甲车的炮塔又射击了一次,接着,它高昂的炮管迅速放下,从轻型榴弹炮模式的大仰角状态转换成了直瞄火炮模式的小仰角状态。这辆24吨重的大家伙发出了一阵巨兽喘息般的轰鸣,迅速越过机械化步兵的散兵线向前冲去,冲向山谷中心的战场。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