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二卷 扬帆东渡:第十三章 接触(4)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什么?攻击机?重新确认一遍!”这个不太令人高兴的“巧合”着实让艾耶格吃了一惊,以至于他居然脱口说出了这道指令,而不是用内植式智能电脑把脑电波传给机载电脑。吾神在上!这难道是善神对我的考验吗?先是受到来复枪的“欢迎”,然后又撞上了正在执行战斗任务的地球人飞行器!

    “再度确认完毕,两架‘鹔鹴’式攻击机,携带6枚300千克级航空炸弹和2具火箭发射巢,挂载有机炮吊舱。”机载电脑在发觉艾耶格开始用语音对它下令后,也自动将应答方式改为语音应答,“已经探测到无线电杂波,判定为15厘米波长的雷达波。据计算,以目前位置选择爬升或机动离开均有可能被探测到,并极有可能遭到追击。”

    噢,不!艾耶格紧紧盯着面前的全息图像,开始调动他的每一个脑细胞思索应对之策。根据早先派出的无人探测飞船从地球人发出的无线电信号中截取的资料来看,“鹔鹴”攻击机,这种以东亚地区传说中的神鸟命名的飞行器是一种原始、简单但却致命的战争机器。它由非常原始的、靠燃烧化学燃料推动的脉冲式喷气发动机推动,主要用途是将大量弹药丢到地面目标的头顶上,不过它也能用机炮和火箭弹攻击空中目标。该死的机炮,艾耶格在心中诅咒着这种可恶的杀戮工具,“信使”的防护力场可以抵消掉迎面飞来的飞行生物的冲击,但却不一定能够防护装有延时触发引信的机炮炮弹。防护力场在开启后会压缩周围的空气,在机身外形成一堵保护性的空气墙,而根据计算机模拟结果,机炮炮弹在击中空气墙后会穿透进去,然后在丧失侵彻力的同时在空气墙内侧爆炸,大量在装药爆炸时被赋予动能和高温的弹片对“信使”脆弱的外壳仍然是致命的。至于联盟的飞行员在发现“信使”后是否会决定发动攻击,则完全没有考虑的必要——刚才那群民兵的举动就是最好的答案。

    重新开启光学迷彩!在思考了片刻之后,艾耶格开始通过祈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用脑波将这道指令发送给了机载电脑。不过,光学迷彩的开启指示灯并没有开始闪亮,电脑发给了他两条信息。“光学迷彩供能系统过热,开启程序暂时锁死,”电脑平静地告诉他,“而且对方的雷达可以探测到我机。”

    噢,以善神的名义,等我回到基地——前提是我还能回去的话,我一定要联络科学家联合会,让他们立即为“信使”开发一套电磁隐身装置。艾耶格开始感到了一种令人沮丧的挫败感。是的,在地球的传道活动很可能成为一次惨重的失败,我们自以为已经为应对这个特殊的文明而作了足够准备,事实却告诉我们,我们在更多方面完全没有做准备。他打开了手动紧急逃生系统,准备面对最糟的情况。

    “嘲鸫2号,嘲鸫2号,能听到吗?这里是嘲鸫1号,”在落基山脉上空,社会革命军空军第140战术轰炸中队“嘲鸫”分队的指挥官阿里.杜卡姆中校正在小心翼翼地控制着飞机,尽量借助日落前山谷中的最后一股上升气流节约宝贵的燃料。这次打击行动唯一的危险就在于,他们要去炸的那座村子距离实在太远,几乎到了“鹔鹴”攻击机的作战半径极限——不过,在一分钟前,他似乎还发现了另一个可能的危险,“刚才对地扫描雷达发现的那个飞行物突然不见了!是的,突然不见了,它没有移动,信号就那么在原地迅速减弱消失了,我猜也许是我的雷达里那些破烂真空管又出故障了,你还能捕捉到它吗?完毕。”

    “没……没有!我的屏幕上也看不到那玩意的信号了,”由于糟糕的无线电信号质量,僚机飞行员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发抖,而且夹杂着讨厌的“沙沙”声,不过总算还是比较清晰,“也许……已经坠毁了?我建议我们应该靠上去看看,完毕。”

    杜卡姆又看了一眼控制面板右下方的对地扫描雷达的荧光屏,暗绿色的屏幕上不断出现形状不一的暗影斑纹——那是绵延万里的科迪勒拉山系如波涛般起伏不定的峰峦,但在刚才那处出现目标的悬崖下却还是没有任何回波信号出现。哦,宝贝儿,拜托你可别玩失踪,我们俩升军衔的希望可都寄托在你身上了。杜卡姆一边操纵飞机,一边在心里嘀咕着。在一分钟前,他的机载雷达正是在这处悬崖附近捕捉到了一个悬浮着的飞行物,从信号源的大小分析,那要么是一只落基山山民使用的交通热气球,要么是一架叛乱分子自制的小型直升机。不过无论那是什么,他都能确定两点:第一,那肯定是叛乱分子的飞行器,因为它没有发回身份确认信号;第二,干掉它可以让他的肩膀上更快地增加一颗星。“拜托,你可千万别自己坠毁了,我还等着弄一个击坠战绩呢。”杜卡姆一边盯着雷达屏幕,一边嘀咕道。

    那道悬崖位于他们此次攻击的目标——沙利文村以西五千米的地方,与“嘲鸫”中队双机编队的距离并不算远,不到半分钟的工夫,这道长满了草本植物和藤蔓的青灰色悬崖就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根据一开始的雷达信号来看,那个悬浮着的飞行物就应该停在这附近。

    “哦,不!”杜卡姆的无线电中传来了僚机飞行员失望的喊声,“噢,杜卡姆同志,我们恐怕上当了!那不是什么飞机,只是他妈的一群鸟!”

    “什么?”对于一门心思想要得到一个极为罕见的击落战绩的杜卡姆来说,这个消息不啻于一根扎在他脑门上的尖针,将满脑子激动的情绪放得干干净净。确实,在悬崖下方那个出现讯号的位置,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一群黑色的鸟,也不知是乌鸦还是椋鸟,这群鸟聚得非常紧密,以至于看上去就像是一团不断翻滚的黑色云雾。很显然,刚才雷达所探测到的东西正是这群长着羽毛的“飞行器”。

    “操蛋的臭鸟!”如果不是正戴着氧气面罩,阿里.杜卡姆很可能会朝着那群黑乎乎的家伙吐出一口唾沫,当然,他已经在自己的想象中将无数口唾沫送给那个让他空欢喜一场的鸟群了,“算了,飞行高度升高到两千米躲避鸟群,继续朝沙利文村飞行。爬升时小心你的进气道前方,我可不希望让这些该死的臭鸟报销掉我们的战机!”

    “嘲鸫2号收到,我已经开始爬升,”杜卡姆可以听得出来,僚机飞行员的语气中至少包含着和他同等程度的失望,“算了,给那些山里的垃圾们烤烤火也是一种不错的消遣。”两架鼠灰色涂装的“鹔鹴”呼啸着迅速拉升,驾驶舱中的两人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他们下面,那个“鸟群”正在迅速变得模糊不清,最后重新成为了一架悬浮在空中的菱形飞行器。

    看着两架攻击机在南方的天空中逐渐变成两个小点,躺在“信使”驾驶舱里的艾耶格觉得自己简直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了。“愿吾神原谅我吧,我们遭到了彻底的失败!”他下意识地开始用力吸气,身上破裂的淋巴组织变得更加疼痛起来。是的,彻底的失败,就在那两架“鹔鹴”飞过他头顶时,机载电脑已经将两位飞行员的无线电通讯截取翻译了出来。沙利文村,不!艾耶格现在非常希望能立即驾机追上去,哪怕撞也要撞掉那两架正打算前往沙利文村丢炸弹的攻击机——不过他的理智告诉他,这样做无异于自杀。也许那个所谓“神圣联盟共和国”的空军每天都在美洲各地发动空袭,但沙利文村在今天被炸对传道团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村民们会理所当然地将今天所遇到的“神秘人”与空袭联系起来,并得出结论:那个该死的、跳下悬崖的光头是指引空袭目标的间谍。用不了一个月,也许只需要半个月,这一“经验”就会传遍落基山脉大大小小的村落,每一个披着斗篷和披风、形迹可疑的陌生人都会被视为间谍……这一连锁反应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传道团精心策划的、伪装成人类进行传教活动的计划至少在北美西部地区是行不通了。

    “不,教友,这次的失败和你无关。”机舱通讯器里突然传出了另一个声音,这不是智能电脑的合成音,而是一名传道团成员的声音,那是弗洛文奇,传道团先遣队的副队长兼首席机械师,他的任务是在基地的控制中心内监视每一台传道团机械装备的状况,“您随机应变的能力出色至极,我相信吾神的光辉正照耀着您。”

    艾耶格并没有为这一赞美而感到有多高兴,毕竟这次失败实在是令人沮丧的事,哪怕它是完全出于一系列的巧合。“我只不过是认真思考了所有我能做的,然后发现我其实还有机会。”他用尽量谦虚的语气答道。在得知攻击机接近的情况后,艾耶格就开始调动大脑里的每一个神经元来思考对策,而且还真的想到了办法:他命令电脑用防护力场在机身外建立了两层空气墙,然后又让电脑对传来的雷达波进行分析,对外层空气墙的形状进行了微调,使其成为了一层可以散射雷达波的临时隐身外壳,第二层空气墙则被扩大、变形成为一个透镜,利用远方的鸟群制造了一个蒙蔽对方飞行员双眼的海市蜃楼,取代了无法启动的光学迷彩。正是凭借着这两层隐身装备,他才没有提前去见善神。

    “不必沮丧,队长,”弗洛文奇继续说道,“我得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原先对地球人社会的渗透计划已经取消,所以这次失败没有对我们产生任何损失。”

    “取消了?”

    “是的,伟大的善神又一次展示了神迹,在这颗行星上,我们走向光辉与救赎的道路已经不再艰难坎坷!”弗洛文奇的语气中带上了几分虔诚与激动,“队长,我想您最好赶紧返回基地。”

    九十五分钟后,密歇根湖畔,传道团地下前进基地。

    在机库的准备室里卸下身上那套已经失控的生物铠甲后,艾耶格并没有立即返回中央控制室,他足足在准备室的治疗舱中呆了半个小时才离开——虽然那些来复枪发射的铅弹没有一颗穿透生物铠甲,但他受到的冲击力仍然不亚于连续挨了几十记耳光和重拳,治疗舱里的纳米医疗机器人花了不少功夫才将破裂的皮肤细胞和淋巴重新修补回去,并清除了伤口的瘀伤,现在,被击中处的刺痛已经消失了,仿佛那里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不过他心里的刺痛却一点也没有减少。

    “吾神在上!队长,您能够经历如此险恶的突发情况而仍然安然无恙,可见善神的光辉正照耀着您!”在进入中央控制室的滑门朝两侧打开后,穿着机械专家制服的弗洛文奇像宾馆门口的礼宾员似的出现在了门后,以相当敬仰的语气说道。

    “如果能够把不得不在医疗舱里呆上半个钟头算作‘安然无恙’的话,那我确实是安然无恙地返回了,”艾耶格颇有些自我解嘲地说,“还有,你待会得去好好看看我的那架‘信使’,为了同时制造出多面体雷达隐身空气墙和空气透镜,它的防护力场发生装置已经因为过载而完全报销了,你最好换个更耐用些的。”

    “放心吧,科学家协会已经传输了最新的防护力场发生装置设计方案,基地的自动加工厂正已经开工了,”弗洛文奇指向了控制室中的一个屏幕,那上面是位于基地最底层的自动加工厂加工机件的景象,“不过,我们所受到的损失无足轻重,因为吾神已经再度彰显了他的伟大,这次是真正的神迹!”

    “神迹?什么类型的?”

    “第三类,信徒的神迹。如果不是那个地球人主动找到我们的队员,并要求会见我们的领袖,我们根本就无从得知地球上还有人在期盼着我们的到来!”在不出所料地看到艾耶格露出惊愕的表情后,弗洛文奇非常满意地眯起了眼睛,“以善神的名义发誓,这绝不是开玩笑。那个地球人现在就在我们的集体卧室里,而你是基地里最接近‘领袖’的人了。”

    先遣队员们的集体卧室位于基地控制室的正下方,里面除了整齐排列的长方形睡眠箱之外别无他物——从社会性生物进化而来的安贞琳那人并没有“家具”或是“个人用品”这种概念,这也让这间面积不小的房间看上去活像是个摆满棺材的停尸房。而那个在成排的睡眠箱之间不断来回踱步的黑衣男人则像是这停尸房里出没的幽灵,这人披着一身黑色斗篷、像黑夜一样黑暗的兜帽一直盖住了眉毛,要不是他脸上露出的焦急表情——而不是生物铠甲拟化的人脸上的呆滞木讷,他一定会被艾耶格当成是另一个伪装成地球人的先遣队员。

    “你好,嗯……”艾耶格事先已经知道了这个人使用的语言——至少是他在主动找上正在进行社会学调查、并且像艾耶格一样露馅的另一名传道团先遣队员时使用的语言——是新英语,于是他用一句英语中最常见的问候语开始了与这个据称是“信徒”的男人的对话,但他立即遇上了一个问题:怎么称呼这个男人?智能电脑的翻译系统给出了一大堆选项,诸如先生、阁下甚至教友等等,但这些选项只是把他弄得更加不知所措而已。

    “您,您就是这些使者们的领袖吗?”当艾耶格还在支支吾吾的时候,男人首先说话了。他的声音非常沙哑,就像是在砂纸上摩擦丝绸一样,从声音就能判断出他的年龄应该已经超过了五十地球年——现在的地球人很少达到的高龄。不过,艾耶格也能听出,即使是苍老沙哑的音色也不能掩盖他话语中的激动和幸福感。从内植式智能电脑的扫描仪获得的数据显示,这人的心跳、脉搏、肾上腺素和神经兴奋程度都在急速上升,而对其大脑活动状况的分析得出的结论也证明了这一点。

    艾耶格利用片刻的时间考虑了自己的措辞,“可以算是吧,我是传道团先遣队队长,”他最后决定这样回答,“这个基地里的事宜由我负责,不过传道团是由‘神赋人.权.’号的船长指挥的,而首席神使是忒希乌斯,不过他们都不在基地。我仅仅……”

    “弥赛亚!伟大的弥赛亚!”还没等他解释完传道团的行政体系,那个衰老的地球男人就用近乎哭嚎的声音高呼出来,同时一头拜倒在了艾耶格的身前。由于动作过猛,他的黑色兜帽被甩到了背上,露出了原本掩盖在下面的满头灰发——艾耶格知道,毛发中的色素减少是地球人衰老的标志之一。两行泪水从他睫毛掉了大半的眼眶里流出,顺着满脸枯树皮般的皱纹一直滴到了集体卧室的硅晶体地板上。

    吾神在上,这是怎么回事?!艾耶格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甚至不清楚该不该把老人扶起来。虽然智能电脑提示他,如果让这位老先生继续把他的下巴抵在地板上高呼“弥赛亚”,他很可能因为脑部充血而发生中风,不过艾耶格担心这也许是一种必须进行的、用来表示虔诚或是别的什么的仪式,如果他贸然打断仪式,也许会让老人的热情大打折扣。

    解释“弥赛亚”这个词!由于不知到底该怎么办,艾耶格索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用尽量温和的目光望着不断哭泣的老人。在思索片刻之后,他决定向电脑询问老人反复念叨的那个词语的意思,这样他才能做出回答。

    电脑很快给出了答复:弥赛亚,地球人宗教思想体系中的重要概念。意为受膏者,涂膏者,实行神迹的人,神灵派遣的救世主……这一连串的形容词性物主代词和专有名词对艾耶格没有丝毫帮助,自从到达地球外围轨道后,他就一直忙于研究如何更好地适应地球环境、如何渗透进入地球人的社会体系,实在是没有时间去研究他们的思想和意识形态。

    “伟大的弥赛亚……一百九十四年的等待,我终于在有生之年见到了光明!”老人并没有注意到艾耶格的沉默不语,仍然自顾自地一边跪在地上抽泣,一边像念祈祷文般不停地嘀咕着,“一代又一代人,在早已注定的黑暗末日中挣扎……耶和华听到我们的呼唤了吗?你们是来带我们离开这寒冷凄凉的地狱,前往美丽的天国的吗?我们……”老头的后半段话已经完全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哭泣,艾耶格足足看着他哭了十分钟之久,直到智能电脑发出警告:继续放任这位老人激动下去有可能会导致心脏病发作,他才不得不开启了集体卧室里用来帮助队员们睡眠的脑波发射器,让老人从亢奋和激动中平静了下来。

    “好了,先生,”艾耶格最后选择了这个最为中性的词语来称呼面前的老年男性,“我不是很清楚您说的‘弥赛亚’是什么意思,我们也不打算带任何地球人离开——除非他自愿的话,”在看到老人惊愕的目光后,他又连忙补充道,“我们的目的是来传播善良与和平的光辉,救赎这个被仇恨和暴力拖入死亡深渊的文明,不知您是怎么知道我们会到来的呢?”

    “我?我当然知道你们会来,我的爷爷、爷爷的爷爷就知道你们会来了!自从伟大的先知马歇尔.阿普尔怀特大人在1975年预言了你们的到来,我们就在一代代地等待着,一直到世界末日过去了一个世纪,你们终于出现了!”虽然在脑波发射器作用下,老人的激动已经大为减弱,但脸上的虔诚神色却分毫未退,“我们的教会,名叫天堂之门。”

    </p>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