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二卷 扬帆东渡:第十二章 阿留申(4)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干得好!”当看到那个巨大的红色火球如同一轮旭日般从直升机起降场的方向升起时,伏在西塔-3海岸礁石后的苏离忧发出了一声兴奋的高呼,“看来还是我的计划管用。同志们,和岛上的这帮混球好好玩玩!”

    躲在她身边一个海水坑里的井上秋水颇为不服气地撇了撇嘴:“是的,管用,很管用,只不过这岛上的情况似乎与你预计的有些不同,”当对面打来的火力稍微稀疏一些之后,她抓住机会站起身来,举起K-10半自动步枪一个点射,直接放倒了一个从气象站大门里冲出来的顶盔贯甲的共和国卫队士兵,“亲爱的指挥官同志,我真是不明白,这处偏僻的气象站里怎么会冒出这么多穿FAD-56防护服的家伙?你们不是说这里‘顶多有一两个警卫’吗?”

    “你问我,我问谁?”苏离忧冷冷地答道,“这个情报是我们那位舰队司令小姐提供的,关我什么事?”她的语气中也带着一股子怨气——在登陆之前,她是按照姬舞提供的情报和那份简略地图来制定战术计划的,但当侦查分队沿着海岸侦查了一圈之后,却发现这个小岛上的防御力量似乎有些超出了她的预料——沿着小岛四周的海岸线分散着十来个用礁石砌成的单人岗哨,而那座“气象站”上竖立着的除了常见的风向标和风速计等设备之外,还有一座堆着沙袋的岗楼。为了应付这过于严密的防守,苏离忧不得不改变了作战计划,她亲自带着几个战斗经验最丰富的人,故意让一处岗哨发现自己的存在,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而其他的人则携带TNT炸药块乘乱发动袭击,成功地在直升机起降场上放了一个大“烟火”,把那里的地面引导设备和燃料库连带着那架盖着防水帆布的“输送者”直升机变成了一个冒着黑色烟柱的大篝火,让那里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可能再起降比航模直升机更大的飞行器了。

    不过,他们的好运气也就到此为止了。双方交火不到几分钟,苏离忧就惊讶地发现,那座看似人畜无害的“气象站”里居然冒出了一群穿着共和国卫队制服的士兵,在一瞬间让战场态势发生了逆转。本来占有绝对优势的突袭者们现在陷入了极其被动的状态,不得不依托海滩上遍布的礁石做掩体,勉强抵挡着这些仿佛凭空从地下冒出来的共和国卫队士兵发动的反击。

    “伟大的将军在上!这些混蛋到底有多少啊?”当又一枚高爆枪榴弹在身边不远处爆炸后,登陆的袭击分队中的前“扶桑之子”工兵山田茂名不由得开始抱怨起来,“这鬼地方不就是个气象站吗?怎么会有这么多混蛋守卫?我看他们总共都快有上百人了!”

    “上百人不至于,但是一个加强排恐怕是有了,与我们的人数量差不多,”苏离忧一边寻机开火还击,一边冷静地分析道,“而且这地方绝不会只是一个气象站——至少不完全是。一座毫无军事价值、直属于科学家委员会的小气象站,不可能会有一个排的驻军——除非联盟的人脑袋都秀逗了,或者他们的人手多得没地方部署。更何况,这些家伙还属于共和国卫队的‘汉谟拉比’师,你们注意看他们的肩章。”

    由于光线昏暗,大多数人根本无法看清对面那些共和国卫队士兵身上的标识。只有个别视力最好或是有着夜视天赋的人敏锐地注意到,这些人的淡绿色简章上画着一个黑色的石柱图案,而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个“汉谟拉比法典”徽章是共和国卫队RG第1“汉谟拉比”师——也就是共和国卫队战斗力最强的师的师徽。

    “看、看起来我们这次有些麻烦了,不算小的麻烦,”山田茂名低声嘀咕道。他的声音有点发颤,也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惶恐——毕竟,在这个时代的人或多或少都听说过“汉谟拉比”师的部队在各种各样是如何单方面“屠宰”他们的对手的,“我们还是赶紧跑路吧,趁这些家伙还不清楚我们的底细,我们现在撤回去他们应该不敢追击。”

    “不,就凭这些家伙还不至于成为麻烦,只要让他们离气象站附近的野战工事远一点就是了,是的,让他们离开工事就行了,”苏离忧胸有成竹地答道,“奇怪,这个岛上怎么会冒出这些家伙呢?”

    这些发动袭击的家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苏离忧并不知道在三百米外的一个由沙包和木板构筑的半地下掩体里,另一个人也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而且也同样百思不得其解。西蒙.何塞中校像一只四下张望的黄鼠般小心翼翼地将眼睛凑在掩体露出地面的观察孔后,通过安装在那里的主动红外夜视仪观察着战斗的进展。作为一名枪械设计师,如果脱下那身中校的制服,西蒙.何塞就是一个典型的弱不禁风的学者。按理说,像他这样从没在射击场和枪械实验场之外扣动过扳机的人是不应该成为一整座岛屿的守备司令官的,哪怕他只能指挥一个重装步兵排、一个直升机机组外加三四十名临时武装起来的工兵和工程师。不过,西塔-3实在是太不起眼了,没人认为它会遭到袭击,因此防御指挥权也就顺理成章地被交给了何塞中校——毕竟岛上军衔第二高的人是共和国卫队的排长渥伦斯基中尉,要是让一个中尉对中校发号施令,总不是什么好看的事情。但是,当突然袭击真的降临这里、直升机停机坪被炸出环形山般的巨大弹坑之后,这种安排就显得非常愚蠢了——事实上,除了在听到爆炸响起后喊了一句:“全体人员武装起来!”之外,何塞中校就带着两个临时拿起突击步枪的勤务兵躲进了这处掩体,再也没有下过一道战斗命令。他现在之所以还呆在这里,与其说是打算继续观察战况,倒更不如说是由于不知所措。

    感谢革命军事委员会那些愚蠢的专家!位置偏僻?不会遭到袭击?西蒙.何塞中校有些茫然无措地看着主动红外夜视仪中影影幢幢的淡绿色模糊身影和四处横飞的闪亮弹道,不由得在心中抱怨了起来。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总之,现在西塔-3遭到了袭击,而且袭击者很有可能打算占领、至少是暂时占领这座小岛。虽然何塞中校不能确定这些袭击者的确切身份,更不知道他们是否是为了他所负责的那项计划而来,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如果这些袭击者占领了西塔-3,那么他们被划为“绝密”的计划就将不再是秘密,这责任可没人能承担得起。

    “指挥官同志!何塞中校!”一个粗涩的男人声音从他的单兵无线电中响起,这人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在喉咙里塞了块痰似的,嗓门虽然很大,但听起来却不甚清晰,“我排所有活着的人已经全部进入了气象站周围的野战工事,发动袭击的叛乱分子也被压制在了海滩上,请问您在哪里?现在您还好吧?”

    “我……呃……我现在、在……”西蒙.何塞还没有从夹杂着愤怒、惊恐和不知所措的一团乱麻般的思绪中摆脱出来,他一时间甚至忘了该如何回答,“我……哦,我很好,我现在……我在掩体里。”

    “哪个掩体?哦,算了,反正岛上的所有掩体目前都是安全的,叛乱分子们没有重武器,”渥伦斯基中尉自言自语道,“那么请您先退回气象站的地面建筑里,那里有装甲墙体保护,应该能保证不出闪失,这股登陆的叛乱分子人数不多,最多不会超过30人,目前已经被我们压制在西侧海岸的礁石区了。指挥官同志,我打算让一个五人分队外加一挺通用机枪留下来守卫气象站的地面建筑,我带领其余人去扫清那些缩在海滩上的龟孙子们,顺便逮两个活的回来问问情况,请指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把最后的“指示”这个词说得特别重,似乎是在暗示他的门外汉“长官”必须同意这个计划。

    西蒙.何塞对这一点也是心知肚明:他的大部分服役生涯都在实验室和靶场上渡过,那些共和国卫队的人甚至根本不把他当做军人——虽然他们会管他叫“长官同志”或是“指挥官”,也会向他敬礼,不过他能够清楚地看到其中的轻蔑和敷衍。他自然也清楚,虽然自己在理论上拥有西塔-3上的最高军事指挥权限,不过那只限于平时。他可以让这个士兵去代替那个士兵到岗哨上值班,但是在战斗开始后,他的命令就等于零了。“好吧,批准你的请求,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何塞中校搓了搓被冻得有些麻木的双手,同时在心中埋怨自己刚才跑出来时为什么会忘了戴手套。他非常信任渥伦斯基中尉的判断,既然他说了叛乱分子已经被压制、接下来的战斗不过是“清扫”,那么这里就没他西蒙.何塞什么事了。不过,他并不打算就这么回气象站去,而且继续凑在红外夜视仪后面,观察着战斗的进展。毕竟在沉闷得能让人发狂的岛屿生活中,能够相对安全地观赏一次真枪实弹的战斗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机会。

    作为共和国卫队中的精锐,“汉谟拉比”师的士兵们的行动速度和战场配合都要远远超过一般的社会革命军甚至是其他共和国卫队师的士兵。虽然他们每个人身上光是那一套FAD-56战斗防护服的重量就超过了40千克,看上去活像是16世纪德意志那些以极端沉重的装甲著称的“黑色骑兵”,但他们动作却非常灵活迅捷,似乎他们身上套着的只是一层普通的卡其布作训服而已。渥伦斯基甚至没有发出多少指令,那些隐蔽在野战工事里的士兵们就自行以分队为单位,沿着遍布岛屿表面的、如同血管般的交通壕交替掩护着向那些不速之客们登陆的海滩接近,虽然他们在前进途中不断遇到子弹、白磷手榴弹甚至破片枪榴弹的攻击,但推进势头却并没有因此而减慢分毫,倒是部署在气象站西侧几个掩体里的火力支援分队不断用两门57毫米迫击炮对袭击者隐藏的巨大礁石后面进行打击,将躲藏在后面的人炸死或是驱赶到突击步枪的火力网里。

    “站内工作人员注意,紧急情况已经过去,目前情况已经处于岛上护卫部队的控制之下,我相信我们很快就能肃清登岛袭击者。D12气象站已经没有危险,战斗警报解除。所有人解除战斗状态,请将自卫武器放回储藏室内,并打开关闭的防弹门。”西蒙.何塞打开无线电,对气象站内的所有人说道。他可以想象得出那些随同他一起来的科学家委员会的专家们拿着并不称手的LM-11自卫用来复枪和AG-50突击步枪,缩在气象站下的电梯口和地下通道里、身体因为紧张而颤抖的样子。妈的,我刚才也在发抖,不过现在没必要了,我们的人会收拾掉所有不请自来的家伙们。何塞中校关掉了无线电,掏出一只装满风引草丝的烟斗小口抽了起来。

    风引草燃烧产生的妖异幽香混合着烟斗中火焰的热量,一起被西蒙.何塞从烟嘴中吸进了口腔里,然后通过气管和肺部转悠了一圈,最后从他的塌鼻梁下的鼻孔里喷了出来,形成一个个淡青色的圆圈。烟雾中的生物碱在消除他的疲劳感的同时,也将他剩下的顾虑和紧张一并抹消。是的,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紧张的了:守卫部队占据了战斗的上风,交火已经远离了气象站和附近的野战工事圈,而渐渐转移到了突袭者们登岸的那片布满褐藻和礁石的海岸上,要不了多久,应该就会最终平息下来,到时候我们就能知道这些不速之客的身份和意图、以及在西塔-3上进行的计划是否泄密了——前提是那些共和国卫队士兵们没有把所有上岛的家伙都直接干掉……

    “轰——”伴着一声突如其来的爆响,一团白色的亮光突然在夜视仪的目镜中迅速膨胀,让西蒙.何塞在一瞬间什么也看不到。片刻之后,他听到一阵东西“稀里哗啦”地砸在掩体顶部铺着伪装网的木板上发出的声音,也许是沙土或是礁石的碎片,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什么东西。紧接着,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开始在西塔-3遍布礁石的破碎地面上响起,将片刻之前的轻武器射击声完全掩盖了下去。

    榴弹炮!在片刻的惊愕之后,何塞中校终于意识到了这些爆炸声的来源。但这不可能啊!这里是阿留申群岛中央地带,哪来的……对了,军舰!他猛地把烟斗丢到了地上,这些家伙是乘着武装运输舰或是游击巡洋舰专程赶来的叛乱分子!很显然,他们来这里肯定有自己的目的,而且是蓄谋已久。而这座极端荒凉、除了苔藓就只有地衣的大号礁石上,只有一件事情值得他们远道而来……

    “通讯兵!立即用长波无线电向阿尔法舰队旗舰报告!”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渐渐在他的头脑中变得清晰起来后,西蒙.何塞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拿起了对讲机,“至少有一艘叛乱分子的舰只来到了西塔-3附近的海面,并且向这里发动了攻击。我们的研究计划泄密了!还有,立即做好紧急应对措施,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得到任何一件参与测试的实验品!”

    “呼,来得总算还算及时,这次真是好险!”在目睹了“亚历山德拉”号发射的100毫米和75毫米口径炮弹接二连三地落到毫无防备的共和国卫队士兵头上、爆炸冲击波将他们像布娃娃一样抛上半空之后,藏在礁石后的姬紫宸终于长出一口气——就在几秒钟前,她还和其他人一起被对方火力死死压制、不能抬头,对自己脑袋发热参加这次行动感到后悔莫及。直到炮弹爆炸声取代了不断在她身边响起的枪榴弹爆炸声,她才意识到自己又一次捡回了一条命,“下次我再也不参加这种把脑袋往断头台上塞的行动了!”

    “我看未必。任何行动都有变数,在我们那位舰队司令做出发动突袭的决定的时候,是哪位小姐信心满满地说‘没有危险’,争着要参加登陆作战表现自己的?”当确认那些在进攻中猬集一团的共和国卫队士兵们已经伤亡殆尽后,苏离忧小心翼翼地从岩石后探出头来,在黑暗的掩护下朝着对面张望。由于祖先接受的基因优化,她的眼睛可以在微弱光线下清晰视物,夜视能力甚至不亚于猫头鹰,“不错,这些冲上来的家伙已经完蛋得差不多了,”她的这句话是对着无线电说的,“弹着点向东延伸200米,炸掉那些半地下野战工事,我们的人会自己料理剩下的敌人。”

    十几秒后,炮弹的落点发生了变化,开始接连砸在位于岛中央最高处的气象站附近。那些用沙包和木料搭建的临时性野战工事纷纷被震塌或是炸毁,但气象站的地面建筑却在多次被带着4.7千克或是6千克硝化棉炸药的炮弹直接命中后继续巍然屹立,现在就连傻瓜都该明白了:如果这座建筑真的只是一座“气象站”,那么乌龟身上都可以长钢质装甲了。

    “有趣,真是有趣!”苏离忧自言自语道,“‘亚历山德拉’,听得到吗?现在请停止炮击!”她缓缓站了起来,同时低声朝着身后的其他人喊道:“诸位,这鬼地方恐怕有点蹊跷,谁愿意跟我去看看我们那些神圣联盟共和国的朋友们在上面都给我们准备了些什么惊喜?”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