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二卷 扬帆东渡:第十二章 阿留申(2)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2171年2月16日下午17:15,阿拉伯半岛汉志地区,哈吉尔山谷。

    现在,血色的残阳已经接近了西方群山山顶的高度,起伏不定的波浪状岩石山峦在地面上投下了长长的阴影,在没有被阴影覆盖的地方,阳光将暗黄色的土地染成了一片诡异的血红色。

    是的,这里确实流了血,流了很多血。罗翔站在重装甲营的装甲通讯车顶上,一动不动地负手而立,任由带着焦糊气味的微风吹拂着他的衣领,就像是中世纪那些屹立船头的维京武士。不过,他的目光中没有任何兴奋的神色,只有深沉的压抑与迷惘。是的,战斗已经结束了,那些没来得及逃出哈吉尔山谷的叛乱分子都已经成为了血肉模糊的死尸。这次清剿行动从理论上说是“成功”了,而且他们还弄到了一门革命前制造的电磁炮——虽然那玩意在叛乱分子逃离时被爆破得比较严重,但大多数零件还算完好。不过,当他看到那些被烧得扭曲变型的装甲车辆乘员尸体时,却怎么也感觉不到“胜利”应有的喜悦。

    “指挥官同志,我们的部队已经开始分散搜索山谷中残余的叛乱分子,不过这一带山洞很多且构造复杂,搜索将会花费比预计更多的时间。”一个又矮又瘦的阿拉伯革命军少校走到罗翔身后,用平稳的声音说道。这人和大多数贝督因游牧人一样,脸上满是荒漠风沙留下的粗糙印记,而削掉了一大块的鼻尖和左脸上的刀疤让他看起来显得更像是英国传说中那些阴险乖戾的“红帽子”。不过罗翔知道,这家伙并不像看上去那样凶狠果决,相反,阿兰.优素福少校向来非常“谨慎”,或者说,是过度“谨慎”了。在这次对哈吉尔山谷的清剿中,他居然命令负责包抄的山地步兵们以连排为单位分散追击那些明显是诱饵的部落民兵小分队,结果导致了行动的脱节,使得叛乱分子得以成功伏击了清剿部队。

    “继续搜索。”罗翔瞟了这个比他矮一大截的家伙一眼,敷衍地说道。算了,反正这次的损失也不会让我负责。他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无视这个家伙。是的,这次行动遇上了特殊情况,直升机、主战坦克和装甲运兵车的损失都可以归结于该死的电磁炮——反正革命前的武器在这个时代就是强大得不可思议的代名词。遭到伏击可以归咎于友军没有及时地包抄,当然还有那阵逼迫机降连返回基地的、突如其来的沙尘暴……不过,当罗翔的目光落在山崖下的尸体堆上时,这些想法几乎瞬间就从他的脑子里消失了。

    堆在那儿的尸体都是在本次清剿战中被打死的部落民兵和叛乱分子。按理说,在掩埋尸体之前,应该不会有人愿意凑到那附近,可是现在那儿却冒出了一大群人——从衣着上看,这些蓬头垢面的男男女女应该是附近犹太保留区的人,他们赶着瘦得像骡子似的双峰骆驼,在那些穿着抵抗军暗黄色沙漠作战服或是部落民兵的褐色袍子的尸体间挑挑拣拣,如同一群落在食物上的苍蝇。这些拾荒者扒下死者血淋淋的衣衫、搜走破损的装备,然后又熟练地把那些尚未被烧焦或打烂的尸体用生锈的砍刀肢解开来,用麻绳捆好放在骆驼背上,然后继续去抢夺下一具尸体。一些拾荒者在争夺中怒目相向,甚至动起了拳脚,不过不知是不是由于有共和国卫队士兵守在一边,这些人虽然看上去恨不得吃了对方,但还没有谁敢用武器来解决争端。

    这真他妈的混蛋!罗翔看着那些犹太拾荒者像一群抢食的野狗般抢夺着血肉模糊的尸体,心里不由得腾起了一股无名火。虽然这些从美洲远道而来的家伙是我们的对手,但好歹也算是军人。现在却毫无尊严地趴在沙土里,被这群衣衫褴褛的、如同一群鬣狗一般的犹太拾荒者像剥死猪的皮一样剥得干干净净!“优素福,你们就不能用步枪教训一下这群犹太秃鹫吗?难道任由他们在这里......”

    “对不起,指挥官同志,主动攻击保留区的犹太人是违反《神圣约法》的——即使他们已经离开了保留区的范围,只要他们没有敌对行为,就不能攻击。而据我所知,至少在战场上捡拾叛乱分子的剩余物资并不被视为敌对行为。”优素福少校搓着手掌,用鄙视的眼光看着那些在村庄废墟中挑挑拣拣的犹太拾荒者,就像是看着一堆肮脏恶臭的烂泥,“再说,后勤委员会也不会许可我们在这些家伙身上浪费弹药。”

    好吧,我和这些家伙计较什么呢?在这个时代,虚无缥缈的荣誉与尊严并不重要,让更多的人生存才是关键。既然他们要靠这个过日子,我又有什么资格去阻拦?罗翔挥了挥手:“好吧,叫翻译告诉他们,把叛乱分子的武器弹药以及文件——如果有文件保存下来的话——给我们留下,其他的东西都随便拿走好了,”他想了想,又补充道,“顺便让他们把这里的所有尸体都给处理掉,我想这大概不会花他们多少时间吧。”

    “即使您不让他们处理,他们也会设法把尸体弄走的,指挥官同志,”优素福耸了耸肩,“您要知道,在这种只比月球表面多一层大气的鬼地方生活,一切能用的——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都会被最大限度地利用起来,说真的,其实我们以前也常常让犹太拾荒者处理那些被打死的叛乱分子尸体——当然,在那之前要先在野地里丢上一夜。这样就可以省得费力气挖坑埋葬他们。”

    “但是……”罗翔脸上的怒意更浓了。不过他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但是”什么——因为他看到了比那些犹太拾荒者更令人惊讶的东西。

    “该死的皱皮母狗,别装死!”随着一阵满含愤怒的粗野咒骂声和绝望的哭泣声,一群阿拉伯革命军的山地步兵从一个山洞口走了出来——当然,走出来的不止是他们这些人,还有几十个老弱妇孺。士兵们像驱赶羊群的牧羊人一样粗暴地用皮靴和枪托驱赶着这些步履蹒跚、惊恐万状的可怜人,将他们沿着山崖上陡峭的小路赶下了来。一些小孩不得不拼命抓住岩壁上的凸起,以免从悬崖上滚落下去。

    罗翔愤怒地将拳头砸在了装甲车的顶部装甲上:“优素福少校!你看看你的这些士兵在干什么?”

    “这……”优素福迟疑着,似乎在思考该如何回答这个不甚友善的质问,抑或仅仅是在拖延时间。还没等他说出什么来,那队士兵已经驱赶着人群来到了他们面前,罗翔认出这是一支奉命去哈吉尔村某些最隐蔽的山洞中搜索岔道的小分队。

    “指挥官同志!”一名士兵快步来到了罗翔面前,令罗翔感到极为不爽的是,他脸上居然满是自豪与得意的神色,看上去很有成就感,“我们逮住了一群来不及逃走的部落人渣和叛乱分子,总共有五十多个。这群混蛋——”他轻蔑地看了身后那些惊恐万状的孩子与老人,“这群人类的败类躲在一个非常隐蔽的狗洞里,不过还是被我们发现了,而且他们居然敢袭击我们的士兵,我建议——”

    “我建议放了他们。”冷静,不要发火。罗翔在心中对自己说道。他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对那些被狂热情绪笼罩的士兵说道。要记住,不能对狂热的人发火,否则只会起到火上浇油的作用,“这些人确实是部落民没错,不过根据《神圣约法》,部落民并不能算是‘人类的敌人’,充其量只是些不愿意进步、沉迷于黑暗时代回忆的可怜虫,你是复兴社会党党员吗?”在看到那个士兵点了点头后,罗翔继续劝道,“我们复兴社会党人的任务,是拯救那些愚昧无知的、怀念黑暗时代的人,你们应该帮助他们,而不是把他们称作‘人类的败类’,更不能用这种粗暴的手段对待老弱妇孺,对不对?”

    士兵们的情绪似乎冷静了一点,不过还没等罗翔感到高兴,一个粗壮的、留着拖到胸口的山羊胡的士兵就走出了队列,手里还拖着一个幼小的孩子:“指挥官同志,您刚才把党章背了一遍,不过,您似乎不了解实际情况,”他“刷”地撕开了孩子身上破布般的衣衫,“指挥官同志,看看这个家伙!”

    “改造人!万恶的改造人!”优素福少校头一个嚷了起来,很快,他的叫声就被士兵们愤怒的吼叫和可怜孩子的哭声给取代了。这个孩子虽然非常瘦弱,清秀的小脸上带有长期营养不良产生的菜色,不过皮肤却非常光滑整洁——没有寄生虫侵蚀的痕迹、没有伤疤、甚至没有痘痘或是脓肿,而这些应该是部落民身上常见的东西。很显然,这孩子的祖先十有八九是黑暗时代那些接受过基因优化的富人,也只有优化的基因才能让生活在几乎没有卫生条件可言的环境中的人不会有浑身癞疤、满头脓疮。

    “不,他不是。”罗翔伸出一只手,将山羊胡子士兵揪住孩子衣领的手掰开了,“这说明不了什么。我在东北亚地区听说过……呃……有些部落民知道从野生灌木里提取一些植物油来保护皮肤,这样他们就……”他随口瞎编道。虽然他很清楚,这种话也许没有几个士兵会相信,不过他只需要一个理由,就能让这些狂热的家伙放过无辜的部落民们——哪怕他们是改造人。罗翔从来不相信仇恨部的宣传,特别是对于改造人的仇恨宣传,他不相信有谁需要为祖先的过错而付出任何代价。

    “是吗?指挥官?”山羊胡子挑衅地看着罗翔的眼睛,“野生灌木的植物油?在汉志,连草都不长几根。况且——”他“霍——”地抽出了多功能刺刀,在孩子的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鲜红色的血液立即从伤口中流了出来。但是,流血很快就停了下来,接着,伤口处的血液居然以人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凝固结痂,仅仅几十秒的工夫,这个伤口看起来已经像是几天前留下的了。“这也是‘植物油’的功劳?抑或是黑暗时代那丑陋的基因科技的产物?”他又抓过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太婆,朝着她的手臂上划了一刀,情况完全一样。

    罗翔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基因优化除了让人拥有超过常人的体力和身体素质外,还能极大程度地提高人体免疫力与抵御伤害的能力,其中就包括伤口迅速凝血——在改造人的血液中,血小板会以远超普通人的速度前往一切内外出血点聚集,即使手脚被砍断,也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他还想说点什么,但通讯车驾驶员魏格纳及时拍了他一下,让他注意到了士兵们充满仇恨的眼神——由于从记事起就开始接受的仇恨教育,对绝大多数人而言,仇恨那些“每一个碱基对都编码着罪恶”的改造人就像仇恨复兴派叛乱分子一样,已经成为了潜意识中不可抹灭的存在,只要他们认定了谁是改造人,即使是革命指挥委员会的命令也不能阻止他们动手。

    “走吧,指挥官同志,我们应该尊重广大官兵的情绪,”优素福少校知趣地把罗翔拉回了通讯装甲车里。就在他们离开的同时,身后传来了刺刀和匕首扎进肉体的声音——按照大多数人的观点,“罪恶的传承者”们是不值得浪费宝贵的弹药的。“有些时候,您必须学会妥协,特别是这种……特殊情况下。”优素福低声劝道。

    “仇恨控制了现在,因此我们没有未来。”罗翔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我会记住你的忠告的,少校。”

    在深夜时分的阿留申群岛海域航行是非常危险的,特别是在这种乌云密布的黑夜里,因为在极低的能见度下,船只瞭望哨几乎等于是瞎子,而复杂的岛屿地形足以让导航雷达屏幕充满杂乱的回波。即使有经验最为丰富的水手和最精确的海图,也不能保证绝不会与暗礁或是北方来的冰山“亲密接触”。现在,四周的海面几乎和四周的夜幕融为了一体。只有那些被狂风卷起的巨浪一排接着一排从海面上涌起,让这片昏暗的深色背景中有了几分起伏。而一艘涂着鼠灰色涂装、船身略显细长的舰船却如同一条银色的巨鲸般在这危险的黑暗中全速前进着,用它的螺旋桨推进器对抗着迎面而来的强大海风和巨浪,似乎完全不忌惮四周潜伏着的各种危险因素。

    “司令官同志,外面的风力已经达到了29公里\时,浪高超过6米以上,”在“亚历山德拉”号摇晃不已的司令塔罗经\海图室内,这艘船的大副罗森堡少校正在向舰长姬舞进行例行报告,“根据我们目前的航速和航向推断,现在我们的位置大概在北纬51度30分、东经179度上,航向仍保持为西北航向,航速19节,预计4小时内就能到达西塔-3号岛。”

    “把航速降低到15节,我们现在的位置浅滩太多,而且这个纬度已经可能有浮冰出现了,”姬舞望着司令塔外如同墨水般漆黑一片的夜幕,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增派瞭望哨,关闭舰艏的主动声呐,这一带……你应该知道有什么的。”

    罗森堡点了点头:“我希望那些家伙都去找阿尔法舰队的麻烦了,最好搞沉他们几艘护卫舰或是交通艇之类的,”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伟大的将军在上,希望今晚的海面保持黑暗。”

    “希望如此。”姬舞转过身去看海图,不过与她一同呆在司令塔里的姬紫宸却好奇地凑了上来:“你们说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为什么必须关掉舰艏声呐?”

    “这个……怎么说呢?那个东西的名字我们不能说,从我6岁开始到我父亲的捕虾船上帮忙时我就知道这一点——在陆地上可以说,但是在海上绝对不能说。海员和水兵们认为,说出它的名字会把它招来,这大概算是海员的一种迷信吧,”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目光仍然停留在海图上。在海图上阿留申群岛的中部地区,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小岛被用红笔圈了出来,“这就是我们这趟冒险行程的目标了,你真的也要上去吗?”

    姬紫宸吐了吐舌头:“亲爱的司令官同志,我这几天反正也在船上呆腻了,正想找块稳固的陆地上去走走。再说了,您不是说西塔-3上面只有一座小型气象站,几乎没有危险吗?”在之前的几天中,很多人都劝她不要参加这次行动。最开始是井上秋水,说是希望她能够到“雷克斯”号上去帮忙照顾那个他们从东京地铁找到的女孩,然后又是其他人来以各种理由劝她离开“亚历山德拉”。这些人不相信我,他们认为我这样的文职人员不能参加这种冒险行动,姬紫宸想,那我就一定要证明自己、让他们的想法落空才行。

    “在这种海况下登陆,本身就是危险。”姬舞撑着额头,若有所思地说,“不过既然你决定要去,那就只有四个小时的时间考虑了——如果登上了交通艇,那谁都不能再退出了,但在那之前,你还是可以选择留在船上。”

    “亚历山德拉”号游击巡洋舰是在两天前北上脱离AF-39分舰队的。在分道扬镳之前,它的舰员们已经将船上了所有重要物资——特别是那箱疑似外星飞行物的残骸给转移到了另外三艘船上。同时,船上的所有伤病号和不愿参加这次冒险行动的乘客们,当然,还有那个井上秋水从东京地铁里救出来的小女孩也都转乘到其它船只上继续向东前进,一批老练水兵和自愿参加行动的人则被从其他船上抽调来。它在此后的两天里一直利用在这一带海域肆虐的风暴的掩护,先是向北航行,接着又转向西北,而最终目标则是西塔-3号岛,一座历史不到一百年的岩石小岛。

    与其它新生的岛屿一样,西塔-3也是在百年前的大战后出现的岛屿。在那次战争中,由于核冬天导致的全球降温和海退事件,大量新的岛屿冒出了海面,这座小岛也是其中之一。只是它的面积实在太小,长宽都不足600米,岛上除了苔藓与褐藻,几乎找不到其它任何植被。这与其说是一座岛,倒不如说是一块露出水面的大型花岗岩来得恰当,在前几年,神圣联盟共和国的科学家委员会为了研究白令海周边的气候变化,在这座荒芜偏僻的小岛上建了一座小小的气象站,虽然条件简陋,不过却拥有功能强大的通讯设施,可以随时将观测到的气象数据发回阿尔法舰队的旗舰或是其母港新旅顺基地。

    “我们所之所以来到这个地球上最荒凉的角落之一,就是因为这座气象站的位置以及它拥有的通讯设备,”在几分钟后,姬舞在船员餐厅中向即将参加登陆突袭行动的众人交代注意事项时如是说道,“你们也许不清楚,气象站的通讯设备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我必须说明,这非常重要。要知道,我们这次冒险北上是来当诱饵的,目的就是想让阿尔法舰队认为我们计划在阿留申群岛进行袭扰,而离开集结区域,既然要做诱饵,那就既要保证引起对方注意,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这里的偏僻位置足以给我们足够的逃脱时间,而气象站的通讯能力则可以保证阿尔法舰队一定能知道我们的到来。”她用手指敲击着挂在墙上的西塔-3的简略地图——那幅阿留申人提供的图确实够简略的,只是用木炭在纸上大致画出了岛的形状和气象站、直升机起降场的位置,“所以,我们这次行动与其说是袭击,不如说是一次佯动,你们上岛后,‘亚历山德拉’会放下所有交通艇,在不同方向发射肩扛式火箭弹并引爆舰炮炮弹的发射药包,给岛上的科学家们造成我们有一支舰队的错觉,而你们则必须尽量利用黑夜,让他们误以为你们的数量是实际数量的两倍以上。”

    “就两倍?”叉腰站在一边的苏离忧笑道,“你太小看我们了吧?有我在,至少能让那些从没听过手雷爆炸声的科学家们在求援信号中把我们的数量夸大十倍。”

    有那么一瞬间,姬舞的脸上似乎露出了不太高兴的神情,不过她并没有进一步的表示:“如果你能做到的话,那当更好,”她在西塔-3的简图上的气象站位置画了个圈,“这座气象站没有军事用途,最多只会有两到三名武装警卫,也许科学家们也有一些用来防范北极熊的来复枪,不过你们并不需要与他们交火,只要把直升机起降场破坏掉就行,”她将位于气象站西侧的起降场圈了出来,“如果这处起降场被闻讯赶来的联盟海军航空兵用作搜索我们的基地,那么……”

    她的后半截话被餐厅中喇叭里传来的呼喊声所打断了,那是罗森堡的声音:“司令官同志,快到甲板上看看!我们的观察哨发现了重要情况,前方海面出现了异常的闪光,很有可能就是‘光之海’!”

    </p>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