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一卷 神州残阳:第六章 旅途(4)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嘘——就地隐蔽!看来我们有朋友要来拜访了!”苏离忧的反应远比别人要快,话音未落,人已经闪进了楼梯间外的一堆标着“消防”字样的铁箱后面,快得让人看不清她是如何动作的。

    其他人的反应稍稍慢上了半拍,结果发现这间狭小的水泥房间内根本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躲藏了。姬紫宸躲在了苏离忧的后面,和那个昏迷的飞行员挤在一起;别的人只能贴着楼梯口一侧的墙脚隐藏。所有人都将步枪挂回了背上,转而取出了自制左轮手枪或是P04半自动手枪——在这种狭小空间内,除了自动火器,手枪要比枪身过长的步枪好用得多。

    楼梯上的脚步声还在渐渐接近,“咚咚”的脚步声很有规律,让人觉得这就像是一只正在倒计时的秒表,正在“滴答滴答”地走向0点,而随着声音的增强,姬紫宸可以明显地感到,一股难以言表的紧张气氛正渐渐出现在这狭小的空间内,不但是空气仿佛已经变得凝重了起来,甚至就连周遭的时间流转似乎都因此而变得更加缓慢了——虽然从那不断传来的脚步声可以听出,时间还在正常地流逝着。姬紫宸不由得开始猜想起来:在这百年前小城的废墟中,会有什么样的人出没呢?社会革命军的侦察队?还是这座城市原先居民的后裔?抑或是离群索居、在废墟中藏身的部落民?或者是哪个徘徊在苍凉大地上的流浪者,在这一刻恰巧与他们来到了同一个地方?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在脚步声来到身边之后,一个高大粗壮、如同站起来的黑熊般的身影伴着沉重的呵气声和粗砺的搓手声走进了这个狭小的、水泥板裹成的空间里。在姬紫宸第一眼的印象中,这是个看上去绝对称不上友善的男人——虽然明显是白种人、或者精确地说是斯拉夫人的面部特征,但是脸上的皮肤却被荒野中的辐射和阳光中的紫外线变成了棕灰色,就像是桔子上长出的霉斑,一条肮脏得如同一根麻绳的布带系在额头上,鹰钩鼻的前端居然被堪堪削掉了一块肉,一道深深的伤疤砸从右脸上拖到嘴角边,最后隐入了那丛乱草似的栗色胡子里,两只棕色小眼睛转来转去,令人联想起在林间或是河滩上搜索腐肉的棕熊。一支K90半自动步枪斜挂在他的肩上,黑洞洞的枪口折射着微弱的冷光。总而言之,如果有人要拍《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那么这位老兄完全可以去扮演其中的一个大盗,而且绝对能受到观众好评。

    不过,这人的一脸凶悍对苏离忧而言,无非是一张华而不实的面具罢了。那人前脚刚走下最后一级楼梯,苏离忧就双脚陡然发力,“噌——”地一声从隐蔽处蹿出,像一只扑向绵羊的山猫一样跳到了那人背后,一手仅仅捂住了他被大胡子遮住的嘴巴,一手揪住了将K90半自动步枪挂在他肩上的枪带,迅速打了个结,像绞索一样勒住了他的脖子。

    那个大块头的反应速度实在是惨不忍睹,直到被制住之后,才发现自己遭到了袭击。他一边挣扎、一边弯起右腿奋力踢向苏离忧的腹部,不过对方轻轻一扭腰,就闪过了这沉重的一脚。接着,苏离忧用脚尖朝着他的膝关节轻轻一踢——至少看起来只是“轻轻”地一踢——就将他上百公斤重的身体放倒在了积满尘埃的地面上。

    “嘿,你怎么见人就打?”姬紫宸对苏离忧这种以暴力对待一切的行为很是不满,于是从那堆铁箱子后面站起来质问道。

    “你没看到这人脑门上的标志吗?就是那根系在上面布条,”回答她的问题的是拉杜耶夫,他脸上正挂着几分失望的神情,看来是在惋惜自己没能抓住这个出手的机会,“那是红白蓝三色布条——斯拉夫的民族色彩,就像阿拉伯的红白黑三色一样;呵,想起什么了吗?”

    姬紫宸沉吟了片刻:“北方革新联盟?”

    “回答正确,”苏离忧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捆麻绳,将那大汉捆绑停当,“遇上这些朋友,我们还真有点不好办了。”

    这个事实让所有人都沉默了,那种看不见的紧张气氛又一次笼罩了这个灰尘遍地的狭小房间。据说,在伟大的革命中,原来的俄罗斯民族主义组织“光头党”fen.lie成了几支。其中一些人在战争中死去了,另一些人则在其他民族离开俄国后和神圣联盟共和国和解——当然,曾经的俄罗斯领土目前已经被南下的冰川和冻原吞没了十之七八,处处都是西伯利亚,压根就没人愿意往那边跑了。而一支最为激进狂热的民族主义者则宣称,要南下为斯拉夫民族夺取更多的“生存空间”——这帮人就是北方革新联盟,目前世界上最极端的斯拉夫民族主义党派。

    沉默保持了好一阵子,而在姬紫宸看来,这简直就像过了整整一年一样。每个人都清楚,他们目前面对着何等可怕的威胁——作为民族主义党派,北革盟也许算不上是最强的,但却绝对是最好斗、最极端和最小心眼的一伙。生活在公元2170年的人,基本上都听说过他们的“光辉事迹”:联盟公民们常常从政治广播中听到斯拉夫民族主义者袭击驻扎在北方高纬度地区的共和国卫队“极光”师和社会革命军的哨站和小股部队的消息,也能在电视中的仇恨节目里看到被他们炸毁的林场设施、木炭加工厂或是生物燃料厂熊熊燃烧的“美景”;部落民们则可以隔三差五地从流言中听到他们的“功绩”:什么活剥黄种人头皮啦、屠灭孤立的猎民村庄啊、吃亚洲人的人肉啊,虽然其中有几分虚构,但不可否认,也有很多真实成分在内——更何况苏离忧前不久在带领运货队去七台河的路上还干掉了他们几个人。

    “就这么坐着也没用,我们上去看看吧。”最后,还是苏离忧打破了这压抑得令人几乎要浑身发抖的沉默,“让我先审审这个混蛋。”

    很可惜,当那人被翻过身来后,众人失望地发现他已经双眼翻白,嘴角痉挛,鼻子里还流出了一道暗红色的血,有人踢了一下他的脑袋,结果这家伙长满毛发的大脑袋向一侧扭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很显然,苏离忧刚才勒得似乎太重了一点,拧断了对方的颈椎骨,将这位仁兄直接送上了征途。

    “噢,很抱歉,下手的时候没控制好力道,”苏离忧苦笑着挠了挠头,“这个……看起来只能请各位和我冒险上去一趟了。”

    在决定行动之后,众人拉开阵势,蹑手蹑脚、如临大敌般沿着楼梯摸了上去——苏离忧和拉杜耶夫各自拿着两把手枪居前,一左一右,在狭窄的楼梯上交替掩护着前进。后面的侦察队员们则端着步枪,两两一组,每组隔开两三米,贴着楼梯两侧缓慢跟进,最后一组人则端着半自动步枪倒退着前进,警惕地注视着身后楼梯上的任何动静,以防地鼹们跟上来袭击,那位昏迷的联盟飞行员则被交由走在队伍中间的姬紫宸背着。这一队人虽然没受过什么正规的室内战斗训练,但除了姬紫宸外的所有人都没少干过潜伏、跟踪之类的活儿,因此十个人走动起来,居然基本做到了“寂静无声”——如果仔细听的话,还是能听懂衣角偶尔擦到粗糙的水泥墙壁发出的轻微“沙沙”声或是兽皮、胶质鞋底与地面接触时发出的类似于揭开胶纸声的细微声响,不过,纵使有人听到了,也只会以为是老鼠或是猫在行动时发出的声音——虽然伟大的革命几乎报销了一切旧文明时代的东西,但这一对冤家却仍然健在。

    在沿着楼梯小心翼翼地朝上搜索了几层之后,部落民侦察队已经基本上搞清楚了这栋建筑物的布局——这座楼房是这一带唯一一座还算完好的高层建筑物,一共有六层——地上五层,地下一层,但却不是居民楼,而应该是一座革命前被称为“百货大楼”的建筑物,据说,在伟大的革命之前,人们就是在这种建筑物里进行商业活动的。地上的几层很空旷,大概就是做买卖的场地了,而那间已经成为地鼹繁殖室的地下室当时也许是用来做仓库的,他们所走的楼梯间都标有“TAXI”字样,可能是过去所谓的“安全出口”。当然,它们的真实用途到底是否与侦察队员们猜想的一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栋建筑物已经成为了那帮斯拉夫极端民族主义者的火力点——在顶楼,他们发现了两个正在摆弄着一挺架在窗口上的水冷重机枪的北方革新联盟士兵。

    这两个家伙本来有机会用那挺架在窗口上的重机枪扫上一梭子示警的——如果他们真的那么做了的话,从东宁城废墟里四面八方闻声涌来的北方革新联盟武装分子们会在极短时间内将这支误入重地的侦察队撕个粉碎。可惜的是,这两个家伙和刚才下到地下室的那位老兄一样,身体反应比脑袋要快。在发现身后突然冒出了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美貌姑娘后,他俩立即像两条见到鲜肉的狼狗般双眼冒光地扑了过去。没想到,这“弱不禁风”的姑娘突然从腰带上抽出一柄匕首,在他们还没看清她的动作之前就切开了他们的颈动脉。

    “解决了,米什卡,快把这两团臭肉给我拖出去,”苏离忧将匕首的刀锋在一个死去的斯拉夫士兵身上擦了擦,然后还给了拉杜耶夫,“金吉奇,你带两个人到地面上去,看看百货大楼里还有没有剩下的敌人,顺便把大门给把住。”在吩咐完毕之后,她才示意姬紫宸将那位联盟飞行员放在地上,观察她的情况。

    不得不承认,这位飞行员目前的状态倒还不错——至少就连对如何治疗或是制造各种外伤有着丰富经验的苏离忧也看不出她身上有什么伤痕,她只是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就算姬紫宸使劲推搡,也只不过是有气无力地哼哼几声而已。

    “要不要给她打一针强心针试试?”姬紫宸看了老半天,也看不出她的这位老朋友到底有什么毛病,索性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了一个急救药盒——这玩意自然也是共和国卫队连同全套作战装备一起配发的,装有一支强心针和一支吗啡,都可以直接用于静脉注射。

    苏离忧摇了摇头:“看来你是真的没有生活经验啊,算了,我这里有特效药,保证比你们那劳什子强心针里装的去甲肾上腺素注射剂要有用得多,”她在说话的同时,把右手伸进自己的皮衣衣兜里摸索了一会,然后在其他人疑惑的目光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棕灰色陶瓷烟斗,“什么?你们不相信我?好啊,且看我怎么给她治病。”

    只见她从荷包里捏了几丝普普通通的风引草丝塞进烟斗,然后划了根火柴点燃了,一缕风引草特有的青烟就像印度艺人笼子里的眼镜蛇一样绕着圈子飘了出来。她将烟斗放到那个飞行员有些发红的鼻尖下面,让缕缕青烟钻进她的鼻孔,仅仅几秒种后,飞行员就打了个呵欠,慢慢地睁开了惺忪的双眼,看上去似乎只是睡了一觉而已。

    “嘿,看到了吧?她只是太久没有抽草,烟瘾发作了,”苏离忧将飞行员轻轻扶到一侧墙角坐下,又递给她一个水壶,“抽风引草抽上瘾的话,长期离开它的生物碱,就会导致嗜睡和精神不振,你们难道不知道?”

    姬紫宸晃了晃脑袋:“噢,那也给我抽一口吧,不然我也要睡着了。”

    那飞行员醒来之后一直没有出声,除了喝水之外,就只是转动着黑亮的眼珠打量着四周,那表情也不知是惊恐、迷惘,抑或是别的什么。不过,就在苏离忧打算询问她的时候,一名刚才出去打探情况的侦察队员匆匆忙忙地跑了上来。

    “嘿,你的脚步就不能放轻点吗?想要把我们的位置通报给那帮混蛋吗?”

    “喔,不,”侦查队员满脸苦相地摇了摇头,就像是即将被吊死的人面对绞索时的表情一样,“我想他们不会认为有外人能够潜入这座楼的,因为我们现在就在这些家伙的阵地中心!”

    “什么?!”

    “指挥官同志,你看,”侦察队员三步并两步地跑到了架着重机枪的窗口处,伸出一只手指着外面的城市废墟道,“我们刚才四处转了一圈,险些被他们发现,这座城市废墟里少说也有两三百号人!看那里,沿河公路后面那排公寓楼废墟里,就藏在一个野战炮阵地,有两门40毫米炮,是那帮毛子自己造的;再往东,那座塌了的大楼后面也埋伏了很多人,虽然不清楚确切人数,不过估计也有几十号人,架着四挺机枪。我们这座楼附近那些建筑物废墟里也都有迫击炮掩蔽部。废墟里别的地方还有没有,我不知道,不过我敢保证,想要从地面上溜出去基本上不现实。”

    “啊哈,照这么说,我们的运气真他妈的太好了,感谢真主!”听到这个消息,拉杜耶夫一边焦急地踱步,一边苦笑道,“现在怎么办?从来的路上退回去?”

    “如果您想要给那些臭耗子当点心,尽可以这么干,我敢保证,它们都会很乐意的。”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回答了他的自我解嘲,“换了我是您,我倒是宁可出去跟他们干一场。”这声音听起来倒还算悦耳,只是语气里带着一丝混合着高傲和玩世不恭的冰冷,像是在美酒中浸泡过的冰块。

    众人纷纷将目光转向那个说话的人——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一直昏昏沉沉、知道刚才方才醒来的联盟飞行员。陡然发现众人望向她的目光有些怪异,那飞行员摇头道:“怎么?你们以为我在胡说八道?好吧,哪位先生、哪位女士愿意给在座各位做个榜样,他大可以现在就回到刚才那个塞满了地鼹的隧道里去试试——嘿,我刚才虽然有点迷糊,不过还是看到了一些很有趣的景象的。”

    “这关你什么事?”不知是哪个人突然问了一句。飞行员不紧不慢地环顾了一圈:“我?关我什么事?拜托,你们看看我的头发,嘿,看看我的面部特征,”她先是指向自己的褐色头发,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脸,“你们这些山野人难道就认不出我是斯拉夫人种吗?外面那帮北方革新联盟的家伙用什么手段怎待加入社会革命军的同族的,我想各位都很清楚吧——虽然他们天天都在叫唤 ‘为了我们的同胞’。”

    众人默然,过了一会,姬紫宸用试探的语气提议道:“现在四周都是这些家伙,要硬打,我们十一个人根本就没有资本和几百个人对抗,一旦我们暴露了自己,他们就会发动进攻——也许我们可以干掉他们三十个或者四十个人,运气好的话可能干掉五十个左右,但他们肯定会把我们统统干掉。”说到这儿,她发现了那个联盟飞行员望向她的冷冽目光,于是不甘示弱地瞪起眼睛顶了回去,“我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建议各位最好躲在这栋楼里,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那些头脑简单的家伙是不会怀疑的,等到他们移动的时候,我们就趁机……”

    “不错的计划,很适合那些喜欢缩在掩体里发抖的胆小鬼,”还没等她说完,那位飞行员就截口道,“噢,对了,这位小姐,我和你好像挺眼熟嘛,以前在哪儿见过?”

    姬紫宸斜了她一眼:“您老人家记不得了?我俩在山海关基地见过一次。如果我没记错,你的名字大概是阿尔……”

    “我叫安娜.马卡洛娃!”

    突然,刚才一直一言不发的苏离忧插话道:“两位,我建议你们最好改天再畅谈往事吧。我们现在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因此最好还是先讨论如何摆脱目前的困境,”她站起身来,指着窗外的城市废墟道,“小宸,我承认,你刚才的想法是不错,但是你想过没有,北方革新联盟平时都喜欢在兴安岭那边活动,今天却跑到这么靠南的地方布置阵地、甚至还弄来了40毫米野炮,他们总不会是来进行作战演习的吧?”

    此言一出,拉杜耶夫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你是说,他们打算袭击迁徙中的部落队伍?”

    “是的,这是唯一的可能。”苏离忧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了,就像是一张水泥面具正在她脸上凝固一样,“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再过六个小时,太阳就会落山,到时候部落的大队就会从河堤的道路上通过。如果我们呆在这里什么都不做,那么这些家伙就可以再完成一次‘丰功伟绩’了,懂吗?现在我们没有通讯工具,也没法溜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和他们干上一场,就算不能成功,至少也能弄出些动静,警告其他人!”

    侦察队员闻言,不由得面面相觑,大多数人脸上都面有难色,在短暂而又漫长的片刻之后,拉杜耶夫首先站了出来:“各位,现在可不是犹豫的时候!愿意出去跟他们干的就举手,不愿意出去的就守在这里!不过我相信,命运既然让我们能够来到这里,那就不可能不给我们以出路——就算没有出路,大不了我们自己去打出一条出路来!要命的呆在这儿,不要命的跟我来,好了,现在就表态!”

    不知是他的话起了作用,还是所有人都认识到了出去拼上一把是自己唯一的机会。总之,拉杜耶夫话音刚落,所有侦察队员,包括机紫宸在内都举起了手。

    “好,那我们就去给这些妄想袭击我们部落的家伙一个深刻的教训吧!”苏离忧满意地点头道,“不过,我有个主意……”

    “算我一个!”坐在一边的安娜突然站了起来,现在她脸上已经恢复了姬紫宸在山海关基地外的公路上见到她时的那种无所谓的微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女生要求加入一次春游一样,“要是错过了这么好玩的事情,我以后可能会遗憾一辈子的。”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