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一卷 神州残阳:第二章 征途(2)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米哈伊尔.拉杜耶夫在基地中间的火堆旁坐下,火焰鼓动的热空气立即顺着南风扑到了他的脸上,就像是一股热水在脸上流动的感觉一样,只是空气中无处不在的焦炭味提醒着他:这只是热空气而已,只会让他的脸上和胡子里沾上更多木炭灰,而不是变得干净。在火焰传出的热度包裹了全身后,他稍微解开了棉衣的衣领。

    在他身边几步之外,部落的长者玄将军正在给少年突击队的孩子们上课。玄先生是七台河部落四千多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今年已经超过了五十二岁,脸上的灰白色胡须与两鬓垂下来的头发纠缠在一起,就像是霜打了的老树根。

    玄将军现在正在讲“十一年浩劫”的故事。这个故事拉杜耶夫早就听过了很多遍,要是现在让他上去讲,他也能讲得和玄先生一字不差。事实上,整个七台河部落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几乎都是从玄先生那儿听来了这个荒凉的世界曾经的过往。

    当然,七台河部落里的人并不都是远东的原住民。比如拉杜耶夫,祖上就来自于遥远的高加索。据说,那里本来是一块美丽富饶的土地,在彩云缭绕、永远覆盖着水晶般晶莹的雪冠的高山间,是清澈的河流、蓊郁的森林和布满了畜群的苍翠的草地,任何一块地里的农产品,都抵得上七台河部落最好的农田。但是,在百年之前的大战即将结束时,他们的家乡遭到大洋彼岸垂死挣扎的邪恶敌人的脏弹攻击,变成了一片焦灼的死土。雪山变成了散发致命中子射线的的黑色石堆,山间的土地不再孕育生命,溪流的水虽然依旧清澈,但却已经不堪饮用。

    拉杜耶夫的很多先人就是在那时因为辐射病和饥馑的威胁踏上征途的。少数没有死亡的幸存者则携带着过去的记忆,一路向东逃难。他们走过了被氢弹夷平的东欧平原,走过了变得比南极还要寒冷的西伯利亚平原,翻过已经开始被永远不会融化的巨大冰川埋葬的东西伯利亚山地,然后在南下的大冰川的逼迫下,踏过已经化为冰冻盐漠的鄂霍次克海,来到了这里。当然,这一切都是玄将军告诉他的——他这一支族群已经寥落式微,在七台河部落里,他是最后一个。

    “……在那之后,一切就这么完蛋了。你们想想,那是多么可怕的武器!赞美安拉,一千万吨当量,一千万啊!阿落,你上次做的那个小手榴弹,里面装了四两炸药,就可以炸断半根大桦树,想想看,一吨炸药就是一万枚那个手榴弹,一千万吨级是什么概念。想想上个月你看到的哈巴罗夫斯克废墟吧,那么大的城市,比长安还大,也就是五十万吨的核弹,‘砰’地一下,全没了!想想……”老人绘声绘色的讲述骤然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拉杜耶夫伸出右手向他敬礼——这一般是有事情要讲的意思。

    “噢——哦——”旁边聚着的一帮孩子们发出了不满的声音,然后就像一群小兔子一样迅速地散开了。玄将军用枯竹节似的右手理了理垂到胸口的浓密胡须,问道:“米什卡,是不是找我来讨论过冬的粮食问题的?”

    “老师,您的大脑里果然还是充满智慧啊,”拉杜耶夫也理了理棕色的络腮胡子,尊敬地说道,“我刚才和保管粮食的老柴胡他们开了个工作会议,研究的结果不容乐观,所以我特地来向您报告,敬爱的埃米尔。”

    “嗯。”老人点点头,示意拉杜耶夫继续往下说。

    “老师,我们刚刚统计完今年的收成,情况实在是不容乐观,”拉杜耶夫苦着脸说道,“比去年还要糟糕。真的。”

    玄将军悠闲地从腰带上挂着的一个皮口袋里掏出一小撮暗棕色的风引草丝,慢慢地塞进了他的那个玉米棒烟斗里,那神情就像是过去的渔翁在悠闲地给自己的鱼钩挂上鱼饵一样。不过他的面部肌肉似乎有些扭曲,满脸的胡子被带得颤抖了几下:“我们哪一年不是‘不容乐观’的?在十一年浩劫后,我们就没有乐观过。”

    “可是今年情况比往年更糟!”拉杜耶夫不是个迟钝的人,老人面部表情的变化已经被他尽收眼底,让他心中更加不舒服了,就像是在寒冬被一股迎面而来的冷风裹住了一样,“联盟的家伙最近加紧了对我们部落的袭击,从10月份以来,我们在茄子河一带的农田被空袭了四次,挨了三十枚汽油弹!还被巡道军地面突袭了一回。我们损失的二十个人倒还在其次,可是,可是……可是那七十多处分散农田被毁了六十一处,去年只毁了二十九处!现在能够收上粮食的田地加起来就一百七十亩不到,去年又没余下什么来。”

    玄将军吐出一口蓝灰色的烟雾,一字一顿道:“这就是说,我们的粮食只能撑到十二月中旬?”

    拉杜耶夫点点头:“是的,老师。我认为,我们如果想要保证大部分人度过这个冬天,必需得采用特别措施了。”说这话的时候,他条件反射般感到喉咙一阵发酸。是的,他小时候就对“特别措施”有过相当深刻的切身体会:所有壮年人,每天两个草饼,小孩和老人只有一个半——这是一种用草籽和草根为主要原料的馕,虽然名为“饼”,但却是近似球型的,外形活像是部落里小孩子平时玩的草茎编成的小球。“草饼”里面只有很少的大麦粉,作用仅仅是把草根给粘合成一团。虽然每个足有半斤重,但是人可不是兔子——至少那些肠胃不好的人不是。拉杜耶夫的父亲就是在那年因为消化不良,引发了并发症而早早地踏上了征途,不过这也是他活下来的原因:拉杜耶夫分到了十斤父亲身上的大腿肉熏成的肉干,如果不算靠着这些蛋白质,他没有希望熬过那个寒冷的冬天。

    当然,有这种经历的人绝不止拉杜耶夫一个,因此“特别措施”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心灵表面最为脆弱的伤痕。不到万不得已是想也不愿去想的。玄将军也很清楚这一点,因此在拉杜耶夫说出“特别措施”这个词后,两人就静坐在原地,互相凝视,一言不发。身边那不断发出“哔哔剥剥”声音的火堆,此时此刻也显得没有半分热度,就像是一堆结冰的干柴。

    打断这份冻结般的沉默的,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老师,我来了。”

    拉杜耶夫被这声音一下拉回现实,不禁像那些潜水多时、刚刚把头露出水面的人那样大口地吸了一口空气。一些尘土和冰晶顺风飞进了他的嘴里,刺得口腔黏膜生疼——刚才他陷于回忆当中,简直就像是到地狱里游览了一圈。他发现,过去可怖的记忆并没有随着时间消退,反而像经年的野草一样,将带着毒液的根系更深地扎进了脑海深处。

    “哦,小京你来了,不错,没迟到。”玄将军脸上迅速换了一种表情,“怎么样,你觉得情况困难吗?”

    “老师,您的智慧是伟大的。我们现在的实际情况也许比预计的还要艰难。”佐藤京子今年只有十七岁,比拉杜耶夫还要小一岁,不过她从去年开始,就已经担任了玄将军的助理调查员,负责帮他了解最新的情况,“往年也许还能用‘特别措施’硬捱,可是今年的粮食缺口保守估计也在五千斤以上,就算每天每人只吃一个草饼,也只能捱到一月下旬,而我们能够采到沼泽浆果,猎到足够的野兽,至少要到二月底才行,至于明年的头一茬麦子和玉米更是要在这之后两个月才能下种,到时候部落里恐怕已经没几个活人了。”京子耸了耸肩,“我建议去拼一把。”

    玄将军的胡子翘了起来,语气也变得有些不可捉摸了:“嗯?拼一把?你们有多少把握?难道非要把大家赶到联盟车队的机枪下去才能抢到东西吃吗”

    “部落里的大部分人都同意这么干,特别是少年突击队的孩子们。”拉杜耶夫底气十足地说,“其实在我来找您之前,就已经和其他委员们谈过了,几乎所有委员都觉得,与其在冬季夹着死亡的寒风中因为饥饿损失上千人,导致明年连种植现有耕地的人手都派不出来,还不如拼着损失几十个人,让其他人有过冬的口粮,何况还能拉几个联盟的走狗垫背呢。这票生意绝对划得来。”

    “生意?”玄将军嗫嚅着念了几遍这个词,“生意,生意?”他猛地吸了一口玉米烟斗的烟嘴,烟锅里的红色霎时变得更加浓烈鲜艳了。他缓缓吐出一缕青烟,任其像游魂似的在空中盘旋消散,“我同意这个计划,但是,这不是生意,是挣命,挣我们大家的命。你要知道,凡是与人命相关的,就不叫生意。要不然,我们和革命之前黑暗时代的旧人类又有什么区别?”

    “是的,是的,我一定会认真反省。”拉杜耶夫急促地呼吸着,心里感到一阵酸酸的愧疚,“人类文明必将复兴!”

    “且慢,米卡,我们还要等一个人回来,问过她的意见。才能最终决定这事。”玄先生示意正准备离开的拉杜耶夫和佐藤京子停下来,“要知道,她虽然不算是我们部落的人,但是比你们在这种事上更有发言权。”

    拉杜耶夫歪着头想了想:“我知道了,老师,她现在应该正从盐沼那里跟着运货队前来七台河,我想大概明天早上就能到。”

    玄先生抬起手,颤巍巍地行了一个礼,示意两个晚辈离去。他将行将就木的身体朝着火堆边靠了靠,又踢进去一捆柴禾,火堆“毕毕剥剥”地叫得更欢了,就像是传说过革命之前春节的鞭炮一样。热空气形成的暖流像一只温暖的大手,轻柔而迅速地包裹住了他,木柴燃烧的特殊香味让他感到了一种安心感。

    是的,就算最后的审判将在明天一早到来,至少今天我还有这一堆篝火。

    </p>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