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一卷 神州残阳:第一章 长安(6)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有时候,无论你事先准备得多么充分,多么成竹在胸。偏偏待到真正开始时,却总是会以你最意想不到的方式节外生枝,让你只有捶胸顿足,抚膺长叹的份。而这种情况,很不幸地就发生在了姬紫宸的身上。

    11月4日早晨,当姬紫宸慢慢睁开她黑色水晶般的眼睛时,惊讶地发现床边的水泥窗台已经洒满了阳光,就像是铺了一层金色的细沙一样。她当即心中一凛——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要知道,在北半球中纬度地区,11月的日出时间可是在早晨7点之后,而她所计划加入的前往欧洲摩拉维亚保护国的那支车队出发的时间,正是七点半。

    该死,闹钟怎么没响?难道是我睡得太沉了,没有听到?姬紫宸头脑中残留地所有睡意都被这水泥窗台上反射过来的灿烂阳光滚汤沃雪似的驱走了,她神经质地一把抓过放在床头那个用空食品箱搭成的桌子上的闹钟,用像抢粮食的难民一样的速度把它凑到了眼前。

    这只年高有德的老闹钟现在已经彻底停工了:锈蚀了大半的时针指着“9”的下方,分针指向了“6”,而被暗褐色锈斑弄得变粗了一倍的秒针则指向“3”,构成一个不大规整的“Y”字。姬紫宸在心里暗暗叫苦:虽然这个已经有二十岁“高龄”的老家伙最终的“退休”是意料之中的,但是不早不晚恰恰在今天这个重要日子“退休”,那就是真主在和她开玩笑了。

    在这之后发生的一切果然证明了“不利事件是有联系性的”这一设想。虽然姬紫宸成功地背着近四十公斤的行李在半小时内赶到了位于长安基地另一头的1号出发站——能与此相媲美的只有古代奔行于安第斯山脉的小道间的印加背夫了。但很不幸,客观事实是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出发站的准备区里只剩下了一列车队,像一堆相互靠近取暖的松毛虫一样紧密地停在一起,而根据她看到的简报,今天一共只有两支车队出发,其中前往摩拉维亚保护国的是第一支。

    好了,完了。在看到这灰色的一幕后,姬紫宸的脑袋顿时像是个被挖空了瓤的南瓜一样,只剩下了这个念头还算清晰。其他的所有东西,都像是在洗衣机里被拧成一团的湿漉漉的衣服一样,杂七杂八地搅在一起,死死地堵住了她平日还算敏捷的思维。她现在被这些混乱的想法搞得晕头转向,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革命前买彩票中了大奖的人,到兑奖的时候突然发现那彩票已经过期了一样,浑身无力,而清晨寒冷的空气则乘机将寒意浸透了她的四肢,一直透进了五脏六腑。

    “嗨,小丫头,你就是那个十九等文官姬紫宸吧?”一个突如其来的浑厚声音让姬紫宸吓了一跳。她虽然从不自卑,但也很有自知之明,对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一清二楚。所以压根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会听到陌生人叫她名字。

    “喂,小丫头,我在问你呢?”问话的那人见姬紫宸愣着没反应,又不耐烦地叫了一声。姬紫宸这才确定这不是由于自己跑得太久,导致头脑缺氧产生的幻听。她急忙在脑袋里将所有可能性梳理了一遍,试探地问道:“您好,我就是姬紫宸。请问您是谁?是我哥哥的朋友吗?”

    “呵呵呵,我可不认识你哥哥。”那人爽朗地笑了起来,就像是她小时候在农业基地参加实践活动时听到的脱粒机工作时的声音一样。很奇怪,姬紫宸在听到这笑声后,刚才像早晨的阴霾一般淤积在心底的种种负面情绪,居然减轻了不少,四周的空气似乎也温暖了一些。她转过身去,看清了说话的人的样子:这是个大概三十多岁的男人,穿着社会革命军的军官服,发菜似的黑色络腮胡子已经遮住了衣领,由于背着阳光,所以大半个面容陷在阴影里,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立起来的大黑熊。

    “我是尤苏拉老师的学生,联盟共和国卫队RG第10阿德南师第20团1营营长罗翔,这次率部队前往白令特区参加轮换,同时负责保卫这列派遣车队的安全。我是政法学院59届的,后来进了军官学院。”那人见姬紫宸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微笑着解释道,“他已经和我打过招呼了。”

    “哦,你好,请,请问这个车队是……”

    “AD-3号车队,前往堪察加保护国的,你原本要加入的那支去摩拉维亚保护国的车队,已经在二十分钟前离开了;按照惯例,由于你的迟到,我们让车队里的另一名十九等文官顶替了你在那里的社会部人民调查处副处长的位置——也就是说,你可以选择等待一个月后的下一批出发的车队,或者顶上那人空出来的位置——彼得罗夫斯克基地23号林场记录处处长。

    天啊,姬紫宸乍一听到这个消息,觉得就像是被人迎面一拳砸歪了鼻梁骨一样——我要么回家,要么前往堪察加保护国呆上一年!在22世纪,堪察加保护国是联盟的最重要领地之一。除了那里的大量铜、锰、铁、硫磺矿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里是连接白令陆桥区的地带。据说,在伟大的革命中,战争造成的核冬天提前引发了下一次小冰期了姬紫宸的反应——毕竟头脑稍微正常的人都不会愿意平白无故地待在堪察加那年平均温度零下四五十度的鬼地方凉快的,而且还是一呆一整年。何况老师常常和自己提起,这个小师妹是个很有想法的人,所以就更不可能同意了——她又不是过去的十二月党人,未来前景阳光着呢,犯不着自己和自己过不去,非要往那能冻死人的“极北苦寒之地”里钻。

    “好,那就这么定了。我服从组织安排。”姬紫宸脆生生的话音钻进了罗翔的耳朵,随即像一颗闪光震撼弹似的对他的大脑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什么?你真的要去那儿,去偏僻林场的记录处?”罗翔迅速控制住了自己,一字一顿地问道,以免话语失态。

    “是的。”

    “噢,好吧。”罗翔从腰间的皮制枪套里抽出了一支FN34手枪,“不过去堪察加可不是去摩拉维亚那种安乐窝,路上要经过很多叛乱武装分子的游击区,按照规定,所有前去就职的人员都要具备基本的自卫能力,你行么?”这话说出口,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规定是这么回事,但是实际情况总是与死规矩有些出入的。他在过去多次外派任务中,从没这样干或是见过别人这么干过。他们共和国卫队的口头禅就是:“同志们请放心,我们共和国卫队一路上绝不会让你们有机会使用自卫武器的。”

    姬紫宸皱了皱窄窄的眉毛,似乎不太喜欢横生枝节:“首先,摩拉维亚保护国可不是‘安乐窝’,那里不比东北亚安全多少,第二我全程参加过所有国家公务人员都要参加的基本作战训练,指挥官同志。基本的自卫方法和武器使用还是懂的。”

    “那好,请证明这一点吧。”姬紫宸只觉得手里一沉,那支罗翔交到她手里的手枪险些脱手掉到地上。这支烤蓝色的手枪看起来倒也不算太大,只是枪管看上去长了一点。不过拿在手里的手感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姬紫宸觉得这玩意的分量甚至不比她以前参加义务劳动时拿过的撬窨井盖用的钢质撬棒要轻到哪里去,她花了几秒钟才适应了这突如其来的沉重感,将手指伸进护圈里,扣住了扳机。

    “很好,那么就请你拿那个来证明一下吧。”罗翔顺手指向了几米外的一块挂在铁杆上的木牌子。这块木牌曾经是1号出发站的一个标志牌,后来改装金属标志牌后,它就没用了。但也许是没有回收价值的缘故,一直没人来把它取下来。这块标志牌就这么像一面破旧的旗帜一样挂在了上面,粗糙的橙黄色木板上,“2号站台”几个黑漆大字被风化得只剩下一些浅浅的痕迹,就像久远的记忆一样看不分明。上面蜂窝一般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弹孔,一些边角地带甚至还被打得残缺了——部队出发前都有实弹验枪的习惯,而这块没有回收价值的朽木也因此在“退休”后得以发挥了些许价值。

    好,不要紧张,机会不能错过。姬紫宸在心中暗暗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出去!离开长安!她努力地稳定住那些像是湖面上的涟漪般的激动和紧张交织的情绪,若无其事地将手枪击锤保险打开,上膛,用双手缓缓举起这块1.5公斤重的钢制品,然后让准星通过枪机上方的简单照门对准了视线。

    最后是用力扣动扳机。

    “咔哒——”枪机发出一声空响,而那块千疮百孔的老木牌却没能荣幸地再增添一个光辉的印记。旁边的围观者中,有人发出了低低的笑声,不过大部分人都对此熟视无睹,不是忙着装东西,就是忙着和来送行的人吩咐一些事情。噢,真是越小心越出错。姬紫宸觉得一股热乎乎的感觉正冲上大脑,在逼迫她捂住脸,尖叫着逃开。我居然忘记了,这种一般给文官配用的FN34是双保险机制——除了击锤保险,还有弹夹保险,不打开这个保险,子弹压根不能上膛!不知不觉间,她的脸已经开始像喝了酒似的发红了。

    “唉,你还是等……”罗翔看到这一幕,随口说出了早就想好的一套话。不过他这句话也只能说到这里了。因为他看到,自己的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师妹脸上的绯红很快退去。接着,她从容地拨开了弹夹保险,“哗啦”一声把子弹上了膛,然后瞄准那块木板,扣动扳机,在上面又开了一个小洞。

    “好吧,你把行李装到A6号车上。”罗翔的口气比刚才平和了许多,“再过一个小时之后,AD-3号车队就要出发了。”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