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一卷 神州残阳:第一章 长安(5)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那可是你亲口告诉我的,”尤苏拉见姬紫宸一脸茫然,又接着说道,“你难道不记得某人在政法学院里的时候,天天对着她的导师说:‘这个长安基地,就是一个消耗我青春的陷阱,我一定要出去,要脱离这个陷阱’?而且我也知道,你那份代课的差事已经到期了,而我最得意的学生是不会愿意无所事事的。”

    “那就多谢您了。”姬紫宸分析了一会老师的神色和语气,觉得他似乎也赞成自己离开长安,于是把那支用口粮换来的古代钢笔轻轻塞进了老师手里,“不过我自己可没法离开,还得依靠您给我必要的帮助。”

    老人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拈起这支在煤炉火光下泛着金红色光芒的笔,转了转,皱起了稀疏的银色眉毛:“革命之前的东西。”

    “嗯,对,这是一个小贩从古代西安城废墟里挖出来的。”姬紫宸赶紧补充道,“我想老师您一定需要吧?毕竟这支笔挖出来时还在塑料包装盒里,被一块冻土裹着,写起字来方便极了。”

    “多谢,不过我用不着,”尤苏拉将金笔放在桌上,“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其实这样也很好,很好。”他说到“很好”的时候,语气突然有了些奇怪的失落,就像冬日里夹杂的冰渣的空气一样。“我这个已经没有未来的、半截入土的老头子,不应该反对你这样的有志青年追求自己的未来,这个忙我本来就应该帮。”他说着从桌子的抽屉里摸出一瓶碳素墨水,但是瓶盖却拧不开。姬紫宸赶紧把墨水瓶拿过来,凑近煤炉,让瓶口的冰融化掉。融化的墨水从瓶口与盖子的缝里流出来,沾得她满手都是。虽然是黑色的,但是姬紫宸却不由自主地联想起了满手的鲜血。

    我这是心情太阴暗了吧。她转身去洗手间洗掉手上的墨水,终于能够离开这个让她憋闷的长安,明明应该是件很高兴的事情;但是她现在就是觉察不出任何高兴的情绪,反倒是心底充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与绝望,很像是充满了在雪原上呼啸的、带着放射尘埃的寒风。

    当她回到那个温暖的卧室时,尤苏拉已经把介绍信写好了。虽然这只是一张稿纸上的几十个小字,但姬紫宸却很明白它的巨大作用——虽然神圣联盟共和国的领导人理论上是革命指挥委员会推举的最高统帅,但伟大的最高统帅从来没有在大众面前出现过。没有人见过他的相貌、也没有人知道他姓甚名谁,任何公众媒体都没有他的任何信息,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人们对最高统帅的印象,只是那寥寥可数的据说是他签署的政治文告,以及在每家每户张贴的统帅半身像和街上的半身雕像——最高统帅的形象一律被塑造成戴着钢盔和呼吸面具的伟岸男子,而现在任何一个年轻男人只要穿上那身行头,就是那个样子。

    而实际控制政权的,则是由各行各业资格最老的人组成的革命指挥委员会,以及负责制订道德标准的革命领导委员会。作为在二者中都最为受到景仰的一员,尤苏拉老师的介绍信几乎就是一只万能钥匙——当然是限于联盟实际控制区内。

    姬紫宸双手接过介绍信,忙不迭地将它折叠起来,小心地放进上衣口袋。这时她才发现尤苏拉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电视节目上——现在电视里正在播出火线新闻,而且似乎是“敌情分析”栏目。姬紫宸知道,这个栏目常常播放世界人民抵抗阵线的头目们——也就是敌人的首领们的各种言论,并进行彻底批驳,她以前就看过几回。

    现在似乎正在播出一段敌人的非法电台传出来的录像,电视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戴着呼吸面具的小个子女人。这个女人留着长长的头发,一身抵抗军军官的标准装束,虽然看不到脸,但是仍然可以从曼妙身姿中看出,此人定是一等一的美女。姬紫宸知道,这人就是人类的敌人斯洛博丹.文迪因施泰格,是她从小到大经历的一切政治活动中的主要批判对象,一切黑暗与邪恶的根源。与联盟一样,联盟的敌人“世界人民抵抗军”的最高领袖崔苻君也几乎从不露面,仅仅以文告和录音带的形式存在于世界上。其实际上的头目就是复兴社会党复兴派的领袖、被叛乱分子们称为“革命领袖”的文迪因施泰格。

    据说,在伟大的将军遇害之后,党的内部曾经发生了一次被称作“大决裂”的事件。这件事在几乎所有书上都是语焉不详,人们只知道,当时极少数人由于贪恋黑暗时代的生活而背叛了将军的思想,组建了以妄图恢复过去黑暗时代为根本目标的“复兴社会党复兴派”,与联盟的执政党——“复兴社会党人民派”对抗。为了推翻伟大的联盟,他们联合了全世界的反对势力,组织了一个叫做“世界人民抵抗军”的犯罪组织,与联盟进行了持续百年的“第四次世界大战”,这场大战直到今天还未能结束。而“世界人民抵抗军”也与地鼹族群、毛鬼群落等变异的公害生物一起被联盟共和国官方列为“人类的敌人”,在不征求他们意见的情况下将他们排除出了“人类”这一现在已经与动物相差不多的行列。

    电视屏幕上,文迪因施泰格正疯狂地挥舞着手臂,以近乎癫狂的语气进行着煽动。这家伙身形矮小瘦弱,在古代大概会被称为“娇小玲珑”,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直立起来的猴子一样。她的声音非常尖细,还夹杂着“嘶嘶——”的吐气声,活像是只正在恐吓猎物的响尾蛇在吐信子。文迪因施泰格现在正在胡说八道,说什么过去的世界是无比美好的,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犯罪,没有饥饿,也不会有警察和宪兵逮捕国家的敌人;她还污蔑伟大的革命是“十一年浩劫”,胡说什么在这之前从没有过战争,所谓的前两次世界大战是联盟政府编出来骗人的,当时人们想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等等等等。这些鬼话听起来似乎很有诱惑力,但是仔细想想就知道它们漏洞百出,简直就是在侮辱人们的智商。而主持人的画外音则以义正词严的语气,在一旁逐字逐句地批驳她的各种谬论。

    “小宸,你也看到了,你相信吗?”尤苏拉突然转过头问她。

    这种鬼话谁会相信?简直是嘲笑我的智商嘛。姬紫宸立即回答:“当然不信,这些话简直太愚蠢了!”

    “不信,是吗?很好,老师我以前也是这样的。看来你要求离开长安,是很明智的选择。”老人的表情变得有些令人费解,在煤炉黯淡的火光映照下,居然浮现出了一种沧桑的肃穆。

    姬紫宸觉得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现在你也不知道,”尤苏拉把那支金笔塞回了姬紫宸的小手里,“好了,你可以走了。不过老师的笔是无限量供应的,要不着这个,你带回去自己用吧。”

    姬紫宸立即把笔又推了回去,就像它刚刚被放在炉子里烤得滚烫似的:“老师,这个……这个……您就当这是我送给您的纪念吧。”

    “纪念?唉,也对你这一去少说也要一年半载,而我,”尤苏拉将一支枯树枝似的手举到眼前,活动了一下干裂僵硬的五指,“我能觉察到,我很可能挨不过这个冬天了。最多再有两三个月,我这个老家伙就要和当年的战友一起踏上征途了。”

    “您别这样说,我相信您一定能够再度创下长寿的记录,将辉煌的人生延续下去,”姬紫宸似乎听出了这番话中的意味,“也许,也许我死了,您还继续活着。”

    “哈哈哈,该死的时候活不了,不该死的时候死不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老人突然爽朗地笑了起来,接过了那支笔,然后打开抽屉,摸索一番,掏出一捆被用橡皮筋捆得像一捆劈柴似的笔来,“既然你非要送我礼物,那我也给你一份回礼。这是我年轻时出任务,在古代洛阳城的废墟冻土里挖出来的铅笔,也是革命前的货,一直没舍得拿去换东西。反正在外面,墨水不好找,用木制铅笔最合适不过了。”

    “多谢老师。”姬紫宸相当小心地把这一捆铅笔放进大衣的衣兜里,就像革命前的人领了工资之后把整叠钞票放进钱包一样,“那我走了。”

    尤苏拉摇摇头:“年轻人别性急嘛,我还没把东西交代完呢。要知道,耐心是美德。”他顺手拿起一个黑色的人造革公文包,这个公文包保存得不怎么好,外面的黑色人造革已经失去了光泽,很多地方皮革已经脱落,露出里面已经发黑的鹅黄色的泡沫内衬,看起来就像是那些古城废墟里被苔藓侵蚀大理石建筑表面,从外观上看,这个包以前应该常常被它的主人带在身边,“这个公文包也送给你了,出去做事肯定有不少公文需要携带。不过,在路上你暂时不能打开它。”

    “为什么?”姬紫宸有些纳闷。

    老人咳嗽两声,把表面斑驳陆离的皮包递到姬紫宸有些发红的小手里:“你老师我也算是一把年纪了,教出来的学生可不少。用一句革命前的俗语说,就是‘桃李满天下’了。无论这次你最后到了哪里,先到当地革命指挥委员会去,把包里的信交给主席,这样你干什么都会方便不少。”

    姬紫宸闻言毫无喜色,反而连连摇头:“那怎么行?依靠关系做事,是违反人类和党的基本道德的。”

    尤苏拉微微一笑:“不愧是我们的好小宸。嗯,但是这封信还有别的重要内容,要是只是给你托关系的,也不会不让你拆阅了。记住,一定要尽量不让别人知道这事。”说到这儿,他又郑重地拍了拍姬紫宸的手背,“万万记住啊。”

    姬紫宸连忙答应,然后像过去的秘书人员一样把公文包夹在左臂腋下,抬起右手向老师敬了个礼,转身便欲离去。

    “等等,小宸,我还有件事要说。”

    姬紫宸诧异地停下来,老人却微笑着拈起了桌上的一个黑色海松木烟斗:“小宸,看在伟大的复兴大业的份上,出去少抽点风引草,不然你在外面活不过三十岁的。”

    他不知道姬紫宸有没有听完这句话,那个纤细的身影现在已经跑出了门外,就像一只飞向广袤原野的黄雀。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