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第一卷 神州残阳:第一章 长安(1)

文 / 果尔德施坦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

    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灯不明思欲绝,

    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有青冥之高天,

    下有渌水之波澜。

    天长路远魂飞苦,

    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一百年后,长安。

    作为神圣联盟共和国的首都,处于中原地带深处的长安基地是22世纪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基地。这座巨型基地所占的地区从新黄河河畔一直延伸到东篱山脚下,足足有二十平方公里见方,从空中望去,就像是漫漫黄原上的一块枯死的地衣,灰色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城内的军工企业不断地排放出浓浓的黑烟,死气沉沉地压在空中,似乎就盖在三十五万居民中的每个人的头顶上,让人不敢往上看。锈蚀而湿润的、混杂着煤烟与机油味的微风从每一座建筑的每个角落钻进钻出,用灰暗和失落置换掉人们心中的热量。

    现在天色已经有些晚了,西方天空中的昏黄色正在逐步过渡到暗青色。虽然目下已是初冬时节,天黑得很快。但这时也已经有四五点钟的光景。姬紫宸为了躲避风寒,将手和脸尽量用棉大衣的袖子和兜帽裹住,整个人紧紧缩着,快步走出了位于长安外城墙内侧的胜利中级学校1号教学楼的大门,迅速地迈着细碎的步子朝着不远处向外散发着带有煤味的热水蒸气的食堂溜了过去。在靠近锈蚀的铁门时,她快速地闪了进去,旋即把门推上,以免冷风跟着钻进来。

    灯光昏暗的食堂里满是发馊的面食与熬白菜的气味,还混合着一种有点呛人的煤灰味。姬紫宸走到伙食员面前——今天她上的是头两节课,所以能够比较早地来打饭。因此在她前面只有一个人,她认出来那是在学校兼职教历史的薇拉——也是全校除了她以外的唯一一个兼职临时教师。

    “今天吃什么?”姬紫宸问道。其实这句话没啥意义,待会她自己看看就知道了。不过讲一句话总比不讲的好。薇拉照例答道:“还是老样子。”她笑了笑,当然这笑容也是很虚的,给人一种没有力气的感觉。不过现在的大部分人都这样,看起来就像冬日里的一群暗影——已经很久没有真正的春天了。

    所谓老样子,其实也就是一份糊状的炖菜,一碗夹着谷壳的糙米饭,一小块坚硬的腊肉和一杯除了油味基本没有什么其他味道的茶。饭菜装在没有上釉的灰色大陶碗里,茶装在一个满是暗黄色污渍的杯子里。她俩端着晚饭,就随便坐在了一张满是裂缝的长方形木桌旁——所有食堂里的餐桌都是一个样子的:长方形、满布裂纹,选哪个都无所谓。

    姬紫宸先是不说话,拿着木勺子一个劲地舀饭菜吃——她中午头晕,没吃多少东西,现在肚子已经饿得如同一只空水囊了。炖菜似乎是萝卜和白菜弄的,里面有一些软软的东西,似乎是肉做的,但也不知是什么肉。要知道,无论是圈养的牛羊还是街上的死老鼠、死人的肉,只要有食用价值的都会被当做肉类。米饭相当硬,可能混了昨天的剩饭,而腊肉上则有很重的油烟味。

    “噢,对了,紫宸。”薇拉突然问,“听说你今天已经是最后一次讲课了?”

    姬紫宸疲惫地点点头:“是的,我只是负责帮着教政治课半个学期,以前的那个老师被当做反革命分子枪毙了,新的老师现在才派下来。要知道,知识分子的数量总是不够。”她又低下头去舀饭吃,顺便把瘦弱的身体朝着墙角锈迹斑斑的暖气片挪动了一些。这些暖气片在你靠得太近时会显得相当的烫,就像是被放在火堆上烤一样。而稍微离远一点就基本上连一丝暖意都感觉不到了。

    薇拉嚼了几口炖菜,突然从碗里挑出一条粘糊糊的绿色东西,很像是一截被煮软的空心菜。姬紫宸擦擦眼睛看了看:“虫子!”

    “一人一半。”薇拉用生锈的勺子小心地把青虫挑了出来,用勺子的边缘当做餐刀,将被煮的皱巴巴的青虫切开来。虫子的表皮被煮得有些脱水,所以切割起来很困难。在切断之后,虫子肚里的内脏就流了出来,伴着一股植物的清香味。姬紫宸忙不迭地拿了勺子把指头大的半截青虫送到嘴里:“领袖保佑,走之前还有这种好运气。”

    “唔,”薇拉皱着眉头把那杯装在脏杯子里的茶喝了下去。这杯茶里有一股辣椒和油污的味道,不过喝下去之后会感到从食道到胃部一阵温暖,给人带来一种虚假的饱足感,她呼出一口热气,这股热气马上就在空中凝成了一片阴暗的白雾,然后黯淡地消散在满屋子的馊馒头和白菜味里,“我马上也要回去了。”

    姬紫宸抬起头,用衣袖擦掉嘴上沾的饭粒:“回哪里去?仇恨部?”

    “是的是的,我又有新工作要干了。”薇拉用右手摩娑着杯子粗糙泛黄的表面。与没有什么正经工作,挂着个“社会部四级国务参赞”头衔的十九等文官姬紫宸不同,薇拉是仇恨部的一级文书,十四等文官,更重要的是,她还是复兴社会党高级党员。所以她平时除了讲课,一般都不和别人说话,只有姬紫宸由于好歹是个官员,所以才从她那里知道了一些东西。比方说,薇拉的工作之一,就是修订《道德典范》。

    “是不是党又要修改《道德典范》了?”姬紫宸的询问中已经带上了一点急促而紧张的情绪。在伟大的革命之后,“法律”这个黑暗时代的邪恶产物早就被人们抛弃了。现在神圣联盟共和国提倡“以德治国”,因此规范人民行为的唯一依据,就是复兴社会党仇恨部负责编辑制订的《道德典范》。

    薇拉慢慢点点头,仿佛最后一点力气都被从破裂的玻璃窗上糊着的报纸的缝隙挤进来的冷风给冻住了。“有些事还是不要问,《典范》是不变的。”薇拉在犹豫了一阵后,终于给出了这句话算是回答。

    有点莫名地,姬紫宸觉得四周似乎变冷了。她向暖气片挪了挪,大腿上感到有点烫,但身上还是冷得难过。于是她屏住呼吸,像喝药一样把那杯热茶全都咽了下去,口腔里顿时满是一股怪异的油味,不过胃部却暖和了些。

    在吃完饭后,薇拉又用手把桌上的饭粒和油滴都仔仔细细地扫拢在一起,塞进了嘴里。她正要起身离开,却又坐了下来。“对了,这是我上次欠你的,”她从上衣里面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用旧袜子做的灰布包,用右手递到姬紫宸面前,“一两,用的是公家的秤,一点不少。”她转身离开食堂,在出门时,姬紫宸听到她留下了一句话,混在门外的冷风中一起吹了过来:“你要小心些,不然长安其实并不安全。”

    姬紫宸无奈地笑笑,扯掉扎住布包的棉线,灰色的麻布下就露出了枯黄的扭曲的草叶,混着一股她最喜欢的清新气味。她用手在里面拨了几下,确定没有塞干树叶或者纸屑之类的东西,然后就迅速地把这个小包扎好了,掂掂分量,收进了比她大了一号的大衣里面的口袋里。这件上衣本来就不是量身定做的,上面的绿色都已经被洗得差不多看不出来了,只剩下了劣质棉布的一片污糟糟的灰,就像外面的天空,几乎永远与“明媚”无缘。

    蹑空草,百年前的战争中中那些核弹给世界带来的为数不多的“好”东西之一。据说,在伟大的革命之前,它只是一种名为“薄荷”的草本植物,被用来制造调味剂。由于核辐射的影响导致了基因突变,它才成为了现在的样子。与祖先薄荷相比,蹑空草的茎干枝叶都要细弱得多,如同多病的女子,叶片的颜色也由鲜活的青翠绿色变成了深沉黯淡的惨绿,就像冬天冻死在野外的路边的贱民一样。这种草的叶子晒干后叫做“风引”,可以被用来泡水喝或者当烟抽,然后就能帮助你暂时忘却这个世间的寒冷与寂寞,就像浮在温暖的云端一样,而且据说还有美容的作用。不过它也会逐渐削弱人的心脏功能,让吸食成瘾者在三四十岁时就死于心脏功能衰竭。不过这也不算是坏处——与其在这个寒冷的世界上像老鼠一样挣扎个四五十年,然后在某个长冬被永不消散的寒风变成冰封的天穹下无数惨白雪花中的一片,还不如早早踏上离去的征途——除了生命,谁还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呢?

    姬紫宸吃完了晚饭,又伸出舌头把盛炖菜的盘子给仔仔细细地舔了一遍。她看了看食堂墙壁上污脏发黄的挂钟——居然已经要六点了。于是只得恋恋不舍地站起身,慢慢离开了那个暖气片边上的位置,裹紧旧大衣来到了食堂的台前。

    “哦,要走了。这个月剩下的副食照例给你吧。”五官都被深深的皱纹盖住的伙食管理员用昏黄无神的眼睛瞥了她一眼,就动手往她伸出的广口瓶里放东西,那动作很慢很僵硬,仿佛外面呼啸的寒风已经吹进了他的骨头里,“二两酸黄瓜,一两咸萝卜干,四两方糖……咳咳,你们知识分子的配给就是多啊,我都活了四十八岁了,还没吃过几斤糖呢。”

    “哪里的话,这还有我哥的一份呢……”姬紫宸一边心不在焉地说话,一边小心地把装得半满的广口瓶瓶口的塑料盖子使劲拧紧——这个玻璃广口瓶是革命之前制造的,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了,它的塑料瓶盖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因为在这个资源紧缺的时代,无论哪个党都不会用宝贵的石油工业产品来制造普通的瓶盖,而且这种瓶子也早就不生产了。姬紫宸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从长安城墙下的黑市里用五斤粮食换来的——这种古代产品确实值这个价。

    在反复将盖子小心翼翼地拧开又拧上之后,姬紫宸把广口瓶藏进了怀里,紧紧抱住。一阵附在瓶子上的凉意瞬间从她的胸口扩散开来,几乎驱散了刚才带着油味的热茶所给她带来的那一点点热量。不过她还是用散发着人体臭味和粉笔味的大衣紧紧裹住身体,迅速地推开了食堂的门,走进了凛冽的寒风中。

    </p> ( 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