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血 刺第二部 雷达密令2:第五章(2)

文 / 风林谷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看着阿龙暴怒激动的样子,猜理将军不禁瞪了他一眼,训斥道:“闭嘴!”

    阿龙马上低头缩肩恭敬地说道:“是!”就没再吭声。

    猜理挥手让阿龙去准备一下,然后吩咐手下副官再去安排两名平时最凶狠、最勇猛、最强壮也最好斗的泰拳好手与阿龙一起来对付欧阳北辰。

    不一会儿,猜理手下的副官就带着另外两名满脸横肉、目露凶光、一身腱子肉的高大强健的壮汉走到了操场上。一到操场上,这两名皮肤黝黑、赤着双脚、穿着短裤并赤裸着浑身刺青上身的壮汉,即在操场上开始伸拳踢腿地活动开来。他们的这种装束是泰拳比赛的标准装束打扮。

    猜理略有些担心,转头问欧阳北辰:“欧阳先生,我让他们又找来了我这里最好的两名拳手,再加上阿龙一共是三个人。你看你能应付得了吗?”

    欧阳北辰笑笑道:“他们的拳头对我来说还是太嫩了点。将军您放心,我有分寸,我是不会伤着他们的。”

    猜理听欧阳北辰如此回答,遂笑着点了点头道:“呵呵…,那好。欧阳先生,请吧!”

    于是,一行人下楼来到了操场上……

    蓝三木一直没有吭声,他当然清楚欧阳北辰的身手。他知道,猜理手下的这些人虽非脓包,但上的再多也无济于事!因为他们与欧阳北辰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所以他显得气定神闲、表情轻松。实际上,猜理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蓝三木,见他并未对欧阳北辰的这个决定表示出任何的反对或是流露出任何担心的样子。心想,看来蓝三木对这位欧阳北辰是真的有信心!唔……,或许,这次是真的找到了一名真正的高手!不禁信心为之大增……

    阿龙换好短裤,双手手指关节和手腕上都缠好了胶带也走到了操场上,他与另外两名拳手碰头商量了一下之后即开始活动自己的身体。

    欧阳北辰悠闲地站在操场边上看着这几名拳手热身,他看上去好象不是来和这几位拳手交手的,倒象是来看热闹的。

    猜理略感疑惑,他微笑着问欧阳北辰:“唔……,欧阳先生不做一下准备工作吗?”

    欧阳北辰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不用,将军。只要他们把身体活动开就行了,这样可以减少他们受伤的机会。”

    猜理将军看着欧阳北辰笑着点头道:“呵呵呵……,看来欧阳先生是成竹在胸啊!”

    欧阳北辰礼貌地笑了笑、微微点点头,没说话。

    此时,紧跟在父亲身边的阮攸红却不由地感到有些莫名的紧张,她的心在嘣嘣蹦地直跳,她是知道这些好勇斗狠的泰拳高手们的厉害的。看到欧阳北辰要一个人同时对付这三名军营里最凶狠的拳手,她的心立时莫名其妙地揪了起来。她双拳紧握,紧张的手心里似乎都已攥出了汗水。

    她用泰语轻声地对父亲猜理说道:“爹地,这位欧阳先生一个人对付他们三个人,不会出什么危险吧?”

    猜理看了看女儿紧张的样子,略感有些奇怪:“唔!……,宝贝儿,你什么时候对一个外人这么紧张过?这不象是你的风格啊!如果他连我身边的这几位保镖都对付不了,那他也就没有留在我这里的必要了,老爸我也要马上另请高明喽!不过,我想也用不着担心,既然是他自己要求的,那他就应该有应付得了的把握。”

    阮攸红脸一红,忙说:“爹地,我没有!我只是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

    猜理慈爱地拍拍女儿的手,轻笑道:“呵呵呵…,宝贝儿,不必担心,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一直跟在猜理身边的另一名贴身保镖是阿龙的弟弟阿虎,他满脸不屑地瞥了欧阳北辰一眼,撇了撇嘴,口鼻中发出一声轻蔑地冷哼。欧阳北辰笑了笑,装作没听见。

    这时,操场的边上已经陆续围上来许多看热闹的士兵和工作人员,人们纷纷议论着、等待着。在场地上热身的三名拳手示意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于是欧阳北辰神态很放松地走进了场地中间。欧阳北辰做了一个深呼吸,随之略一运气,做了一个扩胸动作,只听得他全身骨节发出一阵清脆的“噼噼叭叭”的爆响声,这是铁剑门武功特有的气行四肢的标志性特征。

    他略略活动了一下四肢,站到了场地中央,示意三名围着他已经准备好了的拳手可以开始进攻了。三名泰拳高手成品字形把欧阳北辰围在中间,他们双手握拳置于胸前,不时跳跃着抬膝向欧阳北辰渐渐逼近。欧阳北辰微闭双目、全身放松、精气内敛,此时,他全身早已做好了各项准备。

    凭判断,对方三人在逼近到三米左右攻击距离时,是阿龙首先发难。欧阳北辰见阿龙肩部轻微一耸,他已闪电般作出了反应。只见欧阳北辰左膝略沉,轻轻一蹬地面,右脚猛地侧跨一步,上半身略向后倾,偏头让过对方右手来拳,同时已伸左手拿住对方右手手腕脉门,稍一用力阿龙已感到自己整条手臂都已酸软不堪,随即欧阳北辰向外一翻,右手小臂已托在了阿龙腋下。只见欧阳北辰一拉、一托、一推,只听喀喇一声脆响并伴随着一声惨叫,阿龙急速地退后七八步仰身摔在了地上,同时身体在地上还向后滑出了两米多才停下。阿龙左手扶着自己的右臂,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了下来,脸色惨白、伏地哀嚎。与此同时,另外两人也以泰山压顶之势以泰拳的肘法和膝法向欧阳北辰袭来。欧阳北辰迅速矮身,以左脚为支点右脚向后猛扫,靠左的那位拳手立刻感到腿部似乎被一根巨木大力扫中,即刻便向后倒下,随即翻滚着滚出了六米开外。此刻,他腿上产生的剧痛已使他喊不出声了,抱着自己的腿张大着嘴在地上不停地翻滚。几乎是在同一时刻,靠右的那位拳手已经跃起,他抬起右膝向欧阳北辰猛压下来。这时,欧阳北辰的身体刚转过二百七十度左右,躯体正好侧背对着敌手,此时,对方的膝头已临近欧阳北辰的右侧腰腹。只见欧阳北辰缩腰收腹,同时右手肘向外一送,对方只感到一股大力撞到腹部,被撞着连翻了两个跟头,直跌出五米开外。这名拳手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一阵翻滚,胃液连同胆汁与眼泪一并流出,躺在地上直哼哼。实际上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欧阳北辰前后的这几式身法、手法几乎是在同时施出,而对方也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被击中倒地并向外飞出。尤其是后两位,在旁观者眼中,这两人就象是同时倒地、同时被击飞了一般。

    欧阳北辰刚刚收势站定,突然浑身肌肉一紧,他已感觉自己背后有股风声袭来。他迅速向左侧滑一小步、偏身一让,一支粗若手臂的木棍已擦身而过,随即他右臂顺势劈手一夹,这根木棍已到了自己手中;随后他左手向外反手一撩,以一记反掌直击来袭者之面颊。只听得“嗷!……”的一声长声惨嚎,对方人已飞出五米开外,直挺挺地仰身倒在了地面上,满脸是血。此人右侧脸颊的下巴骨已被击裂,顿时昏了过去。这名偷袭者不是别人,正是阿龙的弟弟阿虎。

    当时,这位紧跟在猜理身后的保镖阿虎在看到哥哥阿龙被击伤倒地之后,情急之下跑到操场边上顺手抄起一根木棒猛袭欧阳北辰,是想为自己的哥哥阿龙报仇。实际上,阿虎的这一棒即使击在了欧阳北辰的身上也就跟挠痒痒差不多,欧阳北辰的身体经过常年的内外兼修的上乘武功的训练,早已练到身上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条筋脉对外界的刺激都会产生自动反应的地步了;在遇到危险与打击时会自动产生收缩和反弹,把袭来之外力化为最小,而反弹回去之力却会加倍。如果这一棒真的击在了欧阳北辰的背身之上,那么棍棒就会在他身体所产生的反作用力加倍的情形之下被折断,而阿虎的手臂也会被这股反弹之力所震断。但欧阳北辰并没有使用上乘硬功,只是使用了小巧身法避过打击,同时迅速反击袭击者。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让对方彻底了解他的身手对突然袭击时的反应速度,而且这样做还能够保全袭击者免受更大的伤害,否则阿虎的手臂定然不保。但欧阳北辰对偷袭者很反感,所以他反撩之式所用手法稍重,把这位偷袭者击成轻重伤也是想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将阿虎击飞之后,欧阳北辰连头都未转一下,他即双手握住那根劈手夺过来的粗若成人手臂般的异常结实的木棒,功运双臂两手反向一拧,就如同拧一条湿毛巾般,只听得“喀喇喇……”的一声脆响,木屑碎渣洒落一地,他已将这根结实的木棒生生拧断为两截,顺手往地上一扔。

    他冷冷地环视了一周,用低沉而又穿透力极强的声音问道:“还有谁想试试吗?”

    周围一片寂静……

    猜理将军的手下全都惊呆了,大家张口结舌半天发不出声来,而猜理本人也被欧阳北辰神乎其技的身手惊得目瞪口呆!也就在一瞬间,前后不过三、四秒钟的时间,自己手下最强悍、凶猛、能打的四员猛将即在一招之内被对方击飞、击倒,并造成一名轻重伤、三名轻微伤的后果;而且此人还随手将粗如成人手臂般的异常结实、坚韧的木棒生生拧断!如此神奇的功夫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怎不教他吃惊万分!……

    过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可还是被眼前的情形惊得恍若梦中。猜理将军又愣了半天神后努力地咽了口唾沫,然后干涩着嗓子说道:“哦、哦…,好身手、好身手,了不起、了不起!……”并带头鼓起掌来。

    站在父亲身边的阮攸红此刻却是满脸的惊喜,她把手掌拍的最响也最热烈。周围的手下见头儿带头鼓掌也都不得不跟着鼓起掌来,掌声稀稀落落的并不很友好、热烈。看来,这些人对自己最好的四名泰拳高手在一瞬间即被打败、击伤,仍然心存不忿与不甘。

    欧阳北辰微微一笑,对猜理将军说道:“将军您放心,我下手是有分寸的。”他指着阿龙:“他只不过是大臂脱臼,” 又指着其他两名拳手:“而他们两个伤的更轻,这位腿没断,他的肚子也没事,过几天就都好了。”随后他指着阿虎说道:“我比较痛恨背后偷袭,对他下手稍重了点,这也是给他一个教训。他可能要半个多月吃不成饭了,只能吃流食,没其他危险,找个医生给他看看吧。”

    说完后,欧阳北辰向躺在地上的阿龙走去。还半躺在地上尤自轻声呻吟的阿龙见他向自己走来,瞪着惊恐的眼神向后挪了挪,以为欧阳北辰还要向自己继续攻击。

    欧阳北辰走了几步,转头对猜理将军说道:“将军,请您告诉他,我是想帮他把胳膊接上,没别的意思,请他不要紧张。”

    猜理将军对欧阳北辰竖了竖大拇指,然后用泰语对阿龙说:“阿龙,别怕!欧阳先生只是想帮你把胳膊接好,没事的。”

    阿龙听后,瞪大着惊恐的双眼对欧阳北辰点点头。欧阳北辰走过去半蹲在阿龙面前,左手轻握阿龙受伤的右手脉门,右手运功在阿龙胳膊上轻捋了几下,对阿龙微微一笑,说道:“放松点。”这时,阿龙一直紧盯着欧阳北辰双眼的眼神不再惊恐,感激地一笑。就在阿龙神情放松的刹那间,欧阳北辰左手迅速把阿龙右臂向下猛地一拽,同时右手手掌托住阿龙腋下大臂轻轻向外一拧,双手同时向上一送,只听得“咔嗒!…”一声脆响,伴随着阿龙“啊!……”的一声惨叫,阿龙的右臂已然复位。欧阳北辰运功轻点阿龙手臂上的几处穴位,为他止痛化於。没过几分钟,阿龙的右手臂已经可以活动自如了,就是暂时还用不上力。随后,其他两位倒在地上的拳手被扶出了场外,阿虎也被抬走。

    看过这场惊心动魄的比试之后,猜理对欧阳北辰的功夫不但已毫不怀疑,已然心存无比地敬意了。此刻,他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他满面笑容地对欧阳北辰说道:“尊敬的欧阳先生,请到我的私人办公室说话。”

    欧阳北辰面含微笑,点点头说道:“好的,将军。”

    猜理将军随即安排随从人员领蓝三木去休息,然后命令警卫引路,在几名亲信随从的陪同下,与欧阳北辰一同走进了位于办公楼地下的秘密指挥部。

    </p> ( 血 刺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