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血 刺第二部 雷达密 令:第四章(3)

文 / 风林谷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蓝三木略作沉思,然后说道:“实际上我和我的这位兄弟是在对越战争的一次战斗中认识的。当时我是做为一名向导被上级指派给他们的连队去完成一次穿插敌后的行动。我是个好猎手,从小就在山里跟着我爹打猎,对危险的预感能力相当强;但在那次战斗中,我的这位兄弟却几次救了我的命,他对危险的预知和判断能力不知要高出我多少倍!要是没有他,我现在也不可能站在这里。

    那次的战斗非常残酷,我们二百多人的一个侦察连对付越南人一个加强团的追击,还要进攻其他越南部队防守的山地阵地。在我看来,那根本就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但最后却被他们基本完成了,然而,活下来的仅仅只有二十几个人。我的这位兄弟欧阳北辰就是他们之中最出色的一名战士,在那次战斗中他曾经一个人就完全地突破了敌人的一道最坚固的山坡防线,我是亲眼目睹了他的那次精彩绝伦的超常的战术动作的,我认为,他的那些战术动作根本就不是人所能做得到的!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是绝不会相信人是会有那么高超的功夫的,那实在是让人不可思议!据我所知,他的功夫真的是深不可测,绝不是一般的通常意义上的武功可以与他的功夫相提并论的,他是个天生的战士!”

    说到这里时,突然从屏风后面走出一个身材健硕、面目威严、穿着军装的中年人,这人的穿着打扮和身材长相与那位坐在红木椅子上的猜理将军非常相似。这时,那位坐在红木椅子上的猜理立即起身对着这位中年人立正站立,然后举手敬了个军礼,用泰语说道:“报告将军,卑职正在按照您的要求与蓝三木先生谈话。”

    这位中年人微微点点头说道:“你做的很好,现在你下去吧。”

    “是!”这位假猜理说道。立正敬了个军礼后,即转身退了出去。

    这一切直把蓝三木看得目瞪口呆,心下不禁感到一阵狐疑。这时,这位中年人微笑着对还在发愣的蓝三木用一口流利的汉语说道:“蓝先生,不好意思,我刚才只是在后面打了个盹,所以就让我的这位副官暂时接替了我一下,请别介意。”

    直到这时蓝三木才彻底明白了,现在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位可以说一口流利汉语的中年人才是真正的猜理将军本人,而刚才与自己谈话的只是猜理的替身。他心想,看来这位大毒枭现在已经变得异常小心谨慎了。由此可见,这次刺杀行动对这位猜理将军威胁程度之严重,非同寻常!

    蓝三木立即恭敬地说道:“哦!…,猜理将军,这没关系的,我怎么会介意呢,您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猜理对蓝三木上下打量了一番,点点头,然后坐在那张红木椅子上。他面带微笑地对着蓝三木说道:“蓝先生,你的名字我听说过,你在我们的这条运输线上做的很好,你对我们是有帮助的,我们不会忘记。你刚才提到了你的这位叫做欧阳北辰的兄弟的功夫很厉害,那么你认为他一个人能对付得了几个人呢?他是否还有其他的帮手?”

    “十分感谢猜理将军对我的夸奖,蓝三木受之有愧。”蓝三木向猜理微微低了一下头,致意道。随即,他接着说道:“其实,说到我的这位兄弟欧阳北辰,不是我蓝三木夸大其词,就以我的这位兄弟的身手来说,别说是几个人,就是几十个练过武的大汉也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况且,他还受到过非常严格的专业特种兵的训练,参加过残酷的对越战争,有丰富的丛林战的实战经验。这方面我有亲身感受,就在我们参加的那场惨烈无比的战斗中连长安排他负责保护我,我当时把自己的性命完全交到了他的手上。他不但自己毫发无损地活了下来还几次救了我的命,保护了我的生命安全,可以说他是个非常合适的人选。就目前来说,他没有帮手,他也不需要帮手,我相信他肯定行!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认为除了他之外,这世上恐怕没人能胜任得了您的这项工作!”

    听蓝三木这么一说,猜理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紧盯着蓝三木的双眼说道:“如果他的本事真象你所说的,你就立了大功了,我会奖赏你的。如果不是,你也知道会有什么下场!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把他找来试试吧,他只要能够胜任这项工作,能把那些家伙干掉,我给他三十万美金,你的奖赏另算,怎么样?”

    听到猜理将军这么说,蓝三木倒吸一口凉气:我的天!三十万美金!他愣了足足有十秒钟。看来这位猜理将军真的是舍得花钱卖命。当时可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对当时的中国人来说,三十万美金当然是一笔让人眼晕的巨款,这笔钱即便是放在今天也同样是个不小的数字。

    猜理将军看到蓝三木古怪的表情,疑惑地问道:“蓝先生,难道你有什么问题吗?”

    蓝三木立刻缓过神来,忙说道:“哦!……,当然没问题,猜理将军!我会尽快把他找来的,请给我一些时间。”

    “这样吧,蓝先生,我给你半个月时间,你看怎么样?”猜理说道。

    “半个月时间有些紧,我赶回去还需要几天时间,您看能不能再多给我几天回去的时间呢?”蓝三木请求道。

    猜理略作沉吟,说道:“唔……,这样吧,再给你三天时间,就十八天,不能再拖了!”

    蓝三木点头道:“好的,猜理将军,我马上出发赶回去,十八天后咱们再见!”

    猜理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好的!蓝先生,这次就拜托你了,我就不送了。我会安排人把你带出营地并把你安全送到边境地区的,祝你一路好运,再见!”

    “再见,猜理将军!”蓝三木与猜理挥手道别。

    告别猜理后,蓝三木立即被蒙上眼睛用吉普车送出了营地,然后在其所派人员的护送下,骑马取道山路往回赶。三天后,他们即赶到了中国边界,随后蓝三木单独牵着两匹马徒步穿越边境线进入中国境内。一天后,他即骑着马翻山越岭、取道近路连夜赶回了家中……

    听完蓝三木对此事前因后果的详细介绍后,欧阳北辰陷入了沉思当中……

    此时,天色已晚,夕阳早已下山,暮色渐渐笼罩了山峦,山坡下面的村庄已露出点点灯光。天边那一轮明月正悄然升上天空,洒下一片青白色月华;微风过处,小山岗上草木摇曳、青光闪动。

    蓝三木早已考虑好,如果欧阳北辰不答应,他就准备把自己为当地公安系统做卧底的这件事情告诉他,这或许可以换取他的某种谅解与认可,因而就此答应下来。然而,阅历丰富的蓝三木也早已自欧阳北辰的眼神中看出,他已然不是自己以前所熟知的那个少不经事的单纯的年轻战士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似乎已产生了某种深刻的根本性的改变。至于他的内心世界和世界观到底发生了怎样深刻的变化与彻底改观,对客观事物又有了何种全新的认识与看法,他自己不说,恐怕任谁都无法猜测得到!……

    思考了一番之后欧阳北辰认为,这件事还算是可以拨动自己内心深处早已尘封了的某根心弦的。他想,即便是单从金钱的角度来考虑,这也是值得一试的事情。于是,他转过头来对蓝三木说道:“这宗生意可以做。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欧阳北辰这突如其来的回答和问话,令蓝三木一时竟没能转过弯来,他张口结舌地愣在了那里……

    欧阳北辰奇怪地看着蓝三木问道:“老蓝,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蓝三木看着欧阳北辰结巴着说道:“哦!……,没…、没什么,我在…、在想别的事。唔……,可以、可以,我们明天就走、明天就走。”说着,他频频点头。

    “唔……,好的!”欧阳北辰点了点头。

    随即,两人转身朝山下走去……

    缓过神来的蓝三木,内心的思绪依然有些紊乱,他并没理出个确切的头绪来。事实上,自这件事情确定之后,欧阳北辰就一直都没对他谈起过任何是非曲直之理、善恶对错之分的理由,他的内心略感不安。在他看来,欧阳北辰现在的想法真的是在跟着感觉走,似乎已毫不在意那些所谓的冠冕堂皇的大道理与准则了,只是针对事件本身是否可行,即作出了评估与判断,其他的一切显然已退居其次了。

    自从这次再见到欧阳北辰后,蓝三木就已经发觉了他眼中所流露出的是一种对外部世界充满了某种深刻的冷漠的目光,那是一种看似平和但却无所畏惧、无所顾忌的奇特目光。在他看来,这种目光中所蕴含着的只是一种纯理性的冰冷光芒,已经丝毫没有内心激情火焰燃烧后所产生的那种热烈的生命之光的任何痕迹了。所以,对欧阳北辰来说,除了涉及到蓝三木本人的人身安全之外,就算蓝三木把自己为公安系统做卧底的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也不见得会在他的心海中激起那怕是任何一丝细小的浪花来。

    实际上,欧阳北辰已然对这件事情进行了认真地思考与分析,并作出了自己的评估与判断。他认为,只要不违背自己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事件本身对他来说无所谓对错,他只是个执行者。就象他曾经参加过的所有的行动一样,对与错的判断不是他的责任,而在于某个组织、团体、机构或是个人,他只是个执行者,是个工具,仅此而已。而现在的这个任务,他是为自己去执行的;确切地说是为了那一大笔金钱去为自己卖命,自己拥有绝对的主动权与选择权。对他而言,这只是个纯粹的交易而已,而不是为了什么空虚的主义或是所谓的理想、正义之类的大道理。他今天的这个决定,有着非常明晰的目的性:最直接、最具吸引力的目的,当然就是那笔数目可观的美金;其次,就是事件本身所包含着的无与伦比的刺激性!说实话,这件事的确可以激起他那被冰寒冷漠的外壳所包覆着的死寂漠然的内心世界里的一丝激情。就这么简单!……

    经过了艰辛的跋涉,五天后,欧阳北辰和蓝三木赶到了金三角。这次和上次蓝三木来时一样,他们两人都是被蒙上双眼带到猜理将军营地的。

    </p> ( 血 刺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