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血 刺第二部 雷达密令:第三章(1)

文 / 风林谷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蓝三木参加完那场战斗回到家乡后,荣获了部队特别颁发的二等功勋章,他为此在家乡也获得了许多相应的嘉奖,一时间成为了他们那个县、乡以及山村的名人。当时的物质奖励很少,他的生活也并未因此得到多大的改善。荣誉的光环总会煺去,时间的长河自会洗涮掉过去的许多荣耀,而普通安宁的生活才是永恒不变的主题。

    当时的中国刚刚开始搞改革开放,随之而来的自然也有国外的意识形态与思想文化。各种各样的先进生活理念与先进文化伴随着糟粕一并涌入了国门,这些东西彻底颠覆了人们长期闭关锁国所形成的那种单一思想文化与意识形态。在高压政策下打压太久、憋闷太久的中国人,在毫无准备之下,被突然之间汹涌袭来的改革开放的浪潮所裹挟,释放出来的反弹能量无比巨大。所谓物极必反,此时的国人却又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他们开始不顾一切、毫无廉耻、不择手段地疯狂敛财,将发家致富奉为至上圭臬。

    时间过的很快,蓝三木的家乡虽然偏远贫穷,但改革开放的浪潮依然波及到了这个偏远的小山村。“做生意”、“做买卖”、“倒爷”、“贩卖”、“贩运”、“对缝”、“回扣”等新鲜词汇成了流行语句,以前根本不能提的“发财致富”、“发家致富”这些个字词成了当时最时髦的口号,社会上广泛流传的“黑猫白猫”理论也在这个小山村被奉为圣经。只要能发财致富,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似乎都是允许的,都是值得肯定与赞赏的,“发家致富”成了这里所有人唯一的人生目标。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之后,国际上的大型毒品走私集团在中国的云南、广西等地的与泰、缅等国接壤的边境地区开辟了一条新的毒品走私通道,将位于泰、缅、老三不管地带的金三角地区盛产的毒品海洛因运往世界各地。由于中国这些边境地区的边境线漫长复杂,山区道路艰险曲折,很难被完全控制,因此,这一区域成为金三角地区的毒品向全球走私的主要通道之一。这一地区被国际上称之为毒品海洛因从中国西南地区过境的“白色走廊”。

    在这些交通不便、偏远贫穷的山区,根本没有什么可让当地人富裕起来的经济活动,而当地以少数民族为主的一些山民猎户的村寨与境外的村寨相互杂处也很难分出彼此。所以,这里靠近边境地区的山民村妇们大都在兼职或专职进行偷运毒品的走私活动,以赚取相对高额的贩私运费。他们一般都是帮助境外的一些毒品走私分子把成包的毒品携带进入中国境内,然后交给专门的接货人,以此赚取偷运毒品的费用。有些人在积累了一定的资金实力之后,也开始自己从事毒品的贩卖走私活动以赚取更为高额的利润。这样一来,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迅速地发了大财、致了富,在家乡盖起了大院洋楼,成了当地广大村民的羡慕对象。

    由于蓝三木所在的村子比邻云、缅边境,基本上处于这条宽阔的“白色走廊”的边缘地带。此地边境山区山高林密、沟壑纵横、河深水急,出境道路极为偏远难行、艰险异常,因而并非毒品运输的主要通道与最佳线路,因此,长期被国内缉毒部门所忽视。所以,导致当地很多村民长期从事替境外的毒品走私集团偷运毒品的活动而乏人问津。虽然政府后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也在到处宣传毒品走私的危害性和所触犯法律的严重性,但天高皇帝远,再加上警力严重不足,所以根本无法遏制住这股偷运毒流。所谓“民不畏死而以死惧之”不是根本的治民之道,在一个连肚子都填不饱的地区,指望这些苍白无力的普法宣传来提高那些基本上没什么文化的边远贫穷山区的村民们的法律意识与道德修养,纯属痴人说梦、异想天开,长期的饥饿与贫穷当然会使人们铤而走险、不顾一切。

    按理说蓝三木本人是立过战功的功臣,他应该不会卷入到这场为了发财不顾一切的走私大潮之中去。但他也是人,也需要金钱来改善家人的物质生活条件,饿着肚子追求精神上的崇高,就犹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无础之厦,那是无法长久的。自从立功受奖回来后不久,蓝三木一家的生活就陷入了困境,孩子要去遥远的县城上学需要钱,妻子的身体不好也需要钱来医治,家中还有老人需要赡养,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沉重地压在了他一个人的肩头。看着村里其他人家的日子一天天地好起来,围起了大院子、盖起了大房子,有的人还买上了拖拉机、摩托车甚至是汽车,他的心中无法平衡。他知道这些人钱的来路不好,但当地根本没有可以靠正当手段发家致富的门路与条件,这几乎也是唯一的致富渠道,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既然政府没能力、没办法让他们通过正当渠道致富,自然环境的恶劣也无法使得他们走上正常的富裕之路,那么人们就只有自力更生地想办法来发财致富了。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条犯法的死路,也非长久之计,但如今也只能是先积累些财富再说了。蓝三木的内心开始还有所挣扎,但他看见许多村民因此渐渐地过上了好日子,许多人还因此而改变了自己家人的命运和自己后代的命运,他最终下定了决心,彻底抛弃了自己内心所坚守的那道最后的防线,走上了这条最终改变了他一生命运的不归之路。

    有所坚守的人往往是固执与死板的人,成功了的这类人,大都被人们冠以“英雄”或是“榜样”等的称呼,但这显然不是主流,属于个别现象。蓝三木当然不属于这类人,他虽然曾经也有所坚守,但他现在毅然决然地放弃了自己曾经所坚守的那些高尚而虚幻的崇高理念走上了现实道路。因为他很清楚,所有的坚守都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而并非每一种坚守都是有回报的、有意义的,善于权衡并把握时机才是一个聪明的、能够适应严酷生活环境的人。同时他也很明白,国家是绝不会允许境内外贩毒分子们长期从这里大量走私贩运毒品的,迟早会严厉打击。因此他认为,这条道路自己不应该走的太久而应该走的更快一些,趁此机会多积累些财富才是正理。他对当地地理环境和山路的熟悉程度无人可比,所以他开始进行了大量偷运毒品的活动。他所走的线路是一般人走不了的,他所吃的苦也是一般人吃不了的,因此他的运输量之大非一般人可比。渐渐地,他所赚到的钱越来越多,家里的日子迅速得以改善,房子也盖了起来,儿子被他送到了县城里最好的中学去读书,将来他还要让儿子去读大学、去出国留学!而这些他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都成了他未来计划中的一部分。

    没过几年,他的名气就在当地传开了。在如此偏远难行之地还能有如此大量、安全的运输能力,这一点甚至让以前根本就没有留意或注意到这条线路的境外贩毒集团的头子们也都知道了他这个人。经过长期考察,境外的一些著名的大毒枭也渐渐地与他联络上了,他被发展成了他们最为重要、安全的毒品运输线路之一。

    他不仅在境外有了名气,也同样引起了国内公安、边防系统的注意,当地的警察和边防部队都对他注意了起来。蓝三木的机警和小心无人可比,经过长期的跟踪、追踪,那些警察和武警战士们始终都无法抓住他的把柄与证据,使得当地的公安、边防系统很是头疼。据可靠情报,当地的公安、边防部门得知,蓝三木与境外的许多毒品基地的头子和贩毒集团的头领都很熟识,他所掌握的一些情报有极大的利用价值。当地公安、边防系统的缉毒部门认为,禁毒是一项长期、艰巨的斗争,如果能够把蓝三木争取过来做为我方线人,也许比单纯将其拘捕归案有更大的价值。况且,蓝三木曾经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上过前线、立过战功,有一定的政治思想觉悟基础,所以把他争取过来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这天深夜,村长领了两个身着便装的人来到蓝三木家中,说是县里有关部门的领导想见见他。蓝三木知道,自己偷运毒品跑的是单帮,没有同伙,从来没出过事,警察手上没有他的把柄,即使有人怀疑他也没有证据,他很笃定。于是,他爽快地和这两位同志去了县里。到了县上,当地公安局缉毒队的领导秘密地将蓝三木带到了县城一处隐秘的民房里,房间的客厅中摆放着一组沙发,里面有一位身穿便装看上去很普通的中年男人。

    蓝三木被带进房间后这位面目和善的中年男人立即起身,亲切地对蓝三木微笑着招手道:“来、来、来,老蓝,这边坐。”

    蓝三木笑了笑,点点头,走过去坐在沙发上。

    这位中年男人随手将茶几上的茶壶拿起来,给蓝三木斟了一杯茶,笑着说道:“来,老蓝,喝茶。”

    蓝三木接过茶微笑着说道:“谢谢!”

    看到这种情景,蓝三木明白,这位中年男人看上去虽然普通,但绝不简单,他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与自己谈。他心想,既来之则安之,他们不说,自己就什么都不问,权当是来做客的,原先忐忑不安的心情也随之放松了下来。

    喝了杯茶后,这位笑眯眯的中年人与蓝三木拉起了家常,他随口问道:“老蓝哪,家里有几口人、都有些什么人哪?”

    蓝三木道:“上下老小共有七口人。我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我爹死的早,母亲还在,岳父岳母身体也都好,再加上我和我老婆,共七口人。”

    “哦!……”这人点了点头,随即继续问道“那么日子过得怎么样啊?”

    “日子还算勉强过的去。我是个壮劳力也是个好猎手,前几年打猎收入还不错,这两年政府不让打猎了,我就上山采些草药去卖,收入也还可以。妻子身体虽然不好但在家里喂喂猪啊、养养鸡啊什么的也还行,总体上嘛日子也就将就着能过吧!”蓝三木说道。

    这个中年男人看着蓝三木点点头,突然问道:“听说你最近盖了新房子,盖了几间哪?”

    蓝三木平静地说:“村上新划拨了一块宅基地,原先的房子呢也太老了、太破了,我就把它给拆了。以前立功的时候呢政府奖励了一些钱没舍得花,再加上一些积蓄,还借了亲戚一些钱,村上又给拨了些木材,就新起了一砖到顶的五间砖瓦房,还算可以吧。”

    </p> ( 血 刺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