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血 刺第二部 雷达密令:第二章(3)

文 / 风林谷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刘汛冷眼看着这些平时关系都还不错的生意伙伴,微微摇头、不发一言。

    欧阳北辰并未参加此次股东大会,所以他对这次极为重要的会议现场所发生的一切以及其后的一些具体情况不甚了了。他只知道:最终,这些目光短浅的股东们就象是事先商量好了似的全都退了股,把这个厂子即将面临着的所有难题全都扔给了自己的结拜大哥——刘汛。

    实际上,目光超前、具有冒险精神的刘汛是想将厂子搬迁后变卖出让,以换取一笔资金,然后再让股东们募集入股一定量的资金,同时以手中握有的某些有利条件与街道方面进行谈判、合作去搞厂子所在土地的商业地产的开发,但这其中是要冒极大的风险的。做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人,几乎没人懂得商业地产的开发是怎么一回事儿,所以股东们没人愿意干。当然,这都在刘汛的意料之中,其实这也是他内心深处想要得到的一个可以使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最好机会与结果,虽然这需要他独自去承担其中巨大的风险。然而刘汛深知,对于厂子必须搬迁一事,股东们大都不看好,所以他们都必然急于抽身而退;而与他们相反的是刘汛却深为看好此事的光明发展前景,认为这是一个难得的可以使自己的事业上一个大大台阶的千载难逢的大好机遇。

    事实上,这两年来厂子已为这些股东们赚了不少钱,而这些刚从动乱年代过来的人们的想法也都很现实,他们都有着小富即安的心思;再者说,这次的搬迁也确实蕴含着不可预知的巨大风险,所以他们都想着尽快地把自己的股份转让出去以换成现金,落袋为安,这当然可以理解。刘汛做为这个厂子当年重组的牵头人、发起人也是最大的股东,占了一半以上的股份的生计问题。于是,刘汛以此为筹码,与街道领导进行了艰难地谈判。

    总之,通过复杂的运作,当然少不了金钱和利益的输送,这件事总算是搞定了。刘汛以厂子为基础成立了通达投资有限公司,以厂子地皮七十年使用权的作价和搬迁所补偿的地皮差价做为最主要的股本,参股进入了这个巨型商业地产的董事会。当然,做为一个可以进入董事会的有分量的股东,他还必须有一笔相当大的现金入股才可以拥有进入董事会的资格。

    划拨给刘汛新厂址的地皮当时并不值钱,用这块地皮和通达汽修厂良好的商业信誉去银行贷款,只能解决迁厂的资金问题,所以刘汛还必须想办法去解决他做为这个巨型地产项目股东身份的那笔股金问题。他为此拿出了毕生积蓄和所有个人资产,并且凭着良好的人脉关系借到了一大笔钱,这样才勉强凑够了那笔庞大的入股本金。至此,雄心勃勃的刘汛已没有了任何可以使新迁厂址后的通达汽修厂运转的流动资金了,再说,他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去经营和管理这个厂子了。在厂子还在重建的空档期间,在实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刘汛决定将这个厂子转让。然而,刘汛对这个厂子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他实际上不想让自己辛辛苦苦一手经营起来的这座已上规模、上档次并已有了相当大名气的厂子落于外人之手。于是,经深思熟虑后他有了一个新的打算,但这事必须要与自己的结拜兄弟欧阳北辰好好商量、商量……

    这天,刘汛特地把欧阳北辰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表情严肃地对他说道:“北辰啊,你是我的结拜兄弟,咱俩之间因该没什么要隐瞒的,我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商量。”

    “大哥,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只要是我能帮上忙的,我绝不推辞!”欧阳北辰点头道。

    “那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刘汛看着欧阳北辰严肃地说道,“我想把这个厂子留给你。”欧阳北辰刚要张口说话,刘汛马上摇手打断他:“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我不是要把厂子白送给你,而是要卖给你,你是要付钱给我的。你知道,我现在缺资金。”

    “呵呵呵……,大哥,你是在开玩笑吧。”欧阳北辰不由笑道,“你知道我哪点儿钱远远不够买这个厂子啊!你要用钱,我把存折给你,你尽管拿去用,虽然没多少钱,但解你的燃眉之急,我想还是够用的。”

    “唔!…,这我知道。”刘汛沉沉地点了点头,“钱不钱的咱先不说,你因该了解我,实际上我是舍不得把这个厂子卖给外人才这么考虑的。”

    欧阳北辰点点头:“我知道大哥的心思,您是个重感情的人!”

    刘汛点了点头,略作沉思,然后沉吟着道:“唔……,北辰啊,你看这样好不好,这个厂子呢你先接手,你有多少钱就先给我多少;剩余的呢,等你以后筹足了,再给我。价钱嘛,就按我们以前总投资额的一半儿算,你看怎么样?”

    “不!大哥,你这样做太吃亏了。”欧阳北辰坚决地摇摇头,“现在的行情我也清楚,这个厂子别说按原价了,就是加价也很容易卖得出去。你现在这么缺资金,我看你还是把厂子卖掉吧。”他真诚地劝说道。

    “嗨!……”刘汛不由皱着眉头长叹了一声,“我说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思呢?我要是真想卖掉还找你商量什么!?这个厂子就象是我亲手养大的一个孩子,也象是咱俩的一个根儿,我是的真舍不得让这个咱俩辛辛苦苦、累死累活筹建起来的厂子落到外人手里啊!再说了,我现在确实也没精力管理这个厂子了,所以我是想把厂子完全交到你的手里;也只有你,才是接手这个厂子最适合的人选!以你的能力,把这个厂子经营好易如反掌!等厂子将来赚钱了,你再慢慢把剩余的钱还给我不就行了。至于我的资金问题嘛,你就不必操心了,我会自己想办法解决的。”

    听刘汛如此一说,欧阳北辰不禁低下头认真思索起来:说实话,如此接手这个厂子实非自己所愿。但看到大哥如此恳求,对把这个厂子转手他人如此难过,而目下自己也确实是经营这个厂子的最佳人选;况且,通过这几年的艰苦经营,自己对这个厂子也同样产生了极为深厚的感情,人同此心啊!看来,也只有自己接手才不会让大哥产生那种深深的失落感,否则他会遗憾终身的,而自己也不好受。这样一来,自己也就不会离开这个还算喜欢的工作。再着说了,大哥以如此的低价半卖半送地把厂子给自己,而且还以无限期分期付款的方式来支付余款,这其中,除了包含有他对厂子本身的真情实意之外,更隐含着他想以这种委婉地方式真心实意地帮助自己的深情厚谊在内。唔!…,自己不该辜负大哥的这番良苦用心……

    经过认真慎重地考虑后,欧阳北辰最终同意了刘汛的请求,他点头道:“那好吧!既然大哥都这么说了,我再不愿意也太不近人情了。这样吧大哥,这个厂子我接了,但是价钱呢,我还是按原价来支付,这不能变!现在,我有多少你先拿多少,剩余的钱我会想办法尽快凑齐的。”欧阳北辰的神情很坚决。

    “好好好,这不就对了嘛!”刘汛异常兴奋,不住地点头,“钱的问题你不用太着急,慢慢来、慢慢来,咱们一起想办法来解决。呵呵呵…”他开心地笑道……

    事实上,相比欧阳北辰,刘汛的想法却很不一样,他的考虑较为深远。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这位英俊潇洒、一身本事的结拜兄弟欧阳北辰,对这个世界似乎充满了某种深刻的冷漠,对任何事物都不怎么在乎也不怎么上心,如果他不是与自己的这种特殊关系,任何人都不可能请得动他。刘汛心里很清楚,这些年来自己很有激情去做的那些可以创造巨大财富的商业事务,其实根本无法唤起欧阳北辰内心的热忱;而到现在自己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有什么样的事物,才能够真正唤起欧阳北辰内心的激情。还有,这个厂子交到欧阳北辰的手里自己最放心,他当然会很认真地把厂子经营的很好的,最主要的是这可以让他过上富足的生活。刘汛可不希望看到自己的结拜兄弟将来的日子过得太普通、太窘迫,与自己的差距越拉越大;因为自己心里很清楚欧阳北辰的为人与性格,他将来是绝不会要任何人的接济的。今天自己要是流露出把厂子送给他的意思的话,欧阳北辰就会立即拒绝,今后就是说破了大天儿他也绝不会再要这个厂子了。做为过命之交的结拜大哥,他要为自己的这个唯一的结拜兄弟欧阳北辰的将来做一些必要的打算。

    欧阳北辰自答应刘汛大哥接收厂子后,就一直在考虑一个重要的问题:要怎样才能凑到足够的钱来帮助自己的刘汛大哥呢?

    做为经营了这个汽修厂两年的副厂长,欧阳北辰对这个汽修厂的业务早就非常精通了,他深知这个厂子的价值。现在刘汛大哥的资金状况如此紧张,自己必须想办法来帮他解决,首先要尽量先多凑点儿钱给他,以解其燃眉之急。为此,他拿出了自己的所有积蓄和这两年分红得来的钱,而这也仅仅是凑足了整个数目的三分之一,还差近二百万资金呢,看来是要再想想别的办法了。

    正当欧阳北辰为资金问题发愁的时候,不期然间收到了一封蓝三木的来信。实际上,自打越南前线回来后,蓝三木就与他的这位救命恩人欧阳北辰一直未中断过通信联系。在信中老蓝真诚地邀请欧阳北辰去他的家乡看看,当然,其主要提议是去祭扫战友们的墓地,祭奠他们的亡灵。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他在这封来信中却专门、着重地提到了有一笔很大的、极为特殊的生意要介绍给欧阳北辰去做,而他还说这笔生意也唯有欧阳北辰才能够完成。但这具体是一笔什么样的生意,他并没在信中明确告知欧阳北辰,只是说见面后祥谈。欧阳北辰看了来信后很感纳闷:老蓝那里怎么会有特殊的大生意给自己做!?看来,全民经商真是所言非虚啊,就连蓝三木所在的那个穷乡僻壤都掀起了经商的热潮了,他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

    其实,这些年来欧阳北辰经常想起老蓝、想起战友们、想起那场残酷的战争;也一直想去看看那些长眠在边境线上的战友们、祭奠一下他们的亡灵,同时去看看自己的生死之交蓝三木的家乡,但一直苦无机会。现在老蓝恰如其时地发来了真诚地邀请,而这里的厂子还在重建当中,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看来这正是个好机会,现在是到了该做、也有条件去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了,他想。虽说对老蓝在信中专门提到的那笔特殊的大生意他并未报太大的希望,也并不怎么特别上心和在意,但老蓝说话办事向来稳健,从不胡说,或许还真有某种意外的可能性让自己赚上一大笔钱也未可知呢!现在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万一此事为真,那么现在刘汛大哥和厂子里的资金难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想到此,他马上下定了决心:唔!就这么定了!说走就走,立即动身去蓝三木的家乡!

    欧阳北辰很快将凑齐的第一笔钱当面交给了自己的刘汛大哥。他拿着存折对刘汛说道:“大哥,这是我所有的积蓄,有多少算多少,您先用着。”

    刘汛接过存折看着欧阳北辰点点头:“那好吧,这钱我就先拿着了。”

    欧阳北辰接着沉声道:“大哥,我想利用这段时间出去走走,去外地一段时间。主要是想去边境上给那些牺牲了的战友们扫扫墓、祭奠祭奠他们,顺便再去拜访一下那些还健在的老战友们。我已经很多年都没去看望过他们了。”

    “唔……,是啊!都这么多年了,你确实也该去看看他们了,看看那些为国捐躯的英雄们!”刘汛缓缓地点了点头,感慨道。稍作停顿后,他接着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我想马上动身。”欧阳北辰立刻回答道。

    “嗯!…,好!说走就走,依旧是军人作风!”刘汛点头赞许道,“好吧,你走吧!记住,到了烈士陵园也代我这个老兵给烈士们上注香、敬杯酒、献束花!”

    欧阳北辰点点头:“好的,大哥,一定!”

    “你放心走吧,家里有我!这段时期的工作就由我亲自监督。”刘汛点了点头道。

    “谢谢大哥,兄弟叫您受累了!”欧阳北辰由衷地说道。

    刘汛瞥了下嘴:“嗨!…,说什么呢,北辰,咱们谁跟谁啊!早去早回吧!我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忙,就不去车站送你了。”

    欧阳北辰微笑着摇摇头道:“不用送,大哥。那就再见了!”说着,伸出手来。

    刘汛握着欧阳北辰的手,摇了摇:“再见,北辰,祝你一路顺风!”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并微点了下头。欧阳北辰亦点头回应了一下,随即转身离去……

    刘汛当然清楚欧阳北辰的为人,既然他答应了要接手厂子就一定会全力以赴地去达成目标。而刘汛也想趁此机会让欧阳北辰好好地放松一下、休一段时间的长假,也许今后就是想休假,也很难抽出这么长时间了。所以,当他听欧阳北辰说要去为牺牲了的战友们扫墓以及去看望还健在老战友们后,当即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他的请求,实际上这也包涵着他自己的某种军人情结在内。

    欧阳北辰当日即携带着简单的行囊登上了南下的列车。在列车上,他一直在想着蓝三木这个人,在回忆着他们之间的那段生死情谊,同时也在不住地追思着那些牺牲在了战场上的战友们的音容笑貌,而那些惨烈的、不堪回首的战争画面,亦时不时地在脑海中闪现……

    </p> ( 血 刺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