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血 刺第一部 如血残阳:第十二章

文 / 风林谷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连部办完一切退伍手续后,欧阳北辰也选定了自己要去的工作单位。在被抽调前他就已经是排长了,这次回来后,他们这支特殊部队荣获了集体二等功,因此上级领导决定欧阳北辰以副连职的身份安置转业。按他当时的级别,上级给他可供挑选的城市和单位约有七、八个,其中包括本省省会和其他几个邻近省会城市的比较大的国营企业以及大中专院校让他挑选。经仔细考虑后,他在这些上级圈定的工作单位中,选择了本省的当时效益非常好、各方面待遇相当不错的厂址设在省城的国营汽车制造厂。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还是计划经济时代,这个厂是国营大型企业,职工人数有上万名,生产各种卡车、大客车和特种车辆,效益很好。按当时欧阳北辰的级别,厂子里给他安排的职务是厂保卫处安保科科长一职。由于有军功在身并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按照政策厂里特别给他分配了一套四十多平米二室一厅的楼房,这在当时已经是相当好的待遇了。

    欧阳北辰离开部队后,先去厂子里报了到。做为一名在越南前线打过仗又立了二等功的英雄,他受到了厂领导的隆重接待并同时在厂里为他做了很好的安顿。 安顿好了家,欧阳北辰认真仔细地参观了即将在此工作的厂子, 随后,厂里按规定给了欧阳北辰一个月的探亲假让他回家省亲。

    最近一直在困惑着欧阳北辰的最大问题就是柳明珠突然没了音信这件事。欧阳北辰早就写信甚至打电话询问过母亲,但关于这件事母亲在家信和电话里的回答都显得语焉不详、不置可否,他感觉到母亲似乎是在有意地隐瞒着些什么、刻意地避开着些什么。母亲在信中只是说让他在部队好好干,不要挂念家中的事情,明珠她很好、很忙,到时侯自然会与他联系云云。其实欧阳北辰早已归心似箭、迫不及待了。他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地处理完退伍后的一应事务,心情急切地往家中赶去。

    事实上,在欧阳北辰的心里隐隐有些不详地预感,他一直在做着各种猜测:难道这与自己两年前的那个离奇的白日梦有关?或许是因为明珠考上了大学之后有了些什么巨大的变化?但根据自己对明珠妹妹的了解这也不对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样事情呢?这种种疑团最近一直在困扰着他,让他寝食难安。他那敏锐的第六感告诉自己,一定是发生了某种极其严重的异常事件,但他的内心却一直本能地拒绝着这种想法,现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尽早、尽快地赶回家,见了母亲和田妈妈,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欧阳北辰没告诉母亲自己回家的确切时间,他想给母亲一个惊喜,同时也避免了让母亲牵挂和去接站的劳累。他母亲蓝雪梅身体一向不好,患有严重的贫血症,由于父亲欧阳学理的去世导致他母亲悲伤过度,致使她休克频发,愈发加重了她的病情,这几年她成了医院里的常客。为了不使儿子在部队分心,这些情况母亲蓝雪梅并没有告诉欧阳北辰。

    到家后,院子的大门是锁着的,欧阳北辰拿出钥匙打开大门走进院子,他发现家里真的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本充满着生机、时常可以听到欢声笑语异常干净的院子里,显得非常的冷清和凌乱。田妈妈家所住的那个侧院似乎已许久没人进去过了,地上是一层厚厚的尘土及落叶杂草,显得那么地荒凉和凄楚。虽然是白天,欧阳北辰依然可以感觉得到那种扑面而来的荒废颓败的阴冷气息。看到这种情形,他的心在一点点地往下沉。

    进屋放下行李后,他去了田妈妈家住的西侧院。小径两边的杂草长而茂密,院子里的一切都还是那么地熟悉和亲切,但显然已经许久不住人了。他扒在窗边和门缝,伸头向屋内张望:屋内的陈设依旧,未有大的改变,熟悉的就象是自己的家。由于久不住人,屋子里落满了灰尘,灰蒙蒙地看上去阴暗而凄凉、毫无生气。欧阳北辰的心中翻滚着无数的疑问和不安,他紧皱着眉头向自家熟悉的邻居打听母亲的去向。邻居说母亲可能是去镇医院做检查了,欧阳北辰立即赶往镇医院。到了医院,许多欧阳北辰熟悉的医生和护士见了他除了打招呼寒暄外,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打量他,这样的目光欧阳北辰从自家的邻居和镇上熟人的眼中已经看到过很多次了,他并未在意。他心想,这也许是小镇上的人们许久见不到他猛然间见到之后的正常反应。

    欧阳北辰找到母亲时,母亲正在打点滴。蓝雪梅见到儿子欧阳北辰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脸上掩饰不住无比喜悦、激动地神情!

    她声音颤抖着大声喊道:“儿子!你可回来了,可想死妈了!”一把搂住走到自己跟前的儿子欧阳北辰,眼泪“哗”地就下来了。

    欧阳北辰见到已是满头白发的母亲,也是无比地激动,上前一把扶住母亲,眼圈发红、鼻子泛酸,嘴里颤声喊道:“妈,儿子回来了!”……

    母亲苍老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一时间,欧阳北辰满腹的话语和疑问似乎在瞬间已化为乌有,只是怔怔地看着母亲。蓝雪梅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刚才猛然间见到儿子的激动已经消耗了她太多的精神和体力,她喘息着不停地咳嗽,脸憋的通红。

    欧阳北辰轻轻地拍打着母亲的背心,心疼地道:“妈、妈,别急,慢慢来、慢慢来,别急、别急!……”

    一阵强烈的咳喘过后,定了定神,蓝雪梅虚弱地喘息着说:“不要紧,妈这病是老毛病了,只是今年好象是加重了,也许是你爸催我早点儿去找他呢,呵呵呵……”

    欧阳北辰不由埋怨道:“妈!……,您看您,又在说胡话了,儿子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告诉您个好消息,我已经转业了,回到地方上了,组织上把我的工作也都给安排好了。这回,我要接您去省城大医院好好看看,把您的病彻底治好!”

    蓝雪梅微笑着说道:“明亮啊,妈这病妈知道,是治不好的,别再浪费钱了,没用的。”

    欧阳北辰说道:“妈,钱的事您不用操心,什么事您都不用担心,咱明天就去,一切有我!”

    母亲说:“明亮啊,钱不钱的什么都是小事,就是妈这病啊,治了也是白治,咱不费那神,受罪!”

    欧阳北辰说道:“妈,儿子回来了,您就让我来安排吧,让儿子尽尽孝心,您什么都不用操心。”

    蓝雪梅心里藏着事儿,她看着儿子,说话间忧郁的眼神闪闪烁烁。她知道儿子的心思,但她真不知该如何开这个口,一直在顾左右而言它。她想,要尽量先把话题扯远点儿,暂时与儿子明亮聊点别的,分分他的心,剩下的事儿等回家再说!

    蓝雪梅说道:“明亮啊,我本来也在想,这几天你也应该快到了,我还想着要去车站接你去呢。呵呵呵,你今天这一到啊,可把妈给高兴坏了。”

    欧阳北辰说:“妈,我是担心您的身体,才没告诉你我回来的时间,就是怕您去车站接我,别再把您给累着了。”

    蓝雪梅慈爱地说道:“儿子,别担心,妈的身体没什么,吃得消!”她紧接着又问:“儿子,你转业分那儿了?单位定了吗?怎么样啊?”

    欧阳北辰说:“妈,我分到省汽车制造厂了,厂里还给我分了一套单元楼房呢。过两天我把您接过去,咱们先去省人民医院好好查查您的病。”

    母亲一听,高兴地说道:“儿子,单位还真不错呢,可要好好给人家干啊。”

    欧阳北辰说:“妈,这您就放心吧,儿子会好好干的。”

    母亲问:“儿子,你这次回来在家里能住几天啊?”

    欧阳北辰说:“妈,单位按规定给了我一个月的探亲假,有的是时间。这段时间咱们就去省城的大医院好好看看您的病,我也好好地陪陪您。”……

    在儿子欧阳北辰的精心照顾下,时间过的很快,没多久,母亲蓝雪梅就打完了点滴,欧阳北辰搀扶着身体虚弱、面色憔悴的母亲回家。

    欧阳北辰一直极力地忍着心中极大的疑问不去问母亲,他知道母亲的身体受不了太大的刺激。刚才在镇医院猛然间见到自己时的那种惊愕,已然差点让母亲昏厥了过去,他到现在都在后悔自己让母亲如此吃惊的鲁莽。他本以为惊喜会带给母亲快乐,但他却疏忽了母亲的身体状况及承受能力,心里暗暗地自责不已。

    母亲蓝雪梅回到了家服了些药后就感到浑身虚脱,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欧阳北辰不停地端水拿药、忙前忙后地服侍着母亲。欧阳北辰心里纳闷:今天是自己回来了,那么平时都是谁在照顾母亲呢?……

    其实欧阳北辰一直都不知道,母亲蓝雪梅平时都是自己照顾自己。大师哥石勇军有时候偶尔会来看望一下她,这两年自家多年的好邻居们也时不时地前来帮忙。由于是军属,镇上也经常安排人来照顾一番,她就这么拖着病体、忍受着巨大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熬了过来。今天终于见到了儿子,蓝雪梅一直提着的那口气总算是彻底放松了下来,她感觉自己忽然象是夸掉了一般,精神即刻恍惚起来,浑身乏力,意识涣散的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此时的她,已然形神分离了。看到母亲这个样子,欧阳北辰的心立刻揪了起来。他想,无论如何都得把母亲带到省人民医院好好看看,这几年真是让母亲受苦了,自己不孝啊!深感对不起父亲的在天之灵。

    蓝雪梅自见到儿子后,这几年来一直提着的那口气儿一松,就如同压紧着的弹簧或者绷紧着的绳索猛然间施放出了所有能量一般,彻底地放松了。她体内蓄积已久的病痛,就象是突然决了堤的洪水,一下子全都跑了出来,击溃了她所有的防御,昏昏然地陷入了一种意识不清的半昏迷状态之中。她这一昏迷,就是整整三天!三天来,欧阳北辰端汤喂水、请医配药,最后用镇医院的救护车直接把母亲转院到了省人民医院。

    蓝雪梅醒来时已经是在省人民医院血液病科住院部雪白的重症病房里了。据专家们的会诊诊断,蓝雪梅得的是再生性障碍性贫血,已经是重度了!这种病是血癌的一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欧阳北辰的心都已经麻木了,他为母亲的坚韧顽强而感慨,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深深自责。那是怎样一种伟大的母爱!她一直在对儿子隐瞒着自己的真实病情,她就是为了等着见到自己的儿子才一直挺到了今天!

    事实上,欧阳北辰的父亲欧阳学理亲自配制的那剂独特汤药,也是他母亲得以维持到现在的重要原因之一,而那剂汤药的主要成分就是“血刺”花。实际上他父亲欧阳学理早就知道妻子蓝雪梅得的是这种病,他当然也知道这种病根本就是绝症,因此他费尽心血为妻子精心配制了这种主要成分为“血刺”花的独门秘制汤药,而他母亲蓝雪梅一直坚持服用了几十年。也就是这剂独门秘制汤药与这神奇而独特的奇药“血刺”花,让他母亲蓝雪梅始终将病情控制住不使其发展、恶化,才得以使她坚持到了如今!而映山镇独有这种神奇的“血刺”花,则是他父亲最终选择在此地落户的最主要原因。说实话,如果不是近几年连续两次的致命精神打击,他母亲的病情也不至于发展、恶化的如此之快。而这第二次的致命精神打击,欧阳北辰到目前为止还一无所知!……

    蓝雪梅醒来后,见自己躺在了医院陌生的病房里,就知道儿子已经把自己送到省人民医院里了。她想,自己不能这么快就死去,一定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儿子,否则就没机会了。但现在她是如此的虚弱,口鼻内插着各种管子无法开口,她很着急。

    连着心电图仪的电子示波器的异常跳动,引起了医生们的注意,他们立刻跑过来察看病人的各种情况。病人的眼睛睁的很大,不停地眨眼,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好象是很着急。

    看到这种情况,富有经验的医生问道:“你是想说话吗?”

    蓝雪梅努力地微微点头、用力地脥眼。医生立即吩咐护士:“先取下患者的呼吸器!”

    取下呼吸器后,蓝雪梅深呼一口气,虚弱地问道:“我儿子呢?”

    护士立即去叫一直在观察室外面发呆的欧阳北辰。欧阳北辰急忙冲进病房,俯身在母亲身边,睁着通红的双眼,轻轻地抚摸着母亲的脸颊,轻声问道:“妈,您醒了,感觉好点儿了吗?”

    母亲轻声说:“儿子,妈好多了,我有话要告诉你。”

    欧阳北辰说:“妈,您别着急,时间还长着呢,等您病好了咱再慢慢说。”

    母亲微微一笑,闭了下眼睛说道:“儿子,妈再不说只怕没机会了。唉!……,妈对不起你啊,没照顾好明珠……”

    她喘了口气继续说道:“孩子,明珠她、她,她跳了寒潭了!”

    母亲蓝雪梅艰难地说完了这句话后即闭上了双眼,霎时,两颗硕大的泪珠涌出了眼眶……

    欧阳北辰千想万想,他想到过各种可能的情况,也曾有过这样的一闪念,但他很快地就在自己骂自己的内心痛骂声中否决掉了这种无聊的念头,但如今这却成了他所听到的这个世界上最最可怕的魔咒和最最恐怖的现实!他感觉眼前一黑,脸色苍白,差点一头栽倒于母亲病床的床沿前。他低下头、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自按压住几乎倒流的气血,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良久、良久……,他感觉自己的心正在被一只手紧紧地揪住,反复地揉捏、挤压,那种心痛的感觉,他只想用一把刀来剖开自己的胸膛!他想:如果母亲不在身边,自己会立即跟着去跳寒潭!

    他强迫自己,深呼吸…、再深呼吸,放松…、再放松,稳住…、再稳住!他略微地调匀了一些自己的内息,闭上眼睛久久没有说话。此时的他,已没有说话的勇气了,他怕自己张开嘴发出的是痛苦的哀嚎、大声的号啕、可怕的咆哮与激烈的仰天长啸!……

    看着儿子低着头蹲在地上,原本扶着病床的双手紧紧地攥着病床的床单,额头上青筋暴起,太阳穴在突、突、突地暴跳,蓝雪梅心如刀绞、泪如泉涌,她生怕儿子一时想不开而致走火入魔。她是懂得练上乘内功的人一旦气息紊乱会导致走火入魔,而那种后果非常可怕,她当然知道其负面效应的厉害之处!她不敢再说话,只是闭上眼睛默默地流泪。

    好久…、好久,足足有十分钟之久,欧阳北辰才将翻腾、逆流着的气血纳入正轨,缓缓地调匀了呼吸,调整好了自己的心绪。他睁开双眼静静地望着母亲,伸手轻轻地为母亲拭去满面的泪水,轻声说道:“妈,我明白这事不能怪您,您没有任何责任。”

    母亲睁开眼睛看着儿子的脸,见儿子的脸一脸地平静,她暗自叹了一口气,心知儿子暂时是过了这一关了。

    她盯着儿子的眼睛说道:“到现在也没人知道原因。你田妈妈知道这事儿后疯了,她现在在省城的疯人院里,你以后常去看看她吧。”

    说完这句话后,蓝雪梅的呼吸突然变的急促起来,一阵猛烈的咳嗽袭来……

    咳喘未停,她即突然挣扎着对儿子说道:“天外天,明珠最后说天…外…天……”随之,伴随着一阵更为猛烈的咳嗽,即再次昏厥了过去……

    欧阳北辰急切地叫道:“妈…、妈…、妈…,医生!快来…、快来啊……”

    母亲蓝雪梅这最后的一次昏迷,整整昏迷了一个月,再也没醒过来。欧阳北辰向单位延长了假期,单位领导对他母亲的不幸离世深表哀悼,并对欧阳北辰给予了充分的理解和同情。

    ……

    欧阳北辰带着母亲的骨灰回到映山镇时,虽然已是盛春时节,但他却感到了彻骨的冰寒。他心想,明珠妹妹在凛冽、幽深的寒潭底所感受到的应该是和我一样彻骨的寒冷吧!……

    和父亲的骨灰合葬在一起是母亲最终的心愿和归宿,他们二老现在终于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团聚了,愿他们的在天之灵保佑我吧!欧阳北辰在墓前重重地磕着头。

    大师哥石勇军这些天来一直陪伴在欧阳北辰左右,他同时也为师母和师傅略尽些自己的孝道。料理完后事,石大哥劝欧阳北辰去山里散散心,欧阳北辰告诉他说自己肯定会去子午谷的,但不是现在。随后,石大哥安慰了欧阳北辰一番后就回山里去了。

    母亲的去世无疑是欧阳北辰生命中最为悲痛的事件,这让他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孤儿。短短几年间连失双亲,这种人生打击的痛苦绝非常人所能承受。挚爱双亲的离去虽然让他极其痛苦,但那毕竟都是疾病所致,非人力所能改变,应属正常范畴。然而,柳明珠的非正常死讯对于欧阳北辰来说无异于他生命旅程中的一次重大人生灾难,对他打击之巨大可想而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是毁灭性的。这件事的发生,对他后来人生观、世界观的转变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这些天来,他呆在家里不吃不喝、头脑中一片空白,犹如行尸走肉。

    母亲丧期的头七过后,他独自来到了子午谷。明媚的春日将这个神奇的山谷染得遍山透绿、繁花似锦。熟悉而生机昂然的一切新鲜的就象是他头一次来时所见到的样子,丝毫未变。谷中清风微拂、暗香扑鼻,远处寒潭那碧透的清波反射着灼灼的阳光,潭面上象是撒下了一大把细碎的金银箔,变幻出眩目的光华,令人目不暇给。欧阳北辰径直来到寒潭边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潭面,他似乎要看透那百丈深寒,找寻柳明珠窈窕美丽的倩影。他久久地凝望,象雕塑般一动不动……

    天外天的洞口依旧和山岭浑然一体,繁茂的草木将它遮掩的一丝不露。进入洞内,欧阳北辰即仰身躺在铺着竹席的石床上,双目紧盯着深邃的洞顶发愣。此刻,他耳边不时回响起柳明珠清脆的犹如银铃般的笑声,似乎她就在身边陪伴着自己,未曾一刻离开。

    “明亮哥哥,你以后就在这里娶我吧,我要嫁给你,要和你结婚。听大人说,俩人只要是结婚了就可以永远不分开了。咱们以后就住在这个山洞里,谁也不知道我们在那里,谁都找不到我们俩,那样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明珠拽着自己胳膊撒着娇说的这几句话,就象是刚刚才说完,她身上散发出的、她所独有的少女沁人心脾的芳香味道还弥漫在洞内,她柔软细嫩的小手上的温热还留在自己的胳膊上……

    欧阳北辰打开手电,点着插在洞壁上的松枝火把,山洞内立时明亮了起来。他环顾四周,看着熟悉而空旷的山洞,不禁悲从中来,内心中积压已久的悲伤情绪,此时如瞬间喷发的火山般,完全爆发了!

    他在洞内竭力地大声呼唤:“明…珠…妹…妹,我…回…来…了…,你…在…那…里……”

    这蕴含着内心无比悲伤而又深情地呼唤,在这空旷的山洞内,隆隆地、一遍又一遍地回响、激荡,久久不息……

    他一遍遍不停地呼喊、召唤,声嘶力竭、嗓音沙哑,最后跪坐在了洞内地上,双手捂脸,泪水不断地从指缝中涌出,口中只剩下了喃喃的自语:“你在那里、你在那里……。你为什么要那么狠心地离开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欧阳北辰哭声越来越大,最后他放声大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只是未到伤心地啊!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的第一次号啕痛哭,也是他成人后唯一的一次放声大哭。

    父亲的去世,犹如天塌地陷、山崩河裂,痛苦曾让他无所适从,他只是默默地流泪,深沉的悲伤与永恒的奠念长存心间;母亲的离去让他伤心欲绝、悲苦莫名,心中的伤痛无以复加、无以言表,痛苦而致的麻痹让他泪腺失调;而如今,在这个曾与之海誓山盟、缘定终身的巨大山洞里,恍若刚刚确信自己青梅竹马的初恋挚爱——柳明珠,已永远地弃己而去、化身碧潭了,这才让这个身体、意志都坚如钢铁般的青年男人,撕心裂肺、痛断肝肠而不能自己!此前,这所有至亲至爱亲人们的一个个离去,让他内心累积的伤悲、苦痛无处发泄、无以发泄、无法发泄。而今,在这空旷无人山腹中的放声悲哭,则是这些年来他所遭受到的所有致命打击在其内心深处累积起来的负面能量的一次总爆发与彻底释放。否则,必然会使这个有着一身超强武功、意志坚韧如钢的年轻男人的精神与意志,面临崩溃的危险,那将是极其可怕的!

    欧阳北辰这一哭,直哭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三天后,头发蓬乱、面色憔悴、胡子拉碴的欧阳北辰回到了家中,他同时带回来一个精致的铁盒子。那是一个他曾经做为生日礼物送给柳明珠的用精致铁盒包装着的进口巧克力的包装盒。少女柳明珠将这个精致的包装盒当作了她的宝贝储藏盒珍藏了起来,用来储存她最为重要的东西。在山洞中他们约定的地点,欧阳北辰很容易就找到了这个用蜡密封着的盒子。盒子里面留有一封信,一个精致的软面日记本,一些照片及一束头发。

    柳明珠留下来的那封信和那本日记,欧阳北辰已不止一次地看过。对于柳明珠死因的确切了解,使欧阳北辰对人性中所蕴含着的自私、贪婪、肮脏、暴虐以及无理性的认识和理解走向了一个偏执的境地,他的心由此变得坚硬、寒冷而无情。此刻,他内心饱含着的深切悲伤和巨大愤怒,已然转化成为一种超常的冷静甚至是冷酷……

    </p> ( 血 刺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7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