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惊涛拍岸正文:第三十四章 统第一大业

文 / 阿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他们已经封锁了松山机场,”王永泰是陈水扁的卫士长,自开战以来,与陈水扁寸步不离,可谓忠心耿耿。“总统阁下,还是赶紧去港口吧,那里有潜艇!”

    坐在椅子上的陈水扁一言不发,他已经是3个小时没有说话了。马英九和连战曾经带着《告台湾人民书》来过他这里,恳请他为了保全台湾几十年来的辛苦建设而向大陆寻求妥协。他们的意思就是叫他放下武器投降,陈水扁予以严辞拒绝,甚至还动了杀机,指示情治单位人员“解决”叛乱分子。没想到关键时刻,连情治单位的人员也四分五裂,内部早就有人给马、连等人通风报信,不仅让他们溜得飞快,还彻底将他们推向了共产党。这帮蠢材!什么事都干不了!

    更令人惊恐的是情报部门首脑殷宗禹带来的消息:守城部队中至少有4支在和共产党秘密谈判,守卫松山机场的269装甲步兵旅居然扣留了停在那里的总统专用机队的所有载机,动机显然不单纯。为防不测,殷宗禹加强了陈水扁身边的警卫力量,又秘密将他转移到宜兰附近,这里国民党势力较弱,还有不少忠诚“台湾”的军队,比在台北安全得多,海军司令李杰表示2艘潜艇已经在宜兰附近海域待命,随时为陈总统提供“转进”的方便。真是世态炎凉啊,原先对这位台湾之子敬若神明,前呼后拥的人一个也不见了,尤其是“长荣集团”“台塑”等等这些狗商人,见风使舵,纷纷对大陆频送秋波,无非是想保住自己在台湾的财产和地位,为向未来的新主子表示忠心,他们居然胁迫防守新竹园区的部队不得向解放军开火!这帮奸商!和几百年来的台湾本土士绅一样奸诈卑鄙!不管是当初荷兰人,还是后来的日本人,在外敌入侵初期,这些人摆出一副与台湾共存亡的架势,高喊血战到底,但只要碰上力量强大的对手,在连吃败仗之后,这帮所谓实力派就会倒戈相向,上演一出出缒城献图,共存共容,邀请维持治安,保乡护民,以免生灵涂炭等等等等的丑剧,纵观台湾的历史,无一例外。陈水扁摇摇头,看来这次也不例外,以为经历了腾飞的台湾已经拥有了战胜自身陋习的底气和勇气,没想到还是没能逃脱历史的宿命,又一次重演了的悲剧。为此陈水扁曾经背着人号啕大哭,倒不是因为由位高权重的大总统变成孤家寡人的丧家之犬有什么失意,而是觉得台湾太可怜了,从来没有站起来过,永远都是别人的棋子,一次又一次被不同的强权凌虐,却始终没有还手之力,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命运,太让人失望伤心了!民众?所谓民众不过是墙头草,他们屈服于强权又崇拜强权,只要能过上好日子,台湾人才不管谁来当政呢!南斯拉夫的米罗舍维奇和伊拉克的萨达姆就是被民众舍弃的苦命人,当初他们都被冠以民族英雄的桂冠,是国家独立和尊严的化身,但一旦他们没有让民众得到他们想得到,从基本的水电日用品到战争的胜利,民众不仅是毫不犹豫地遗忘他们,而且唾弃他们,而他们还口口声声说自己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民众!哈哈!真是莫大的讽刺!这就是政治家的下场吗?

    “阁下?”王永泰轻轻碰碰枯坐的陈水扁,“夫人他们都准备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走?往哪走?”陈水扁眼睛鼓得硕大,“我死也不离开台湾!项羽尚不肯过江东,何况今人乎!也许我是一个失败的台湾总统,但我绝不能成为一个失败的台湾笑柄!”

    昨夜一夜寂静,没有战机的呼啸也没有大炮的轰鸣,潘德育睡得很沉,还做了好几个美梦,这是战争爆发以来没有过的。不仅他,千千万万的台北市民在26日夜晚都经历了一个宁静安详的夜晚,大人不再惊恐,小孩不再啼哭,和平是多么令人神往啊!只有在真正失去她的时候,才体会到和平的宝贵。

    在灯火通明的松山机场,台军守备部队漠然地看着缓缓降落的解放军直升机,从飞机上跳下成群的共军士兵,他们在降落场边卧倒,摆开了警戒的架势。1辆挂着白旗的悍马车顶着直升机旋翼掀起的大风缓缓向解放军队伍靠近……。半小时后,一个营的解放军伞兵突击队控制了机场各要害部位,从那以后,蝗虫般的直升机和运输机便源源不断地运来了大陆军队。和来回奔跑忙碌的解放军士兵相比,神情黯然的台湾士兵闲坐在自己的战位上----M60A3坦克在跑道边散乱地排列着,炮口一律向下低垂,三三两两的驾驶员或是坐在坦克上聊天,或是注视着滚滚而来的大陆士兵;所有的防空火炮也都耷拉着炮管,阵地上空无一人;没有武器的士兵在跑道边的战壕里酣睡,或是在防空掩体里打扑克;只有指挥中心的军官们正不太自然地和解放军空降44师的军官们办理换防事宜,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到28日凌晨,解放军先头部队已经顺利控制了大台北所有的战略要点。

    潘德育推开窗户,清晨的凉风迎面扑来,没有硝烟味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这就是和平的气息啊。潘德育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真是太舒服了!未等他把懒腰动作做完,在飘散的晨蔼下,潘德育愕然发现楼下公路上停满了装甲车和战车,旁边睡了一地的士兵。当过海军陆战队员的潘德育对台军装备并不陌生,那些武器显然不是台军的,其中最熟悉的就是具有俄式圆形炮塔的59主战车!大陆解放军!我的天!他们已经进城了!站在炮塔上的哨兵看见窗口目瞪口呆的潘德育,冲他挥挥手,好象还笑了笑。潘德育也下意识地挥手回应,只是一下笑不出来。

    隔壁的张老头已经在下面和几个大陆士兵交谈起来,还在握手呢!潘德育醒过神来,脸都没没来得及洗便急急忙忙回到工作台前,一把抓起来了电话,共军已经进入台北市区,看样子台军已和大陆达成和平协议----这可是头条新闻哟!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事呢?和平就这样到来了吗?共产党会怎样处置已是他们囊中之物的台湾?台湾人又会怎样看待这些荷枪实弹进入台湾的大陆军人?不光潘德育,所有的台湾人都在惊愕之余开始考虑如何与这些大陆人共处,而且不是暂时,而是永远。

    “总统阁下,”大汗淋漓的殷宗禹粗气隆隆地出现在陈水扁的隐蔽室,“共军控制了松山机场和总统府,已经有军队在今夜开进台北市中心!”

    “什么!你是说他们已经占领台北?”陈水扁几乎跳起来,“一支抵抗的部队都没有?就让中国人这样大模大样地进入了台北??”

    “对,他们兵不血刃,一枪未放地进入了台北!所有的部队都没有抵抗!”殷宗禹不停地擦着汗,“我与绝大部分单位都失去了联系!有人看来故意切断了您和所有部门的联系!这还有,”殷宗禹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这是国亲两党和本党部分各级议员给你发的联名倡议书,强烈要求你与大陆谈判…….。”

    “这些叛徒!台奸!卖国贼!见利忘义的小人!”陈水扁终于歇斯底里地发作起来,他挥手打掉殷宗禹手里的文件,尖声怪叫,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直到他突然抓住自己的喉咙,大张着嘴倒了下去……。

    28日凌晨,解放军第1军和12军部队攻占台湾总统府,全面控制了台北市。早起的台北市民惊愕地看着一夜之间出现在台北街头的大陆军队。解放军主力部队已经全面控制台湾岛东西各大要道,台军全线崩溃,解放军新近登陆的快速纵队正翻越中央山脉向台湾东部挺进。29日中午,中国中央电视台正式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结束了战役行动,基本控制了全台湾,统一之战已近尾声。举国欢动,民心大振,上百万群众自发集中到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的欢庆活动,当国家主席等中央领导人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时,欢庆活动达到高潮。主席即席发表了讲话,称击败台独,使台湾回到祖国的怀抱是全中国统一事业上最后一环,剩下的工作还很多,建设新台湾,建设富强、民主的中国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责无旁贷的义务和责任……,中国万岁!中华民族万岁!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

    8个武警机动师进入台北、基隆、高雄、台中、嘉义等大城市,和先期进驻的野战军一起维持治安。避免出现美国在伊拉克动用正规军当警察的尴尬境地,也不予西方反华势力以侵犯人.权.等等的口实。早就囤积在福建浙江沿海的大批援救物资也随之运至台湾,稳定了战后台湾的民心。各地组建了临时管理委员会,积极进行战后重建。在台北,以国民党主席连战和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为首的特别行政区临时政府正在紧张筹备中,除了几起台独残余分子搞的恐怖爆炸事件,台北局势平稳。第1军、31军、12军和54军等重型部队加强了战备,密切关注美、日动向,同时没有放松对台军残余势力的清剿。在阿里山等山区,仍有叫嚷“血战到底的”台军在顽抗,不过他们只能是苟延残喘,这些残余台军绝对不是精通山地战的解放军的对手,游击战和山地战,解放军才是老祖宗!

    5月31日,张祁年上将作为中央特使赴台湾参加台湾特别行政区临时政府的就职仪式,同时视察慰问台湾各地驻军。国家主席因接待美国台海和平特使而不能出席,随张上将视察之后,国家主席将陪同美国特使团视察台湾,并让特使团参与台湾新的民主选举---中国算是给足了美国人面子。张祁年上将特地挑选了先坐军舰到澎湖,再在澎湖乘坐直升飞机赴台湾的路线。一路风尘,海峡里随处可见运送物资人员的运输船队,在海滩,残破的岸防工事和被击毁的解放军舰船无言地躺在那里,大片的沙滩呈现硝烟的黑色,战斗最激烈的地方还在燃烧着大火,海平面上几条巨大的烟柱高达数千米,汹涌的海浪拍打着这碧血黄沙,洗尽无数血腥和杀戮。台湾上空的硝烟依旧没有散尽,从飞机上看去,不少城市上空还笼罩在一片烟尘中。现代武器的破坏力是惊人的,即使再有收敛,有时也是由不得人的。各条公路上都可以见到归家的人流,战争结束了,可以回家了,老百姓还能奢望什么呢?

    台海之战,历时近20天,大陆耗资700多亿美圆,有13765名解放军军人伤亡,其中4467人将灵魂永远留在了台湾;而台湾仅阵亡者就达9232人,军队受伤者更是高达66542人,加上平民,共有约8万人伤亡或失踪,其中不乏精英人才,而财产损失则难以计数------这确实是一场灾难,中国人的悲剧…..。

    “愿中国人之间永不再战!”张祁年上将喃喃地说,“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我们也必须让它是最后一次!”

    当陈水扁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时,映入眼帘的是自己妻子憔悴的脸,耳边传来发动机轻柔的轰鸣声。

    “我们在哪里?”他支起身,抓住妻子的轮椅扶手,眼前只有2盏灯低低地悬在头上。“我们在哪?”

    “在海龙号上,永泰他们紧急把你送到潜艇上,说中国军队离花莲只有十几公里了。”夫人轻轻将手放在自己丈夫的额头上,“我们安全了,阿扁,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你应该好好休息。我们很快可以到美国见到女儿和女婿他们了……。”

    “我说过我不离开台湾!死也不走,你叫永泰他们来!永泰!永泰!殷宗禹!”陈水扁激动起来。

    “不用喊了,他们都不在,这里只有我们一家。”吴淑珍凄苦地微笑着,“永泰走时你还在昏迷,他握着你的手一个劲地掉泪,最后敬个礼还是走了,他说他会永远记得你,也说永远不会离开台湾。那个殷宗禹,倒是早就人影都见不到一个…….。”

    陈水扁呆住了,一时间百感交集,旁边儿子陈致中抽抽噎噎地哭泣起来。陈水扁转头看着他身着军装的爱子象个小孩一样哭泣,很想高声呵斥,但突然觉得恐惧和无力,一时间哆嗦着嘴唇半天说不出话,台独的旗帜能交到他儿子这样的人手里?台湾的精神难道就这样断送?

    “那个,那个,那个在不在?”他突然惊慌地问夫人,“你不会没带上吧?”

    “在这里,就在你枕头旁边。”一面民进党绿底白十字旗整齐地叠放在那里,那是陈水扁的精神图腾—当初他在这面旗下宣誓,在他总统办公室里将它高高悬挂……。现在将它捧在手里,陈水扁不由得失声痛哭,哭声越来越大,最后简直是嚎啕。匆匆赶来的潜艇艇长企图以会暴露目标为由劝阻这位台湾“末代总统”,但当他看见失态的陈水扁时,打消了这个念头。于是阿扁便在台湾东部太平洋几百米处的深海,忘情地痛哭……。

    搜救“基德”编队幸存者的行动正式宣告结束,这也是美军继越战以来最大规模的营救行动,陆海空三军全力以赴,共救起800多人。当狼狈不堪的陈水扁从“海龙”号潜艇爬上“斯坦尼斯”号航空母舰时,正好碰见最后8名奄奄一息的“基德”编队的美国军人被抬下直升机。众多鄙视和愤恨的目光齐齐地落在这群“台湾流亡政府要员”身上,没有人搭理这些民主斗士,连舰队司令也借口局势紧张没有亲自来迎接,只派出自己的副官负责接待。阴沉着脸的海军中校没有和陈水扁他们多寒暄,简短地表示欢迎后就将陈水扁一行送到休息的仓房,里面有几名“基德”编队的台湾水兵幸存者在等候他们。看着这几个零落的臣民,陈水扁顿感悲怆不已,2300万人留在了他曾经叱咤风云的台湾,没想到中国真的会不顾一切动手收台,没想到美国佬居然对大陆束手无策,没有想到台湾岛内的实力派人物这么快就倒戈,没有想到几十年苦心经营的“台湾建国”如此不堪一击,太多的没有想到啊,自己当初也太天真了……。巴掌大的舷窗外是一望无垠的大海,“海龙”号远去的航迹笔直地伸向台湾,他们有言在先,将陈水扁送交美国人后就返航台湾,据说是“台湾临时军管会”主席唐飞的命令。能走的都走了,陈水扁再一次深切感到什么叫众叛亲离,孤家寡人。他死死地向西边大海尽头处眺望,远在大海的的西面是美丽的台湾,失去台湾的陈水扁照样会繁荣昌盛,共产党对汉奸从来不手软,他陈水扁注定会成为与汪精卫齐名的的汉奸,就会被这样写进中国的历史教科书,遭万世唾骂,这比杀了他还难受。他现在只能透过这小小的舷窗神往辽阔的台湾岛,刚才那个美国军官斜着眼悄声咕哝了一句“白华”,“白华”?一个古老耻辱的名字,他还是被美国人划为中国人,“白华”?陈水扁呆坐在吊床上苦笑起来。

    没有什么盛大的胜利阅兵式,也没有征服者或是战败者,如潮水般簇拥在台湾滩头的解放军正静悄悄地轮换,一线精疲力竭的部队正由新锐的的二线部队代替。大陆重新调整了部署,矛头直指台湾外海游弋的的美军航母编队。就在国家主席向全世界宣读《告台湾同胞书》时,紧急修复的台湾各大港口正源源不断地开来大批部队和装备,台湾人心情复杂地注视着这些头带红星的“共匪”,不管这些解放军军人还是过惯幸福生活的台湾人,如何和睦共处都是一个崭新的课题。

    160旅短暂休整后,开始陆续撤离台湾,成猛带领只剩4辆坦克的老虎连来到高雄码头,准备登船回大陆。因战功卓著,老虎连集体荣立一等功,成猛自己也成为战斗英雄,特等功臣;艾山一只眼睛失明,但抢救及时,还是保住了性命,也被评为战斗英雄。此外老虎连牺牲和健在的人员几乎人人立功,个个受奖,无愧于一支英雄的部队。成猛将那面老虎连的战旗悬挂在自己弹痕累累的战车天线上,让经过的每一个人都看得见她,她有那样的资格!成猛叉腰站在岸边,满怀骄傲和自豪眺望西边的大陆。海湾里有一艘被击沉的台军战舰舰艏高高翘出海面,另外几艘搁浅在岸边,不远处一艘解放军海军战舰在鸣放礼炮,并往大海里抛洒花圈,那是蓝水的超勇号战舰。从此海军将在台湾挺进第二岛链,他们的喜悦之情可以想见。空中一个歼-10双机编队翻着跟斗拉起了彩烟,就象撒欢的野马,战争赢来的和平,鲜血换来的统一…..。

    廖书和成猛并肩站立,良久无语。“你看这道海峡,多美啊,现在它终于完全是我们的了,这一仗大扬我国威军威,想当初汉军校尉陈汤在大破匈奴后力书‘犯大汉天威者,虽远必诛’,何等气魄。做为当代中国军人,我就是要做到‘犯我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不管对手是谁,都叫他放马过来!”成猛豪气千云,“我们的台湾,我们的台湾海峡!我们的!”

    廖书疲惫地坐下来,指指大海,说道:“我没有您那样有雄心,前面的道路还很长,我们当兵的人还将面临更多的挑战。这一仗我们固然大获全胜,但我在想300公里宽的海峡隔断两岸半个多世纪,她不仅是地理上的海峡,也是两岸中国人心里的海峡,死伤近10万人的武力统一战争使海峡似乎不再存在,但我们也许还要花上50年时间来填平所有中国人心里的海峡…..。”

    “攻心为上?恩?至上兵法?”

    “不仅仅是,你不要总陷在打仗里头……。”廖书还想反驳什么,却又觉得自己也说不好,“还记得艾山的歌吗?那才是真正懂得战争的战士吟唱的歌。”

    成猛一愣,耳边似乎开始回响艾山那粗旷沙哑的嗓音……“一旦我们沉默地离去,就意味着走向战斗……。”廖书跳下车跑到海边,冲大海嘶声大喊,奋力向大海抛出了他的头盔……。

    屡立战功的第2作战舰队带着满身征尘缓缓驶进正在加紧整修的高雄港,在阵阵礼炮声中,舰上水兵整齐地排列在船舷,向回到祖国怀抱的台湾致敬。蓝水站在舰桥上,久久注视着战后一片创痍的台南,心中激情涌荡---我们胜利了,尽管付出了重大的代价,但我们也赢得了完全的大胜!中国海军依靠自己的实力一洗甲午海战以来的耻辱,在世界海军之林中夺得了自己应有的地位,下一步就是挺进大洋!就象老师龙铿所一直期望的那样……。庆祝胜利的人群中居然没有第2作战舰队指挥官龙铿海军少将的身影,蓝水习惯性地看看龙铿经常站立的舰艏位置,那里也没有。蓝水信步走下舰桥,他猜到指挥官可能在哪里了,在中心指挥室,肯定在那里。

    在指挥室值班的士官向蓝水敬礼,冲里面扬了扬下巴,蓝水心里笑了一下:看来自己猜对了。作战已经结束,指挥室里所有的照明灯都打开了,越过高背靠椅,可以看到一缕花白的头发。那幅台湾周边态势图仍旧醒目地显现在屏幕上,蓝水转过去,发现龙铿正靠在椅子上死死地盯着地图。他在想什么呢,还在想突破第一岛链的远洋舰队?还是在想未来20年台海的海上军事格局?作为龙铿的得意门生,蓝水也不敢肯定自己了解这位老海军,龙铿不光是个纯粹的军人,更是一位出色的战略家,是个睡觉都在思索的人。他敏锐而跳跃的思维没有几个人跟得上,在他脑子里萦绕的不仅仅是战争和如何赢得战争,更多的是在思考中国的未来,其深邃的眼光令所有的人为之叹服。包括今天的台海之战,早在20多年前便已在他的谋划之中,如今时势果不出他所料,他又在苦苦思索什么呢?以至于胜利的喜悦也不能让他有丝毫的动容?

    “来了?”沉思中的龙铿似乎刚从某个思绪中归来,“进港补给安排怎么样?”

    “一切正常,”蓝水挺直身体报告,“全舰队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老师,在想什么呢?”

    龙铿轻笑了一声,反问道:“你认为我在想什么?”

    “正象您所说,中国海军的铁锚必将抛落在广阔的西太平洋,解放军的刺刀一定会穿透第一岛链。如今我们已经差不多做到了,至少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还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下一步……。”

    龙铿轻轻摆手,打断了蓝水的激情,沉默了一会,他缓缓地说道:“那是你们的事了,”蓝水愣住,“台海之战,也是我军人生涯的完结之战,做为六、七十年代成长起来的中国军人,我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了。”龙铿少见地长叹一口气,继续说,“这场战争是一场历史遗留的战争,是我们这代军人不可避免的宿命,也是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我们坦然应对它,却又不得不被它左右……。军人保家卫国,浴血疆场,马革裹尸乃我辈本份,而台海之战,却是一场内战。作为一个军人,我不知道在若干年之后,我们的后辈会不会嘲笑我们这些赢得内战的战场英雄们。而对我而言,我的最后一战是内战,这不得不令我备添遗憾…….。”

    “老师,我理解您的心情,但我不完全认同您的看法,”蓝水象第一次在课堂上回答龙铿问题一样站得笔直,“内战,何谓内战?内战到底有什么意义?法兰西内战的结果是新兴的资产阶级推翻波旁王朝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纯粹的资产阶级共和国,这是推进历史和人类文明发展的内战;十月革命的浴血内战催生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政权,这是新兴无产阶级争取世界的内战;美国的南北战争是内战,但它敲响了奴隶制的丧钟,是强盛近200年的美利坚合众国真正的立国之战;中国的辛亥革命也是内战,结束了几千年的封建统治,引导中国走向共和;而作为内战的解放战争,是使中华民族走向独立和富强。在这些内战中,都浸满了苦难,鲜血和军人的厮杀,但他们中的正义之师,是真正推进历史前进的力量的最前锋,对他们我们只有敬佩和崇敬,他们有当之无愧的光荣。而且……。”

    龙铿将身体往后一靠,眉毛渐渐竖立,神色也重新严厉起来:“而且?还有而且?你在安慰我?如果让你来选择,你会做抵抗外敌的卫国英雄还是做攘外必先安内的内战王牌?”

    “绝对没有,老师,”蓝水语气依旧不变,“我们这场台海之战,看似内战,实则一场外战!”龙铿注视蓝水的眼睛炯炯有神,却没有打断蓝水的话,“我曾仔细研究过台湾的fen.lie史,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台湾人,不管是所谓本土人还是外省人,都是大陆的血亲。但是从1624年至今的280多年中,却有158年与大陆处于fen.lie状态。第一次fen.lie是1624年荷兰人占领台湾,统治了28年;第二次是1661年郑成功从荷兰人手里收复台湾后,又与满清政府对峙了22年;第三次是甲午战争后,日本武装霸占台湾长达40余年;最后是蒋介石败退台湾,致使台湾孤悬海外56年!弄得台湾风靡被抛弃的所谓‘台湾悲情’,认为是大陆总在需要牺牲的时候最先牺牲的就是台湾,是大陆先不义,休怪台湾人不仁。其实,大陆那里想失去台湾,多次fen.lie实质上都是大陆实力不济,被外来势力干涉的结果,而一旦大陆有能力,无一不是立刻收复台湾。55年前,要不是美帝国主义派出我们的老冤家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而我们又被朝鲜战争所拖累,台湾问题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已经划上句号了。最近这15年来,要不是反华势力的支持和鼓动,台独势力根本就没有抬头之日。陈水扁李登辉之流有几个狗头,借他们几副豹子胆他们也不敢闹什么台独!如今他们胆敢踩这条底线,你能说只是所谓民意?或者什么独立事实?这些都是幌子而已,其底气和根源都不在台湾,而在海外。十七世纪以来,西方帝国主义开始对外扩张,开始都是明火执仗的武装掠夺和野蛮占领,这种方法在对小国弱国时一帆风顺。但他们和古老而辽阔的中华帝国相碰撞时,情况发生了变化,他们发现就是将所有的力量汇总在一起,也无法完全占领和控制中国。八国联军即使洗劫了帝国首都也不得不撤退,转而寻求与中国封建势力的‘合作’。那个联军总司令瓦德西的感慨几乎是奠定了经后数百年西方列强干涉中国的基本思路:世界上任何国家和民族都没有力量统治这人类的五分之一!既然吞不下,又舍不得这块肥肉,那么就来个‘以华制华’,找代理人,制造内战,制造fen.lie,以利于分化中国和中华民族,这其实就是中国近现代内战不断的根本外部原因。这道伎俩几乎一直贯穿了帝国主义干涉中国的始终,尽管随着时代的变迁,‘以华制华’被粉饰了种种美丽的花边,诸如民主、自由、人.权.等等,但万变不离其宗,他们还是想干扰中华民族的崛起,千方百计拖延和扼杀中国的复兴,企图使她永远成为一头任人宰割的睡狮,他们实在害怕这头睡狮的醒来。所以,我们不难看出,台海fen.lie的根子都在外来的,而非象有些人说的中国人喜欢窝里斗。这场台海统一之战形式上是内战,实质上却是中华民族与世界反华势力及其代理人的战争。就是形式也具有鲜明的外来色彩,你看看,台军天上飞的飞机,海里的军舰,地上的坦克,乃至士兵手里的枪炮,还有所谓各种先进的设备,几乎全部是外国造,台军实质上成为一支外国武装的雇佣军!台湾成为国际反华势力的桥头堡和最前哨!”

    蓝水继续滔滔不绝,龙铿开始微笑,他看到了中国海军后继有人,心里充满欣慰。“我们放眼世界,看看当今各国的动乱,哪一个没有外来势力自私自利的插手?请问50多年前的朝鲜战争是内战还是外战?长达30多年的越南战乱是内战还是外战?不久前的科索沃战争又是什么战?更不用说错综复杂的中东战争了!一句话:经济的全球化的进程也激烈地影响战争的‘全球化’,今后局部战争的火焰也会刺激全世界的神经,引起四面八方的摩拳擦掌,内战和外战的往往相互交织或互为里表,我们很难完全用古典的内战外战模式来评价现代和未来的战争!”

    “精彩!后生可畏!”龙铿喃喃赞许,慢慢从椅背上抬起身来。

    蓝水一时语塞,龙铿向来以要求苛刻著称,很少表扬人,更不用说象这样的高度赞扬了,蓝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老师,你过奖了,我好象扯远了,从台湾说到战争全球化了……。”

    “不,作为军人,就是要有这样的思维,眼光不能仅仅停留在如何打胜一场战役上,而应该深究战争蕴涵的真谛,掌握它发展的规律…..很好!很好!不愧是我龙天棒的学生,哈哈!长江后浪推前浪,哈哈!”

    龙铿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怀大笑了。“顺着你的分析说下去,这场台海之战不但是1927年以来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战争的终结,更是为自1860年以来,中国反帝反殖民战争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老师您的结论非常准确!”

    “听你说了半天,好歹听见你拍的马屁!哈哈!哈哈!”

    龙铿想站起来,似乎踉跄了一下,蓝水下意识地伸手帮他一把,龙铿也下意识地想摔开,肩膀动了动,最后笑了笑,接受了蓝水的搀扶。

    “真的老了,说实话也累了,变得爱唠叨了,”龙铿有些自嘲地说,“刚才我看着地图,还在瞎想。台湾回来了,第一岛链突破了,嘿嘿,美国人也必须重新考虑在东亚的战略定位。尽管我们取得了第一步的胜利,但是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我们还不是美国的对手,美国依旧是全球霸主。失去台湾,对他们而言只是失去一个支撑点,失去了一个制衡中国的砝码,注意,只是一个,这样的砝码他手里还有很多,这虽然给他们造成一些麻烦和不便,但远远没有达到影响其全球战略的地步。中美对抗才刚刚开始,这对我们军人来讲不是压力减小了,而是大大增加了,在我们消化台海战争带来的内伤的同时,我们又要直接面对与美日的较量,这次将没有代理人,是狮虎间面对面的对话。也正因为突破第一岛链,我们在挺进西太平洋的同时将面对比过去更为尖锐的挑战,各方将以比过去更大的力量来压制台湾这个中国在第一岛链上唯一的战略支撑点。台湾不仅成为我们民族力量的突破口,也成为我们的一个命门。由此我们将开始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也许会重新构建整个世界格局。嘿嘿,关键是,而我们有这样的实力吗?我们的国家、人民和军队做好这样的准备了吗?时间在我们这边吗?”

    蓝水点点头,记住了老师的话,和龙铿信步走上了甲板。

    凭栏远望,大海碧波荡漾,几只劫后余生的海鸥有些惊慌失措地围绕着战舰飞翔,刚劲的海风吹得海军旗猎猎飘扬。一艘高速导弹快艇飞快地掠过超勇号,尖利的舰首掀起层层波浪,将海面飘浮的沉船碎片和血污淹没殆尽。2位军人摘下了军帽,默默地凝视着海面。

    为完成祖国统一大业而捐躯的解放军将士们,请安息吧,历史将对你们浓墨重书;冤死沙场的台军将士们,也请你们的亡灵安息吧,你们的亲人和后代将不会重蹈这样的悲剧。是的,在历史的长河中,漂浮着无数的血污和死尸,但回头一看,在历史长河的两岸,已矗立起了灿烂的文明。台湾海峡,惊涛拍岸,血热水寒。你见证了300多年的分分合合,也经历了300多年的屈辱和苦难,你也必将见证海峡两岸的统一的光荣和长啸崛起的中华文明!

    --------------------------------------------全文完---------------------------------------------------------

    </p> ( 惊涛拍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