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热血忠魂卷一 :血战血无名岛:结束语

文 / 绿茶碧螺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结束语

    一、写作成因:

    一九九三年,我去浙江参加一位大学同学的婚礼。三天后,我这位新婚燕尔的同学来旅店看我的同时、他带来在一个大档案袋里封存的材料让我翻看。打开看去,只见是写满了两个笔记本的文字很清楚地记载了一支国民党小部队在我国山东省的日照市和五莲县以及临沂地区的抗日斗争过程。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记录这些文字的是个很专业的军人,不但军事术语和军事常识准确无误,字句里也显示出了相当深厚的文字功底,其时间是从1938年的年初至1939年的9月18日。

    草草地看了大概,我问我的同学这些文字记载是从哪里来的?让我看是什么意思时,我的同学很郑重地说:“这个材料是一个台湾来的老人带来的,说是希望让里面记载的史实能够呈现在世人之间,其用意是让我们不要忘记那些抗战中的国民党先烈们!”

    “这个老人叫什么名字?材料内容是他所记的么?”我问。

    “他叫孙志飞,祖籍山东日照人,济南大学国文系毕业。他曾在这个部队里担任过文书,所有的文字都是他记载并整理的。据他补充说前半部是别人的记录,后半部是他的续写。”

    “你让我看是什么意思呢?这可是你们单位内部的材料啊!”我问:“这也可能属于历史的珍贵资料,你把它给我看,领导知道了不会责怪你?”

    “我是档案室的管理员,你看完了我再放回去。”同学说道:“那个孙志飞老人到了我们这里与领导会见时正好是我做谈话记录,所以就对这个事情有了注意。抽时间我看了一遍这份材料,觉得很感动人,就有一种想让它公诸于世人的想法。但是领导们在背后说这样的文字可信度不深:“毛主席都说了抗战胜利后,国民党躲在峨眉山上下来抢胜利的果实。”所以,国民党的事情谁敢多提?

    听到这话我问道:“1985年咱们国家出版了一些关于国民党在正面战场上抗日的系列丛书,我就有几本。这就说明政府对国民党的抗日还是给予了肯定。既然官方能公开出版这类书,象孙志飞老人的这些素材也能公开出版吧?”

    “官方出版的是史实,是在历史上不能抹煞的事实!再说编辑出版部门都是中央党史或者政协机构,换成别的部门或者个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的同学说道:“尽管这两个本子记载的内容很丰富,但非经官方证实,我们用文学作品的形式出现,就是自己掏钱出版,也没有哪个出版社有这个胆子!”

    “孙志飞为什么不在台湾当地出版呢?”我问道。

    “在台湾国民党抗战之类的书籍已经相当的多了,但是题材单一,多是史实类的叙述。老先生为什么不在台湾出书是有他的原因,但我不清楚。他说过:他毕生的最大愿望就是让当年的他们这支小部队的辉煌战绩和惨烈史实能够在祖国的大陆上得到认可和、从而以此来告慰这些抗战先烈的英灵!这不仅仅他们是中国人,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就牺牲在这些祖国的山山水水之中------”我的同学显然有些激动。

    “那你给我看的意思是------”我问对方。

    “中文系的大学四年,你是全班的才子,公认的高材生。”我的同学说道:“你的个性又不善于钻营奔仕途但文笔很好。我真希望你能抽出时间好好看看这份材料而形成你的想法,一旦写出一本小说把这个感人的历史事迹公诸与天下,也体现出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良知啊!”

    当时我想了一下笑道:“如果我写了出来,你能帮忙找到地方给出版吗?”

    “尽量吧。现在自费出版一本40万字的长篇小说,出版费最少要2万元,我帮你筹一部分,剩下的你再想办法吧?时间不急,三五年也行啊!”

    同学走后,我抱着先看看再说的想法熬了一个通宵看完了一本,第二天睡了两个小时后又看了一本。在阅读的过程中,里面记载的战斗经过和事迹只让我感到了惊心动魄、激动不已而多次地流泪------

    当天的晚上,我和我的同学用了整整两夜一天的时间终于抄完了两个笔记本上的全部内容,然后我揣着这份沉甸甸的史实材料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往后的十几年里,我利用外出的机会曾经三次专程到了山东的日照和临沂、五莲地区深入到山区里企图了解到我想知道的所有情况。但在当地,只要是提到了“国民党”这三个字,几乎所有的人都说“不知道!”后来我在他人的指点下离开了大的县城和城镇,专门找一些偏僻的小村庄、小山村寻找一些年逾古稀的老人,最终通过了7位老人了解到了很丰富的有关内容。最让我感到了欣慰的是:我居然在沂蒙山的一个敬老院里遇到了年已近80岁的于守功老英雄------

    二、该部队几个成员的最后结局:

    1、 于守功在沂蒙山的驻地沟涧里中了两枪后被河水冲到了十几里的岸边,后来被一个猎民捞起救活。但被日军打断了一条的左腿在当时来不及救治而化脓感染严重腐败的情况下他只好自己将下肢截断从而脱离了部队!直到全国解放后他一直孤身一人居住在沂蒙山的一个小山村靠种地挖药为生。当时在他仅有两间小屋的草房里,其中的一间摆放一张供桌,上面有两块小的牌位刻着吴志伟、韩大海的名字,另有一块大的,刻满了当时整个连队官兵们的姓名。文革时期,附近县城的红卫兵和某个造反组织听说有一个国民党残废军官供奉着国民党将领的亡魂和大量的武器,逐闯进他的草房砸烂了所有的灵位、搜缴了很多各种各样的木质和陶制的手雷、地雷模型以及一把军刺,于是造反者把这些“杀人利器”与其主人一起押到一所监狱并游街示众!在最后报批枪毙的时候,被当时任临沂地委副书记的王守义所知悉,于是王守义想尽了办法把于守功给保了下来!不久王守义也被造反派打倒揪斗时,于守功在此无法安身不得已隐姓埋名回到了辽宁的老家!但老家活着的老人都知道他在年轻时参加了国民党部队,所以在当时的情况下于守功又在被强制改造的关押下熬过了十几年!“拨乱反正”之后的90年代后期,老家基本上没了亲人,于守功又回到了他魂牵梦萦的沂蒙山区,在连队原来驻地的岩洞附近盖了一间小草房靠挖药材度生。直到近几年当地政府才肯定了这个老人的抗日功绩,把他送进了一所光荣院。四年前他是我采访的唯一一个亲历者------

    2、 刘刚和姜大岭接到了孙志飞和12名女兵后,同鲁景兵历尽了艰险终于回到了于学忠的身边!后来他任连长、营长的同时严令所属官兵加强射击、投弹和刺杀的军事技术,使得他的部队在抗日最前线都发挥出了卓绝的作用!1942年刘刚任战区司令部教导队的少校教官,1943年晋升为中校。同年他在一次部队和日军的大规模战斗中不幸中炮身亡,年仅24岁!

    3、 姜大岭后来任中尉副连长,曾亲自带领一个连偷袭日军的一个大队部并将日军大队长的头颅带了回来得以于学忠亲自颁发的勋章!由于他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并冲杀在战斗最激烈的位置,在晋升连长的当月便阵亡于一次与日军的肉搏战之中,时年26岁!

    4、 李文华带着韩大海的遗嘱找到了时任鲁苏战区司令部通讯处少校副处长的刘云碧并把其照片和韩大海的遗言转交给了对方。充分了解到了韩大海辉煌事迹的刘云碧与李文华成了莫逆之交。但后来终于因为对韩大海的思念而抑郁寡欢,最后患肺病病逝于两年之后,时年28岁。

    5、 李文华随后任战区司令部卫生院护士长、助理医生。后来任野战医院中校副院长。1949年随军到了台湾脱下了军装在台北的一家医院工作。70年代末到了香港在一家孤儿院任院长。90年代患病不治逝世。她终身未嫁,临终前托付他人给自己的墓碑上刻下:“国民革命军上尉戴云飞之妻李文华之墓!”

    6、 孙志飞归建不久后,就把韩大海的笔记本和自己接续的连队记录汇报给了于学忠,以后他一直在部队任文职军官。到了台湾后,他重操旧业在报馆任编辑,后调到书局任主任。曾经多次把自己的珍贵记录呈献给书局的官员请求出版,但出版总局的官员却说:“这样的一个小部队如此神通广大、无所不能,那么我们的三百多万国军将士都是干什么吃的?这等纯属于杜撰的一派胡言也敢拿出来显摆?”无奈之下,孙志飞只好把这份详细的记录藏好只想着有机会回到大陆再说。1993年他以一位台湾商人的身份辗转到了浙江的乌镇留下了这包文字后,于2000年病逝于台北。时年88岁。临终前他留下了两份遗言:一是在他的墓碑下刻下这样的文字:国民革命军吴志伟连少尉文书孙志飞,二是让亲人有机会回到大陆后,把他的一部分骨灰埋在里庄附近的岩洞驻地------

    7、 在五、六十年代的很多个雷雨交加的时候,里庄和戴庄附近常有百姓在灰蒙蒙的视野中看见一个声音由远而近地渐渐响起,然后是连队出操跑步的号子声!有人曾看见一队身着兰灰色军装的军人呈五列队形从他的身边跑过,更有人看见一名带队的军官一边跑动一边向他挥手微笑------在鲁南的磨山地区,也是在雾气腾腾或者阴雨天气时,时常有人挖药、打猎在此驻足时候可以听到蓦然响起的枪炮声和两军对阵的杀喊声、金属撞击声和人的怒吼、嘶叫声!后来附近的人们给这个山涧起了一个“鬼涧”的名字------

    三、最后的几句话:

    我自从1993年抄录下了这个史实后,就暗自决定要用自己有限的水平将这个感人的史实故事忠实地呈现给国人。但是,此刻在网上的136万字仍让我感到了自己浅薄的才识和文字水平实在是难以将之描述得清晰、生动和感人,更勿论淋漓尽致了!

    在16年的过程中,我自费走过了很多有关的地区,也查阅了有关的书籍和史料,只是想证实和丰富这个史实的完整性和翔实性刚刚落下就有人来买烟,更多的时候我的键盘刚刚打出字母尚未成字就有人进来要酒------无奈之下,我差不多在三年的时间内每天半夜12点关上商店然后在一个小小的库房内写作、打字把刚刚写完的每一节赶紧传上去,然后为了不让书友们等得着急再接着写,直至每天的凌晨三点多钟甚至天亮------久而久之,为了不在清晨进卧室睡觉而影响一早就开门营业的妻子熟睡,我干脆在库房用一张门板六个方凳搭一张床睡到上午,这样的坚持在一千多个日夜中熬到了今天!有的书友揣测我的职业,多数人都以为我从事着如何闲适、高雅的什么职业,甚至还有人认为我是一名武警军官------实际上我只是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苦哈哈、一个被职能部门的大檐帽和喝多了酒的顾客呼来喝去在横眉竖目之下战战兢兢熬日子过的小小草民------

    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并不能说我的日子有多苦,但却感叹着我做任何的事情都要比别人更加难。因此这部厚厚的拙作在没有大块的时间来精雕细琢严谨构思的条件下毫无文学大家的潇洒风范,有的却是在琐碎的杂事之中苦苦呈现出的纯“商贩版”的文字罗列------

    读大学中文系的经历让我写这部小说成为依赖,而几年的军旅生涯却让我的写作有了动力。一个曾经的军人应该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我没有经历过战争,但我敬重英雄,敬重那些为了中华民族的强大而付出了生命的民族英雄们!

    两党之争的内战,任何的一方都可以把自己阵亡的官兵们称之为“人民英雄”,但是只有献身于抗击外侵之敌,用鲜血和生命来捍卫民族生死存亡的烈士们才可以成为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任何的政党都是暂时的,在历史长河的发展延续之中,一个民族精神才是永恒的、不朽的!

    今天上午看北京国庆阅兵式,在看到海陆空三军方阵的分列式时,想到了吴志伟的连队在林雄等人归队时也有过一次分列式阅兵,我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吴志伟、韩大海他们并没有党派之偏见,他们参加的是当时的政府军,是名副其实的国家军人,他们只是想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们献身于疆场只是为了让自己的祖国强大起来而不在被他人欺辱,在无论多么惨烈的战场上,他们展现出的正是中国人的骨气、中国军人的气节和中国军队无往而不胜的坚强意志------

    很多的书友都在最后的几节恳求我再能构思出一个奇迹,让韩大海或者这个小部队转危为安,但我却是实在无法做到!尽管我在写到:“看到平日里犹如一尊战神并代表着整个连队的精神和意志的副连长此刻在夜幕下的草地上蹒跚蠕动、显得是那样地脆弱和无助------”时我的眼泪滚滚流淌,但我却不能不忠于事实、更不能让笔下所描述的情节不符合逻辑!由于种种原因,韩大海他们是全军覆灭了!但永远不灭的是他们的精神、是他们伟大而永恒的光辉形象、是他们在任何的艰难环境中不畏强敌用着以一当十、当百的强悍战斗力来杀敌报国的铁骨铮铮和永不屈服的钢铁般的意志------这才是拙作中所体现的主旨,这个不屈的国魂和军魂在目前国内的社会矛盾日益尖锐、国外强敌环伺、我们的领海、领土正在被他国蚕食的环境下尤为重要!

    再次地感谢所有的书友对拙作始终如一的厚爱与坚持看完!这里包括很多留下了宝贵的留言和评论、有很多给拙作奉献了鲜花,还有很多因为没有注册而无法留言的书友们------有了你们的支持,我才能在艰苦的环境下把这部长长的文字写完,谢谢你们------

    绿茶碧螺春与内蒙古呼伦贝尔市

    2009年国庆节之夜

    </p> ( 热血忠魂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6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