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铁横血抗日第二部,纵横江淮:四十一节,徐州上空的鹰(八)

文 / 野渡一条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小野拚了死力,总算躲过中国空军的第一轮打击。心神稍定,却听到身后弹药手的呻吟声,小野忙说:

    “稻田君,你受伤了?”

    身后传来稻田中尉无力的回答:

    “我的腹部中弹了,战机也中了四弹,舱盖有一个大洞。好冷。”

    小野知道现在稻田君一定很冷。四千米的高空,舱盖还被打了一个大洞,再加失血。

    今天任务看来是无法完成了。侧脸再看整个编队,现在已经乱了,整顿队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与支那空军对战。好在支那战机并不多。小野正想着,突然发现左侧出现一个战斗机群。战斗机群正向他的中队扑来。

    小野的机头现在向着西偏北。现在小野的战机已不在领航位置。因为他的战机受伤了,加不起速。落到了后面。从远处看,现在小野的中队像一个越吹越大的气球。从高度上看是五千到三千,宽度由原来的五百米左右,在不断地扩大。

    小野暂时是管不了这么多了。现在自我生存是第一位的。

    两架中国的战机正从左上角正喷着火舌向他扑来。

    “妈的。”

    小野忙推操纵杆,现在他只能靠下冲加速。下冲的时候,小野也没忘记左转。因为那两架中国战机是从左上攻过来的,向左转是最快摆脱的办法。

    小野大叫着给自己鼓劲,他的战机终于与那两架中国战机交错而过了。但小野在大叫的同时,还是感觉到自己的战机被弹了。

    小野划了个弧。现在他还没被击落。虽然他的战机已连续被击中,但现在发动机还是好的,右侧机翼碎了一块,但似乎不影响飞行。

    身后的稻田君已没声音了。看来是已为天皇尽忠了。不过没关系,我小野还活着,我小野一定可以完成稻田君未完成的事业。

    小野并没有立即将机头拉起,而是继续向下冲。

    速度,我要速度。

    在下冲的同时,小野发现此时太阳已到了他的前面。小野立即在电台里向他的中队发出新的命令:

    “所有的战机将炸弹扔下,立即回航。”

    说完,小野也不管他的部下现在处在什么位置,在两千米的高度将机头拉平,侧转,向青岛方向飞去。

    。。。。。。

    余健所在的编队第二波次投入攻击的时候,正好是右翼编队第一波次结束,日机已于右翼编队交错而过。

    按计划第二波次的进攻是以双机编队进攻。因为此时敌机的编队已完全散开了。天空中现在到处是乱飞的日军战机。

    右翼编队的这一波次进攻打掉了二架日机,一架日机正拖着长长的黑烟,摇摇摆摆地向下飞去,这一架看来也没用了。

    日机现在有三架正在呈扇形往青岛方向飞。也就是说,正与余健他们相向飞行。估计日机现在要逃了。

    余健在电台中喊了一声:

    “怀民,我们攻击左边的那架。”

    说完一压机头向下方扑去。

    高度的优势就在于加速快。同时相向飞行的时候,同样是向下飞,位于高位的战机可以攻击于向下飞行的战机。

    余健在瞄准器里找那架日军战机。这架日军战机很狡猾,不断改变着飞行方向,余健一时下不了决心。这一犹豫,与这架日机就这么交错而过了。但后面的陈怀民开火了。

    余健看到弹点在那架日军战机的机身上跳了几下,但日机飞行的航向并没有改变,也没拖黑烟,更没爆炸。

    狗日的运气真好。余健骂道。

    余健的战机已与那架日军战机交错而过。不行,这个狗日的是个老手,让他逃回去是个祸害。

    “回去干掉他。”

    余健在电台里喊道。说的同时,已右拨操纵杆。战机划过一道弧线,向右侧飞。因为速度快,所以转弯半径必然很大,但由于余健是向下冲的,并没有在同一高度遇上自已编队的战机。

    余健轻拉机头,机头改平后,再后拉,机头微上。

    那架日机哪去了呢。余健的机头再继续左转。也就是两、三秒的时间,一架日机在余健机头前方五百米左右的下方。

    “狗日的没有拉起来,看来是受伤了,速度也在往下掉。”

    余健兴奋地喊道。

    。。。。。。。

    小野自从到中国来后,在中国的天空一直是横着飞。或者说是想怎么飞就怎么飞,想怎么炸就怎么炸。

    中国的战机太差了。虽然他是飞轻轰的,但九七轻轰与中国的霍克三型相比,性能好太多了。小野的中队常常是先执行轰炸任务,然后与赶来的中国霍克三型格斗,次次都是小野的轻轰追得中国的霍克三型漫天飞。

    也在这种追击战中,小野锻炼了自己的空中机动能力。空中机动能力原来不是轻轰飞行员的强项。小野当初也是因为自身的承载负荷的能力相对较差,才转到轻轰中队的,没想到在中国战斗一年,却练出了一个好身手。

    更没想到的是,今天小野将在中国天空练出的这一个好身手用在了逃命上。

    今天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很显然我的中队是受到了中国空军的埋伏。绝对不是偶然。绝对不是。在受到中国空军的第一波次攻击的时候,小野就将自己的判断传给了青岛机场控制塔台。

    青岛方面根本不相信这样的事。不可能的。难道中国空军已经建成了广大的防空观察网,对它的飞行航线作出了如此准确的判断?

    即使是帝国空军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啊。

    尤其是在受到中国空军的第二波次攻击时,小野更是确信,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埋伏。完美的时间差,差不多相同的攻击迎角。

    两个波次可能已出动了徐州支那空军的所有战斗机。因为帝国原来在徐州只有一个空军战斗机中队。现在飞在天上的支那空军战斗机型号是九七式中岛战斗机,只不过标识换成了中国的。

    也就是说支那空军现在在徐州机场上空已没有战斗机。

    这不是有预谋的精心策划的行动,那是什么?

    但这个时候小野已来不及将这一分析说出来,告知青岛机场了。那两架支那的战斗机在疯狂地追击着他的战机。

    由于战机多处中弹,现在战机的平衡性很差。小野要保持战机的平衡已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更何况还要做出合理及时的规避动作,则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这两个支那空军飞行员的飞行技术看来是不错,但对九七式中岛战机的性能还未完全掌握。要不然他小野早被击落了。

    。。。。。。

    余健划过一个大弧圈回来。余健已是第三次划过这样的大弧圈了。

    每一次划过这样的大弧圈,在弧圈的外侧,余健都有一次机会瞄准这架日军的战机。

    这就是空战中速度的作用。速度快的一方,总能绕到速度慢的一方的后面。

    但余健三次都放过了击落敌机的机会。

    余健是有意放过的,而不是错过的。

    这架日军的战机飞得太好了,太棒了,他舍不得立即将其击落。

    余健是南京航校毕业的,他的一个老师在日本留过学,学的是飞行,也就是说余健的飞行血统里有一部份日本血统,但他老师留学日本的时候,战机与战术都很老化,余健学的时候,大部份技战术都已不适合现代的空战。

    自从在宁国接受了全新的空战战法理论后,余健一直试图在空战中实践并完全掌握它。但这一套全新的战法是不是真的有效,现在还不知道,只有找到一个真正的对手,一个好的对手,并击落他,才能证明这种战法的有效。

    现在余健遇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对手,你让他如何下得了决心,一举将其击落。猫是不会一口就将老鼠吃掉的。

    猫会将老鼠玩得快要死了,才会吃掉。

    多好的练手机会啊!

    没想到在练手的过程中,余健意外地发现这个日机飞行员,好像是日机中队的中队长。余健为什么作出这样的判断呢,是因为余健在攻击这架日机的时候,所经过线路上的日机都不管自身所处的状态,转而向他发起攻击,显然这是为了救出这架日机。

    难道日军不知道这架战机业已被弹,速度已完全拉不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下,这架战机想要逃脱完全是白日做梦。日军不可能这么蠢,他们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他们这样做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日军我们不能轻视他,永远也不能轻视他,轻视他的结果是血的代价。

    对于日军我们要做到永远的知彼,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在干什么,在准备干什么,和能够干什么,对日军我们永远要保持警惕。

    不只是现在。

    余健发觉了日军这一举动后,迅速地认识到这是一个歼灭全部日军轻轰中队的好机会。如果日机这个时候依仗他们过硬的飞行技术,四散而逃,那对于徐州战斗机中队而言,是没有任何办法的。虽然他们可以在追击中歼灭一些日机,但可以肯定的是,肯定有一部份日机会逃脱这个精心设置的罗网。

    而现在日军的剩余战机为了保护这个业已飞不快的飞机,就不能做到迅速地逃走。如果余健他一直将这个日机圈在圈内,那全歼日机中队就是可能的事了。

    于是余健在电台中喊道:

    “怀民,你在后面保护好我。”

    陈怀民完全不知道此时余健的想法,但他晓得余健之所以这样喊,肯定是有道理的。本来在侧后掩护好余健的战机,是陈怀民的本职工作。

    刚才一架日机在对余健战机的追击过程中,已经受到陈怀民的攻击,并将其击伤。但陈怀民对那架日机并没有实行追击,他忠实地飞行在余健战机的侧后,警戒着随时可能可现的日机。

    在又划出三个弧线后,余健与陈怀民的配合越来越好了。陈怀民的战机只在有日机对余健的战机有威胁的时候,才调整航向,用机枪将来袭的日机逼开。而一旦日机改变了航向,划开了,陈怀民会立即调整航向,跟上余健的战机。

    三圈,也就是三圈的时间,这个时候日机已越飞越低,再次下降近千米。此时的高度最多还有五百米。日机一直没能将后面的尾巴甩掉。

    这个时候小野已经明白,这个飞行技术越来越熟练的支那飞行员,不是不能将其击落,而是将他这个中队长作为诱饵,意图在全歼他的中队。但这个时候,明白过来的他已经迟了。虽然只过去了不到三十秒的时间,但这个三十秒的差别,已葬送了帝国轻轰中队。

    现在电台中只有一架战机的战友还在说话了,他还在向他这个中队长靠拢。没有机会了。没有机会了。再叫他逃走也是不可能的了。现在能做的只是干掉这个一直跟在他后面阴魂一样的支那飞行员,一定要干掉他。这家伙的飞行技术、战术、心理素质太好了,这个家伙活着是帝国空军的灾难。一定要干掉他。

    向下,继续向下,成功与否就在此一举了。

    小野想利用这个阴魂的追击,与其一同灭亡。

    小野已经发现了左下侧一个山。小野立时盘了下去,先向右,引着那个阴魂在飞。然后猛地回转,作出一个高难度的几乎完全侧过来的飞行,仿佛要绕到这个阴魂的身上。

    此时气压表上的高度是三百米。

    小野完成了这个完美的动作的结果是直接撞向那个山崖。他相信那个支那阴魂会跟来的。一定会的。

    但是小野高估了余健的飞行水平。

    余健没有跟上来。

    余健需要学的还有很多很多。

    </p> ( 铁血抗日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5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