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我的好好弟兄,你现在还好吗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上海。泰来大厦。</p>

    办公室内,刚回国没有多久的江敏华接待了郑永的拜访。</p>

    “我对戚先生了解的不是太多,不过和他妻子隋娟娟有过一段时间接触,印象倒不错,”江敏华取出一个资料袋,交给郑永,说:“这里面是戚金刚在泰来集团的一些工作记录,希望对你的调查能有所帮助。”</p>

    郑永接过资料袋问道:“江总,戚金刚在泰来集团工作了多长时间?”</p>

    “不是很长,大概不到半年的时间。”</p>

    “他为什么辞职不做了呢?”</p>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听说好像是在一次爆炸事故中受了伤,从那以后他就离开了泰来集团,”讲到这,江敏华轻叹了一声:“隋翻译跳楼自杀,戚先生因故受伤,唉——这家人真够多灾多难的。”</p>

    听到戚金刚受伤的消息,郑永心里一惊,忙问:“戚金刚是怎么受的伤?他伤的重不重?你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吗?”</p>

    郑永焦急的神情让江敏华感到有点纳闷,她摇摇头:“不知道,听说伤的不轻。这几年我一直在国外,对国内公司的讯息了解的不多。”</p>

    “你们公司谁了解戚金刚的情况比较多一些呢?”</p>

    “对不起,我知道就这些,能提供你的也只有这么多。”</p>

    “那好吧,麻烦你以后多留心点戚金刚相关情况,”郑永在一张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电话及工作单位:“我也刚从国外回来,没来得及带名片,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了戚金刚的消息请随时和我联系。”</p>

    江敏华接过郑永写的纸片,看了一眼,说:“你原来是记者啊,国际刑警局的宋警官打电话来说有人到我们公司调查戚金刚的情况,我以为你是警察呢,不好意思,我误会了。”</p>

    “没关系,我的职业是战地记者。”郑永答道。</p>

    “郑永?”江敏华看看纸片上写的名字,打量着眼前这位自报家门说自己是战地记者的男人,似曾相识,感觉眼熟,记忆中好像有人不止一次的提起过这个名字。</p>

    “你是不是刚从美国回来?”江敏华问道。</p>

    “恩,从纽约回来没有几天。”</p>

    “你前段时间在美国的时候,是不是曾经在纽约的亚细亚餐厅吃过饭?”</p>

    这下轮到郑永疑惑不解了,他点点头:“是的,你怎么会知道呢?”</p>

    “那天我也在那家餐厅就餐,你帮着餐厅老板勇斗日本人的情节,让人记忆尤深啊。”</p>

    一提亚细亚餐厅的事情,郑永羞愧难当:“嗐——可别提那事了,没打着人家倒是自己先昏倒了。”</p>

    “你这种挺身而出的精神就值得令人敬佩,”共同经历的事情和再次巧遇让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很多。江敏华微笑着说:“这个世界真小,想不到我们又在国内相遇到一起。”</p>

    “幸会,幸会,很高兴在国内再次见到江总。”郑永也笑着说道。</p>

    “郑先生,我看你对戚金刚挺关心的,你是战地记者,怎么对他这么感兴趣?难道戚金刚参见了国外的恐怖组织或者军事集团了?”</p>

    “呵呵,江总,你的联想太丰富了,”郑永拎起自己的提包,起身说道:“我和戚金刚是10多年的老战友,快三年没有相见了,非常想念,这次找他主要是为了想见面叙叙旧。”</p>

    “原来是这样啊,戚金刚是游总招聘到我们公司的,他应该了解戚金刚多些,等他回来,我替你问问他。”</p>

    “你说的游总在什么地方呢?我现在能见见他吗?”</p>

    “游总出差了,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等他回来我让他联系你。”</p>

    有了找到戚金刚的线索,可还需要等段时日,郑永不免有些失望,可他坚信两座山碰不到一起,两个人终会有一天相见,山高水长,不在乎这一时片刻。</p>

    “等游总回来请你一定转告他,我先谢谢你了。”</p>

    郑永和江敏华握手告辞,转身离开江敏华的办公室。</p>

    找战友就找老战友呗,何必还要惊动国际刑警局的人打招呼,搞得神神秘秘的,这个郑先生行事真是有些不可捉摸。望着郑永远去的身影,江敏华心里嘀咕道。</p>

    临街的一间咖啡馆。</p>

    在一张桌边,中国国际刑警局的宋警官看到郑永走进了咖啡馆,站起来向郑永打招呼。</p>

    互相寒暄一番之后,郑永直奔主题,问宋警官:“戚金刚被炸是怎么一回事?”</p>

    “是这样的,”宋警官接过服务员端上来的一杯清茶,说了声谢谢,然后继续讲道:“戚金刚退伍不久转业到了泰来集团,担任董事长助理一职,泰来集团的老总游东山因突发脑溢血住院治疗,病愈后在家休养,戚金刚到他家探望,结果发生了煤气罐爆炸,引发大火,造成戚金刚身体大面积的烧伤,伤势非常严重……”</p>

    “戚金刚人怎么样?”</p>

    郑永担忧起来,打断宋警官的话问道。</p>

    “事发后负责过问此事的民警到医院去看过,戚金刚没有生命危险,但整个后背烧伤的面积占25%以上,医生说是三度烧伤,疤痕增生、挛缩 ,需要外科清创和植皮才有可能治愈。”</p>

    “宋警官,一般家庭煤气罐爆炸不会造成如此大面积的烧伤。”郑永说道。</p>

    宋警官看了郑永一眼:“那你觉得是什么造成的?”</p>

    “只有汽油这类易燃物质和矿井瓦斯爆炸才有可能造成这种烧伤,要不就是炸弹爆炸后的火焰热力引发如此大面积的机体组织损失。”</p>

    战地记者的生涯,让郑永不止一次的亲眼目睹了交战双方那些无辜的百姓,在战火中被烧伤致残的痛苦景象;还有恐怖袭击自杀炸弹引发的大火,把人烧成焦炭状,其悲惨程度让人不堪回忆。</p>

    “据办案的民警讲,当时是游东山打电话报的警,他一口咬定是煤气罐泄露,点烟的时候不小心引发的爆炸,事发当晚雨下得很大,幸亏大雨浇灭了火焰才没有造成更大的伤亡,”宋警官喝了一口杯中的清茶:“你也知道,警察办案一般遵照民不举官不究的原则,既然游东山和戚金刚承认是煤气罐爆炸,办案民警也就没有深究下去。”</p>

    “宋警官,别给我兜圈子了,你们国际刑警局盯了戚金刚这么久,难道会轻易放弃这次看似意外偶发的事故的线索?你们警方是不是隐瞒了什么实情?”</p>

    宋警官好像在犹豫什么,他沉默了一会,说道:“事发后我们的人经过仔细的搜查,在爆炸现场找到了几片残留物,通过仪器的化验分析,发现残留物上有C4塑胶炸药成分,另外,还找到了一片被炸碎的电子芯片……”</p>

    C4塑胶炸药,简称C4。其主要成分是聚异丁烯,用火药混合塑料制成,威力极大。C4的名称由来是每个单分子结构里有4个碳。是一种高效的易爆炸药,由梯恩梯、塞姆汀塑胶炸药和白磷等高性能爆炸物质混合而成,可以被碾成粉末状,能随意装在橡皮材料中,然后挤压成任何形状。如果外边附上黏着性材料,就可以安置在非常隐蔽的部位,像口香糖那样牢牢地黏附在上面,因此被称为残酷"口香糖"。C4塑胶炸药原产捷克,现在美国也是主要生产国。这种炸药能轻易躲过X光安全检查,这一点是恐怖分子喜欢使用的原因。未经特定嗅识训练的警犬也难以识别它。</p>

    “那这么看来,这次爆炸不是一次意外事故,而是有预谋的采用定时炸弹进行恐怖袭击的谋杀事件。”</p>

    郑永心里一阵慌乱,他不相信戚金刚会招惹如此狠毒的暗杀祸害,和戚金刚从同学到战友相处了十几年,他非常了解戚金刚的性格,除了有点脾气暴躁之外,他这人秉性善良耿直,不是个惹是生非的顽主。</p>

    “是的,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把这些残留物品又送到军方的火药检验部门,其化验的结果和我们的化验结果是一致的,C4塑胶炸药产自美国,定时装置的电子芯片来自日本。这两样东西一般都是各国军队使用的,普通民间难以得到。”</p>

    难不成是美军和日军联手刺杀戚金刚?郑永为自己这个荒诞的想法感到可笑,戚金刚和他一样官至少校营长,这么屁点大官职是干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的,不会招致美日两国联合暗杀行为。假如美日加起来是绝对的2,戚金刚一个小小的前少校营长就是一个相对的0,道理很浅显:2>0。</p>

    “会不会是那位游总因为生意场上的原因招来仇家的记恨,进行暗算报复,碰巧遇到了戚金刚这个冤大头,一块跟着遭了劫难呢?”</p>

    “最初办案民警也这么怀疑过,但经过详细的调查后,发现游东山是一个在商海里为人处世很低调的人,没有什么仇家。种种迹象表明,这次暗杀就是冲着戚金刚来的。”</p>

    宋警官的语气很肯定,因为他们一直怀疑戚金刚为报妻子隋娟娟莫名的冤死之仇,偷偷干掉了西田手下的七个所谓日本证人。西田家族在日本是一个有着很深的黑社会背景的企业,为打击报复戚金刚,他们完全能做出这种卑劣的行径。</p>

    “你了解游东山这个人吗?”郑永问。</p>

    宋警官说:“不是很了解,因为他不是我们的怀疑对象,所以我没有接触过这个人。”</p>

    “警方是不是怀疑日本人谋划了这次暗杀行动?”</p>

    “虽然我们手头没有掌握有力的证据,从逻辑上分析,这种可能性非常大。”</p>

    即是中国国际刑警局重点怀疑的嫌疑犯,又是日本西田家族黑帮极力要铲除掉的对象。戚金刚现在陷入了被警匪两面盯梢的局面,即便能躲得过日本黑帮的暗杀,却很难躲得过国际刑警局密查——背后有敌,眼下监视,黑大个危险。</p>

    “能告诉我戚金刚现在在哪儿吗?我想见见他。”</p>

    郑永担心戚金刚的安危,他要急着见到这位老战友,和他推心置腹的谈谈心,当面问问他,这一切究竟因何引起?</p>

    “戚金刚受伤后我们派了暗查人员跟踪他,他一直在郊外的一家疗养所休养,极少外出。”</p>

    “宋警官,我不是袒护我的老战友,但照你所说的这个情况,大前年发生那3起暗杀日本人事件时,戚金刚在部队营房里让孔团长关了禁闭,前几个月发生的另1起暗杀事件时,戚金刚在你们警方的监视之中,没有证据表明戚金刚就是杀人凶手啊,你们的怀疑对象是不是搞错了?”</p>

    “这也是这个案件的最大的难点,”宋警官皱起眉头,眼神很困惑,他说:“我们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犯罪分子,还是那句话,不抓到这4起案件的凶手,把案情查个水落石出,这事没完!”</p>

    “既然你们想让我帮助调查戚金刚,那你们必须把现在所调查到的全部内容让我清楚,不能隐瞒任何一个细节,否则,我有权拒绝配合你们的调查工作。”</p>

    “那好吧,我现在打电话让人送来戚金刚的调查案卷,”宋警官掏出手机,边拨键边说道:“说句心里话,作为一名中国的警察,我希望戚金刚能坦白交代犯罪事实,落在我们手里总比让日本黑帮给暗杀了要值得。”</p>

    “作为戚金刚的老同学老战友,我既不希望他是杀人凶手,也更不愿意看到他遭人暗算。”</p>

    郑永淡淡的说道,眼里尽是牵挂和怀念的目光。</p>

    金刚,我的好弟兄,你现在还好吗?</p>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