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这事没完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孔师长办公室。</p>

    郑永眼里噙着愤怒的泪水:“最后查清楚杀害嫂子的凶手是谁了吗?”</p>

    端起水杯,杯中空空,孔师长撂下杯子,神情甚是烦闷,他起身在房间里踱了几步,然后又坐到自己的椅子上,解开风纪扣,清了清嗓子,孔师长道:“戚营长坚决咬定是日本人杀害了他爱人,可警方根据调查却是另一个结果,杀害隋娟娟的凶手是一个叫王尚勇的中国人。7月9日早上,他把隋娟娟约到日本人入住的总统套房,强行和隋娟娟发生关系,隋不从,和他争吵打斗起来,王一怒之下将隋推下了楼,随后,王畏罪跳楼自杀……”</p>

    “证据呢?警方怎么断定是这个人杀害了隋娟娟?”</p>

    “负责调查这个案件的是我的老战友严局长,事后他告诉我,有两个重要证据可以确定王尚勇是杀人凶手,一是王在畏罪跳楼自杀前曾经打过报警电话,在电话录音里,王虽然情绪失控,但他承认是他杀害了隋娟娟;二是附近房间入住的日本人听到了打斗声,闻讯赶到总统套房,目睹了王畏罪跳楼自杀的过程。从这两点就可以证实杀人凶手就是王尚勇。”孔师长道。</p>

    郑永:“为什么凶杀发生在日本人入住的总统套房?还有,嫂子是个很正派的人,她和戚营长感情很好,怎么会和别的男人有私情呢?”</p>

    孔师长:“严局长说凶手是一名年轻的日语翻译,在单位为人很势利,虚荣心极强,也特别贪财,他当时为住在总统套房的日本人做翻译工作,利用工作的机会把约会地点安排在总统套房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我也知道戚金刚和隋娟娟两人非常恩爱,可这个社会,男女之间的事,谁又能说得清呢?”</p>

    “我不怀疑警方是依照事实根据来断案,可嫂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接受不了这个结果。”郑永伤感道。</p>

    隋娟娟的被害,让郑永的心情悲痛而又压抑。</p>

    “我们接受不了倒也罢了,最痛苦的人是戚营长,隋娟娟被害后,他整天吵着闹着说是日本人杀害了他爱人,非得找日本人报仇,我担心出现什么意外,一气之下关了他一个月的禁闭。”</p>

    “老团长,你也真够狠心的,一个月的禁闭?就戚金刚那个脾气,你还不把他关疯了?”</p>

    “嗨——你别把我想的那么坏,说是关禁闭,其实是软禁,我让侦察连的程连长派了几个勤务兵把他看起来,除了在营部上网玩游戏自由活动之外,不准他离开营房半步。”</p>

    “这个办法倒不错,既磨了他那驴脾气,也不耽搁他指挥日常的训练工作。”郑永苦笑道。</p>

    孔师长无奈的叹口气:“哎——不说这些伤心的事了,还是说说你吧,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吗?”</p>

    “我能干什么?继续做我的战地记者呗,倒想鞍前马后的跟着你呢,你又不要我。”郑永道。</p>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的话,你还愿不愿意重新回到部队。”</p>

    “老团长,你别逗我了,我都退役三年了,这覆水还有再收回来的道理吗?”</p>

    孔师长脸一板,神情显得很严肃:“郑永同志,三年前,军部党委的错误判断使你被迫脱下了军装,让我们损失了一个优秀的军官,今天真相大白,军部党委在经过自我批评和集体讨论后,决定为你开一个先河,从现在起恢复你的军籍,鉴于你在刚果维和部队的英勇表现,特授你为中校军衔,”孔团长拿起办公桌上那沓东西:“这是《授衔委任书》,还有发给你的新军装。”</p>

    郑永起身站起来,表情惊喜地:“你神神秘秘的把我从北京带回来,原来就是为这事啊。”</p>

    “不光这件事,还有别的事情。”孔师长道。</p>

    把《授衔委任书》放到一边,打开军装的塑料包装袋,郑永深情的抚摸着肩牌上的星星:“新军装就是漂亮!”</p>

    “你知道为了恢复你的军籍,有多少领导给你说了好话,从集团军副司令员就是咱们原来的老军长,还有军里、师里的一些领导,为了弥补对你的内疚,都快把你捧上天了。”</p>

    “谢谢领导们的厚爱,师长,是谁建议恢复我的军籍的?”</p>

    “我听说好像是一位联合国的刘大使,他和咱们集团军副司令员是老相识,是他打电话建议恢复你军籍的,你小子有能耐啊,联合国的大使都打来越洋电话抬举你。”</p>

    “我和刘大使也是一面之交,想不到他这么忙的大领导,还惦记着我这个小人物。”</p>

    说到刘大使,郑永想到了陈嘉和,他知道一定是陈嘉和从中作了很多努力,说服刘大使建议恢复他的军籍,这让郑永很感激。</p>

    想到了陈嘉和自然也就想起甜美的美国丫头安娜,一段刚刚开始的纯真的异国恋情,一个前途不可估量的中校军衔,在恋情和前途之间,郑永犹豫起来。</p>

    “恭喜你恢复了军籍,我打心眼里为你高兴,我还是三年前你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你小子天生就是个当兵的料,你说你不当兵你能干什么?”孔师长笑呵呵的说道。</p>

    郑永坐回座位上,渴望而又为难地:“师长,…这事我可不可以暂时不接受,容我考虑一段时间。”</p>

    孔师长不解:“为什么?当兵从戎不是你一生的追求和理想吗?”</p>

    “师长我给你说实话,为了不辜负领导们的期望,我现在恨不得立马就穿上这身军装,可有些事我不能欺瞒组织。”</p>

    “怎么了?你参加了国外的反华势力集团了?”</p>

    “你别瞎猜,我怎么能干那种叛国的事情呢,咱们部队在军人婚姻问题上不是有一个特殊的规定嘛,规定现役军人一律不准与外国人或居住香港、澳门的人员结婚。”</p>

    “这个规定怎么了?”</p>

    “不瞒你说,我在美国谈了一个女朋友,他不仅是美国人,还是美军驻联合国维和部队的现役少尉军官。”郑永诚实的答道。</p>

    “小子,有一套啊,行啊,都快混上外国老婆了!”孔师长拍着桌子欣喜道,随即孔师长又陷入了沉思:“不过这还真是个问题,好不容易恢复了军籍,失去这次机会真的太可惜,因为这事和美国女朋友提出分手又不是很道义,这事该怎么办好呢?”</p>

    “所以请师长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考虑考虑再做决定,可以吗?”</p>

    “…反正你现在的任务和军事方面没有多大联系,要不这样,军籍军衔我先挂起来,暂时不宣布也不执行,你还是一个自由人,恋爱你也继续谈着,考虑好再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p>

    “师长,怎么说着说着给我安排起任务来了,什么任务?请师长指示。”</p>

    孔师长笑笑:“你的任务我可指示不了。”</p>

    有人敲门,进来一个勤务兵:“报告师长,和你约好的客人到了,在会议室等着呢。”</p>

    孔师长扣上风纪扣,戴上军帽:“给你指示任务的人来了,走,和我一块见见去。”</p>

    会议室内。</p>

    坐着一个穿警服的人和一个穿便衣的人,都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他们见孔师长和郑永进来,忙起身站立,热情的和孔师长、郑永一一握手,寒暄问候。</p>

    “我来简单介绍一下,”孔师长手指一位穿警服的人道:“这位是中国国际刑警局的宋警官,”又指指穿便衣的人:“这位是国家安全局的段主任,”最后指指郑永:“这位就是你们想见的郑永。”</p>

    国际刑警局的人和国家安全局的人见他干什么?郑永甚是纳闷,心情有些莫名的紧张。</p>

    “请坐,你不要紧张,我和宋警官今天来,主要是想让你帮助我们调查一个案件。”段主任道。</p>

    郑永一头雾水:“让我帮你们调查案件?”</p>

    “是这样的,我把这个案件的案情给你简单介绍一下,在大前年的7月——8月期间,我市发生了3起暗杀事件,警方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成立了专案组,追查了很长时间,始终没有抓到凶手,今年2月19号又在我市发生了1起类似暗杀事件,尽管我们在侦破过程中没有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可案件到现在还是没有一点线索,这让我们警方很头疼。”宋警官道。</p>

    段主任接宋警官的话继续说道:“根据我们分析,这4起案件有三个共同特点,一、被害人全部都被人用利刃割下了男根,造成失血过多死亡,二、被害人都是来中国经商旅游的日本人,三、这7个被害人都是隋娟娟坠楼身亡案件的目击证人。”</p>

    宋警官在一旁补充:“还有一点,国际刑警总部传真过来的资料表明,这4个被害人在日本都有过从事黑道的经历。”</p>

    “在隋娟娟坠楼身亡案件中有几个目击证人?”郑永问道。</p>

    “一共8个,除一个叫西田一男的人在日本,其余的全部在我市被人秘密杀害。”宋警官答道。</p>

    孔师长:“从宋警官介绍的案情上来看,这只是一个刑事案件,没必要惊动国家安全部门啊。” </p>

    “因为案件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引起被害方家属的不满,这个西田一男早在两年前就扬言要在中国制造事端,进行报复,这也是我们国家安全局参与这个案件的主要原因。”段主任解释道。</p>

    郑永问:“你们现在的怀疑目标是谁?”</p>

    宋警官看了郑永一眼:“戚金刚。”</p>

    孔师长:“怎么又怀疑起戚金刚呢,大前年发生那3起暗杀事件的时候,我们不是配和你们警方详细调查过戚金刚吗,当时他被我关了2个月的禁闭,没有作案的时间啊。”</p>

    “孔师长,请你不要误会啊,当时发生的那3起暗杀事件和最近前几个月发生的这1起暗杀事件,都有人证明戚金刚案发期间他不在现场,但经过我们专案组反复推理论证,排除了很多嫌疑对象,发现只有戚金刚有杀人的动机,他没有亲手杀人并不代表他不会指使别人去行凶。”</p>

    孔师长:“宋警官,你们是不是太会联想了,我手下的兵我最了解,戚金刚虽然是个火爆脾气,可他这人没有什么心机,也不会处心积虑,他要真有这么大的能耐的话,我让他当这个师长,我给他当勤务兵都乐意。”</p>

    郑永问:“杀害隋娟娟的凶手又不是日本人,戚金刚为什么要杀日本人?”</p>

    宋警官:“戚金刚一直认为是日本人杀害了他爱人,所以非常仇恨这帮日本人,这点孔师长也可以证实,你不就因为戚金刚发誓要杀了日本人,才关了他2个月的禁闭吗?”</p>

    “不能因为他仇视日本人就被怀疑成杀人凶手吧,想起70多年前日本鬼子在中国的暴行,中国人仇恨日本人的多了去了,按照你这个逻辑,凡是仇日的人都是杀人凶手?”孔师长反驳道。</p>

    “孔师长,我们不和你抬杠,我们这次来就是想请郑永帮助我们调查这个案件,一是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二是防止日本人打击报复制造事端,危害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段主任道。</p>

    郑永:“为什么要我帮你们调查戚金刚?我可以拒绝吗?”</p>

    段主任:“我们调查过,你和戚金刚从军校到部队,有过11年之久的情谊,彼此知根知底,感情很深,应该说,你是最了解戚金刚的人。基于这个原因,我们认为你是帮助我们侦破这起案件的最佳人选,我们很真诚的请求你能为国家和人民的安全尽一份力量,但我们也不强求,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p>

    “假如通过调查发现这些案件不是戚金刚所为,你可以帮助你的老战友、老同学洗去被警方怀疑的罪名。”宋警官道。</p>

    郑永:“看来不管我是否同意参加这起案件的调查,你们怀疑戚金刚报复杀人这事一时半会是完不了的。”</p>

    “不抓到这4起案件的凶手,把案情查个水落石出,这事没完!”宋警官话说的很绝,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p>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