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只有一个人逃出了魔窟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迷迷糊糊中,有两只凶残的野狼追在隋娟娟身后,野狼露出血淋淋的獠牙,扑向了隋娟娟,隋娟娟惊慌失措,拼命逃跑,边跑边喊道:“救命啊——金刚,快来救我——”</p>

    趴在桌子上打盹的戚金刚被这个噩梦惊醒了。</p>

    戚金刚一头汗水,神色慌乱的看着周围。</p>

    程成仍给戚金刚一个湿毛巾:“营长,擦把汗。”</p>

    “我怎么睡着了?我睡了有多长时间?”戚金刚边擦汗边问道。</p>

    程成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不到半个小时。”</p>

    “军部3号楼的物品都搬齐了吗?”</p>

    “都搬好了,我留下两个排的战士清洁卫生,再过一个小时他们该回来了。”</p>

    “哦,我刚才做了一个怪梦。”</p>

    “什么怪梦?说来听听。”</p>

    “我梦见你嫂子被两只野狼追击,把你嫂子吓得直喊救命,不行,我不放心,我得给她打个电话。”</p>

    “这才不到早上六点,你就别打扰我嫂子和你们家的小葫芦娃了,让他们娘儿俩睡个好觉吧。”</p>

    戚金刚抬头一看时间,早上五点四十分,这时候打电话把老婆大人从床上叫醒,一定没好果子吃,还是算了吧。</p>

    戚金刚心有余悸地:“你说我这是做的什么怪梦呢?怎么会有狼偷袭你嫂子呢?”</p>

    “有狼的话,也是你这个大尾巴金刚狼,为了给军部搬营,你都几天没睡个好觉了,快到值班室的床上躺一会吧,有事我叫你。”程成道。</p>

    戚金刚打了一个哈欠:“那好,你替我看会儿,我先去睡一会。”</p>

    雨后的七月天,太阳似乎比往常起的更早,不见一丝微风,空气潮湿的让人烦闷,军营的小树林里,蝉鸣虫叫,甚是聒噪。</p>

    </p>

    总统套房。</p>

    隋娟娟衣不遮体目光呆滞的躺在地毯上。</p>

    被两个畜生蹂躏了一晚上,隋娟娟感到自己就是一块被黑魔涂抹的纱布,任她怎么清洗,也怎么洗不去耻辱的墨迹,灵魂好像出了窍,在房间的四角悲痛欲绝的注视着这个形同僵尸的污身秽体,没有怜悯,只有痛恨。</p>

    里间的门开了,冯雅芝背手用两个挣脱出捆绑的指头,半蹲在地上拧开了房门的开关。</p>

    冯雅芝瞪了隋娟娟一眼:“你们日本人都是变态畜生!”</p>

    “我不是日本人,我是中国人。”</p>

    潺潺软弱的气息几乎让冯雅芝没有听到隋娟娟的话:“什么?你不是日本人?那昨天晚上你鬼哭狼嚎的说的是哪国的鸟语?”</p>

    “我是一个日语翻译。”</p>

    “给日本人当翻译?那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汉奸!走狗!骚货!”</p>

    隋娟娟苦笑了一下:“你过来,我帮你解开手上的绳子。”</p>

    冯雅芝半信半疑的走到隋娟娟面前,背手半躺在地毯上。</p>

    隋娟娟用牙齿咬住绑在冯雅芝两手之间的领带,用力撕扯。</p>

    解开了捆绑,冯雅芝揉揉发酸的肩膀:“狗日的杂种,害得老娘好惨!”</p>

    “你轻点声,门口有狗。”隋娟娟有气无力道。</p>

    冯雅芝蹑手蹑脚的松开捆扎在隋娟娟四肢的缰绳,扶她坐在地上:“姐姐,你不会是哪个夜总会的小姐吧?”</p>

    “我是泰来集团的翻译,不是小姐,你胸脯上怎么这么多烫伤的伤口啊?”</p>

    冯雅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咬牙切齿地:“都是千刀万剐的畜生用烟头烫的。”</p>

    “那两个畜生呢?”</p>

    “在房间里睡死了。”</p>

    “你去找两件浴衣,要小心啊,别惊醒了畜生。”</p>

    冯雅芝从浴室里找来了两件浴衣,递给隋娟娟一件,把另一件披在了自己的身上。</p>

    隋娟娟穿上睡衣,小声地:“我没力气了,帮我一把。”</p>

    冯雅芝搀扶起隋娟娟,坐到沙发上。</p>

    隋娟娟指指茶几上的数码摄像机:“把那个摄影机给我。”</p>

    “你要这玩意干吗?还不快想办法逃出去!”冯雅芝把摄像机拿到隋娟娟手中,嘟哝道。</p>

    隋娟娟取出摄像机里的SD卡:“这张卡片里记录着畜生们的犯罪事实,等会你拿着这个卡片,想办法绕过门口的那条狗,跑出去打电话报警。”</p>

    “那你怎么办?”</p>

    “我看着屋里的两个畜生,万一他们醒了追你,我好拦住他们帮你拖延一点时间。”</p>

    “我不报警。”冯雅芝道。</p>

    隋娟娟不解:“为什么,只有报警才能依法惩治这两个畜生。”</p>

    “我是个小姐,如果报警的话,警察会抓我的,我辛辛苦苦赚的钱,又得让他们给没收了。”</p>

    “那好,咱不报警,你记个手机号。”隋娟娟说出丈夫戚金刚的手机号。</p>

    “记下了吗?”隋娟娟问道。</p>

    冯雅芝重复了一遍手机号:“我从小对数字最敏感,你说一遍我就记下了,这个手机号是谁的?”</p>

    “是我先生的。”</p>

    “你先生是做什么的?他能救得了我们吗?”</p>

    “我先生在部队当兵,他是一个加强营的营长。”</p>

    “太好了,让你先生带着他手下的兵,拿枪突突了这帮畜生。”</p>

    隋娟娟把手指竖立唇前:“嘘——小点声,别让他们听见了。”</p>

    冯雅芝将SD卡放到胸罩的软纱夹层里,SD卡不小心碰到了胸口上的伤口,疼的她绷嘴直咧咧。</p>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冯雅芝问道。</p>

    “我叫隋娟娟,你呢?”</p>

    “我叫冯雅芝,大家都叫我雅雅。”冯雅芝说着拆下大字架上的几块木板,选了一块趁手的,藏在了背后。</p>

    “雅雅,你长的这么漂亮,出去以后别再当小姐了,找个正当的职业好好地活着吧!”隋娟娟道。</p>

    “你放心,我想好了,要是能逃出去,我就找个靶场玩命的学习射击,把自己练成神枪手,弄把枪,专杀日本人。”</p>

    隋娟娟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你看我好看吗?”</p>

    冯雅芝不明白隋娟娟什么意思:“这个时候了你还臭美什么?好看,好看的不得了,迷死人啦。”</p>

    “你要能逃出去遇到我先生,忘了给你说了,我先生叫戚金刚,请告诉他,我爱他,让他永远记住我最美丽的样子,”隋娟娟也摸起一块木板:“不要弄出声响,慢慢的走出去。”</p>

    隋娟娟躲在门后,看着冯雅芝溜出了房门。</p>

    门口。</p>

    被高桥公人赏了几个钱的王翻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许久,兴奋的一夜没有合眼,一早便从26楼入住的房间里来到25楼,弄张桌子搬来一把椅子,甘心当了忠诚的看门狗,把守在总统套房的门旁。</p>

    王翻译一遍又一遍的数着钱包里的钞票:“…3200,3300,3400,3500,一晚上就挣了3500美金,2万多人民币呢,哈哈,我发财了……”</p>

    冯雅芝低头从王翻译身边走过。</p>

    “喂,你干什么去?”王翻译挡住了冯雅芝的去路。</p>

    “嘿嘿…小鬼子饿了…我去买早餐。”冯雅芝道。</p>

    “是吗?那我进去看看,不要给我耍滑头,否则有你们好看的。”王翻译说着把手搭在门把手上。</p>

    总统套房门后,隋娟娟紧张的举起了木板,等着王翻译进来,准备致命一击。</p>

    冯雅芝急忙拦住王翻译:“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懂规矩,里面还有一个女的呢,都没有穿衣服,小心搅了鬼子的好事,还不骂你个狗洫喷头。”</p>

    听冯雅芝这么一说,王翻译垂下放在门把上的手:“你们这些小姐真是没有教养,什么鬼子鬼子的,说话这么难听,应该是客人,日本客人懂吗?”</p>

    “是是,那现在客人们饿了怎么办?”</p>

    “我打电话叫外卖,你穿着浴衣出去像什么话?也不怕丢中国女人的脸。”王翻译说着把钱包放到桌子上,掏出手机查找外卖的电话号码。</p>

    冯雅芝知道如果错过现在机会,她很难逃出魔窟了。</p>

    不容迟疑,趁着王翻译打电话分散注意力的机会,冯雅芝抽出藏在背后的木板,使足了力气,猛地砸在王翻译脑后。“扑通”一声,王翻译被砸趴在地,冯雅芝觉得还不解恨,又抡起木板砸了几下,王翻译在地上疼的大叫,操着日语喊道:“高桥先生,快出来,有人逃跑了。”</p>

    冯雅芝把木板一扔,打开总统套房的门,拉起门口的隋娟娟:“姐姐,快跑!”</p>

    到门口的时候,冯雅芝随手捡起起桌子上王翻译的钱包,撒腿疾奔。</p>

    “我的钱包,我的美金……”趴在地上的王翻译一把抓住隋娟娟的脚脖子,死死拽住不放。</p>

    跑到走廊尽头的冯雅芝一看隋娟娟又落入了魔掌,折身返回,想拼死把隋娟娟解救出来:“姐姐,我来救你。”</p>

    高桥公人听到王翻译的呼喊声,急忙翻身下床从房间内赶出来,他跨过脚底下的王翻译,准备追赶冯雅芝,隋娟娟踢开王翻译的爪子,迎面抱住高桥:“别管我,快跑,叫我先生给我报仇!”</p>

    身单力薄的冯雅芝知道自己无力回天,光着脚丫子扭头狂飙。</p>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