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狗日的畜生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公交车站点。</p>

    隋娟娟正在等待回家的班车。</p>

    忽然下起了大雨,等车的人纷纷躲到一旁避雨,隋娟娟从包里拿出一把雨伞,撑开,焦急的看着前方,等着公交车的出现。</p>

    一辆小轿车嘎然停在隋娟娟跟前。</p>

    落上车窗,露出一张年轻人的脸,是王翻译。</p>

    “您是隋翻译吗?”王翻译问道。</p>

    “是我,你是哪位?”</p>

    “我是游总的朋友,游总让我送你回家。”</p>

    “谢谢啦,等会公交车就过来了,我坐公交车回家,不麻烦你了。”</p>

    “我刚从前面过来,前面发生了一起车祸,公交车一时半会过不来了,雨下得怎么大,还是让我送你回去吧。”</p>

    隋娟娟犹豫了一下,她看看前方,雨水影响了能见度,看不到有公交车驶过来,隋娟娟收起了雨伞,钻进轿车前排的副座上:“谢谢你,辛苦你了。”</p>

    王翻译不怀好意的一笑:“没关系,您坐好,系好安全带,我开车了。”</p>

    雨中,一辆公交车缓缓的驶向了站点……</p>

    轿车开动了,车内,王翻译指指前面的纸巾盒:“那儿有纸巾,快擦擦脸上的雨水吧。”</p>

    “谢谢,我包里有带的。”隋娟娟拉开自己的手包,找纸巾。</p>

    车座后冒出一个黑影,趁隋娟娟不备,那个黑影用湿巾捂住了隋娟娟的脸。</p>

    “花姑娘,还是让我帮你擦擦雨水吧。”黑影原来是高桥公人。</p>

    “呜呜……呜呜……”隋娟娟挣扎了几下,昏了过去。</p>

    车上,高桥公人把一叠钞票扔到王翻译身上:“王桑,你的表现让我很满意,这些钱是对你的奖赏。”</p>

    王翻译点头哈腰的把钱揣到自己腰包:“谢谢高桥先生,您用的是什么药,不会有生命危险吧?”</p>

    “这是迷魂湿巾,过两个小时她就能醒过来,我们社长只对你们支那女人的身体感兴趣,你们支那人的性命在我们眼里连猪都不如,”高桥公人拨弄了一下昏迷中隋娟娟:“花姑娘的,吆兮,哈哈哈…”</p>

    雨下得越来越大,城市的街灯在雨水的浇裹中,散发出若有若无的微光。</p>

    友谊饭店。</p>

    总统套房内。</p>

    高桥公人和王翻译用酒店的行李车拖着两个长木箱走进房间。</p>

    卸下长木箱,高桥公人掏出几张美金和一张身份证,趴在王翻译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p>

    “你下去吧,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办,不能有任何的闪失。”高桥道。</p>

    王翻译一脸奴相:“您放心,我一定办好。”</p>

    推着行李车,王翻译离开了总统套房。</p>

    在金钱的使唤下,王翻译已经迅速蜕变成了一条走狗——日本人的走狗。</p>

    “高桥君,这两个木箱子是做什么的?棺材吗?”西田一男问道。</p>

    “西田社长,您作为日中的和平亲善大使,大手笔在支那的经济文化方面进行投资,为我们西田株式会社立下了丰功伟绩,也赢得了很多支那文人的赞赏,这次来中国,很多支那的书画家赠送了大量的书画作品,我订制这两个木箱是为了方便装运这些装裱好的书画卷轴。”高桥公人道。</p>

    “想的很周到,西田株式会社的人如果都能像高桥君这样用心做事,我们的公司很快能漂白自己,成为世界500强的企业的一员。”</p>

    “承蒙社长厚爱,高桥一定不负众望,竭尽所能,为您效力。”</p>

    “高桥君,昨天晚上你答应我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p>

    打开一只长木箱,高桥公人从箱子里取出几块木板,安装组合了一番,木板变成了一个类似大字架的形状,高桥撑起木板后面的一个支棍,大字架立放在房屋中间。</p>

    “社长,您来看,这个东西是不是可以随时挂上支那人赠送给您的卷轴,让您欣赏支那人的书法和水墨画呢?”高桥公人道。</p>

    西田一男对这个大字架木板毫无兴趣:“高桥公人,我在问你昨天晚上你答应的事,你就拿这个东西来敷衍我吗?”</p>

    “社长,这个东西不仅能挂书画,还能挂美人。”高桥神秘兮兮道</p>

    高桥说着打开了另一个长木箱,木箱内,隋娟娟还在药物所致的昏迷中没有醒来。</p>

    看着长木箱内的隋娟娟,西田一男两只老眼顿时一亮,裂开大嘴亢奋的奸笑起来:“哈哈…小美人,原来你藏这里面呢。”</p>

    高桥公人将隋娟娟抬出木箱,用绳子固定住她的四肢,把隋娟娟绑在大字架木板上。</p>

    “社长,您看这东西是不是可以挂美人呢?”高桥得意洋洋道。</p>

    西田一男用一只干瘪的老手玩弄着隋娟娟的脸蛋:“吆兮,高桥君,你的功劳大大的。”</p>

    高桥嘴角里扬起邪恶的微笑:“请社长尽情的享用,属下告退。”</p>

    “高桥君,稍等,请想办法把她弄醒。”西田一男道。</p>

    “噢——原来社长喜好吃活鲜的生鱼片,我马上就办。”</p>

    高桥公人从冰箱里取出一杯水,浇在隋娟娟的脸上。</p>

    隋娟娟打了一个机灵,醒来了。</p>

    “…我…我这是在哪儿?…你们…你们要干什么?”</p>

    隋娟娟惊恐不已地望着面前这两个面相狰狞的日本人。</p>

    西田一男淫笑道:“小美人,不要讲我们听不懂的支那话,请讲日语。”</p>

    高桥公人递过来一个蓝色的小药丸:“社长,这片药丸,会让您有如神助,快乐百倍。”</p>

    西田一男接过药丸,就着满嘴的粘痰一块吞了下去:“高桥君,不要走开,请给我当摄影师,记录下这难忘的一夜。”</p>

    挑开隋娟娟的衣服,西田一男伸出舌头贪婪的舔着她的胳膊:“吆兮,我的小美人……”</p>

    “你这个畜生,你要干什么?”隋娟娟极力挣扎,可四肢被固定在木板上,难以动弹。</p>

    高桥公人举着摄影机记录着这罪恶的场面:“社长,我们可以拍一部AV在全球发行,片名就叫老鹰和小鸡,哈哈哈…”</p>

    “好主意!要用心拍,拍出大日本男人的雄风来。”西田一男晃着骨瘦如柴的身子说道。</p>

    “你们这些流氓、畜生、魔鬼!我跟你们拼了!”隋娟娟奋力向前猛栽,连人带木板撞向西田一男。</p>

    西田一男吓得尖叫:“高桥君,快救我。”</p>

    高桥公人一把抓住木板,把隋娟娟仰面扳倒在地毯上。</p>

    隋娟娟眼里喷着杀人的怒火:“放开我,快放开我,你信不信?我会杀了你们!”</p>

    西田一男用脚踩住了木板:“社长,这样她就不会乱动了。”</p>

    “吆兮,母狼一样的支那女人,乖乖的让我舒服舒服吧。”</p>

    摄影机屏幕里,西田一男扑在隋娟娟身上,蠕动着肮脏的身体和灵魂……</p>

    “我怀孕了…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救命啊——金刚,快来救我——”隋娟娟凄惨的哀求呼救声响彻在这个只有兽性没有人性的豪华套房里。</p>

    70多年前的南京,如今当下的中国都市,同样撕心裂肺的哀哭声在倍受凌辱的中国女人心里响起。同胞啊,睁开眼睛看清楚,撩起狼牙的畜生是改不了它的兽性的,它不仅不会收敛,反而更会疯狂。历史还会重演,不发生在我们身上,就出现在他们的噩梦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豺狼不会给你第三种选择。别再幻想着会有彼此永久的和平,没有心志的野蛮强大,即便家中堆满了金山银山,一样成为盗贼流氓的周转仓库,终究会被强取豪夺作了他人的囊中之物。公鸡软弱无力,尚且知道保护窝里的母鸡,可到时候谁来保护我们的亲人?保护我们的妻子儿女?贫穷不可怕,富裕也不可夸,看似觉醒其实已经麻醉的中国人,你什么时候在意志和尊严上真正崛起?穷要穷的有志气,富要富得有骨气。</p>

    中国人,争口气!别再被别人伤害,因为你伤不起!!!</p>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