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少年不识愁滋味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少年不识愁滋味,血气方刚的蛋蛋们,不懂得浅酌慢饮,为排遣一年多禁锢训练生活的烦闷,喝起酒来没有那么多耐心,且不管自己有几两几斤,是否有没有酒瘾,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一副拼劲。</p>

    蛋蛋们图的就是热热闹闹,欢欢喜喜,要的就是这种气氛。</p>

    不到半小时,七八两老酒下肚,晕乎乎的感觉上头,蛋蛋们话多了起来。</p>

    四愣头武强醉醺醺地:“程教官…不,程爷…大哥,兄弟我敬你一杯酒。”</p>

    程成举起酒杯,脸上挂着发红的酒色:“谢谢兄弟,四愣,酒量不错啊。”</p>

    “那是——七八两乡镇长,我四愣好歹比乡镇长强点,干!”</p>

    武强仰起脖子,喝的又快又急。</p>

    “哕——”酒水刚过了喉咙,半道让胃气给呛了出来,武强忙转身,吐向一边。</p>

    “四愣,你行不行?不行别逞能。”疯四娘道。</p>

    武强摆摆手:“嘿嘿,喝的太急,呛到了。”</p>

    程成关心地:“快吃点水果压压,你慢点,别喝伤了身体。”</p>

    武强复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没问题,咱是傻小子睡冷炕,全凭身体棒,刚才那杯不算,我重新敬大哥,感谢大哥对兄弟的关心。”</p>

    把握好节奏,酒水很顺畅的落了肚。</p>

    “九班长行啊,这小酒一喝,耳垂似火,头大如陀,阿弥陀佛…”</p>

    “瞧四愣在大哥面前这表现劲,值得兄弟们学习呀。”</p>

    蛋蛋们有人褒贬,有人奚落,叽叽咯咯的闹得欢。</p>

    程成起身,示意蛋蛋们不要太闹:“大家静一静,既然大家今天把我程成当成大哥,有个事情我想提前给大家透漏一下。”</p>

    “大哥有事尽管说,我们当兄弟的洗耳恭听。”三棱魏战道。</p>

    “我接到上级指示,又给我们增加了一个新的训练科目,具体内容不是很清楚,但听说非常危险,你们一定要小心。”程成道。</p>

    “不是说训练任务结束了吗?怎么又增加了新科目?要不要人活呀?”</p>

    “还要怎么整我们,非要把我们这些笨蛋腌制成臭蛋吗?”</p>

    “大哥,有多危险,不会死人吧?”</p>

    蛋蛋们七嘴八舌的议论道。</p>

    “三十六拜都拜了,还差这一哆嗦了,只要大哥心里有弟兄们,我相信再难的科目都能过去了。”武强豪气冲天,好像天大的事在他眼里也不过是毛毛雨。</p>

    “大哥,万一到时候兄弟们笨手笨脚,训练成绩差个三分五分的,请大哥手下留情,网开一面,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兄弟们出现个三长两短吧,你说是吗?”魏战多了一个心眼,话说的很婉转。</p>

    “兄弟们放心,只要我程成能做到的一定尽力做到,今天在座的十二个人在我程成眼里就是十二个心肝宝贝,谁敢动我的宝贝我跟谁急!”程成掳起袖子,说的有些动情,铿锵中带着些许江湖义气。</p>

    “多谢大哥这么真心的待我们这帮兄弟,我们和大哥就是十三太保,我提议,我们十二个小太保再敬大哥一杯!”毛小毛一敛昔日的流里流气,很虔诚的向程成敬酒。</p>

    董文学也来了劲:“兄弟们,在敬大哥酒之前,我们喊两嗓子打打气,提提神好吗?”</p>

    “好!我来起头。”曾念昔道。</p>

    “我们的身份?”</p>

    “笨蛋特遣队!”蛋蛋们齐声喊道。</p>

    “我们是什么?”</p>

    “我们是小笨蛋,大哥是大笨蛋!”</p>

    “我们的精神?”</p>

    “一介草民,胜似军人;消灭恶鬼,报仇雪恨!”蛋蛋们气贯长虹,喊声阵阵,炯炯有神。</p>

    “人心齐泰山移,好兄弟,请大家记着我程成一句忠告,不论你们以后遇到任何困难,只要团结一致,兄弟同心,不起内讧,不做奸臣小人,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来——干!”</p>

    “干!干!干!!!”</p>

    蛋蛋们眼睛里看到了一个不是训练场上苛刻阴毒的程成,一个平易近人亲如长兄的程成。真心换真心,曾经积下的怨气牢骚随着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恩怨消散。</p>

    疯四娘拿起酒瓶,给程成斟满了杯,媚眼含情的紧倚着程成。</p>

    “宝贝哥哥,心肝妹妹和你喝一杯。”</p>

    程成并不闪躲,任疯四娘柔骨垂柳的把半个身子靠在自己肩膀上。</p>

    “来,大哥我陪你喝,” 程成在疯四娘胸前悄悄扫了一眼:“冯雅芝,身上的伤好了吗?”</p>

    疯四娘借着七分醉意,挺胸偎得更紧,嗲声嗲气地:“全好了,哥哥想看看吗?”</p>

    “瞧你那猥琐样,跟个女流氓似的,我可不敢看。”程成笑道。</p>

    “哈哈,奴家不流氓,相公急得慌,只要哥哥愿意看,妹妹随时为你宽衣解带。”</p>

    “别闹了,来,我敬你一杯,敬我们连队的神枪手。”程成举杯道。</p>

    疯四娘收起身子,放荡的眼神变得正经起来:“大哥,喝这杯酒之前我能问你个问题吗?”</p>

    程成:“你说。”</p>

    “为什么要求我们的日语老师教白居易的《长恨歌》,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是你特别喜欢的一句诗词吗?”</p>

    程成:“是的。”</p>

    “为什么喜欢这句诗词,有什么特殊意义吗?”</p>

    “喜欢就是喜欢,没有什么特殊意义。”</p>

    “认识你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你的家人还有你的爱人,我感觉在你喜欢的这句诗词里,一定有故事,能说来听听吗?”</p>

    程成犹豫了一下:“哎——小孩没娘,说来话长,都是些陈年往事了,还是不说了。”</p>

    疯四娘执着地:“你不是说要让我们看到一个真实的程成吗?我想知道你的故事,给我说说吧,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p>

    程成试着打开尘封的记忆:“以前在连队的时候,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她是地方上一个歌舞团的歌唱演员,到我们部队慰问演出的时候我们相识了…那时候她还很小,刚刚22岁,她特别喜欢白居易《长恨歌》中的这句诗词,我们相处了不到三年,感情一直很好,快要结婚的时候,她却提出了分手…”</p>

    讲到这儿的时候,程成止住了嘴巴,似乎极不愿意提起这段情感经历。</p>

    “为什么?”疯四娘追问道。</p>

    “…我小时候家境贫穷,5岁的时候没了爷爷奶奶,父亲在我10岁的时候也因病去世了,母亲带着我改嫁嫁到了别人家,继父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妻子早逝,留下一个比我小7岁的女儿…妹妹很懂事,在一家外资企业打工,挣下的钱全部交给我妈妈,攒下来好给我娶老婆用,在我准备结婚那年,妹妹厂里失了一场大火,妹妹被烧成了重伤,为了给她治病整容,我把自己攒的结婚的钱全给了妹妹…”程成喝了一口闷酒,呆呆的望着酒杯。</p>

    “那个女人是不是因为你没钱了才给你提出的分手。”</p>

    “她一直不承认是这个原因,做不成比翼鸟就做同林鸟吧,人家不是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当头各自飞嘛。”程成苦笑道。</p>

    疯四娘愤愤不平地:“哼——真是戏子无义,连婊子都不如,什么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净是些骗人的东西。”</p>

    “伤心往事不可提啊,不说了,都过去了。”</p>

    “切——你一定还在心里想着她!要不为什么念念不忘这句诗词呢?”</p>

    “你理解错了,这么美好祝福的诗词,我干吗要忘记呢?我之所以一直记着这首《长恨歌》,就是想时时提醒着自己,舍己的亲情远远大于自私的爱情,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没有单纯的彻底,只有欲望的攀比。”</p>

    “那个女人最后怎么样了?是成名成腕了?还是当了别人的二奶?”</p>

    “我听人说,我们分手没有多久,她嫁个了一个有钱的外国老头,好像还是个日本人。”程成淡淡的说道。</p>

    疯四娘眼里冒着火:“日本人?又是禽兽不如的小日本!”</p>

    程成长叹了一口气:“哎——不聊这些恶心的事了,陪我喝酒。”</p>

    疯四娘举起杯,轻轻和程成碰了一下,饮下,爱怜的目光抚在面前这个男人身上,久久凝望,读他的沧桑,心如薄薄的蛋壳,被碎成了粉状,不禁黯然神伤。</p>

    愁闷是岁月的刀,一点点刻在了眉头,痛楚酿成了记忆的酒,一滴滴滑向了心头。</p>

    人生谁无烦忧,风来浪也白头!</p>

    回训练基地的途中,道路崎岖颠簸,裘冉冉驾驶着中巴车,她开得很慢,尽量让汽车行驶的平稳些。</p>

    车上,蛋蛋们大都倚肩靠背的睡去了,疯四娘喝醉了,趴在程成怀里哭的悲伤欲绝。</p>

    “…哥,求求你抱抱我..抱紧我,…哥,我要你疼我…要你爱我。”疯四娘在半醉半睡中,喃喃自语。</p>

    “大哥,疯四娘她怎么了?”旁边的曾念昔不解的问道。</p>

    程成挥了一下手:“没事,她喝多了。”</p>

    “别难过了,我们疼你,我们都爱你。”程成能感觉到这个女人心里的痛苦,他紧紧的把疯四娘拥在怀中,铁汉眼里充满了柔情。</p>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