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酒意盎然 春意盎然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云南。山区。</p>

    训练场不远的山丘上,十几个鸡蛋,手持步枪,屈身弓步摸索前进,前方忽然冒出一片移动靶牌,鸡蛋们举枪射击,靶牌上描着侵华日军的人像,人像的额头眉心,胸口裆部瞬间被子弹穿透了一个窟窿,鸡蛋们弹无虚发,枪枪击中要害;围绕鸡蛋四周猛地弹出更多的移动靶牌,鸡蛋们迅速卧倒在地,作了一个圆心伞状的战术结构调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群体齐射,把靶牌打得碎块乱飞,倒了一圈。</p>

    一侧低洼处,曾念昔和裘冉冉脸上蒙着一根黑布条,她们紧握手枪,两眼不见身外事,一心只听风过耳。疯四娘按动抛碟机的开关,一只飞碟摩擦着空气发出呼呼的嘶鸣声抛向半空,曾念昔和裘冉冉在噪杂的声音中仔细甄别。枪举过头,扣动扳机,两颗子弹几乎同时击中目标,飞碟杯打得四分五裂,碎片落了一地。</p>

    疯四娘伸出大拇指,为两个鸡蛋高超的射击水平感到由衷的高兴。</p>

    训练场上,鸭蛋们你来我往,劈砍挑刺,大砍刀玩的凶猛无比,虎虎生风;旁边的擒拿格斗对抗更是精彩,拳打脚踢拨弄得地面飞沙走石,尘土四起,灰蒙蒙一片;灰尘中,只见魏战双腿交叠,狠狠钳制住毛小毛的脖子,毛小毛跪在地上,憋涨着脸蛋,动弹不得,毛小毛伸出两指,戳向魏战的裆部,魏战疼的就地打滚,毛小毛奔前几步,骑在魏战身上,挥舞拳头,打得兴起。</p>

    站在一旁观战的程成双手撑在腰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p>

    云南。边陲小镇。</p>

    一辆中巴车穿过泥泞的土路,停靠在一家饭店门口。</p>

    饭店内,大圆桌上摆满了鸡鱼肉蛋,果碟烟酒。</p>

    蛋蛋们一身便装穿戴,围坐在程成四周。</p>

    两个鸡蛋班的班长疯四娘和曾念昔以及冉后酱子,窃窃私语,眉飞色舞。其他九个鸭蛋班班长还有董文学、毛小毛交头接耳,甚是兴高采烈。</p>

    坐在中间的程成没有了以往的阴风怪气,脸上挂着温和的表情。</p>

    程成举起杯:“祝贺大家被评为优秀学员,我先敬大家一杯。”</p>

    身旁的疯四娘夺过程成的酒杯:“哎哎,程教官,您喝我这杯。”</p>

    程成不明白疯四娘什么意思:“这不都一样吗?”</p>

    “那可不一样,谁知道你会不会在我们酒杯里下药玩阴招呢?”</p>

    “我在你们心中这么恶毒吗?”</p>

    “你可不是一般的毒,东邪西毒都佩服!”</p>

    程成摇摇头笑了:“你们误会我了,我不对你们要求严厉些,怎么能把你们这群笨蛋腌的红心流油如此优秀呢?”</p>

    “谢谢程教官好心烂半个,您的辛苦大大的,我们一块敬程教官。”毛小毛提议道。</p>

    “程教官一出,从此江湖,恶狗让路,小孩不哭!”</p>

    “天下太平,四海昌盛!敬程大人,干!”</p>

    三棱、四愣你一言我一语的耍起活宝。</p>

    蛋蛋们全都站起来,齐齐举杯向程成敬酒。</p>

    蛋蛋们心有诚意,但词语略微有些放肆。这是因为在出发前程成特地交代蛋蛋们,今天到300公里外的小镇请大家好好搓一顿,烟酒管够,话不忌口,想说什么尽管信口开河,程大教官绝不追究。不要把我程成当成你们的教官,我只不过比你们大几岁,你们可以把我当成你们的老大哥,好朋友,整天的集合训练,我也是厌烦心倦,出来喝酒,不谈拳脚子弹,说说心里话,好好的放松一下,今天你们会看到一个真实的程成,不掺假不使坏的程成。</p>

    有了程成的这道圣令,蛋蛋们变得口无忌惮毫不遮拦,终于逮着一个机会,还不好好的一解冤仇,可劲的批斗!</p>

    等大家干了杯中的酒,董文学摸起酒瓶,欲要斟酒。</p>

    程成夺过董文学手中的酒瓶:“今天我来当服务员,希望你们吃好喝好,开心就好!”</p>

    蛋蛋们受宠若惊:“怎么好意思让您为我们倒酒呢?我们自己来。”</p>

    程成执意不让:“都别客气,你们要是认我这个大哥呢,就老实呆哪儿让我倒杯酒,不是有句老话叫大敬小,越过越好嘛。”</p>

    见程成很真诚,没有耍奸使滑的意思,蛋蛋们也就客随主便,遂了程成的心意。</p>

    酒斟到裘冉冉面前的时候,裘冉冉用手盖住了自己的酒杯:“程教官,我不太会喝酒,我喝水行吗?”</p>

    蛋蛋们不愿意:“冉后酱子你真不识抬举,教官都亲自给你斟酒了,怎么能不喝呢?”</p>

    “从这儿到咱们训练基地,大概有300公里呢,总得有个人保持清醒,开车带大家回去,我不喝酒负责开车,酱子可以吗?”裘冉冉道。</p>

    程成征求蛋蛋们的意见,学着裘冉冉的语气:“大家说酱子可以吗?”</p>

    “酱子,你会开中巴车吗?这可都是山路,坑坑洼洼的,你别把车给开悬崖里去了?”疯四娘道。</p>

    “放心,我以前还开过大客车呢,开中巴没有问题。”</p>

    “还是裘冉冉考虑的周到!既然这样,就让我们众人皆醉你独醒,给酱子这个豁免权,大家觉得怎么样?”程成问道。</p>

    在驾驶训练科目里,程成并没有教蛋蛋们如何驾驶大客车,在裘冉冉的履历表特长一栏中,也没有填写这一项,她怎么说自己以前开过大客车呢?程成脑海里闪过一丝疑问。</p>

    “既然大哥发话了,我们也没什么意见,”疯四娘敲着筷子:“咱可说好,在座的除了冉后酱子,谁也不能喝酒耍滑头?”疯四娘很精于世故,改口该的很快,把程成唤作了大哥。</p>

    “只要四娘你不耍滑头,没有人玩这下三滥。”蛋蛋们道。</p>

    一年多了,好不容易出来放纵一回,蛋蛋们还担心酒不够喝呢,谁都不傻,耍那个鬼滑头做啥?</p>

    “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碰一个!”</p>

    “一斤酒,漱漱口;二斤酒,扶墙走;三斤酒,墙走我也走,我在墙根底下打转游,哈哈,走一个。”</p>

    “吃点喝点是赚的,火葬场门口没有卖饭的……”</p>

    “干!干!干!”</p>

    蛋蛋们如一群刑满释放的囚犯,大呼小叫,酒意盎然。</p>

    小窗外,四季如春的边陲小镇,野花烂漫,春意盎然。</p>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