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半张脸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中国。云南。山区。</p>

    训练场北侧办公楼的一间教室内。</p>

    讲台旁,一位女教师用教杆指着投影仪布幕上的日文,逐句逐字的读道:“天にありては 願わくば 比翼の鳥となり,地にありては 願わくば 連理の枝とならん。白楽天の「長恨歌」に残された玄宗皇帝との、世紀の大恋愛の一場面。七夕の夜、誰もいない時に、二人で交わした愛のささやきだそうです。比翼の鳥とは一体にならないと飛ぶことができない鳥のことで、連理の枝とは、それぞれの幹から出た枝がひとつにつながったもののことです。固い愛で、結ばれていたのですね。玄宗が、政治を顧みなくなったために、家臣の反感を買い、楊貴妃は自害するよう追いつめられます。そして、玄宗の馬前で、自らの首を絹でくくり、三十八歳の生涯を閉じました。……”</p>

    女教师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三十多岁的样子,一口日语说的很标准。</p>

    台下,100多个蛋蛋们竖着耳朵,听的很认真。</p>

    女教师:“这是白居易的《长恨歌》的一句诗词,翻译成汉语是这样的,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是记述在白居易的《长恨歌》里,描写唐玄宗与杨贵妃千古之恋的诗句。这是二人在七夕之夜,万籁俱寂之时,相吐的爱之海誓山盟。比翼鸟,是传说中只有合为一体才能够飞翔的一种鸟。连理枝,相传是不同的树干生出的连为一体的树枝。象征着坚固的爱情的交错与结合。唐玄宗,由于沉迷于杨贵妃的美色,而不顾朝政。因此,杨贵妃激起群臣愤怒,而被逼自杀。无奈,杨贵妃用布绢缠自首于玄宗马前,结束了三十八岁的生命……”</p>

    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翻译成了日语,让四愣头武强听的头又大了一圈,他举起手要求发言。</p>

    “武强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女教师道。</p>

    “老师,这老公公和儿媳妇偷情的事日本人最擅长了,您就别教我们这些少儿不宜的日语了,您教我们一些实用的吧。”</p>

    “什么是实用的?你能举例说明一下吗?”</p>

    “比如米西米西是吃饭,八格牙路是混蛋,不缴枪更杀,缴枪也杀这类的。”</p>

    台下哄堂大笑。</p>

    “四愣同学,这鸟啊枝啊的爱情故事多浪漫啊,你这个还没有开苞的超级大处男,是听不明白的。”疯四娘戏谑道。</p>

    女教师并不生气:“武强同学说的也有道理,但这是你们程教官要求这么教的,我也没办法呀。”</p>

    一听是程阴风的要求,蛋蛋们也没屁放了。</p>

    “现在大家跟我学习新的日语单词,跟我读,比翼の鳥,干吗上吊自杀,先奸后杀多好,可惜了。”毛小毛边揣摩边嘀咕道,学的很是上心。</p>

    </p>

    办公室内。</p>

    董文学在电脑前,敲着键盘打文字。</p>

    程成走来过来:“董文书,瞎捣鼓什么呢?”</p>

    董文学急忙关闭屏幕上的对话框:“闲着没事,胡乱写点东西。”</p>

    “没事吗?闲的痒痒话,跑50公里磨磨脚趾头。”</p>

    “嘿嘿,程教官您喝茶,刚沏好的。”董文学端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递到程成面前。</p>

    程成接过茶杯:“让你准备的名单弄好了吗?”</p>

    董文学从桌上拿起一张A4纸:“早就准备好了,请程教官过目。”</p>

    程成看了看纸上的名单,摸起中性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再加上毛小毛。”</p>

    董文学:“程教官,毛小毛整天流里流气的,不太合适吧。”</p>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在咱们这个连队里,虽然你和毛小毛的军事素质马马虎虎,但你们的文化成绩不错,特别是日语,都比他娘的日本鬼子说的还麻溜。”</p>

    “程教官您是抬举我们,虽然我和毛小毛私下的关系挺好,可就事论事,我还是觉得毛小毛达不到一个优秀学员的标准。”</p>

    “驴打滚,狗看门,王八下蛋孵乌龟,畜生有畜生的特长,这个不用你费心,哎——董文书,我听说你以前和毛小毛在日本打过工?在那呆了多长时间”</p>

    “我和毛小毛都是初中一毕业去的日本,我们是在日本认识的,呆了将近三年,我是前年年底回来的,毛小毛比我晚回来一个月。”</p>

    “初中毕业就去日本了?屁大的小孩能干什么?”</p>

    “毛小毛在东京银座附近的小吃街帮人炸油条,我给死人化妆。”</p>

    这时,门外曾念昔敲门敬礼:“报告程教官,方老师请您到她的办公室去一趟。”</p>

    “我先去办正事。炸油条?给死人化妆?有意思!改天好好的给我说道说道。”</p>

    程成说着离开了办公室。</p>

    </p>

    北京国际机场,一架客机徐徐降落。</p>

    把安娜送到纽约,郑永告别了安娜和陈嘉和他们,匆匆踏上了回国的归途。</p>

    离别时,安娜眼里梨花带雨,依依不舍,郑永把她搂在怀中,一阵酸楚。跨国</p>

    的恋情有点类似国际贸易,心胸要站在全球的视野,把儿女情长牵挂在地球两端,耐心等待,彼此也许才会有美好的结果。</p>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暮。</p>

    </p>

    谢总编亲自带车到机场迎接勇士凯旋。</p>

    “三年没回国了,北京的变化真大!谢总编,我们现在去哪?”望着车窗外闪过的一栋栋新起的楼盘,郑永问道。</p>

    “那可是,北京的五环都快建到河北的地界了,等会我们先去鲁京大酒店,报社准备了几桌庆功宴,为我们的勇士接风洗尘。”</p>

    “谢总编,我一个小记者可承受不起这么隆重的待遇。”</p>

    “咱们报社出了你这么一个英雄,一定要好好的庆祝一翻,部里来了很多重要领导,他们都等着接见你呢,这是政治,你不懂。”</p>

    吃饭怎么和政治挂上勾了?郑永难以理解,真的搞不懂。</p>

    谢总编拿出一沓报纸:“小郑,你都快成名人了,你看看这几天的报纸,尽是报道你的内容。”</p>

    郑永接过报纸,娱乐版里,一行粗黑的大字映入眼帘:温柔乡里的维和勇士。文字内容不是很多,郑永趴在安娜怀中射击的照片却几乎占据了整个版面。</p>

    照片上安娜惊吓的神情勾起郑永无限的思念,他笑了笑:“我也被娱乐了。”</p>

    “这一整版报纸如果做广告的话,你算算得多少广告费?这不是炒作明星的丑闻,是弘扬人类的勇敢正义,你就知足吧。”谢总编道。</p>

    另一张报纸上的一则标题引起了郑永的注意:两人死亡 多人失踪 国际绑架案谜团重重。</p>

    文字下方配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一群身穿深色西装的人衣襟端坐,照片左侧,有些重影的一只手臂下露出半张脸,脸上的眼神甚是厌烦。</p>

    这不是那天和日本人干架的纽约亚细亚餐厅吗?一群凶了吧唧的日本人在二楼大厅的合影照片,乔治探长寻找的就是这帮失踪的小日本。可这半张脸会是谁呢?熟悉的眼神好像在哪儿见过?郑永在脑海中努力回想搜索他所认识的人,一一对照。</p>

    记忆的片段在那晚被酒精麻醉了,搜索的结果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时而张冠李戴,郑永左思右想,搞得大脑一片混乱。</p>

    这人到底是谁呢?</p>

    上海。东方泰来大酒店。</p>

    一楼餐厅东侧,游东山信手翻开了一份报纸。</p>

    游东山读着报纸上的标题:“两人死亡,多人失踪,国际绑架案谜团重重……”</p>

    雷小山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菜走过来。</p>

    “小山,快过来看看,阿拉上报纸了。”游东山招手说道。</p>

    把菜放到桌上,雷小山接过报纸瞧了瞧:“噢——这不是路总亚细亚餐厅里的那帮小日本吗?哈哈,让人给绑了,活该!”</p>

    “看到阿拉了吗?”</p>

    “您在哪儿呢?”</p>

    游东山指着报纸照片上那半张脸“你这个小笨蛋,阿拉这么大的一张脸你居然看不到?”</p>

    雷小山看看游东山,又看看报纸上的半张脸,仔细辨别了一番</p>

    “还真是您啊,游总,怎么只拍了半张脸?特写啊?这报纸也真够抠门的。”</p>

    “阿拉也正为这事生气呢,怎么不给阿拉来张全写?这样阿拉就有理由告报社侵犯了阿拉的肖像权。”</p>

    雷小山把报纸放到一边:“咳——和一群倒霉的小日本合影上了新闻,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事,咱再弄一整张大脸上去,多晦气啊,您犯不着为这事生气,来,尝尝我跟大厨学做的川菜干煸牛肉。”</p>

    游东山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牛肉,放到嘴里品尝。</p>

    “嗯,味道不错,小阿山回国这几天烹饪手艺进步很大啊。”</p>

    “谢谢游总夸奖,您多吃点。”雷小山道。</p>

    “小山,咱们进口的那船牛肉什么时候到岸?”游东山边吃边问道。</p>

    “华姐刚才打来电话说三天以后就能到达中国公海,游总,我知道咱们中国有南海、东海、渤海、黄海,公海是什么海?我怎么没有听说过?”</p>

    游东山笑了:“这公海嘛…就是母海的先生啊。”</p>

    雷小山半信半疑:“这大海还有公母之说吗?您净瞎糊弄人。”</p>

    服务生端来一瓶白酒:“先生,这是您要的汾酒。”</p>

    “谢谢。”游东山接过酒瓶打开倒了两杯。</p>

    “小山,陪阿拉喝一杯。”</p>

    “白酒啊?游总,回国之前华姐专门吩咐过,您血压高,不能喝白酒。”</p>

    游东山把一杯斟满的白酒递到雷小山面前:“你听她的还是听阿拉的?”</p>

    雷小山为难地:“当然听您的了,可华姐心疼您的身体啊。”</p>

    “少唧唧歪歪的,喝酒!”游东山喝令道。</p>

    无奈的举起酒杯,雷小山边喝着杯中的酒边观察着游东山:“游总,您少喝点。”</p>

    游东山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他指着旁边的一个大圆餐桌:“小山,还记得两年半前在那个酒桌上发生的故事吗?”</p>

    雷小山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怎么不记得,要不是那场酒,我到现在还不认识您呢。”</p>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