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阿拉有点害怕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美国。纽约。</p>

    路恩铭的别墅,二楼客厅。</p>

    晶莹剔透的水晶灯散发着明亮的光彩,客厅里是一色的中式红木家具,典雅气派,房间很大,墙壁上挂着几幅水墨山水画。</p>

    江淑华倒了两杯茶,端到路恩铭和游东山面前。</p>

    精致的茶几上摆了一盘象棋,执红棋的游东山车马炮全没,剩下一个过河小卒孤单单的左防右躲。</p>

    执黑棋的路恩铭大车长驱直入,杀得游东山飞象支仕勉强维持残局。</p>

    长条几端架上,一把插有刺刀的长枪引起了江淑华的注意。</p>

    “路总,这应该是一把猎枪吧,样子好奇怪。”江淑华好奇的问道。</p>

    路恩铭走了一步棋:“这是三八大盖步枪,小日本侵华时候用过的武器。”</p>

    “淑华,拿过来阿拉瞧瞧。”</p>

    江淑华抓起长枪:“还挺沉呢。”</p>

    游东山接过长枪,颇感兴趣的摆弄起来。</p>

    “老路,你从哪儿搞的这玩意?”</p>

    路恩铭呷了一口茶:“一个日本朋友送的,我收藏着玩的。”</p>

    三八大盖膛线乌黑发亮,看样还没有喂过几次子弹。</p>

    “这枪身和刺刀还挺新的,怎么摆弄啊?教教阿拉。”</p>

    拿起三八大盖,路恩铭起身从条几上找出一颗子弹,很熟练的拉动枪栓,装填子弹上膛:“看着,这枪是这么玩的。”</p>

    “阿拉试试。”</p>

    路恩铭退出枪膛里的子弹,教游东山怎么使用三八大盖步枪。</p>

    游东山端起枪朝客厅大门瞄去:“这支古董老枪一定杀过不少人吧?”</p>

    “听我那日本朋友说,这支枪是他当鬼子兵的爷爷私藏下来的,好像还从来没有用过。”</p>

    “怪不得看起来这么崭新,老路,这枪和子弹得有70多岁了吧?”</p>

    路恩铭思算了一下:“差不多。”</p>

    游东山手指拂动扳机:“如果我扣动扳机,这枪能打响吗?”</p>

    “东哥,你消停消停吧,把枪放下,过来下棋。”路恩铭道。</p>

    把三八大盖放回原处,游东山从茶几上抽出几张湿巾递给路恩铭和江淑华,他边用湿巾擦拭双手边抱怨道:“这把破枪搞得阿拉弄了一手油。”</p>

    路恩铭笑笑:“瞧你说的,怎么是破枪了?我不好好保养的话能保留到今天吗?”</p>

    游东山坐到茶几前:“也是哦,下棋,下棋,”说着他摸起一个黑棋子:“将军!”</p>

    “东哥,你怎么下起我的棋子来了?你坐错位置了,换一下。”路恩铭道。</p>

    “就这样吧,换来换去的多麻烦。”游东山耍起了无赖。</p>

    路恩铭把棋盘调了个方向,将黑棋冲着自己:“绝对不可以,要遵守游戏规则,将军,该你了。”</p>

    “你啊,就是不吃亏,狡猾狡猾的,这局阿拉认输了。”</p>

    路恩铭重新摆棋:“东哥,几年不见,我发现你变化很大,胆子变小了,下棋的水平也大不如从前了。”</p>

    “那是阿拉让着你,过几天就我们回国了,总不能把你打得一败涂地,这多有损路总的面子啊。”</p>

    江淑华在一旁看两个大男人斗嘴,抿着嘴笑。</p>

    路恩铭点了一颗烟:“东哥,你不说我都忘了,回国前,喜欢什么礼物我买了送给你。”</p>

    游东山指指长条几上的长枪:“三八大盖,舍得吗?”</p>

    路恩铭笑了:“只要你东哥喜欢,我有什么不舍得呢,可机场不允许带枪出境。”</p>

    游东山眼皮一翻:“你想办法啊。”</p>

    二楼西侧的洗手间内,雷小山蹲在坐便器上,样子很是奇怪。</p>

    马上就要回国了,雷小山还有点水土不服,前几天吃西餐吃得他拉肚子,这几天好不容易混上可口的中餐了,却又得了便秘,小脸憋得通红就是屙不出人粪来,让雷小山痛苦不堪。</p>

    几番努力未果,雷小山扭头望着窗外,心里暗暗祈求老天爷帮帮忙。</p>

    窗外,夜朗星稀,明月当空。</p>

    都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圆有个屁用?再圆也不能解决便秘的问题。雷小山举得自己有点犯傻,美国的老天爷也听不懂他这个中国人的话,求他作甚,还是回国求中国的天地老爷,帮忙通通肠道,一泻为快。</p>

    借着月光,有四五个人影翻过围墙,悄悄靠近二楼的方向。</p>

    雷小山警觉的提上裤子,疾步来到游东山和路恩铭正在下棋的那间大客厅。</p>

    “游总,路总,有五个人翻墙进来了。”雷小山道。</p>

    “谁?干什么的?”游东山神色慌张的问道。</p>

    路恩铭拍拍游东山,示意他不要惊慌。</p>

    “小山,你看清楚了吗?”</p>

    雷小山肯定地:“看清楚了,是五个人。”</p>

    路恩铭从座位底下摸出几支手枪:“小山,会用枪吗?”</p>

    雷小山接过两支手枪,打开保险:“以前玩过。”</p>

    路恩铭转身吩咐游东山:“东哥,你和江总呆在房间里别动,我和小山出去看看,他妈的,我倒要瞧瞧什么人敢打路爷的主意?”</p>

    游东山一脸恐惧地:“小心自己,也别伤着别人啊。”</p>

    关上客厅的水晶灯,路恩铭和雷小山闪身出门,互相配合着轻步移向楼梯口。</p>

    客厅内一片漆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合的江淑华紧紧偎在游东山身边,双腿抖颤个不停。</p>

    游东山哆哆嗦嗦地:“阿拉有点害怕。”</p>

    “有路恩铭和小山呢,还有我在你身边,别怕。”江淑华把游东山搂在怀中,用温柔的语气抚慰惊恐的游东山。</p>

    好久没有这样亲密的拥抱游东山了,眼前这个男人不安的气息反倒使江淑华感到非常安全,她温顺的贴靠在游东山胸前,砰砰跳动的心音让江淑华感到脸颊发烫,心如蜜糖,幸福而又紧张。</p>

    在恐怖的包围中,油然而生的幸福感呵护着江淑华的怯懦,她镇静了许多。</p>

    幸福真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p>

    楼梯口下探出三个鬼魅般的人影,人影手持自动步枪,悄无声息地慢慢逼近二楼。</p>

    潜伏在楼道口一侧的路恩铭给雷小山做了一个准备攻击的手势。</p>

    “将军!”路恩铭喊了一声,然后把手中的几个象棋子抛向空中。</p>

    自动步枪吐着火舌射击空中的的棋子,出了膛的子弹像无头的苍蝇,射在墙壁上噼啪作响,火光中映出三张凶神恶煞的脸。</p>

    利用墙边的死角做掩护,瞅准空挡,不等路恩铭下达开火的命令,雷小山便扣动了扳机。</p>

    三声清脆的枪声响过后,楼梯口就听不到了人喘气的声音。</p>

    路恩铭立身想要察看楼梯口下的伤亡情况,只见二楼走廊东头的窗口飞进一个身影,扑向了路恩铭。</p>

    事发紧急,雷小山腾身对着路恩铭一记猛别腿,抬手朝那个身影就是两枪。</p>

    “噗通”两声,路恩铭和那个偷袭的身影五体投地相向朝拜,摔趴在地上。</p>

    楼道口的灯光亮起,楼梯口下方,躺卧着三具尸体,个个爆头而亡,血浆脑浆流淌了一地,死样惨人,甚是恶心。</p>

    住在一楼的几个保镖持枪冲上来,他们扶起地上的路恩铭:“路总,您没事吧?”</p>

    迎面摔得太正,8万美金镶的金牙没有好好保护身边不是同一物质类型的牙齿兄弟,路恩铭满嘴血沫,又被摔掉了一颗大门牙。</p>

    路恩铭撒风漏气地:“你们快到一楼二楼的各个角落搜查搜查,看看还有躲藏的人吗?”</p>

    二楼走廊东窗下,和路恩铭彼此朝拜的那个破窗飞人,趴在地上也挺了尸。把飞人的尸体翻了个,飞人左右胸口各中了一颗子弹,鲜血汩汩直冒,</p>

    雷小山很抠门,节约不浪费,五颗子弹就解决了楼道口的威胁,表现神勇。</p>

    二楼客厅里好像摔倒了什么东西,噼里啪啦叮当扑哧响作一团,只听“啊”的一声,声音雄腔粗调撕心裂肺,紧跟着又发出尖喉细嗓的呼叫声,然后是一声枪响就没了任何动静。</p>

    “不好,游总和华姐出事了。”雷小山撒丫子向客厅奔去。</p>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