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老鼠虫子和蛇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美国。海边。</p>

    一栋很漂亮的别墅。</p>

    别墅门前,郑永和安娜大包小包的从车里往别墅内搬行李。</p>

    打开窗户,海风裹卷着大海的气息迎面吹来。郑永放下手中的行李,站在窗前向外眺望,欣赏远方的海景。</p>

    安娜:“这是我们家人度假的地方,喜欢吗?”</p>

    “这地方真不错!”眼前迷人的海景风光让郑永的心情特别舒畅。</p>

    窗外约摸1公里处有一个废弃的码头,码头前边停泊着几艘白色的游艇,伴随着海水悠悠的上下起伏,安静的画面漂荡起一丝简约纯真的美感和生机,令人心旷神怡。</p>

    “安娜,你们家有游艇吗?”郑永手指游艇问道。</p>

    安娜:“喜欢开游艇吗?”</p>

    郑永“坐过,没有驾驶过。”</p>

    安娜掏出一串游艇的钥匙,眼神无限渴望地:“我们现在就出海远扬!”</p>

    驾船驭海,在大海里向心爱的人表白,岂不更浪漫?!</p>

    安娜感谢上帝让她结识了这个中国男人,她迷恋上了郑永,并不仅仅因为报答郑永的救命之恩,他的正直勇敢,他的风趣幽默,让安娜情不自禁的打开了心扉,她要把这个中国男人邀请到自己的心海,然后扬起心帆,任情感迎风缠绵,逐浪蹁跹。</p>

    换上一身沙滩装,安娜和郑永欢叫奔跑在软绵绵的海滩。</p>

    捧起脚下的海浪,安娜调皮的把海水泼到郑永身上,郑永童心大起,挽起安娜在海水中旋转打转。</p>

    海风拂面,金发吹散,海岸线上荡起安娜开心甜蜜的笑声。</p>

    岸边。</p>

    “我教你怎么开游艇?”安娜兴奋的牵着郑永的手走到一艘游艇近前。</p>

    打开游艇的舱门,游艇内部空间很宽敞,足足有可容下30多人的面积。</p>

    一进船舱,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鼻而来。</p>

    怪怪的味道中夹杂着一股腥气,这是什么味道呢?郑永摸着自己受伤的后脑勺,努力在嗅觉记忆里辨别这股特别的气味。</p>

    靠近船舱前部的一个座位上,有一小滩凝固发黑的东西引起了郑永的注意。</p>

    安娜也发现了这个情况,颇为纳闷地:“郑,这是什么?”</p>

    郑永屈身趴在那滩凝固发黑的东西的面前嗅了嗅,船舱奇怪的味道就是从这儿发出的。</p>

    是人血的血腥气!后脑勺上那个还没有痊愈的伤口提醒了郑永,他记得前几次换药时,从他绷带上发出的气味和这股怪味很相似,郑永断定眼前这滩凝固发黑的东西一定是人或者动物的血液,从目前状态上来看,这滩血液至少是几天前流淌在这个座位上的。</p>

    谁的血液?怎么会在安娜家的游艇上出现?什么时候出现的呢?</p>

    船舱里弥漫起一层诡异的气氛。</p>

    “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安娜神色紧张的望着郑永。</p>

    郑永拍拍安娜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陪我到周围看看?”</p>

    几道很深的车轮印沿着码头的沙滩伸向不远的一座山丘。</p>

    “安娜,山那边是什么?”郑永问道。</p>

    “一个废弃的山洞,我听爸爸说过,好像是二战时海军临时储存周转物质的旧仓库。”</p>

    郑永表情严肃地:“走,咱们过去瞅瞅。”</p>

    “等一下,我去船舱里取点东西。”郑永的表情让安娜心中升起一丝的不安,她返身从游艇里拎出一个工具箱。</p>

    顺着车轮滚过的痕迹,郑永和安娜来到山洞前。</p>

    车轮的痕迹沿着地面钻进了山洞里,两扇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堵住了洞口,一把大铁锁紧闭锁舌挂在右边铁门的锁环上,左边铁门的锁环明显被人撬过的,半个锁环露出崭新的毛茬,剩下的一半好像被车轮碾过,埋在沙土里,探出黑黑的边圈。</p>

    郑永脚下,零星叠罗着一些人留下的鞋印,印迹模糊散乱。</p>

    由于年久失修,郑永很费力的推开半扇生锈的铁门,一阵阵的阴风霉气从山洞里袭来,安娜顿时感到头皮发麻。</p>

    山洞里伸手不见五指,黑得瘆人。</p>

    安娜从工具箱里取出一个手电筒,打开,递给郑永。</p>

    强光射去,山洞两边是厚厚的的岩壁,中间是一条很宽敞的通路,路面很潮湿,积了一层泥浆,隐约可看到车轮印向洞里深处划去,不见终止。</p>

    安娜尾随在郑永身后,越走越深的山洞,让她越来越感到莫名的恐惧,安娜攥紧了手中的大扳手。</p>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贴着路面传过来,声音由远及近。</p>

    忽然,安娜脚下的泥浆溅起水花,好像有一种毛茸茸的东西从脚面上穿过,安娜大叫起来,郑永急忙将手电筒扫向脚下,原来是一群老鼠,不知道是谁惊扰了谁,老鼠们正四处逃散。</p>

    “啊——”郑永吓得直跺脚,生怕老鼠啃掉他的脚趾头。</p>

    我们的联合国勇士不怕枪不怕炮,从小就怕老鼠凑热闹。</p>

    郑永抓紧了安娜的手,老鼠们的不期而至把郑永吓得心里直哆嗦。</p>

    “你怕老鼠吗?”安娜紧紧偎在身边问道。</p>

    “你不怕吗?”郑永心有余悸的答道。</p>

    “我不怕,小时候还我养过老鼠呢,老鼠多可爱呀,没有老鼠就没有美国的迪士尼文化。”</p>

    这个勇敢的中国男人,在战场上敢舍身救安娜,在酒店里敢喝酒打架,眼下却被几只老鼠吓得手心里冒汗,真是有趣!想到这,安娜偷偷笑了起来,刚才胆怯的心情放松了许多。</p>

    担心可恶的老鼠再次出现,郑永举着手电筒照射着地面,小心翼翼的继续前行。</p>

    手电筒的余光擦过一面岩壁,陡然冒出两个人影,安娜一惊,大声喝问道:“谁?谁在哪儿?”</p>

    郑永护在安娜面前,手电筒顺着安娜手指的地方照去。</p>

    岩壁上猛地出现一个红色的大骷髅头,正张牙舞爪的扑向郑永和安娜。</p>

    郑永急忙伸手搂住安娜,不禁往后撤了几步。</p>

    灯光又回到岩壁,岩壁上不知是谁凿了一个大骷髅头,并用红漆勾描了一遍;大骷髅头下面雕着两个二战时期美军模样的人像,手中好像握着汤姆逊冲锋枪,嘴上叼着香烟,吞云吐雾的聊着什么;旁边刻着一行英文,翻译成中文的大体意思是:打到柏林去,活捉希特勒这个狗娘养的!</p>

    鬼不吓人,人吓人。</p>

    约莫前进了500多米,郑永和安娜找到了可以照亮整个山洞的光源。</p>

    四辆九层新的大巴旅游车一辆接一辆停靠在山洞内,大巴车车门敞开,车钥匙插在启动锁上还没有拔下来。</p>

    郑永打开所有的车灯,整个山洞一片明亮。</p>

    把四辆大巴车前后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很特别的物品。</p>

    “郑,你看,这儿有一滩血。”安娜在一辆大巴车的座位下上发现了类似游艇上的血迹。</p>

    或许因为洞内潮湿的原委,血液还没有完全凝固,猩红的血液不规则的流淌在车厢上,呈现出一个颇像问号的形状。</p>

    “安娜,都是什么人住这附近?”</p>

    “我不清楚,我没有打听别人隐私的习惯!”</p>

    “到这个地方度假的人多吗?”</p>

    “在我印象中,大概只有这几栋别墅的家人偶尔在周末和假期短时间住上几天,平时几乎没有人到这儿,因为这儿很偏僻,很少有人经过。”</p>

    “奇怪?会是谁把车停在这个山洞呢?”郑永满脸的疑云。</p>

    “郑,我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感觉,看来我们必须打电话报警了。”安娜更是困惑不解,她觉得这件蹊跷的事还是交给警察处理比较明智。</p>

    山洞的一个角落,一条不知名的长蛇,悄悄缠绕过锥形的残壁,呲牙咧嘴地向一只老鼠袭去。</p>

    浑然不知的老鼠在车灯照耀下目瞪口呆……</p>

    中国。云南。山区。</p>

    凌晨两点左右。</p>

    赤耳的轰鸣声、爆炸声、射击声、震动声掺杂着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响起。</p>

    “地震了——”</p>

    从酣睡中惊醒的鸡蛋们吓蒙了,杜比环绕的立体音响效果做的太过逼真,以至让她们误以为自己躺在地震或者核爆的中心,个个三魂离体,六魄出窍。</p>

    寝室里猛然亮起赤眼的灯光,只见地上,床上、被褥里四处爬满了蟑螂、老鼠、毒蛇、黄鼠狼。一条硕大的眼镜蛇盘在曾念昔的床头,吐着芯子直视着眼前这个秀色可餐的鸡蛋,曾念昔大脑瞬间石化了,本能的反应在这个紧急关头发挥了作用,她不顾一切的抓住眼镜蛇,和这个可怕的家伙撕咬在一起。疯四娘再也没有了那股疯劲,裹着被褥从上铺滚到地下,被褥上老鼠窜来窜去,一只勇气可嘉的老鼠钻进疯四娘的头发里,紧紧咬住发梢不放,半个身子拖着长长的尾巴挂在疯四娘的脸上,疯四娘吓得四爪乱舞满地打滚哭爹喊娘。旁边几个鸡蛋好像被吓得昏死了过去,任由老鼠蟑螂在曾经性感迷人的三围上爬来爬去,其中一个鸡蛋口吐白沫,完全不省人事。睡在门口下铺的裘冉冉手里拿着一个脸盘,轰苍蝇似的把一群老鼠打的四处乱窜,一只大老鼠被追急了,回头一口咬住裘冉冉的脚趾头,裘冉冉疼得大叫一声,急忙三百六十度快速旋体配合一百八十度高抬腿做了一个上踢动作,老鼠顺着惯性被摔向屋顶,雪白的墙面溅起一滩鼠血。</p>

    平常胆小如鼠冉后酱子此时完全像换了一个人,打的老鼠们落荒而逃。</p>

    这时,鸭蛋们的寝室也是乱成了一锅粥,按理说,男人总要比女人胆大些,可鸭蛋们目前的处境更是不妙,不知道是线路问题还是谁故意捣鬼,鸭蛋寝室里的灯光跟得了癫痫似的忽明忽灭,搞得鸭蛋们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更是惊慌失措。一条小花蛇钻进了毛小毛屁股后面,露着尾巴翻挂在毛小毛的内裤外边,在明灭的灯光下,毛小毛就像一只火烧屁股的野猴子,吱哇怪叫,满屋乱跑。武强手里攥着一个扫把,瞎猫盲眼的拍打着这些深夜来袭的不速之物,扫把好像打到了一只黄鼠狼,吱吱直叫的黄鼠狼奋力反击,悍然放出了装备在身体的致命武器——臭屁!寝室里弥漫起一股恶臭味,熏得鸭蛋们恶心的想把肠子吐出来。</p>

    “哎哟,四愣,你他娘打到我的鼻子了。”</p>

    “毛小毛,赶快去开门。”</p>

    “我的仙人板板呀,门在哪儿啊?”被吓傻的毛小毛已经分辨不出东西南北,只会满地绕圈打转,和老鼠们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互相追赶逃窜,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老鼠们虽然不是猫,但毛小毛绝对是一只标准的鼠类。</p>

    “谁他娘的把门锁上了?”三棱手持着一个小手电筒,用力的踹着铁门。</p>

    三棱手里手电筒的光线让毛小毛稍微回过点神来,他慌忙向三棱求援:“班长,快看看我屁股上是个什么东西?”</p>

    三棱捏住小花蛇的七寸,用手电筒照了照:“毒货,你这次是碰到了比你还毒的毒物,这是一条五步蛇。”</p>

    “什么?五步蛇?完了,完了…”毛小毛两眼一翻,昏死过去。</p>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