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心动还要行动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纽约。西田企业驻美国的办公大楼。</p>

    灯光幽暗,房间里四处弥漫着死亡的气息。</p>

    榻榻米上跪着松本和另外两个从路恩铭屁股底下逃出来的胆小鬼。</p>

    大颗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松本面色惨白,双手哆嗦不停,左手被菜刀剁掉的无名指处,渗出的血液染红了缠着的医用纱布。</p>

    一身和服打扮的西田雄志穿着木屐在茶几旁踱来踱去,面目狰狞。</p>

    西田雄志怒喝一声“八嘎!”,抬手抽掌对着跪在地上的同类劈头盖脸就是“啪啪”两巴掌,小鬼子胆战心惊,哀声直叫“嗨!”</p>

    “八嘎!” “啪啪” “嗨!”</p>

    “八嘎!” “啪啪” “嗨!”</p>

    “八嘎!” “啪啪” “嗨!”</p>

    咒骂声、掴掌声、哀叫声此起彼伏的混合在一起,颇像擂起了大和民族的传统锣鼓——节奏枯燥,旋律无聊。</p>

    西田目露凶光:“大日本国的威仪统统被你们丢尽了,你们不配做大和民族的子孙,行动右翼绝不允许你们这些混账存在!你们已经没有资格再踏上大日本国的土地,你们就留在美国向天皇谢罪吧!请放心,我会照顾好你们的家属。”</p>

    西田雄志一挥手,几个在他身边待命的属下围过来,一边一个架起跪在地上的两个同类,拖向门外。</p>

    门外传来几声凄惨的叫声,很快,夜幕又恢复了平静。</p>

    不多久,有人进来趴在西田耳边低语着什么。</p>

    “处理好尸体,明天按照原计划进行,观光回来后向美国警方报案,在亚细亚餐厅聚会后,我们丢失了两个同伴,让警方怀疑路恩铭吧!哈哈!”</p>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p>

    跪在地上的松本好像被吓破了胆,连声向西田雄志哀求:“西田叔叔,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吧…”</p>

    西田雄志:“松本君,不愧是我们大和民族的优秀子孙,你起来吧,回房间准备一下,明天同我们一起去旅游观光。”</p>

    “谢谢西田叔叔绕我不死,谢谢西田叔叔绕我不死…”</p>

    松本头倒蒜似的感谢西田雄志的不杀之恩。</p>

    茶几左前腿内侧一个类似昆虫的东西,黑黑的趴在那儿一动不动。</p>

    一间中式茶楼的雅间。</p>

    游东山,路恩铭,江淑华,雷小山正围在一个麻将桌上搓麻将。</p>

    “一饼。”</p>

    雷小山打出了一张牌。</p>

    “碰!”路恩铭伸手捡起桌面上的一饼,和自己的两张一饼放到一起。</p>

    路恩铭镶了颗金牙,填补了让小日本打掉的空缺。</p>

    “老路啊,你怎么镶了颗金牙?搞得像个暴发户似的?”对面的游东山道。</p>

    路恩铭摸起一张牌:“人家不是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嘛,这一辈子难免会有个七灾八难,我这颗金牙值8万多美金呢,关键时刻能救命啊。”</p>

    路恩铭呲牙咧嘴,不知是在炫耀他这颗值钱的金牙,还是在显摆他的江湖经验。</p>

    “那你以后说话要可小心啦,本来人家对你这个白头翁不感兴趣,结果你一张嘴露出8万美金的钞票,那不更危险呀?”</p>

    游东山故意用貌似关心的话语来挪揄路恩铭。</p>

    “也对哦,不行明天我拔下来,再在上面涂上一层烤瓷重新镶上?咳,我闲的没事跟自己的牙齿瞎折腾什么,打牌,打牌,净拿我穷开心。”</p>

    大伙笑起来。</p>

    走进一个人来,在路恩铭耳边小声说了点什么,路恩铭点点头,回应了几句。</p>

    听两个人说话的发音很像日语,这个路老哥刚刚被小日本打掉了一颗门牙,怎么又和日本人鬼混到了一起?难道不长记性吗?雷小山百思不得其解。</p>

    讲日语的人说了几句后退去,路恩铭若无其事的继续摸牌,思量自己目前的牌局。</p>

    “游总,出口到中国大陆的牛肉已经装上船,正运往你指定的码头。”路恩铭道。</p>

    “老路,阿拉好不容易跑到美国和你打打牌,别总是进口出口的生意不离口的好不好?”游东山顿了一下,好像想起点什么,“江总啊,牛肉款打给老路了吗?”</p>

    江淑华码了一下牌:“昨天已经按照合同规定汇到路总的账户上去了。”</p>

    “以后给路总汇款不要这么积极,机会合适的时候,要向路总学学怎么耍无赖,晓得哇,一船牛肉够我们泰来集团过节发好多福利的。”游东山风趣的说道。</p>

    “你也不怕这一船的生牛肉撑爆了你的胃。绿发——”路恩铭边说边打出一张绿发。</p>

    “发财喽——”游东山推倒面前的麻将牌:“一条龙带绿发,胡了——”</p>

    “几年不见,游总的牌技大有长进啊。”路恩铭道。</p>

    “哈哈,阿拉手气好,好运挡不住啦。给钱给钱!”游东山说着递给路恩铭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路恩铭扣扣自己的大金牙,得意的打了一响指。</p>

    “再来,再来,今天一定要赢游总一把。”</p>

    桌面上响起“哗哗”的洗牌声。</p>

    这几天郑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直呆在宾馆,安娜像个监护人,一日三餐叫外卖,晚上陪到十二点;安娜还给郑永下达了任务,活动范围仅限这家的宾馆的健身厅和房间,不把伤养好哪儿也别想去。郑永无奈,只好给国内的谢总编打电话请假疗伤,谢总编说:“请什么假?不准假!你小郑现在是英雄,为咱报社和国家挣个光,我们这些当领导的为能有你这样的属下而感到自豪;战场上受伤享受单位的工伤待遇,费用报社全部报销,薪水奖金一分不少,好好呆在宾馆养伤,回来我们给你庆功。”谢总编的回话逗得郑永哭笑不得,郑永心想,老谢啊,你要知道我酒后打架受伤的那档子事你就不一定给我这个待遇啦。</p>

    头几天陈嘉和下来班后还过来陪郑永聊聊天,这两天不往这儿跑了,郑永闲的难受,打电话约陈嘉和过来吹吹牛皮,陈嘉和回话道:“有安娜天天陪着你,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p>

    郑永感觉自己被囚禁起来,而这种囚禁和痛苦无关,有美女相伴的日子,似乎让人忘记了窗外的莺飞草长,反倒愿意呆在樊笼里乐不思乡,心里还慢慢滋生出一些胡思乱想,郑永觉得自己有点犯贱,怪不得英雄难过美人关。</p>

    礼拜天一大早,安娜就敲开了郑永的房门。</p>

    一进门安娜就催着郑永洗漱换衣服,说有新任务需要和她出去共同执行。</p>

    前几天把他圈在宾馆里不准出去,今天说出去执行任务,郑永不知道这美国丫头又要搞什么新名堂。</p>

    这几天经过安娜的精心照顾,郑永的肩伤基本痊愈,头上的大疙瘩也消得差不多了,只是头上还缠着绷带,医生说再换一次药就可以取下绷带了,安娜担心伤口发炎,坚决不让郑永扯掉这条让他讨厌的绷带。碰上一个较劲的美国丫头,郑永也没有什么好招数,只好在疼爱关心他的安娜面前举手投降,任由摆布。</p>

    郑永懒洋洋的换上自己的记者装:“小甜甜,今天有什么安排,请指示。”</p>

    通过这几天相守相交相知,郑永和安娜的关系已经熟到可以以昵称相称了。</p>

    安娜帮郑永收拾东西:“我申请了休假,今天我先带你参观自由女神像和附近的一些景点,下午三点我们离开纽约,我在海边的假日酒店订了2间客房,休息一晚后,我们到一个更美丽的地方出海远行。”</p>

    东奔西走的战地记者职业生涯,把郑永锻炼成了一个闲不住的人,这几天为了养伤窝在宾馆的房间,除了吃就是睡,简直就是围栏里的小猪仔,憋闷的心烦。一听外出活动,郑永很是兴奋。</p>

    “可我这个样子能出门吗?”郑永指指头上缠着的绷带。</p>

    安娜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棒球帽,戴在郑永头上:“这样问题不就解决了,看看,太酷了!”</p>

    黑色棒球帽上的大红卫星煞是夺目。</p>

    戴上棒球帽的郑永在安娜眼中更添几份帅气,美国丫头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也抓紧实施着她的度假计划——心动还要行动!</p>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