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让戚金刚这娃儿在梦中叫醒了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陈嘉和模糊的身影扑向了小日本。</p>

    “郑永,你他娘的小心背后的鬼子。”</p>

    郑永觉得自己在做梦,梦中总是反复出现这句话和陈嘉和的身影,然后自己忽然变成了一片树叶,从摆满酒杯的桌子上飘到了一张蓝色的床上,床边的一个架子上挂着一个瓶子,郑永努力想看清楚瓶子里装的什么,头晕眼花就是看不清,大概是谁把一瓶茅台酒落架子上了吧;接着一缕金色的毛发紧紧依偎在他身边,好像有一股很好闻的香味从金色毛发里散发出来,让郑永好想亲亲这香味的发源地;紧跟着飘来了一片白色的树叶,牵着他随风飘扬,飘到了一张洁白的床上,白色树叶温柔地摩挲着郑永,让郑永身不由己的想抱紧这片白色的树叶…猛地闪现一个黑脸大汉,好像是戚金刚,冲他大声吼道:“郑永,吹紧急集合号了,你他娘的还睡?!”</p>

    郑永睁开眼睛,醒了,让戚金刚这娃儿在梦中叫醒了。</p>

    我这是在哪儿呢?背包、数码相机、笔记本电脑,随身携带的东西让郑永找到了自己的详细位置坐标——宾馆的房间,这几天他就住这儿。</p>

    郑永翻身下床,顿时感到浑身酸楚,还有点儿头晕,被跳弹所伤的肩膀也因为昨晚运动量过大,嚯嚯作痛。</p>

    洗漱完毕后,拿毛巾擦脸的时候,郑永抬头瞅了一眼梳妆镜中的自己,镜子里一个身穿睡衣,头上缠着绷带的人看着自己,郑永吓了一跳,他以为大白天遇到鬼了呢,郑永拍了拍自己的脸,镜子中人也拍了拍脸,郑永笑了,镜中人其实就是自己,自己是在吓自己呢。</p>

    可是谁给他脱的衣服?换的睡衣?好好的给他脑袋缠个绷带做什么?</p>

    郑永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手掌里明显感到一个很大的疙瘩。</p>

    昨晚以前自己的脑袋还是平时的椭圆形,怎么一夜之间凸起一个大疙瘩呢?</p>

    我昨晚干什么了呢?先是和陈嘉和他们一块喝酒,喝得不少;然后在二楼洗手间门口和一群小日本干架,打的正起兴时,不知哪个混蛋拉下了电闸,眼前一黑,剩下的事儿就记不清楚了。</p>

    郑永绞尽脑汁回忆昨晚的情形。</p>

    打开衣橱门,换上自己平时常穿的记者装,掏出手机,郑永拨打陈嘉和的手机号,他想尽快搞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p>

    手机语音提示对方为关机状态,郑永一看时间,刚好是纽约时间早上七点十分,陈嘉和一定还没起床呢。</p>

    一时无法弄清原委,让郑永甚是郁闷。</p>

    郑永坐在床沿边发呆。</p>

    “叮咚…”门铃声响起。</p>

    这么早能会是谁?郑永心里嘀咕着打开了房门。</p>

    黄面黑边的运动鞋,黑色牛仔裤,黄色T恤,黑色的棒球帽,帽子上是印着一颗大黄五角星很是显眼,来人低着头,帽檐遮住了大半个脸。</p>

    “请问你找谁?”郑永问道。</p>

    来人抬起了脸,冲着郑永甜甜的一笑:“嗨——”</p>

    原来是小甜甜布兰妮——安娜。</p>

    一见面,安娜便给郑永来了一个拥抱,一回生,两会熟,三回不用问师傅,郑永没有了以前的拘谨,很自然的抱了抱安娜。</p>

    金发里散发出一股郑永在梦里闻到的那种好闻的香味。</p>

    “好些了吗?”火辣辣的目光从郑永头上的绷带转移到郑永的眼睛里就原地踏步走了。</p>

    郑永有些慌乱,他极力的想将自己的视线挪开,但懵懵的不知道向左转还是向右转。</p>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郑永问道。</p>

    “晚宴美酒。”安娜回答的很脆落</p>

    “之后呢?”</p>

    “打架殴斗。”</p>

    “之后呢?我头上的绷带是怎么回事?”</p>

    “你想知道吗?”安娜挽起郑永的手,俏皮的望着他。</p>

    “快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郑永现在的心情就像一个馋嘴的大哥哥,急着想从这个金发小妹妹口袋里要几块糖解解馋。</p>

    安娜微笑着牵拉着郑永的手,把郑永让到客厅的大沙发坐下,从头到尾的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路恩铭逼人下跪迫人自残的那个情节,因为当时安娜陪护郑永在医院里包扎输液,她并没有目睹这精彩血腥的一幕,是事后陈嘉和中校到医院探望郑永时说给她听的,她也把听到的这些学给了郑永。</p>

    郑永听了安娜讲的这一切后不仅连连自叹,喝酒前还是个勇士,喝酒后就成了昨晚唯一被击倒的烈士,偏偏偷袭他的还是小日本,弄得好好的脑袋给小日本打了一个大疙瘩,丢人丢到大西洋里去了。</p>

    “我要有你那喝酒的本领,昨晚被打昏的就是那些日本人了。”郑永想了一圈,认为自己不胜酒力才使自己落此下场的原因——唯一的原因。</p>

    “《圣经》箴言书中说‘酒能使人亵慢,浓酒使人喧嚷,凡因酒错误的,就无智慧。酒发红,在杯中闪烁,你不可观看,虽然下咽舒畅,终久是咬你如蛇,刺你如毒蛇。’引起你冲动莽撞的并不是因为酒量的大小,而是这儿——”</p>

    安娜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智慧!有智慧的人怎么会酗酒呢?你认为呢?”</p>

    “嗯,《圣经》说的非常有道理,都是因为喝酒让我不冷静失去了理智,这杯中之物害人不浅,看来我需要与这条毒蛇分道扬镳了。”</p>

    想起昨晚酒后失态的表现,郑永觉得自己现在行事越来越像当年的老战友戚金刚——四肢发达,大脑简单。</p>

    “感谢上帝,我为你能做出这样的选择而高兴。”</p>

    安娜紧紧攥着郑永的手,开心的像个孩子。</p>

    “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昨晚我一滴酒都没喝。”</p>

    “不是吧?我明明看到你喝了一瓶葡萄酒和一瓶茅台酒啊?”</p>

    安娜做了一个鬼脸:“那瓶葡萄酒其实是葡萄汁,你们的酒其实是我和陈中校表演的一个节目。”</p>

    郑永不解:“什么节目?”</p>

    安娜偎到郑永耳边小声地:“酒瓶里全是陈中校偷偷兑的矿泉水。”</p>

    郑永恍然大悟:“你们俩啊——太有才了!”</p>

    要不是安娜和陈嘉和出此充满智慧的招数,挡住了觥筹交错轮番轰炸的敬酒,郑永不知道昨晚自己会喝成什么样子,一个烂醉如泥的勇士在小日本的拳脚下,还不成了任人欺辱的肉包子?</p>

    郑永发现自己开始有点喜欢上了这个甜甜的美国丫头。</p>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