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阿拉高兴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手机铃声响起,人群中一个中年男性黑人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接听。</p>

    路恩铭身后的保安一指黑人:“关掉手机!所有人关掉手机!保持安静!”</p>

    中年黑人耸耸肩,关上手机。</p>

    这个时候,路大法官需要一个肃静的审判现场。</p>

    日本人身后的一个单间里走出一位年纪约有47、8岁的老日本,老日本不怒自威,旁边的同类看到后纷纷让出一条道。</p>

    老日本稳步走到路恩铭跟前,点头鞠躬,双手呈上一张名片</p>

    “我是西田株式会社的社长西田雄志,请多多关照。”</p>

    老日本的中国话说的很流利。</p>

    路恩铭接过名片看都没有看一眼便把名片折成两半,刮擦着手臂上发痒的皮肤。</p>

    “虽说我给你们前世有冤,但今世无仇啊,你在你小日本国呆的好好的,怎么想起到我这个餐厅来闹场子了?”</p>

    “奥,是山口组的小岛游子女士介绍我来贵店就餐的,我没有管理好属下,给您带来了麻烦,请多多谅解。”老日本致歉道。</p>

    “小岛游子也真会给我介绍生意,弄来你们这帮畜生惹是生非,你说吧,这事怎么办?”</p>

    “为表示诚意,我愿赔偿阁下的所有损失并支付伤者的医药费。”</p>

    “我这个店光装修就花了300万美金,让你们砸成了这样,老子还怎么营业呢?”</p>

    老日本一挥手,一个跟班马弁走过来,老日本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片,在马弁耳边嘀咕了几声。</p>

    “我马上为您支付300万美金的赔偿,请路先生安排一个下属办理网上转账事宜。”</p>

    路恩铭给大堂经理小袁一个眼神,小袁会意,带着老日本的马弁向楼下收银处走去。</p>

    老日本又一挥手,一个小日本拎着一个黑包,打开放到路恩铭面前。</p>

    “这是10万美元的现金,请路先生代我支付伤者的医药费。”</p>

    路恩铭抓起一叠钞票捻了捻,哈哈大笑。</p>

    “西田先生财大气粗呀,看在小岛游子女士的面子和西田先生如此的诚意上,这事我就不追究了,晚餐的费用也免了吧,算我请客了。”</p>

    见钱眼开,见利忘义,早知道你路恩铭是这样没有节气的汉奸小人,当初我就不该保护你,让小鬼子打死你这个王八蛋才对。路恩铭的表现让雷小山心中很是气愤。</p>

    “路先生,希望你能满意,我们可以离开了吗?”老鬼子说道。</p>

    “慢着,西田先生,用钱能解决的事情是解决完了,但有些不是光靠拿钱就能摆平的事还没办呢。”</p>

    路恩铭一招手,二楼大屏幕上播放出通过监控探头记录下的打斗场面。</p>

    大屏幕里,那个辱骂路恩铭是支那猪的日本人和两个同伙正对着路恩铭挥拳暴打,一旁的雷小山冲上来,挡住了他们的拳脚…</p>

    画面定格。</p>

    路恩铭身后一位高个保安持枪瞪目,手指人群里的三个打路恩铭的小日本。</p>

    “你,你,你——出来!”</p>

    三个打路恩铭的小日本唯唯诺诺的缩身站在路恩铭面前。</p>

    “你们如果想活着从我这个餐厅里出去的话,两个选择,一是爬着从我的椅子底下钻过去,二是用那把菜刀剁掉自己的一根手指头。”</p>

    路恩铭把椅子向前挪动了几步,岔开双腿,两只手搭在膝盖上,坐的四平八稳。</p>

    小日本看看木菜墩上的菜刀,神色惊恐。</p>

    旁边的西田雄志向前一步,又是低头鞠躬:“路先生,如果您觉得钱少的话,我愿意再拿300万美金,请您放过他们,不要让他们断指。”</p>

    “西田先生,既然你清楚你们日本道上的规矩,就他娘的少给我费口舌,这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这是我路恩铭的脸面,是尊严!”路恩铭满脸的凶相让人不寒而栗。</p>

    断指的意思就是当一个日本黑道人物因背叛上司而请求原谅,或者是需要別人饶恕他的过错时,他必须切断自己一根手指作为表示。在犯第一次时,先切断小指,以后如果再犯,就切断其他手指。在很多日本赌场內,有些人因欠赌债而无法偿还时,必须切断小指,这个处罚很残酷,从此以后,他就无法握紧刀剑了,成了废人。</p>

    西田雄志不再言语,转过身看着那三个同类。</p>

    “我只给你们一分钟考虑的时间,钻?还是剁?你们看着办,一分钟之后老子就容不得你们选择了,一人给我留下一只手,就当给老子赔礼道歉了。雷小山,帮我看着墙上的钟表,读秒倒计时!”</p>

    “您擎好吧!我这就给您倒计时…59秒…58秒…57秒…”</p>

    刚才还气愤不已的雷小山,现在却对路恩铭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个路老哥太有创造力了,居然把发射火箭的倒计时移植到砍鬼手剁鬼肉上面来了。</p>

    两个小日本撑不住了,跪在地上狗爬似的钻过路恩铭屁股下的椅子。</p>

    “奥,奥…”人群里发出一吐恶气的欢呼声。</p>

    辱骂路恩铭的那个小日本看同类为确保肢体健全,忍气吞声的钻过了路恩铭的椅子,也想同流合污过了这一关。他半弓着身子慢慢向路恩铭走去,路过西田雄志身边时,西田雄志瞪着他闷声喝道:“松本君——”</p>

    叫松本的小日本和西田雄志对视了一眼,停住脚步,然后颤动着双腿折身转向插着菜刀的木菜墩前。</p>

    松本战战兢兢的举起菜刀,对着自己一只手的无名小指落了下来。</p>

    人群中有些胆小的人捂住了眼睛,不敢看这充满血腥的场面。</p>

    高木菜墩,横躺的菜刀,路恩铭的门牙和松本的无名断指在一滩鲜血中默默无语。</p>

    小日本亏了钱舍了肉丢了脸,悻悻离去。</p>

    楼上楼下,大厅里一片欢腾。</p>

    路恩铭现在的心情舒服多了:“今天全体员工三薪,辛苦大家先把二楼收拾收拾,等会大家到一楼聚餐,厨房准备20桌四凉八热甲鱼汤,老子要喝点王八汤补补。”</p>

    路恩铭来到陈嘉和面前,握手致谢。</p>

    “谢谢诸位伸手相助,打扰了今天你们的晚宴,实在不好意思,晚宴的费用我分文不取,就当给各位赔礼道歉了。”</p>

    陈嘉和恢复了往日的斯文:“路老板不必客气,大家都是中国人理当互相帮助。”</p>

    “不仅今晚的费用不收,以后诸位能赏光到我的这个小店吃饭喝酒,费用全记在我头上,大家要认准记住这几位朋友,谁敢收他们一分钱,我就砸了谁的饭碗。”</p>

    “路总您放心吧,我们懂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大堂经理小袁高声应道。</p>

    尼古拉大校一听陈嘉和的翻译,乐不可支。</p>

    “那我以后就可以天天搂着茅台酒睡觉了。”</p>

    “您放心,饭菜管够,茅台酒随便喝!”路恩铭道。</p>

    路恩铭拿出一叠钞票:“不知道你那位受伤的朋友怎么样了?这是5万美金,请转交给你那位的朋友,谢谢他为我受过。”</p>

    “刚才我电话问过了,医生说他只是有点轻微的脑震荡,休息一两天就没事了,谢谢路老板,你的心意我替我的朋友领了,晚饭就当你请了,但这钱说什么也不能要。”陈嘉和推搡着,说什么也不肯要这笔钱。</p>

    “朋友,今晚你也看到我老路为人处世的手段了,这钱是小日本给的,你必须收下,给那位朋友买点营养品补补身体,你要不收的话,你们谁也别想走,我这儿吃住还算方便,请你们吃上个一年半载,我还是请得起的。”</p>

    看这情形是遇上一个倔老头了,不收还不行。</p>

    “那好吧,谢谢路老板的美意,我先替我朋友收起来,让他自己来处理吧!”</p>

    陈嘉和接过钱,交给小许,放进了黑色公文包里。</p>

    本来路恩铭重新安排了酒宴,好好答谢这群勇敢仗义的陌生朋友,但陈嘉和谢绝了路恩铭的好意,一是心里牵挂着郑永的伤情,二是担心谁一不小心喝大了暴露了身份,影响了联合国武官的形象。</p>

    陈嘉和带着一帮同事,匆匆撤离了刚刚战斗过的地方——亚细亚餐厅。</p>

    二楼餐厅。</p>

    工作人员在清理打架后遗留下的残局。</p>

    雷小山跟在路恩铭身边:“路总,我算服了你了,这事你办的——英明!”</p>

    路恩铭:“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不要总学你们游总,只知道躲,躲到什么时候算完,躲了初一躲不了十五。”</p>

    雷小山:“我们游总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只是他担心给你惹麻烦不是?”这时候雷小山得给打架不行的游东山挽回点面子。</p>

    路恩铭:“你这小子,说你老板两句你就不爱听了。”</p>

    雷小山讪笑:“不是,我们老板行事谨慎,小心驶得万年船嘛。”</p>

    路恩铭上下打量着雷小山,关切地:“谢谢你为我挨了几拳,身上的伤怎么样?”</p>

    雷小山:“不碍事,咱是先学会挨揍再去揍人。”</p>

    路恩铭怕怕雷小山的肩膀:“好兄弟,走!喝酒去!”</p>

    一楼大厅东侧。</p>

    游东山拿起酒桌上汾酒,倒进自己的玻璃杯里,举杯喝了两口,品品,又喝了几口,然后砸吧砸吧嘴,把剩下的也“吱溜”一声下了肚。</p>

    江淑华夺过游东山手里的汾酒瓶,责怨地:“东山,你血压高,怎么喝起这种高度白酒,不要命了。”</p>

    “咦——阿拉怎么喝起白酒来了?还别说,这酒蛮好喝的。”</p>

    游东山又端起刚才雷小山的半杯剩酒,美滋滋的泯了起来。</p>

    江淑华还想制止,游东山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他要好好享受这种非常特别的心情。</p>

    “阿拉高兴啊。”</p>

    “刚才都差点出了人命,吓死我了,有什么可高兴的?”江淑华小声嘀咕道。</p>

    “你不懂,就是高兴啊。”</p>

    游东山眯着眼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p>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