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等会看喝酒的表现吧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江淑华拉开办公室的窗帘:“游总,这就是我们在纽约的新办事处,看看怎么样?”</p>

    游东山环视了一圈:“蛮不错嘛,办公环境很宽敞,阿拉老喜欢。”</p>

    虽然是地地道道的南方人,游东山但却长着一副北方人的骨架,身材高高大大的,说起话来声音温温软软的,由于平时保养的仔细,快奔50岁的人看起来只有40左右的样子。</p>

    “这么好的地段,租金一定不便宜吧?”</p>

    “由于受金融风暴的影响,美国的房价有的比我们北京上海的房价都便宜,咱们这个新办事处是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买下来的,每个月偿还的费用比以前老办事处的租金都便宜,游总,这件事我没有和你商量,你不会埋怨我吧?”</p>

    游东山:“把租赁变成了置产投资,脑袋很灵光嘛,班主任做的蛮好。”</p>

    江淑华莞尔一笑:“谢谢游总的夸奖。”</p>

    “小阿山,你应该好好向班主任学学这些投资理念。”游东山招呼正在东瞅西看的雷小山。</p>

    大概江淑华的气质特像老师,游东山便给江淑华起了一个‘班主任’的雅号。</p>

    “游总,您就高抬贵手吧,让我开个杂货店还成,跟华姐学投资,我这智商</p>

    还是免了吧。”</p>

    雷小山22、3岁的样子,他是游总的随身助理,平时为游东山开开车跑跑腿,偶尔捎带提个包包倒到水之类的杂活,自称泰来第一大内杂管。</p>

    雷小山看到墙上的一副装饰画挂的有点歪了,取下来,好奇的探头看了看装饰画背面的材质,重新挂上,退后上下左右端量,找水平,将画摆正。</p>

    “你这个小阿山,跟着阿拉这几年,熏也把你熏成副总了,怎么一点上进心都没有?”</p>

    雷小山憨笑:“嘿嘿,就我这脑子,您把我卖了我还屁颠屁颠的给你数钱呢,学投资?您就饶了我吧!”</p>

    游东山又气又笑:“孺子不可教,朽木不可雕。”</p>

    江淑华在一旁挽嘴笑。</p>

    江淑华从包里取出一个很精致的眼镜。</p>

    “游总,这是你要的眼镜,专门在德国给你定制的,你戴戴看合适吗?”</p>

    游东山打小功课学的不怎么样,研读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却很用功,把一双好好的眼睛弄成了近视,让只有初中文化的他被逼无奈的戴上一双眼镜,把自己伪装成了知识分子,再加上一口喔喔佳佳奶糖般的上海男人腔调,你还别说,还真像那么回事儿。</p>

    取下自己的黑框镜,游东山换上新配的眼镜。</p>

    “这是这副眼镜的使用说明书,你要求的一些特殊功能的使用,说明书里都有,为了方便你能看懂,我给你翻译了一份中文的。”</p>

    张淑华把说明书交给了游东山。</p>

    “小阿山,阿拉新配的眼镜怎么样?穿上白大褂,和班主任站在一起,是不是很像来自文教卫生战线上的杰出人才代表,一个是刀哥,一个是T姐?”</p>

    怎么做生意游东山无需别人指教,天生的经商才能,让他看一眼就会,一点就能立马举一反三;游东山也很自信自己的语言学习能力,什么上海话,山西话,海南话,凡是在中国地面上有他企业的地方,他能很快学会当地的语言,但从最近在美期间跟江淑华学习说外语的实际收效来看,游东山的信心受到了一点小挫折,忽然觉的自己的大舌头卷不过来也伸不直了,把医生doctor的英语发音说成刀哥,把教师teacher的英语发音读成T姐。</p>

    新配的眼镜也是无框镜,款型和江淑华的眼镜很相似,有点儿撞衫。</p>

    “嗯,我瞅瞅。”雷小山仔细端详游东山。</p>

    “华姐,你挽一下游总的胳膊。”</p>

    江淑华不知雷小山何意,很配合的挽起游东山的胳膊。</p>

    “You are not a doctor, not the teacher, is a pair of lovers。 ” </p>

    游东山不懂雷小山说的什么,但听起来小阿山的英语比自己说的地道些,看来雷小山跟江淑华学投资不咋样,学说外语还有点小天赋。</p>

    江淑华双腮绯红:“小山,你——”</p>

    雷小山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我到里面看看,你们继续。”</p>

    游东山一脸纳闷:“他刚才说什么?”</p>

    “如果你爱他,就把她送到纽约去,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她,也把她送到纽约去,因为那里是地狱。”</p>

    就像诗人拉·吉卜林诗中所说的那样,‘城市得意杨杨,这一个倚山而站,那一个背海靠洋,正在相互挑战。’夜幕刚刚降临,纽约便急不可待的换了另一副景象,楼宇林立,灯火通明,处处极力彰显着这个国际大都市的霸气。</p>

    亚细亚餐厅。一楼临街的一个雅间。</p>

    寒暄推让一番后,郑永坐到了主宾的位置,陈嘉和代表刘大使坐到郑永左手边主陪的位置,右手边空着一把副陪的椅子。</p>

    晚宴的时间还没到,大伙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着。</p>

    郑永还是穿着那身西装,只是没打领带,少了一份拘束,多了一些潇洒自如。</p>

    “小郑,这家餐厅的中国菜和日本料理非常地道,这是菜单,看看有你喜欢的吗?”陈嘉和把一份菜单放到郑永面前。</p>

    “简简单单就行,别搞得这么复杂,我对吃东西没那么多讲究。”</p>

    郑永从背包里拿出一支签字笔和一本旧书。</p>

    “大作家,给老战友在书上签个名留个念吧!”</p>

    陈嘉和接过书一看,是自己写的《站在对手背后窥视现代战争》。</p>

    “签名可以,但我有个条件。”陈嘉和卖起了关子。</p>

    “什么条件?”</p>

    “我在书上写一句话,你就喝一杯酒。”</p>

    宴席还没有开始,陈嘉和就琢磨给老战友下套了。</p>

    “你这个条件简直就是不平等的《南京条约》,写作对你来说是手到擒来的事儿,一抬笔就整上10页8页,那得有多少句啊,我不得一杯一杯的从联合国喝到中国,从纽约喝到北京?”</p>

    “你别在乎我写多少句,总之,你喝多少杯我们大家就陪你喝多少杯,大伙说行不行啊?”</p>

    “ok!”桌上有两个外国友人很是兴奋,由于大家都穿着便装,陈嘉和还没来得及彼此介绍,郑永搞不清他们什么来头。</p>

    见大家没有什么意见,郑永只有接受陈嘉和这个看似公平的条件了。</p>

    “嘉和,你别看这本书旧了,它陪着我去过很多国家,我可爱惜着呢,那次采访驻阿美军的时候,我闹肚子没纸了,手头只有只有《超限战》和《站在对手背后窥视现代战争》这两杯书,我用土坷垃都没有舍得撕一张纸。请你签个名,你还给老战友讲条件,你也太不同情你的读者了。”</p>

    “小许,把我的公文包拿过来。”</p>

    一个很精神的中国小伙把一个黑色的公文包递给陈嘉和。</p>

    陈嘉和从公文包里取出一本崭新的《站在对手背后窥视现代战争》:“我早给你准备好了,以后遇到了紧急情况,尽管撕老战友的书,我那儿有的是!吃饭的时候咱就别提土坷垃的事了。”</p>

    “呵呵,还是老战友想的周到!”</p>

    郑永翻看书,扉页上写着:纸上谈兵空寂寞,沙场点将起烽火;盼得我辈莫等闲,一战功成封侯爵。赠老战友郑永惠存,陈嘉和。</p>

    陈嘉和的赠言让郑永心头一热:“老战友之间我就不说谢字了,等会看喝酒的表现吧!”</p>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