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东京毁灭正文:第十一章 愤青的忧患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陈嘉和的一番言论,让郑永听着很提气。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嘉和,和你聊天受益匪浅。”

    “你的很多观点也很独特,给了我不少启发。”

    “嘉和,顺着你刚才的思路捋下去,我觉得中美之间更多的是对抗和摩擦,而中日之间未来20年内必有一场战争。”

    “何以见得?”

    “中美两国都是大国,虽然有过几次战争的交锋,但都是在别国的土地上,两国民众因战争留下的积怨还没有达到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地步,中美之间纠纷的重心更多的是经济利益。美国深知中美都是大国,大国之间硬碰硬的战争是整个人类的浩劫,所以中美之间都不会轻言战事,但美国为了保持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不甘心看到中国经济迅猛的发展,为了制约中国,挖空心思的在中国周边寻找代言人,舞弄些鸡鸣狗盗的伎俩,其目的就是干扰中国一心搞经济建设。对于美国的这种行径,我个人的观点是,只要影响不到我的核心利益,暂且由你在我家门口装神弄鬼跳大仙,我就当是噪音污染了,但有一天我练好了驱鬼的功夫,就由不得你们这些跳梁小丑在我面前聒噪,我会让全世界听到你们被我揍的鬼哭狼叫、呼爹喊娘的声音,这时候你们再求去助你们的美国干爹,你们的美国干爹一定会装出道貌岸然的样子,并极力谴责你们,说你们自不量力,自食其果,自作自受,自然要挨中国的揍,这事跟他们美国一点干系都没有。”

    “呵呵,郑永你太有才啦,美国佬和他的打手要听见你这么说他们,还不气的吐血。”

    “嘿嘿,老战友聊天,想到那就说那呗。”

    陈嘉和掏出两颗烟,递给郑永一颗,彼此点上。

    “那为什么中日之间未来20年内必有一场战争?”陈嘉道

    郑永抽了一口烟,换了一种语气:“在谈中日之间未来之战的问题前,我先给你讲个小故事,一位泼妇逆行骑车碰到了一位大汉,大汉嘀咕了一句,你这人怎么骑车的?如果泼妇这时候非常礼貌的说一句,大哥,对不起,请你原谅。大汉也会很宽容的摆摆手,以后骑车要注意点,没事,你走吧。这事也就过去了。可事情却不是这样的,泼妇听见了大汉的嘀咕就不愿意,老娘我平时就是这么骑车的,咋地?大汉一听泼妇口出不逊就不乐意,明明你逆行骑车碰到了我,你叽歪个啥?泼妇白眼一翻,老娘我说话就这样,不爱听就扣点鼻屎把耳朵眼塞起来。大汉恼了,你给谁老娘老娘的,你这是人喘气吗?泼妇把车子一撑,冲到大汉面前,老娘怎么喘气关你屁事,要你咸吃萝卜淡操心。泼妇的吐沫星子喷了大汉一脸,大汉指着泼妇,你再胡搅蛮缠,老子削你。泼妇气焰更是嚣张,谁的裤裆没有系好把你露出来了,你削削老娘看看,姑奶奶借你十个胆你都不敢?大汉二话没说,抓住泼妇,抡起巴掌,冲着泼妇的脸蛋反抽正掴,打的泼妇一个趔趄跟着一个趔趄。泼妇躺在地上撒泼打滚,这时候警察走过来问怎么回事,旁边围观的人给警察讲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警察对大汉说,你上班去吧,以后遇到这种人骑车绕远点儿。警察搀扶起泼妇说,你这种人就是欠揍,明明是你逆行骑车碰到了人家,你就不能诚心诚意的给人说声对不起?!”

    郑永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即兴夹杂了一些肢体动作和语言的模仿,一会拿捏着嗓子表演泼妇,一会粗着声音学大汉,逗得陈嘉和笑的前仰后翻。

    郑永继续讲道:“我为什么说中日之间未来20年内必有一场战争?因为自鸦片战争开始,在这100多年里,从大清北洋水师的覆灭,到8年的抗日战争,以至现在的心理敌对,中国人对日本政府的民族仇恨用刻骨铭心来形容实不为过,你看国内拍的那些电视剧,什么国军抗日题材,八路军抗日题材,抗盟抗日题材,普通民众抗日题材,土匪抗日题材,甚至妓女抗日题材,虽然有些粗制滥造,但老百姓特别喜欢看,这说明什么?拍摄制作这些抗日题材的人也是中国人,他知道自己同胞观众的观赏心理,为了拍片获利,他要迎合这种心理,这就造成了抗日题材影视片市场的泛滥。虽然很多抗日题材的影视片拍摄制作水平一般,但老百姓还是百看不厌,按理说电视屏幕上整天尽是题材重复打打杀杀的抗日故事,也该让中国观众审美疲劳了,为什么还这么乐此不疲的省台首播地方台重演,看完上集想下集呢?对于这个现象我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当烙印在中国老百姓心中对日本政府的仇恨无法用真枪实弹来快意恩仇时,就只能通过观看这类抗日题材的影视片来慰藉心灵的爱憎分明,满足情感利益的需要。牢记历史,莫忘国耻。翻开书籍,我们听到了卢沟桥枪声的刺耳;走进电影院,我们看到了南京大屠杀的悲惨;打开电视机,我们目睹了台儿庄大战的壮烈;登上网络,我们知道了钓鱼岛上还有膏药旗战机的轰鸣。既然这个手上曾经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侵略者不肯祈求原谅,那我们就只要不断的告诫我们的子孙,和我们一衣带水的邻居日本,他曾经对我们这个民族血债累累,至今不愿思过忏悔。对日本人的仇恨已经融进到中华民族的基因里,一代一代延续下去。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只想问问日本政府,代表你罪恶滔天的祖先,真诚的给我们这些曾经遭受痛创凌辱的中国人的后代道个歉,说声对不起,真的有这么难吗?”

    一想起日本政府顽梗可恶的嘴脸,郑永就觉得自己胸口堵了一块石头,让他想立马把小日本的首相抓到面前,一脚踹倒,骑在胯下,掐住脖子,对准鬼脸,抡起巴掌从天明抽到天黑,一营抽的时候三营排队做准备。

    狗日的日本,换首相比小孩换尿布还勤,明儿上网查查,哪个欠扁的王八蛋当首相了?

    退伍老兵和现役中校讨论的话题有点闹心,老兵讲的堵闷,中校听着悲愤。

    郑永平抑了一下愤怒的心态,缓缓说道: “在二战时,犹太人几乎被德国纳粹赶尽杀绝,但二战后重建的德国却真诚的向犹太人忏悔,祈求犹太人的原谅。按说战后重建的德国政府不是纳粹政府的接替者,没有赔偿犹太人在战争中损失的义务,但二战后的德国政府却用了整整20年的时间向犹太人支付了战争赔偿金。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战后的日本天皇还是战前那个侵略者代表的天皇,撩起狼牙的日本政府接替了战前血盆大口的日本政府。出于政治与人道考虑,大陆与台湾都争相放弃对日要求赔偿。结果如何呢?人性极度缺失的日本政府连一句正式的致歉话都没有,这正应了中国老百姓说的一句话,外甥是姥姥的狗,吃饱了他就走。我宁愿喂狗,也不要这禽兽不如的日本外甥。给豺狼行善施舍,犹如农夫和僵蛇。德国总理勃兰特在犹太人死难纪念碑前下跪为日耳曼民族赎罪,日本首相却在靖国神社里鞠躬为战死在中国及东南亚的战犯招魂。至始至终,日本政府对中国人所犯下的罪行从来没有忏悔之意,更别说祈求原谅之心了,既然压根就没有道歉的想法,何谈赎罪的行为?我也承认,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日本政府曾经为中国提供了大量的无息或低息贷款,帮助中国发展经济民生,但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不能因为你谋杀了我的家人,然后借钱给我做生意,就涂抹了你是凶手的事实。一个不愿意承认自己罪行却信口雌黄企图狡辩篡改自己犯罪历史的国家和民族,必被报复和讨伐,漠视罪恶者不遭天谴便受民诛。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报应必到!在未来的20年内,中国的国力和军力会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这不是日本政府所愿意看到的,中国发展的越好,日本政府的心理威胁就越大,他会使绊子下黑套想法干扰阻拦中国发展的脚步,日本政府对中国钓鱼岛海域疆土的野心和对东海油田石油资源利益的企图,只能说明强盗后代的骨髓里依然保留着侵略者的毒液,在强盗的眼睛里,中国的繁荣稳定,经济增长就是对他最大的威胁,致命的伤害。民族的仇恨,历史的恩怨,利益的争夺,当下的纠纷,必然为中日两国的擦枪走火制造很多机会,一旦这个机会出现,战争的机器很容易被发动起来。”

    陈嘉和微微点头:“是该好好教训一下他们的这种挑衅行为。”

    郑永不屑地:“教训像菲律宾这样的走狗小国,中国人还有点抹不开面子,消灭一头恶狼感觉还像个猎人,踩死一只蚂蚁岂不很丢身份?而对日本就完全不同了,天良泯灭、毫无诚意、至今不肯认罪悔改的日本政府,让我们的国恨家仇在日积月累中堆积成一个巨大的火药桶,一根小小的火柴苗,足以使这个火药桶瞬间引爆,所产生的爆炸威力,让在广岛长崎上空开花的原子弹也望尘莫及。教训小日本顺天意合民意,因为大多数的中国百姓需要一场真正的对日军事打击来弥补情感利益的严重欠缺,还有特别重要的一点,我们的军队从上次对越自卫反击战算起,至今有30多年没有经历过战争的锤炼和检验了,枪支弹药过期生锈可以更新换代,可中国军人的战斗意志力和广大指战员的军心,一旦生锈腐败了那就太可怕了,那会国将不保,民将不安,我们还会有做亡国奴的可能,我说的这些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在我们军队中确实存在着一些蛀虫败类…”

    想到在军队中还有类似赵副师长和张副团长这样的军人存在,郑永为中国军队的前景顿感焦虑,颇多忧患。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