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东京毁灭正文:第八章 军队里的蛀虫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饭桌上。

    戚金刚在天安建筑公司做部门经理的同学向郑永讲述赵副师长吃拿卡要贪污工钱的经过。

    郑永用笔做记录,时不时的插话问一些细节内容。

    旁边,戚金刚喝得脸红脖子粗。

    戚金刚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拍桌,骂娘。

    营部里。

    戚金刚拿出一摞3营的出工日志表。

    郑永翻开日志表逐页核对。

    电脑前。

    郑永敲打着键盘。

    吱吱作响的打印机吐出一张张打印好的A4纸。

    A4纸上,一行大号的黑体字煞是扎眼:关于我师赵副师长贪污公款的举报材料。

    郑永很认真的在印有举报人字样后面签上了自己的姓名,然后把举报材料递给了戚金刚,戚金提笔在郑永的签名后面落下自己的名款。

    郑永和戚金刚结伴来到团部。

    郑永敲敲团长办公室的门,没有应声。

    警卫员从值班室走过来:“郑营长,戚营长,团长到军部开会去了。”

    “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下午。”

    “团长不在,咱们去军部,趁着开会的机会把材料直接给军长得了。”戚金

    刚道。

    “亏你还是一名营长,不知道越级上报违反部队纪律啊?”

    “就你条条杠杠多,没出息!”

    “我们先回去,等团长回来再说吧。”

    这时,隔壁不远处财务科的门开了,负责团部财务工作的张副团长走了出来。

    张副团长戴着一副金边眼镜,圆敦敦的脸有点营养过剩。

    “两位大营长找团长有事吗?”

    “报告张副团长,我们找团长汇报点工作。”郑永搪塞道。

    “今天早上孔团长让赵副师长接走到军部开会去了,商量新军部迁营的事情。”

    “他娘的狗屁赵副师长,贪官污吏。”

    一提赵副师长,戚金刚气就不打一处来。

    “老戚啊,谁招惹你了,火气这么大?手里拿着什么好东西,让我瞧瞧。”张副团长不知道戚金刚为何一脸的铁青,他想找个话题岔开,免得这个脾气不好的戚营长给自己惹祸上身。

    “还有什么好东西,揭发赵副师长贪污公款的材料呗。”

    戚金刚话一出口就后悔了,郑永千吩咐万叮咛这事不可声张,一定要小心谨慎,想不到他这张嘴一秃噜就给说出来了。

    “是吗?让我瞅瞅,来,到我办公室里坐坐。”

    张副团长顺势拿过戚金刚手里的文件袋,将郑永和戚金刚请进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

    张副团长合上戚金刚他们的举报材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

    “这件事情的性质很严重,除了你们之外咱们团还有谁知道?”

    郑永心里怪怨戚金刚不听他的嘱咐,举报材料让张副团长给截了胡,可张副团长毕竟也是他们的直接领导,只有如实禀报了。

    “这事除了我和戚营长知道之外,没有别人知道。”

    “郑营长你做的非常对,揭发师领导贪污公款不是小事,一定要慎而又慎,我没别的意思,咱们师里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人义愤填膺,这是给咱们这个全军第一主力师丢脸抹黑啊。”

    “张副团长,你觉得这事该怎么处理?”郑永问道。

    “你们看这样行吗,举报材料先放我这儿,等孔团长回来后我转交给他。”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只好这样了。

    “那好吧,我们先回去了。”

    “急什么,刚沏好的茶还没有喝呢,喝完茶再回去。”张副团长客套道。

    “不了,营里的训练任务很重,一大摊子的事要等着我们回去处理呢。”

    团部大门口。

    郑永把军车停靠到路边。

    “金刚,张副团长这个人怎么样?你了解吗?”

    “人不错啊,我当排长的时候,他是指导员,我们在一个排里一起共事了1年多,配合的还可以。怎么,你担心他会打小报告?不会的,一来我们关系不错,二来部队纪律也不允许。”

    “说不准。”

    郑永心里有一丝不祥之兆。

    还真让郑永说准了。

    等郑永他们一离开团部,张副团长就掏起手机直接拨到军部的值班室。

    值班战士把正在开会的赵连金副师长请了出来。

    “赵副师长,有您的电话。”

    “谁啊?”

    “说是您老乡,有急事找您。”

    赵副师长拿起话筒:“你好,哪位?”

    “赵副师长,我是3团的小张,我有急事向你汇报。”话筒里传来张副团长的声音。

    “我正在开会呢,什么事这么急?”赵副师长一脸的不耐烦。

    “有人揭发你贪污公款,材料递到我这儿了。”

    “你先挂了电话,等会我打你手机。”

    赵副师长放下了话筒,神色有些慌张。

    “小李,我家里有点急事要我回去处理一下,等会帮我给军长请个假,另外你转告孔团长,就说是我吩咐的,一定要详细记录这次新军部搬迁的相关事宜。”

    “是!”旁边叫小李的值班战士答道。

    出了军部的大门,赵副师长迫不及待的摸出手机。

    “快说说具体什么情况?”

    电话那端,张副团长把郑永和戚金刚举报的事情和揭发材料内容添油加醋地学了一遍。

    “小张,这件事情你处理的很周全,关于军部指挥大楼工程建设的账务账目做的怎么样了?

    “我早就做好了,保证滴水不漏,那郑永他们的举报材料怎么办?”

    “有你这个可靠的小老乡我放心多了,材料先放到你那儿,什么时候交到孔团长手里我通知你。”

    “赵副师长,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做了不光彩的事让张副团长心里有点不安。

    “别担心,两个小蚂蚁是撼不动我这棵大树的,对了,最近师里有个提拔正团的名额,你要好好表现,我争取帮你拿下来。”

    “谢谢赵副师长,我会用实际行动好好报答赵副师长的提携之恩。”

    幸亏有张副团长及时通风报信,要不他这个副师长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赵副师长知道,他必须赶在揭发材料交到军部前把屁股擦干净了。

    赵副师长按动手机上数字键,拨通了承包军部指挥大楼的天安建筑集团公司总经理钱总的电话。

    “你好,赵师长,我正想给打电话呢,你倒先打来了,听说你们师最近有提拔新干部的名额,你也知道我儿子就在你的那一亩三分地上,孩子想进步,这是积极的表现嘛,劳烦赵师长给费费心喽。”话筒那边传来了钱总的声音。

    “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上,你儿子提拔的事情是小事一桩,不过我现在有个棘手的事情想请钱总帮个忙。”

    “你赵师长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有事你说话,千万别给我客气。”

    “我现在马上到你办公室,咱们见面详谈。”

    有了钱总的暗中相助,赵副师长心中有了底,他相信自己有能力把这件事情处理的天衣无缝,他要把这件能把他推到军事法庭的坏事变成有利于自己的好事,等把天安建筑集团公司那边的事摆平,他就通知张副团长把郑永戚金刚举报揭发他的材料交给孔团长,然后让张副团长陪着孔团长再把材料一级一级的上报到军部,不报都不行。《厚黑学》里不是有个补锅法吗,讲的是一个补锅匠趁客户不注意的时候,把本来有裂痕的瓷锅在原先的裂痕上又敲了一道更深的纹,补锅匠给客户说,你的瓷锅裂缝太大不好补,客户说,你就想想办法给我补了吧,我多加钱。这正中了补锅匠的圈套,因为补锅匠敢敲这道纹,是因为他完全有能力把这道深纹补好。

    赵副师长这次想当回补锅匠,他不打算息事宁人,他要把这事闹大,越大越好。

    七天后,军党委来了调查组,把郑永和戚金刚叫到团部单独进行了调查问询。

    在团部接待室里,一个大校军官边做记录边询问郑永。

    “郑营长,这只是例行的问询调查,请你不要有心理压力。”

    “揭发咱们军个别领导的腐败行为,是我的责任,我理应责无旁贷。”

    “你确定你反应的情况属实吗?”

    “作为下级军官,没有证据我是不会诬陷赵副师长的。”

    “你的证据是戚营长提供的吗?”

    “我是这次举报的主要人,从调查取证到材料的誊写打印都是我亲自做的,戚营长只是提供了他知道的事实情况。”

    “那好,以后有需要你协助调查的地方还希望你积极配合。”

    “完全没问题,我随叫随到。”

    郑永大大方方的配合军党委调查组的问询,他觉得自己做的事光明磊落,没必要遮遮掩掩的,有嘛说嘛,实事求是的向调查组反应问题,只是前几天在团部门口的不祥之兆让郑永心里有个结,他说自己是这次举报的主要人,就是担心万一出了什么意外,给新婚燕尔的戚金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更不能辜负了人家隋娟娟那纯真明净的军人情结。

    半个月后,郑永带着一营的战士们,与戚金刚的三营、刘大平的二营,在操场上扯着嗓子赛歌。

    一营的军歌唱的声音嘹亮雄壮有力:“冲冲冲,军旗猎猎迎劲风,狼烟滚滚笑从容,我是中国的大头兵,大头兵,铁头功,愣头青,不怕苦累练本领,三更醒,何时上战场,擂鼓点我名, 趁我扛枪还年轻。杀杀杀,枪林弹雨耳边风,热血男儿更铮铮,我是中国的大头兵,大头兵,为国忠,敢拼命,忍辱负重盼天明,一声令,今日开大炮,杀敌宰畜生,中华崛起大复兴,”唱到这时,战士们音调一转,歌曲变得轻快活泼:“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打败了日本侵略者……”接续起老歌《我是一个兵》来了。

    “这一营郑大营长自己编创的歌曲有点意思啊,新歌里加着老歌的调,挺鼓舞军心的。”二营长刘大平褒扬道。

    一个值班的战士跑步过来,向郑永汇报着什么。

    郑永朝戚金刚一招手:“戚营长,你们先干嚎着,团长找我有事,我去一趟团部。”

    “是不是咱们举报赵副师长贪污公款的处理结果出来了?”戚金刚低声问道。

    “不知道,孔团长电话里没说。”郑永答道。

    “你等我洗把手,额陪你一块去团部。”戚金刚拍拍手上的灰尘。

    “团长在电话里一再强调,只让我自己去团部,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郑永说着转身离去。

    “戚营长,团长叫郑营长干什么?”一旁的二营长刘大平问道。

    “还能干什么,面授机宜,个别培训呗。”

    “团长又给郑营长单独开小灶了,团长真是偏心眼。”刘大平有点颇为不平。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