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东京毁灭正文:第四章 把对手打趴下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董文学从训练器械里取出两把大砍刀,交到魏战和武强手中。

    大砍刀是专为训练这群鸭蛋鸡蛋特制的训练器材,虽然刀身上涂裹着一层厚厚的橡胶,但里面却是碳钢合金的材料,砍在身上不撞断几条骨头,也得留下几道青红印来。

    “所有队员都有了,下面我宣布比赛规则,规则就是——没有规则,双方可以随意使用任何卑鄙无耻的招数,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对手打趴下,被击倒的一方为本场比赛的输方,输方要带领本班的队员负重30公斤沙袋围绕训练场跑道跑60圈,赢方除继续享受女队员所承诺的洗衣服一周之外,每个人会得到我一包香烟的奖赏。特别强调一点;如果双方敷衍了事不认真对打,打平手的话,所有队员都要株连被罚,所有队员要负重30公斤沙袋围绕跑道跑100圈。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三棱,四愣,你们裤裆里还长着爷们那个玩意的话,就给老娘我比出个胜负来,比平的话,老娘就天天吃饭的时候敲着碗筷骂你们俩的108代祖宗。”

    训练场的跑道一圈是400米,60圈就是24公里,还要负重30公斤沙袋,我的老天爷啊,程阴风啊程阴风,你不把我疯四娘逼疯你就不是程阴风。疯四娘想想打平局自己就要被株连负重跑24公里,她就觉得两腿晃摆打颤,双胸起伏发抖。

    程成制定的比赛规则和奖罚办法让魏战和武强彻底无语了,这不是逼我们这对好兄弟非得比出胜负结果吗,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也没有什么好招了,只有接招了。

    “比赛现在正式开始!”董文书迫不及待的吹起了比赛哨,他也急着想看到比赛的结果,不然比平的话,他也会跟着受罪遭殃,他一个小小的文书身单力薄,那能消受得起24公里的负重长跑,这不是要人命吗?!

    “武强师兄,多有得罪了!”

    “魏战师弟,承让了!”

    魏战举起大砍刀迎头盖面一招凌空劈。

    武强急忙侧身横刀相拦。

    “嗡——”涂裹着橡胶皮的两刀撞在一起,发出沉闷的响声,震得武强的虎口发麻。

    “嗨,兄弟,力道够猛的呀。”

    “哥哥,兄弟们都看着呢,不来真的不行啊,我不手软你也千万别留情。”

    “那我就不客气啦,接招吧你!”

    武强回敬了一记拦腰斩,大砍刀划了一个180度的弧圈,向魏战的腹部空挡处袭来。

    魏战后闪,做了一个后弓翻,躲过了武强的刀锋。

    “好!”蛋蛋们大声喝彩。

    武强和魏战的刀法虽然不很漂亮,但刀刀夺命封喉,达到了程成的训练要求。程成的师傅是清末民初武术名家大刀王五的第四代传人,他简化了王五刀法表演的花式部分,不求好看,只求实用。程成继承了王五刀法的衣钵,在实战中又结合了自己个人的总结和领悟,让他在挥舞大刀时不注重形体的花哨,更强调最终的实战效果。程成希望这群蛋蛋们在玩大砍刀时,不出手则已,出手便一刀致命。

    武强和魏战闪转腾挪你来我往劈杀有十几分钟了,还没有分出个胜负。从他们体力消耗程度上来看,程成知道武强和魏战的対劈没有掺杂着个人感情和虚假成分,这让他很欣慰,他要的就是这种真刀真枪的搏杀精神。

    “程教官,请坐下看,站着怪累人的。”

    董文学支起一个折叠椅,放到程成身后。

    董文学这个表现让程成很受用,他坐到折叠椅上,眯起眼睛继续欣赏武强和魏战你死我活的对打。

    “哥哥,要么你赶紧赢,要么赶紧输,别再这么折腾我了,兄弟我可有点体力不支了。”魏战气喘吁吁。

    “兄弟,咱哥俩好久没有比试了,想不到你这玩刀的水平比起以前突飞猛进啊。”武强额头上也是汗滴直下。

    比起刚开始,武强和魏战的劈杀动作减慢了许多。

    “三棱,四愣,你们哥俩同性恋啊,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调情啊?赶快比啊,谁赢的话老娘给他做泰式按摩。”疯四娘只想尽快看到结果,刀光剑影中,这两个旗鼓相当臭小子的拼杀,让她这个观众紧张得心肝都提到嗓子眼里去了。

    “四姐,他们的体力消耗太大,他们这么做是为了恢复一下体力,别急,很快就能分出结果的。”曾念昔低声对疯四娘说出自己的观战感受。

    这小丫头分析的有道理。程成听到了曾念昔的言论,心中认可她的分析。

    “是吗,那你说谁会赢?”疯四娘问道。

    “我觉得魏战能赢,你认为呢?”

    “就他?他那小样能打得过他师兄?我认为武强稳赢!”疯四娘不认同曾念昔的观点。

    “那我们就赌一把。”

    “怎么赌?”一听到赌这个字,疯四娘眼里兴奋的直冒光。

    “输的人把自己这2个月的外出的时间让给赢的人!”

    “好!就这么说定了!喂喂,鸡蛋鸭蛋们,我们都来赌一把比赛结果吧,赌魏战赢的人站在曾念昔这边,赌武强赢的人站在我这边,输的人把自己这2个月的外出的时间让给赢的人。”

    疯四娘的提议得到了蛋蛋们的积极响应,程成回头望了望身后,更多的蛋蛋们站在疯四娘旁边,赌魏战赢的人只有曾念昔和二班的鸭蛋们,寥寥数人。

    “教官,我们玩个小游戏放松一下心情,您老不反对吧?!”

    “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随便啊!”程成并不反对这种小赌益趣的游戏。

    “疯四娘,赌魏战赢的人就曾念昔他们几个,我们赢了怎么分配他们的外出时间啊?”鸡蛋们有人为太少的外出时间资源而发愁犯嘀咕。

    “这不归我管,我只要念昔这2个月的外出时间,剩下的你们自己爱怎么分就怎么分。”疯四娘自以为是这场赌局的发起人,理应赌赢后独自享受曾念昔外出的时间。

    阳光晒得程成睁不开眼,他抬起屁股将折叠椅挪到曾念昔身旁。

    “师兄,我快喘不出来气了,不行了,实在不行了,我把自己的外出时间都给你吧。”

    场上,魏战将大砍刀插在草丛,单膝跪地大口喘气,一副支撑不住的疲惫相。

    “师弟,你还真成了草包软蛋啦,那你就留点力气跑步去吧!”

    武强一个蜻蜓点水,提刀排山倒海的冲着魏战直杀过去。

    眼看武强的刀就要砍到魏战跪在地上的单膝,只见魏战把手中的大砍刀翻转手腕一磕,刀柄磕在武强握刀的手踝骨上,武强疼得大叫一声,大砍刀脱手而出。魏战瞅准机会,一不做二不休,躬身后仰伸手抓住武强胸前的衣领,顺着武强的猛劲将武强摔向背后的跑道。

    “吧唧”一声,武强以非常不雅的姿势结结实实的和跑道上的小草接了一个热吻。

    三棱眼赢了。

    虽然魏战赢了,但鼓掌庆贺的只有曾念昔和二班的这些人,疯四娘等一伙赌武强赢的人非常沮丧,失去这2个月外出的机会让这帮赌输的赌徒心如刀割。

    跑道上,毛小毛扶起武强:“四愣,哥们我是寂寞的鸵鸟,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奔跑,你就别过来凑热闹啦。”

    武强捂着摔疼的腮帮子没好气地:“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董文书吹起了集合哨。

    “毛小毛,武强,程教官让你们过来听点评。”

    鸭蛋鸡蛋们迅速排队集合,立正报数。

    “稍息!”

    程成扫视了蛋蛋们一圈。

    “今天武强和魏战的比试结果令很多人意外,论体力,武强本应该取得胜利,但由于武强一时的疏忽,让魏战抓住机会反败为胜,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暴力征服不是蛮干,是要靠动脑子的。你们这群笨蛋废物们,除了好吃懒做拉屎放屁,你们的脑子被驴踢了让门挤了吗?我希望大家在以后的训练中能集中全部的心思,别他娘的整天想着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否则的话,老子别的不会,收拾你们这群垃圾还是小菜一碟。”

    程教官的话粗理不粗,经这么一点评,武强觉得自己今天输的心服口服。

    “全体都有了,等会二班的鸭蛋们到我这儿每人领一包香烟,九班的鸭蛋们每人负重30公斤沙袋,围绕跑道跑60圈,其余的人扛着你们的大砍刀,跟着九班跑60圈。”

    “九班比输了该罚跑的是九班,为什么我们也要跟着受罪?”蛋蛋们怨声载道。

    程成不搭理这群牢骚满腹的蛋蛋们,低头数着他手腕上军用手表秒针的格数。

    30秒过后,程成抬起头:“30秒的申述扯淡时间已过,除了二班的和董文书之外,其余的人全部和九班一样,负重30公斤沙袋,扛着你们的刀,围绕跑道跑80圈,还有你毛小毛,你也跟着九班跑。”

    “教官,我毛小毛可是二班的人啊,我们班长比赢了还让我跟着罚跑啊?”

    “二班的怎么了?跑去,跑完了来领你的烟。”

    “教官,烟我不要了,这罚跑我不参加了行吗?”

    毛小毛哀求程成放了他一马。

    “毛小毛,还需要我再数30秒吗?赶紧乖乖的做好准备,不然老子罚你跑100圈,上场没过几招就昏倒了,净给老子丢人现眼!”

    “程教官,程爷爷,我算是服了你啦,我跑还不成吗?”

    这是什么世道啊,没地儿说理了。比起自己所受的冤屈,毛小毛觉得窦娥都比他幸福。

    “为什么?为什么啊?苍天啊,求你睁开眼睛看看吧!看看可恶的程阴风是怎么虐待我们这群苦命的孩子啊!”倒霉的蛋蛋们叫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

    “没有为什么,既然你们在训练期间敢违反纪律,停止训练围观别人打架,那你们就应该有能力承担这个惩罚。董文书,吹哨,数圈数。”

    程教官没有让董文学参加这80圈长跑,董文学感激涕零,他拿出哨子“嘟嘟”的吹起来。

    “参加长跑的人2分钟准备,请背负好自己的沙袋,少一两都不行。大家应该知道弄虚作假的结果是什么,惹谁也别惹教官生气,教官一生气,后果悲戚戚。”

    2分钟后,浩浩荡荡的罚跑队伍奔上荒草丛生乱石遍布的跑道。

    “老娘我算是倒了血霉,赌输了2个月的外出时间,还得跟着你们这群挨千刀的挨罚,四愣,都怨你这个不争气的死孩子,明明能打赢的比赛却比输了,害的老娘遭罪受累。”

    “疯四娘你闭嘴吧,要不是你出馊主意让鸡蛋们挑唆我们打架违反纪律哪会有这个下场。”武强一句话把疯四娘呛得哑口无言。

    疯四娘本来还想撒谎说自己大姨妈来了肚子疼逃脱这次80圈的罚跑,但一想这招早已用烂了,搞不好再让那个阴招迭出鬼计不断的程阴风给识破了,那不更倒霉,跑吧,老娘什么时候跑死什么时候算拉到!

    “我才是屋漏又逢连阴雨呢,刚跑完20圈的8万米,就接茬赶上这负重30公斤的80圈长跑,我真想拿刀剁了这双腿,用毛巾蘸着血连写1万个惨字啊。”最大的倒霉蛋毛小毛欲哭无泪。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