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东京毁灭作品相关:前言——关于《东京毁灭》

文 / 剁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承认,我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心胸还没宽广到被人打了一巴掌就能转身立马忘掉的那般境界。

    2008年,我在一个山城的店面做销售工作,店里的生意很清淡,闲暇无事,便在网上找些电影来看,在看了《屠城血案》和《南京大屠杀》这类侵华战争题材的电影后,心中怒火顿生,恨不得自己有穿越的本领,能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站在硝烟弥漫的南京街头,端起歪把子机枪痛快淋漓的扫射这些禽兽不如的日本鬼子——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可惜没有穿越,手头也没有好使的家伙,偏远的山区小城也碰不到天皇的孝子孝孙。

    店外依然人流匆匆车流滚滚,澎湃的热血搞得自己百抓挠心,甚是郁闷。

    那天,听得店门口人声鼎沸,推门探去,见一农妇与一小伙厮打在一块,虽不是小伙对手,农妇却不依不饶,拳脚绵薄,但骂声颇像一本坊间的俚语俗话集锦,丰富精彩,骂得小伙气势大敛毫无颜面。事后得知,农妇进城卖菜,小伙想以百元假钞蒙混过关,但被农妇发现,追讨而至,一路高歌猛骂似滔滔江水绵延十里街市。

    山野村妇尚知讨伐保护自己的利益,可谁来满足这个民族的情感利益?曾经任人宰割欺辱,如今一忍再忍,忍到何时是终途?我们知道祖辈苦难的史实,可侩子手的后代了解他们太爷曾父罪恶的真相吗?

    贤人言: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但事实是,我们记得越清楚心中越是痛苦!

    不敢忘记也更不愿背叛,难道就这样忿火中烧的隐忍下去吗?

    无赖的老年日本人根本就不承认侵略过中国!

    无知的年轻日本人根本就不知道侵略过中国!

    大和的子民,你为什么不能说声对不起?篡改了历史,就不怕历史在你们身上重演吗?炎黄的子孙,谁来拍案而起,痛痛快快的疏泄一下压抑了这个民族百年的仇恨心理?

    绵羊在下游喝水断然阻止不了上游豺狼的用心险恶;无辜的人在自家的河边垂钓也无法提防对岸暴徒的居心叵测。想让豺狼给绵羊赔礼道歉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平民盼望暴徒认罪悔改更是一厢情愿。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60年一甲子就这么一下子过去了,怎么办?继续坚守忍耐?还是再等待?

    没有枪没有炮也没领导,一介草民如何快意恩仇解苦恼?

    忽然想起骂街的农妇,暂且学不会那位大嫂的妙语连珠,但她形象鲜明,立场坚定,倒是给了我很多启发。尽管我没有骂人的本领,可我上过两天学,识得几个方块字,也会编些蹩脚的故事。没有武器也碰不上机会,让我亲率十万虎狼兵,越马扬刀战东京,但我可以口诛笔伐,用文字做刀剑,杀它个七七四十九章节,砍它个九九八十一回合。

    自我安慰也罢,民族尊严也罢,狭义心理也罢,想想日本鬼子在中国的土地上犯下的滔天罪行,我就来气!

    我得找个出气筒先舒缓一下这口恶气,于是开始构思这篇《东京毁灭》。

    最初的草稿写的非常冲动,好像徒生了偷天换日乾坤挪移的本领,笔杆子变作了洲际导弹发射架,方块字成了原子弹,不到1000字的开头就往日本国土上扔了八颗原子弹,两页薄纸就把小日本给写没了炸光了,好生了得!

    2008年夏天,受一个小兄弟的邀请外出考察几个投资项目,整整一个夏季,从济南到青岛、上海、大连、海口,天南海北的转了一圈,回到家人所在的另一个城市时已是10月初了。

    信奉上帝耶稣的小妹告诉我,在我家附近的一个麻风村,来了一帮日本和韩国的女孩,专门照顾服侍麻风病人。

    麻风村的麻风病人虽然已经治愈不再有传染能力,但由于麻风病造成患者五官突兀变形,手脚严重扭曲坏死,这让很多普通的健康人在心理上很惧怕他们,平时偶尔遇到这些麻风病患者,大都退避三舍躲而远之,更别提什么面对面的接触了。我家附近的这个麻风村尽管离闹市很近,但几乎看不到有人来探视关怀这些麻风病患者——麻风村成了被人遗忘的一个角落。

    日本人到我们这个小地方的麻风村做义工,是何用心?颇令人费解,带着疑问我走进了麻风村。

    来自韩国的金老先生接待了我,金老先生寿龄70有余,满头银发,身清形瘦,精神矍铄,是这群义工的负责人。通过翻译,金老先生向我表明了他们来中国的目的,他们是专为麻风病人做服侍工作的国际义工,成员以日韩两国的自愿者为主,他们得知中国还有很多病愈后的麻风病人需要照料,就不远万里的来到我所在的这个小城市,呵护照顾这儿的麻风病人,所需全部费用都由这些义工无偿奉献。

    我半信半疑,韩国人也许有这种国际人道主义精神,但日本人就不太靠谱了,侩子手的后代能有这种善心义举?

    来自日本东京上野县的洛河友子是我接触最多的一个日本女性,洛河友子26、7岁的样子,身材娇小,一说一笑。

    洛河友子不会汉语,和她交流需要通过韩国的卢珍姬女士来翻译,卢珍姬曾经在日本留学,学的是英语和日语专业,这两年在中国做义工,汉语也说得很流利。

    我问了洛河友子很多问题,你为什么来中国照顾麻风病人?你听说过南京大屠杀吗?你了解70多年前日本政府发动的那场侵华战争吗?你知道中国人为什么仇视日本吗?

    洛河友子说她是一名基督徒,受圣灵的感召,前来中国照顾这些年老垂危的麻风病患者,虽然他们的麻风病已经治愈,但病患摧残了他们的躯体和容貌,造成他们身体残疾,行动极其不便,生活难以自理,他们是一群更需要爱心和行为来温暖的弱势群体。她在日本听说过南京大屠杀和侵华战争,但不清楚这些历史细节,祖辈在中国的罪行,让很多有良知的日本民众感到羞愧,但由于日本政府一直在回避篡改历史的真相,大多数日本人对中国人并没有道歉谢罪的想法,现在的日本年轻人一直搞不懂中国人仇日的心理源自何处,所以对中国人有一定的成见。洛河友子来中国做义工之前,她的父母非常反对,担心中国人会报复,嘱咐她和中国人接触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起先,洛河友子也弄不明白中国人为什么会有仇日报复的心理,但来中国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她发现中国人对她很友好,并没有遭到中国人的打击报复,在和中国人交往的过程中,她也了解一些侵华战争的细节,她很惊讶祖辈当年在中国的暴行,洛河友子说她一个人承担不起整个大和民族对中华民族的亏欠,基督耶稣教导人只有认罪悔改方可得赦免,全世界的人都应该认清自己的罪恶,改过自新不再犯罪才会有一颗清洁灵敏的心,对于她来讲,最真诚的道歉就是好好的照顾这些中国的麻风病人。

    看来能让日本人认罪悔改的只有耶稣上帝了!

    尽管政府为麻风病患者提供了一小间遮风挡雨的住房和必需的柴米油盐,但这些肢体残缺行动困难的老人无法正常料理自己的生活,邋遢脏乱是他们当下生活的真实写照,洛河友子她们却丝毫没有嫌弃这些老人的意思,她们主动的帮助老人喂药喂饭,洗衣晒褥,擦拭身体,就像照顾自己的亲生父母。

    原来非常肮脏的小房间在她们的收拾下,虽然依旧简陋斑驳,却很干净整洁;

    尽管洛河友子她们不会中国话,但她们常常很亲切的握住老人们失去五指的残手,用微笑和眼神和老人们交流,老人们脸上也有了难得一见的笑容,寂静的麻风村里荡起了开心的笑声。

    洛河友子她们脚上穿着3元一双从地摊买来的拖鞋,使用着麻风村老旧的大蹲坑厕所,吃的穿的住的用的和麻风村的老人没有什么区别。

    我眼睛看到的这些日本女孩,没有一丝表演的痕迹,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在自己的家门口,我一个中国人做不到的爱心,却让这些日本女孩做到了,这是一帮什么样的日本人?我困惑了。

    洛河友子给了我这么一个答案:全世界所有认罪悔改的人都是上帝心爱的孩子,上帝要我们彼此相爱,爱人如己。有爱心还要有行为,行为让我们的爱心更完美。

    是不是还要坚持自己的仇日心理?该用什么心态来写《东京毁灭》?继续写下去?还是放弃?我开始反思自己。

    2009年春天和朋友开了一家广告公司,干些图文设计、雕刻吸塑、户外广告安装的活;以后又帮别人弄了一家相框厂,负责产品的研发,生产用激光雕刻制作的亚克力婚纱儿童相框。两年来忙于生计,写作计划搁浅下来,一门心思的在经济浪潮中瞎折腾,搞得鸡飞蛋打,身心疲惫,负债累累。

    2012年5月份,母亲得了心脏病住进了医院,家中年仅10岁的儿子无人照看,我只好辞去刚刚得到的一份不错的工作,在家做起了家庭妇男,烧火做饭,洗衣刷碗,每天奔波在家和医院之间。

    赋闲在家,不再像以往没黑没白的设计、研发、生产、跑市场,有了更多的业余时间,却失去了正常的工作收入,这让一个年富力强的男人感到很憋屈,孝敬父母和照顾幼子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憋屈点就憋屈点吧,谁叫咱是男人,再难也要做一个有责任的人。

    6月19号,母亲的心脏病忽然加重了,被送进了CCU重症监护室,医生说眼下只有通过手术才能医治母亲的疾病,手术的费用需要十几万元,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如同晴天霹雳,做生意欠下的几十万元的外债暂且无力偿还,老母病重又急需要一笔巨款,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现在只有金钱才能挽救母亲的生命。

    病中的老母和家中的儿子需要我细心照顾,使我无法脱身外出工作赚钱,目前的情形让我处在两难之间——内忧外患,心急如焚。

    听人说,在网上可以发表自己的作品,写得好的话,还可以赚些银两养家糊口。

    我试着换了一种尽量不偏激的心态来架构这篇《东京毁灭》。

    人在困境,往往会焦虑不安,但经历了这么多,不断的梳理和反思,总会有与以往不同的收获,在动手重新尝试创作这部小说时,心态反而没有了以往的莽撞,更多的是冷静和思量。

    我并不想把自己写的东西贴上定义归类的标签,最终让侦探影响了排便,让悬疑打扰了睡眠,让情感搅和了吃饭,让军事搞乱了平安。生活还是踏着自己的锣鼓点,阴晴看天,下雨打伞,早上的早餐,包子油条还是顺着自己的口味挑选,晚上的电视,再好看的节目也逃脱不了插播的广告时间,该干嘛干嘛,好一天也罢,歹一天也罢,结果还不都是洗洗睡吧。

    儿子用我那台845主板的老电脑玩游戏,把键盘上的U键给敲坏了,让本来打字就手笨的我很是吃力,计划60万字左右的《东京毁灭》,暂时先码了大约20万字,如果你觉得还算好看的话,就请你多看两眼,鼓励我坚持把剩下的字码完,如果你还挺喜欢我这些绞尽脑汁设计的章节,并且乐意赏我两个小钱的话,那我就欢喜的屁颠屁颠,暂时就没了这么多的人生苦烦。虽然我不是讨饭的,但为了照顾一家老小,咱也和讨饭的差不了多少。

    假如你对我写的这些不屑一顾嗤之以鼻,求你还是也别拿它当做擦屁股纸,因为所谓文学作品这些编瞎话骗人的东西,大都印在印刷纸上而不是印在卫生纸上,用起来硌得不舒服;电子书那更得注意了,因为电子书也带电,要不我们经常会看到这样的警示标牌,上面写着:前方有电,注意安全;更要命的是,按计划在该书的20万字左右的那段章节里,我设计了两颗轰炸东京的原子弹,大家还是小心为妙!

    开个玩笑,逗你一乐。

    不好看的话就别勉强自己的心意,码字的人虽然有些辛苦,但浪费你的时间的确有些对不住;我也就死了这份心,就此停笔收手打住,不再接续,想法另谋出路。

    这样你我就相见两不厌,为有敬亭山。

    谁说人穷非要志短,没钱更须气顺心宽。

    剁 惰

    2012年8月12日

    </p> ( 东京毁灭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33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