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辣手神枪第三季 血染清漳:第三十章

文 / 绝对零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再次遇到彤是在当天的午后,同样是枪声指引了方向。

    夏少校当时正沿着清漳河西岸向北行进,一路上遇到了不少逃难的百姓,扶老携幼,神色凄惶。难民的人数约有一千人,行进的速度不一,队伍长达数里地。夏少校的装束很独特,尤其是那件德式卡其色山地野战夹克更为显眼,惹来难民们频频注视,不过他头戴的那顶灰色八路军军帽却表明了身份,难民们虽然有还有些怀疑,但也并不不怎么惊慌。

    他以前戴的是国军的黄呢制式军帽,后来经赵山的建议才换成棉布制的八路军军帽,现在看来还是挺管用的。

    夏少校并不急于赶路,夹杂在难民群中缓缓前行,还时不时帮助搀扶一些腿脚不便的老幼妇孺,一起结伴而行。他边走边向难民们打听鬼子的情况,得知自己昨夜袭击的那个地方叫东固镇,是方圆几十里内的大镇,也是进山的交通要道,三天前就被鬼子给占领了,成为了日军进山扫荡的后勤基地。

    这些难民也都居住在清漳河附近,因为鬼子进山扫荡,被迫离开家园,顺着清漳河往北转移,希望能逃出鬼子的包围圈。

    半小时后,夏少校跟随难民们到达一个临时渡口,一条简易浮桥横卧在水中,直通东岸。十几名身着老百姓服装的武装人员正在渡口维持秩序,指挥难民们不要拥挤,按照先后顺序渡河。夏少校装束独特,非兵非民,很快就引起了武装人员的注意。

    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手持步枪朝夏少校走过来,眼神中充满警惕。夏少校停下脚步,双手垂于身侧,不去碰身上的武器,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中年汉子停在三米开外,仔细打量着夏少校,步枪枪口有意无意地对准了他。

    “同志,你是那个部队的?”中年汉子开口问道。

    “上阳县游击大队的。”夏少校平静地回答。

    “上阳县的?”中年汉子怀疑地问道,“上阳县离这里有一百多里地呢,你是怎么来的?”

    “为了掩护百姓转移,被鬼子打散了。”夏少校耐心地解释道。

    “那你认识上阳县委的刘书记吗?”中年汉子盯着夏少校问道,手指扣住扳机,估计夏少校一旦答错,他就会立刻开枪。

    夏少校知道中年汉子是在试探他,随即微微一笑道:“据我所知,上阳县委的书记应该姓仇。”

    听完夏少校的回答,中年汉子的冷峻的神情有所缓和,手指也退出了扳机护圈,但似乎还有些疑虑,继续问道:“同志贵姓?”

    夏少校道:“免贵姓夏。”

    中年汉子眼神一动,又仔细打量起夏少校来,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他的狙击步枪上。片刻后,中年汉子突然兴奋的喊道:“你是老夏?是‘太行神枪’!”

    这回轮到夏少校纳闷了,心想自己并不认识此人呀,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呢?尽管夏少校心存疑惑,但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听这中年汉子的问话,似乎跟仇书记很熟悉,自己尽快表明身份也有助于双方消除敌意。

    那中年汉子见夏少校点头了,连忙收起步枪,快步上前握住他的手道:“久闻大名,幸会幸会!”

    夏少校还不清楚中年汉子的身份,当即笑着说道:“浪得虚名罢了!不知老哥怎么称呼?”

    中年汉子闻言一拍脑门道:“您瞧我这点出息,一高兴就忘了报名号了,您别见怪!我叫马明庆,是附近石碾村的民兵队长,今天负责在这里协助老百姓们转移。仇书记以前在我们这里工作过,前一阵子他去漳河地委开会,路过这里住了一宿。”

    夏少校这才明白中年汉子是如何猜到自己的身份的,原来是仇书记告诉他的。关于是否公开自己是“太行神枪”的这个问题,赵山一直在征求他的意见,说公开后可以更好地震慑鬼子,当然也会带领来一些危险性,但是从长远考虑,利还是大于弊的。

    自从和汪师长闹翻后,夏少校也没有什么顾忌了,公不公开“太行神枪”的身份都无所谓。虽然第二战区司令部最终没有批准汪师长建议通缉自己的报告,说是证据不足,但他早已打定主意,宁可做孤单的“太行神枪”战死沙场,也不愿再回国军中当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闲人了,那纯粹是自己折磨自己!

    赵山得到夏少校的默许后,便开始有计划地宣传“太行神枪”的事迹,因此他的身份也随之半公开化了,仇书记能告诉马明庆自己的真实身份也就不足为奇了。

    两人正交谈间,身后渡口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估计是有人不按顺序抢先渡河了。马明庆立刻转身前去制止疏导,夏少校也随即跟了过去。渡口上人头攒动,人人都想争先渡河,所以便发生了骚乱。马明庆连忙带人上前阻击骚乱进一步扩大,费了好大劲儿才将局面控制中,重新疏导难民们按照先后顺序渡河。

    不久,一股数百人的难民队伍顺利渡过了清漳河,后面陆续赶来的难民人数较少,一次最多不过数十人,马明庆他们的疏导工作也就轻松下来了。马明庆问夏少校准备去那里,夏少校说反正暂时也无法返回上阳县了,所以打算去麻田一带看看。马明庆说他们也正准备往那一带转移,不如一起走吧。有熟悉地形的人带路,夏少校自然是求之不得了,当场就同意了。

    马明庆他们需要在渡口坚持到天黑才能撤离,离开时还要将浮桥拆毁,以免被鬼子利用。数天来,从这座浮桥上渡过去的难民少说也有数千人,估计附近村庄的老百姓差不多都转移出去了,再等恐怕就是鬼子来了。

    渡口上的难民逐渐稀少,夏少校取出香烟递给马明庆和其他几个民兵,让大家抽支烟休息休息。他刚刚点燃香烟,一阵急促的枪声就从远处传来,方向西南,隔着一座百米高的土山。马明庆等人立马持枪在手,高度戒备,其中几个民兵神情十分紧张,看样子是从未打过仗。

    夏少校示意大家不要紧张,枪声并不密集,而且时断时续,估计来得是鬼子的小股侦察部队。他让马明庆等人守在渡口,掩护难民们过河,自己前去会会这股鬼子。马明庆想派几个人跟他夏少校一起去,但却被他拒绝了,理由是这里更需要人手。他接着又告诉马明庆,如果鬼子逼近了浮桥,他们一定要马上毁掉浮桥,不必等自己回来。

    河东岸的难民们还没有走远,如果让鬼子渡河追上,其后果不堪设想。

    夏少校以最快的速度跑向西南方向的土山,不一会便来到山脚下,立刻向山顶爬去。土山的坡度很平缓,他很快就爬上山顶,挺身朝另一侧的山下俯视,发现有十几名身穿八路军军服的人正奋力朝山顶攀爬,其中还有人还牵着两头驮着数个大木箱的骡子。而在这些人身后百米远,一小队鬼子狂追不止,并不断开枪进行拦阻。

    另有四五名八路军负责断后,阻挡鬼子逼近,掩护战友撤退。可这几个人似乎没受过什么军事训练,不知道利用地形来迟滞鬼子的追击,只是一味地开枪射击,效果不大。夏少校立刻下山去接应这些人,鬼子的人数不多,他一个人就能应付了。那十几个八路军看到 夏少校赶来接应,自然是喜出望外,疲惫的精神也为之一振,加速向山顶爬去。

    夏少校告诉他们翻过山后赶快去渡口,那里也有人接应,说完马上就去协助断后的八路军阻击鬼子。负责断后的那几名八路军几乎人人带伤,手中也只有单发步枪,根本阻挡不住鬼子的追击,眼看就要被赶上全歼了。

    就在这危急时刻,夏少校赶到了,掏出大威力就是一轮速射,瞬间击毙五六名鬼子,遏制住他们嚣张的攻势。夏少校的出现令鬼子们大感意外,而且一出手就干掉他们五六个人,看的其它鬼子又惊又怕。但当他们看到夏少校只是一个人后,随即又恢复了嚣张的气焰,挺着刺刀玩命冲杀过来,双方相距不足三十米,一次冲锋就能把对手干掉。

    夏少校又一连打出两轮速射,掩护那几名断后的八路军往土山上爬。他枪法精准,弹无虚发,很快就将鬼子的冲锋给压制住了。鬼子只有二十多人,两次冲击都被对方的精确的火力给击溃了,损失高达一半,恼羞成怒之下,再次集最后的力量展开攻击。鬼子们先用轻机枪和掷弹筒进行火力压制,其他人呈散兵队形快速向前突击。

    夏少校且战且走,避开鬼子的火力压制,将冲杀过来的鬼子引入狭窄的山路,迫使他们不得不重新聚拢在一起往前冲,双方展开近距离搏杀。他一共有四支手枪,可以轮番使用,不用浪费宝贵的时间换弹匣,这一点在近战中非常重要,关系生死成败。

    夏少校居高临下,占据地利,鬼子们失去了火力掩护,单发步枪的射速又比不上手枪,只能挺着刺刀向上仰攻,想用尽快靠上去白刃肉搏。夏少校不再后退,单腿跪地,采取跪姿射击,大威力和大花口撸子同步喷吐火舌,简直就像是在练习打靶。

    灼热的弹头旋转着飞向鬼子,钻入人体的着肉声清晰可闻,命中率高的出奇。鬼子们一个接一个中枪翻滚下山路,没有一个人能冲内夏少校身前五米之内,顷刻间便尸横遍野。最后两名鬼子失去了上冲的勇气,掉头就跑,他们从未遇到过如此可怕的敌人,冷酷强悍的令人不寒而栗。

    夏少校乘胜追击,飞快地冲下山路,眨眼间就击毙了两名逃跑的鬼子,然后继续前行,还有鬼子机枪手没解决呢!转过山路的弯道,夏少校和鬼子的机枪手迎头相遇,双方相距只有五六米,鬼子是三个人。遭遇战比得是反应和速度,夏少校是有备而来,而鬼子们却没想到会跟对手突然遭遇。

    三名鬼子急匆匆地往前跑,想尽快和其他鬼子会合,却迎头撞上了夏少校。就在他们脚步急停,神情惊愕之际,呼啸的子弹迎面扑来,夏少校开枪了。三名鬼子只看到远处火光一闪,紧接着眼前便爆起一团血雾,然后便失去了意识和知觉。三名被爆头的鬼子静静地躺在山路上,脑容物缓缓自爆裂的颅骨缝间流出,逐渐与太行山区的黄土融合在一起。

    夏少校快步走到三名鬼子的尸体旁,蹲身搜索他们的随身物品,希望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三名鬼子中有一人的军衔是军曹,但他身上只有很少的随身物品,当然更没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了。这些鬼子的军衔太低,估计搜也是白搜,何必浪费时间呢?

    夏少校卸掉鬼子身上的军用背包,把里面的衬衣衬裤袜子等没用的东西全掏出来扔掉,然后将三名鬼子身上的弹药全部搜集在一起,统统装进背包内,最后抄起那那挺歪把子机枪,起身朝来路走去。马明庆等人手里的武器太差,大部分是火枪,只有少数几支“老套筒”,靠这样武器如何跟鬼子对抗。

    今天正好给他们换换装备。

    鬼子的尸体有二十多具,步枪、子弹、手榴弹和掷弹筒加在一起数量也不少,如何带走是个难题。夏少校正发愁之际,马明庆派来接应的人出现了,一共有五个,搬运武器的问题解决了。五个人先看看这一地的鬼子尸体,然后又看看夏少校,大眼瞪小眼的谁也没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可以用难以置信来形容。

    夏少校率先打破了沉默,让那五个民兵快速打扫战场,只搜集武器弹药、食物和急救药品,其他东西一概不要,然后马上撤离现场。五个民兵的动作很麻利,不一会就把战场清理干净了,人人身上带满了武器弹药,那高兴的神情就像是发了意外之财。

    </p> ( 辣手神枪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2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