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辣手神枪第二季 菊之忍者:第四十九章

文 / 绝对零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会谈已进行了三十分钟,柳副官却一直不敢正面和清谷对视,因为他感觉那双眼睛太过犀利,就像两把手术刀,能把自己内心所想剖解的一清二楚,毫无秘密可言。清谷是冢田司令官亲一起来的,听说是专门从北平方面军总部赶来调查夏少校枪杀皇军一事,让他好好配合,把知道的情况都告诉清谷。

    柳副官不相信区区这点小事,竟会惊动日军华北方面军总部派人来调查,不就是死了几十个人吗,太原第一军军部都没派人来查,为什么方面军总部要派人来呢,这其中必有隐情。但他不敢问,担心祸从口出,还是老老实实听候问话的好。

    他发现清谷的言行举止不太像是军人,总给人一种神秘兮兮的感觉,让人琢磨不透他的真实身份,很有可能是某个日本间谍机关的人。不管清谷是什么人,自己都要谨慎应对,万一引起对方的怀疑,估计冢田司令官也很难保全自己。

    屋子里只有柳副官和清谷两个人,中间隔着一张木桌,两杯清茶,距离很近,但气氛却很紧张。

    清谷取出香烟递给柳副官一支,为他点燃后问道:“柳旅长,听说你认识那个杀害数十名皇军的凶手?”

    柳副官恭敬地回答道:“是的。”

    “他叫什么?”

    “夏少校。”

    “没有名字吗?”

    “不清楚,大家都这么叫他。”

    “你对他了解多少?”

    “了解的不多,只知道他是从重庆调到31师当教官,以前是个上校副师长,后来因有通共嫌疑被降为少校,派去后勤部门管理仓库。他在军政部里有些关系,所以才会调到第二战区当教官的。”

    “他多大年纪,有家人吗?”

    “我看过他的档案,大概是32岁,父母均已去世,妻子几年前也因难产死了,还有一个妹妹在南方做生意,具体干什么就不清楚了。”

    “听说他的枪法很好,而且还擅长狙击,是吗?”

    “枪法确实了得,长枪短枪都十分出色,还有一支特制的狙击步枪,据说是德国原装货!”

    “你见过他打枪吗?”

    “就见过一次,打得还是移动目标,一枪爆头,干净利索!”

    清谷对柳副官的回答还比较满意,照他所说的情况分析,这个夏少校很有可能就是“太行神枪”,至少此人的嫌疑最大。他和纯子赶到长治用了一天半,进城后直奔日军的守备司令部,时间紧迫,不可拖延。他们手上有方面军总部发的特别通行证,可以命令华北各地的驻军协助追查“太行神枪”的下落。冢田大佐亲自接见了他们,非常热情,并保证尽全力协助。

    清谷和纯子虽然是连夜从上阳县城出发的,但还是来晚了一步,那些被杀死的日军已经火化了,无法查看伤口,唯一的线索就是柳副官了。

    端起清茶小啜了一口,清谷继续问道:“柳旅长,你听说过‘太行神枪’这个人吗?”

    柳副官愣愣说:“有所耳闻,听说此人专门找皇军的麻烦,枪枪夺命,冷酷无情!”

    清谷顿了顿道:“你觉得夏少校会不会就是‘太行神枪’呢?”

    柳副官犹豫片刻后说:“这个不好判断,因为我和他接触的时间很短,还不到两天的时间,看不出什么迹象来。‘太行神枪’是山区里的老百姓先叫起来的,有没有这个人还两说呢,说不定又是共党分子在夸大宣传!”

    清谷笑容诡异地问道:“你真这么认为?”

    柳副官搞不懂清谷是什么意思,心里惴惴不安,连忙陪笑道:“我只是随便说说,愿闻清谷先生的高见!”

    清谷撇撇嘴角道:“我可没什么高见,只是想和这个夏少校见上一面,不知柳旅长肯帮忙吗?”

    柳副官闻言心了咯噔一下,听清谷这话的意思,不会是让自己带着他去找夏少校吧!这事可万万不能干,夏少校正憋着劲儿要杀自己呢,现在送上门去,那不是找死吗!他尴尬地冲清谷笑笑道:“清谷先生,不是我不肯帮忙,那里是31师的地盘,熟人太多,不方便露面。”

    清谷似笑非笑地说道:“听柳旅长的意思是不想帮忙了?”

    柳副官硬着头皮道:“不是不帮忙,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清谷毫不客气地问道:“是有心无力,还是有力无心呢!”

    柳副官舔舔发干的嘴唇,不知该如何回答,嗫喏地说:“这……这……”

    清谷紧盯着他说道:“柳旅长,从来没有人拒绝过我的要求,所以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如果你认为自己能承担这个后果,那你现在就可以离开,我绝不阻拦。”

    柳副官再傻也听的出清谷话中的威胁,冢田司令官都不敢得罪的人,自己又有几个胆子敢说不呢!他忐忑不安地坐在那里,一时间也没了主意,进退两难。

    清谷表情冷漠地看看呆坐在对面的柳副官,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点上一支烟说:“柳旅长,想好了吗?”

    柳副官知道不答应是不行了,便无奈地说道:“想好了,鄙人愿意听从清谷先生的吩咐。”

    清谷道:“那好,你先说说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那个夏少校?”

    柳副官想了想道:“他住在一个叫羊井镇的地方,那里是31师的地盘,直接去会很危险的。”

    清谷笑道:“你姐夫不就是31师的师长吗,有什么危险可言!”

    柳副官暗自叹气,看来冢田司令官把什么都告诉清谷了,自己在他面前已毫无秘密可言了,只好说:“我姐夫是31师的师长不假,但我在他眼里是个叛徒,一旦被抓住肯定是要枪毙的!”

    清谷道:“不见得吧!我听说31师派来谈判的代表还没有走,建议你不妨去找他商量商量,让他们帮帮忙,如何。”

    柳副官这次是彻底没办法推脱了,看来这个清谷是非要逼着自己带他去找夏少校了。他也曾担心夏少校会潜回长治要他的命,但听苟副参谋长说,姐夫已经派人盯紧夏少校了,让他根本没有机会脱身,一时半会是来不了长治的。

    其实,柳副官心里也盼望这早一点除掉夏少校,此人太危险,他活着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威胁。如今日本人怀疑夏少校是“太行神枪”想让自己带路去找,正好可以借刀杀人,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他深吸口气对清谷说:“既然是清谷先生的吩咐,那我一会就去见31师的代表,把您的意思告诉他们。”

    清谷满意地点点头道:“很好,柳旅长确实是皇军的好朋友,此事办成后,我一定会为你请功的。”

    柳副官道:“多谢清谷先生关照,我一定会尽心竭力办好此事!”

    清谷道:“此事一定要快,最好明晚就行动,以免夜长梦多!”

    柳副官道:“我一定抓紧时间办,请清谷先生放心。”

    清谷端起茶杯道:“来,柳旅长,我们以茶代酒,祝愿合作愉快!”

    两人举杯共饮,然后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师艳红又一次被虎子打晕了,担心她无法亲眼目睹自己逼问黑岛直一的场面,万一忍不住尖叫起来就麻烦了。他找来绳索将师艳红的手脚捆牢,然后又用枕巾堵住她的嘴,推到床角以免碍事。

    收拾好师艳红后,虎子伸手用力捅捅黑岛直一断折的的肋骨,把他弄醒。

    黑岛直一被捅醒了,断骨处疼痛难耐,额头直冒冷汗。

    虎子没心情跟他废话,直接问道:“你为什么要找‘太行神枪’?”

    黑岛直一摇摇头道:“我听不懂。”

    虎子把盒子炮别在腰带上,迅速抓起他右手,握住拇指猛然掰断,然后说道:“十根手指,十次机会,好好想清楚。”

    十指连心,黑岛直一痛得直翻白眼,嘴唇都咬裂了。

    虎子又握住他右手的食指,冷酷地说道:“第二次。”

    黑岛直一仍拒绝回答,一副顽抗到底的架势。

    他嘴硬,虎子的心更硬,一连问了四次,右手的手指全部掰断了。

    黑岛直一痛的昏死过去。虎子岂肯轻易放过他,继续将他弄醒,接着审问,看这家伙能熬多久。

    这回轮到左手了,还是从拇指开始,问一遍掰一根,直到他开口。

    左手三个手指被掰断后,黑岛直一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只得开口道:“我说,我说……”

    虎子仍握住他的左手无名指不放,说道:“老实说,为什么要找‘太行神枪’?”

    黑岛直一喘着粗气道:“听说是他杀了第26旅团前任旅团长犬养一郎少将,我是奉方面军总部的命令来调查的。”

    他说的话半真半假,希望能骗过虎子。清谷和纯子是绝对不能说的,不然这家伙非活剥了自己不可!

    虎子果然没有听出其中的破绽,继续问道:“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黑岛直一虚弱地说道:“还没有。”

    虎子道:“就你一个人来的吗?”

    黑岛直一没多想就道:“是的就我一个人。”

    他不知道虎子已经问过师艳红了,这一回到看露馅了。虎子当即就掰断了他的无名指,冷哼道:“敢骗我,你设在鬼子旅团部的情报小组是怎么回事?”

    黑岛直一虽然疼痛难忍,但脑子还是清醒的,虎子此话一出,他马上就知道事情坏在师艳红的身上,随即说道:“他们只负责和方面军总部练习,追查‘太行神枪’事情由我一个人负责。”

    虎子厉声道:“真的吗?”

    黑岛直一点点头道:“是真的。”

    虎子冷冷的瞅了他一眼,突然道:“你去没去过于家坳村?”

    黑岛直一愕然道:“没有。”

    虎子紧追不放地问道:“那谁去过?”

    黑岛直一被虎子连续的逼问给弄懵了,下意识地说道:“是清……”

    他突然意识道自己说漏嘴了,立刻把下面的话收了回去。

    虎子就知道这家伙有所隐瞒,立马掰断了他最后一根手指,追问道:“是谁去的于家坳村?”

    黑岛直一不再回答,十个手指都被对方掰断了,看他还能有什么手段。

    虎子见黑岛直一死不开口,立刻拔出盒子炮,枪口顶在他的命根子上,冷静地说道:“最后一次,去于家坳村的是谁?”

    他这一下可捅到了黑岛直一的要害,命根子丢了和死有啥区别,看对方的表情不像是在吓唬自己,现在也顾不上清谷和纯子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黑岛直一当即说道:“去于家坳村的是两个从东京来的杀手,就是他们要找‘太行神枪’的!”

    虎子道:“其中是不是有一个女的?”

    黑岛直一道:“是有一个女的。”

    虎子心中大喜,终于找到杀害老村长的凶手了,忙问道:“那两个杀手现在在那里?”

    黑岛直一道:“他们去长治了,听说‘太行神枪’在那里出现过!”

    他没敢说是自己建议清谷和纯子去的。

    虎子又问:“什么时候走的?”

    黑岛直一道:“快两天了。”

    虎子心里一盘算,自己连夜去长治最少也要两天,而且去了也不见得能马上找到凶手,还不如直接去羊井镇给夏少校报警,然后再商量如何给老村长报仇!他主意既定,马上开始进行善后工作。

    黑岛直一不能留,他活着肯定会给那两个凶手报信的,师艳红到可以饶她一命,这女人虽说淫荡无耻,但还罪不至死,至于她今后能不能逃过日本人追查,那就要看她的运气了。

    黑岛直一从虎子的眼神中看到的杀机,他立即大声说道:“我都告诉你了,请别杀我,别杀——”

    话音倏然断绝,虎子熟练地扭断的他的脖颈。这家伙虽然没有去过于家坳村,但他是搞情报工作的,说不定地址就是他提供给那两个凶手的,死有余辜!

    </p> ( 辣手神枪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0/2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